發新話題
打印

小憐玉體橫陳夜 已報周師入晉陽:北齊王室淫亂史

小憐玉體橫陳夜 已報周師入晉陽:北齊王室淫亂史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巧笑知堪敵萬幾,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
——《北齊二首》李商隱

言及南北朝,由於大多史官總是以“本正流清”的南朝為“正朔”,代代相襲,一直對南朝的宋、齊、梁、陳多有詳盡的閱讀,待筆者抽暇細讀北朝的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各國歷史,發現其中不少讓人拍案叫絕、引人入勝的故事,印像特別深的是幾代北齊帝王,凶淫荒唐,所作所為很似小說情節。這一大家子人瘋瘋癲癲,估計是精神病因子遺傳,到最後的末帝高緯更是“發揚光大”,驚心觸目。

北齊帝王姓高,是鮮卑化的漢人出身。開國皇帝高歡(同曹操一樣,高歡生前未稱帝,創下帝基,死後為兒子高洋謚為“神武皇帝”)少年時代家貧四壁,娶媳婦後才從女方一家的彩禮中得到一匹馬,始有資格在邊鎮軍隊中當個小隊長。高歡一生追隨過不少反叛暴虐的人物——杜洛周、葛榮、爾朱榮。爾朱家族滅北魏,高歡背叛爾朱家族,立孝武帝。不久君臣互攻,魏帝西遁,是為西魏。高歡立孝靜帝,建立東魏。

高歡死後,其長子高澄接任大丞相。由此,開始了高家四兄弟一連串“兄終弟及”的統治。人品方面,除了高歡第六子高演孝友英特以外,高家子弟可以說是一個壞過一個。


——高歡長子高澄
高澄,字子惠,是高歡長子。這小伙子的長相,以今天的審美觀念來看可以說是“帥呆了”。長身玉立,臉龐清俊,一雙桃花眼滴溜亂轉,又是白部鮮卑人的顯性遺傳(其母婁氏是鮮卑族),膚色白晰如玉,風度翩翩。十二歲時,高歡就為他娶東魏孝靜帝的妹妹馮翊長公主,“神情俊爽,便若成人”。

高歡雖把持東魏朝政,但朝內勛貴日益橫行,欺男霸女,貪污受賄,老頭子又善做白臉人,不好下狠手整治這些“老哥們”,便於東魏興和二年(544)任高澄做大將軍,領中書監,攝吏部尚書一職。當時,高澄雖只有二十四歲,做起事來雷厲風行。高歡老友孫騰見大侄子高澄不拜,小白臉立即一沉,馬上叱喝左右把這位孫大叔牽出門外,用大刀把子迎頭一頓亂揍。司馬子如廣納人賄,高澄命屬下人把這位司馬大叔押入大牢,還來個假殺頭,嚇得這位爺一晚上頭發都白了,真切知道了伍子胥過昭關是怎麼回事。對此,高歡也得便宜賣乖,對老戰友們說:“兒子浸長,公宜避之”。意思是兒子大了,又是當朝大官,該給他面子一定要給面子,否則我這老臉也不管用。

高歡病死,高澄秘不發喪。東魏司徒侯景聽聞高歡死訊,在河南造反,高澄命韓軌率眾討伐,安排妥當後,他才馳還晉陽,為父發喪。東魏孝靜帝封他一大堆官職:使持節、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尋尚書事、大行台等等。

高歡生前,對東魏孝靜帝禮敬有加。但高澄年青氣盛,對自己這位皇帝大舅子根本不放在眼裡,任親信崔季舒為中書侍郎於朝中,實際上是作為他監視孝靜帝的耳目。貴為皇帝,孝靜帝與高澄在鄴東打獵,騎馬跑快了些,監衛都督就從後面急呼:“天子您別跑太快,大將軍不高興!”兩個人打獵完宴飲,高澄沒大沒小,把滿滿一大觴老酒直捅到孝靜帝鼻子下:“臣高澄勸陛下飲盡此酒。”孝靜帝也急了:“自古無不亡之國,朕這樣活著也沒什麼意思!”高澄也怒,覺得這位皇帝竟敢不給自己面子,破口大罵:“朕!朕!狗屁朕!還敢在我面前充大!”言畢,站起身,讓崔季舒“毆帝三拳”。臣下敢給皇帝老拳,還不自己動手,讓自己手下人“代勞”,此行此舉,中國歷史上再也找不出第二樁來。

雖然行為跋扈,高澄確實有真才實干,排兵布陣,打得侯景倉皇而逃。接著,他又親自帶兵,生擒西魏名將王思政。同時,小伙子任賢擇良,鹹得其才,短時間內得江淮以北土地二十三州。

東魏孝靜帝武定七年(梁武帝太清三年,549)五月,高澄進封相國、齊王,“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本來,這正是高澄篡位的前期准備,下一步就要“受禪”。不料,天意弄人,小伙子這年九月就被殺身死。

高澄死因,史書上記載,是死於一個名叫蘭京的廚子之手。蘭京是梁朝大將蘭欽之子,先前雙方交戰時被俘入東魏,分配到高澄府中作廚奴。蘭欽多次派人攜重金要贖回兒子,高澄皆“不許”。蘭京懷恨,與六個同在廚房工作的大師傅想趁機刺殺高澄。事發當晚,高澄正與陳元康、崔季舒、楊愔等人在東柏堂密謀受禪之事,蘭京舉著食盤入見。高澄信手撿塊肉放進嘴裡,眼望蘭京對旁人說:“我昨夜夢見這個奴才用刀砍我……過陣子我就要宰了他!”估計高澄只是隨便一說,蘭京受驚不小。小伙子回到廚房,弄把快刀置於盤下面,帶著幾個同伙進入房間。高澄大怒:“我沒喚你,怎麼敢自己進來!”蘭京抽刀,大呼:“我來殺你!”高澄手無寸鐵,慌亂間從坐床上掉下來,把腳摔傷,趁機鑽入床下。陳元康上前阻擋,立馬被捅個透心涼。崔季舒當時躲在廁所,逃過一命。楊愔跑得快,也撿了一命。幾個廚子搬去床具,蘭京當胸幾刀,把這位“美姿容,善言笑”的高家王爺捅死在當地,時年二十九歲。

高澄死所不在自己的王府,當時他住在北城東柏堂,是因為寵愛一個名叫元玉儀的美人。此女是東魏高陽王元斌的庶妹,做過孫騰家伎,不知在哪裡為高澄發現,立刻迷戀不已,並封其為“琅琊公主”,“欲其往來無所避忌,所有侍衛,皆出於外”。依此,這高小伙也是因色而死。

但上述種種史傳,皆是鋪陳故事,後世人不少揣測高澄是被其弟高洋派人謀殺,然後編出蘭京和幾個廚子刺殺的故事。真假與否,大概只有高洋、楊愔、崔季舒三個人知道,別的當事人都已被殺,死無對證了。


——北齊顯祖高洋
高洋,高歡第二子,字子進,比高澄小八歲。

高澄高洋雖是同父同母兄弟,高洋的樣貌與其兄長有天壤之別,“及長,黑色,大頰兌下,鱗身重踝”。史書把這些當作帝王“異征”來寫,在現在人眼裡,其實就是相貌奇醜的男子:“膚色黝黑,大肉臉蛋子往兩邊耷拉,一身牛皮癬,踝骨畸形”。但高歡對這個醜兒子很看重,一次,他為了試探諸子智力,每人面前扔一團亂絲線,觀察當時還都是青少年的兒子們的反應。余人皆手忙腳亂想把絲理順,唯獨高洋“抽刀斬之”,口裡還惡狠狠地說:“亂者須斬!”

高澄被害消息傳出,“內外震駭”。雖然時年僅二十一歲,高洋神色不變,指揮若定,親自圍捕蘭京等人,“自臠斬群賊而漆其頭”。襲其兄位,為相國、齊王。

高澄一死,東魏孝靜帝還暗自高興,對左右說:“此乃天意,威權當重歸於我。”沒高興幾個時辰,高洋去晉陽宮入殿面辭,從者一千多人,和高洋一起持劍上殿的就有十多個武士,孝靜帝下階相迎,忽喇喇二百多武士上階迎前,“皆攘袂扣刃,如對嚴敵”。高洋自己不說話,讓隨從人傳話,告訴孝靜帝說自己要去晉陽,虛拜兩下,扭頭便出。孝靜帝大驚失色,望著高洋背影,沉痛地說:“此人似乎更不相容,吾不知死在何日!”

沒多久,高洋就在高德政、徐之才、宋景業等人攛掇下自晉陽向鄴城出發,准備篡位。當時,不僅高歡的鐵哥們兒司馬子如、高隆之等人不大願意高洋這麼急著篡位,連他親媽婁老太太也說:“汝父如龍,汝兄如虎,猶以天位不可妄據,終身北面事人,你以為自己是誰,敢行堯舜之事!”這樣一來,高洋還真猶豫,半路回返晉陽,忽忽不樂。徐之才善察人意,進言道:“正為不及父兄,才應早升尊位以定人心!”恰巧,高洋自鑄銅像成功(北朝人喜以鑄像占蔔吉凶),便欣然上馬,率軍馬直奔鄴城,登上皇帝之位。由此,東魏滅亡,齊國建立,史稱北齊,其時為公元550年五月,改元天保。高洋追尊其父高歡為神武皇帝,其兄高澄為文襄皇帝,尊其母婁氏為皇太後。

東魏孝靜帝被廢為中山王,一年多後就被毒死,並毒死其諸子。

建國初期,高洋勵精圖治。高麗、蠕蠕、庫莫奚、南朝蕭繹都相繼遣使朝貢。“終踐大位,留心政務,理刑處繁,終日不倦。以法政下,公道為先”。

天保三年(552)春,高洋親自率軍討伐在代郡一帶屢次侵境的庫莫奚,“大破之,獲雜畜十余萬”。天保四年冬,高洋又北巡冀、定、幽、安四州,北討契丹。“親逾山嶺,為士卒先,指麾奮擊,大破之,虜獲十萬余口、殺畜數十萬頭”。此次征伐,高洋以皇帝之尊,露頭袒膊,晝夜不息,騎行一千多裡,“惟食肉飲水,壯氣彌厲”。到達營州後,年方二十五歲的高洋和當年曹大丞相一樣,臨碣石,觀滄海。年底,乘勝憑銳,高洋又“親追突厥於朔州,突厥請降”。當時的突厥剛剛滅掉北方強大的游牧帝國柔然,懾於高洋之威,也不得不遣使貢獻。天保五年,高洋自出離石道,進討山胡,“大破之,斬首數萬,獲雜畜十余萬,遂平石樓”。至此,遠近山胡種落莫不懾服。同年五月,柔然殘部進犯肆州,高洋又從晉陽出發擊討,“大破之”;天保六年夏,高洋又從晉陽出發,討伐柔然殘部。秋天,驍勇的高洋自率五千輕騎,追擊柔然於懷朔鎮,“躬當矢石,遂大破之”。同年底,高洋發一百八十萬役夫築長城,“自幽州北夏口至恆州九百余裡——從此,高洋“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

以後,高洋“以功業自矜,遂留情沉湎,肆行淫暴”。

高洋淫暴之行,《北齊書》記載得不多,《北史》中記錄得非常詳細,林林總總,駭人心目。

開始,高洋只是瘋瘋癲癲地找樂子,天天跳舞唱歌,高飲狂歡,夜以繼日;不久,這位皇上又有“發展”,有時赤身裸體,有時塗脂抹粉,有時散發胡服,有時穿得像個小醜,手中提拎大砍刀,常常醉醺醺在街市坊間游走;慢慢地,高洋在京城又不停出入勛貴大臣之家,看見漂亮女人,不分貴賤高低,不分已婚未婚,立時霸王硬上弓;再往後,高洋又愛裸騎著梅花鹿、白像、駱駝、牛、驢等動物出玩,邊游走邊唱歌。無論隆冬炎暑,星夜白晝,高洋雨雪不避,又愛光著屁股在街上跑步,“從者不堪,帝(高洋)居之自若”。

高洋還有觀淫癖,征集坊間淫女大批,弄入宮中後,大家脫光光,命令侍從眾宮和衛士與這些女人群交,朝夕臨視為樂。有時候,高洋又騎高頭快馬,邊跑邊沿街拋灑金銀珠寶,任人拾取,“爭竟喧嘩,方以為喜”。有一次,高洋被崔季舒背著,正在街上游玩,遇見一婦人,便問:“我這皇帝怎麼樣?”婦人性直,回答說:“癲癲痴痴,何成天子!”高洋大怒,抽刀就把婦人腦袋砍落。

隨著酒癮大增,高洋幾乎每日沉醉。別人大醉時昏睡,高洋一醉就殺人。殺人還不是好殺,或肢解,或焚燃,或投河,以把人虐死為至樂。

大醉之時,高洋六親不認。一次,親媽婁太後在北宮中的小榻上正坐著,高洋搖搖晃晃走過去,伸手連榻帶人舉過頭頂,把老太太摔個半死。酒醒,看見親媽半邊臉摔得血肉模糊,高洋“大懷慚恨”,聚柴成堆點燃,要自投於火,幸虧太後苦勸乃止。他讓宗室高歸彥用

大棍子打自己五十棒,並說:“杖不出血,當即斬汝。”受杖後,跪拜母後,請求原諒,並“因此戒酒”。十天後,“還復如初,自是耽湎轉劇”,酒量比先前更大了數倍。又有一日,他乘醉闖上岳母家門,高洋當庭一箭,把老岳母腮幫子穿個正透,嘴裡還罵罵咧咧:“老母狗,我醉時連太後都不認識,甭說是你!”又上前用馬鞭狂抽倒霉的老太太一百多下。

高洋酒醉時,常登上皇宮中的屋背疾走如飛。“三台構木高二十七丈,兩持相距二百余尺”。平時工匠上房,都身系安全繩一步一步慢挪前移。高洋只要興起,常趁酒勁在殿尖快跑,從未失過腳。


對於文臣武將及其家屬,高洋也以虐殺為樂。大臣高隆之是高歡老哥們兒,高洋想起這老頭先前諫勸自己不要稱帝,便讓衛士猛搗老爺子一百多拳,活活打死;大司農穆子容有事激怒高洋,暴君讓老臣脫光趴在庭中,自挽弓弩射他,三發不中,高洋竟然拔起一根拴馬橛,猛插入老頭肛門,把這位貴臣活活插死;行到高歡貴臣、已病逝的僕射崔暹家裡,高洋對崔暹妻子問:“你想崔暹嗎?”崔暹妻子李氏回答:“結發情深,當然思念。”高洋獰笑,說:“如果想念,可以自己去陰間看他,我送你一路。”掏出刀來,一刀就把李氏腦袋剁下,“擲於牆外”;高洋去自己同父異母的五弟高浟家,見到高浟生母爾朱氏,大罵道:“還記得你得寵時不待見我母親的事情嗎?”言畢,當頭一刀把這位皇太妃劈成兩半;東魏宗室元昂,是高洋皇後李氏的姐夫。高洋與李皇後姐姐通奸,就把她綠帽老公召至內宮,“以鳴鏑射一百余下,凝血垂將一石,竟至於死”。送葬之日,高洋“自往吊哭”,在大棺材旁當著元昂一家上下老小,公然奸淫李氏;三台殿上,高洋還親自鋸殺都督穆嵩;都督韓哲沒有任何過錯,正在值勤,高洋忽然看他不順眼,叫出來當心一刀;由於殺人上癮,大臣楊愔只得從監獄裡拉出大批死刑犯人,簡取隨駕,每日供應數十上百,號為“供御囚”,專用以預備高洋“手自刃殺”。漸漸地,高洋殺人當游戲,每天都得親手殺掉幾個人練練手。
高洋有一個非常寵愛的薛貴嬪,是他從堂叔高岳那裡弄來的美人。一日,眼見薛貴嬪巧笑倩兮於床上梳頭,高洋忽然發怒:此妞從前竟然被高岳用過!這位皇帝反正刀劍不離手,站起身就把沒緩過神的薛美人腦袋砍了下來,隨手揣在自己懷裡。接著,他坐車駕到東山大宴群臣,大家剛剛舉杯,高洋忽然從懷中取出美人頭,投在食案之上。大臣們屏息驚駭之際,高洋又喚人把薛美人無頭屍首送過來,擺在面前食案上,親自動手肢解,去肉剔骨,割筋除髒,剁下美人大腿作了個肉琵琶,安上柱弦自彈自唱,“一座驚怖,莫不喪膽”。高洋連飲數杯後,彈唱幾曲,忽然又潸然淚下,嘆息道:“佳人難再得,可惜!可惜!”命人把美人“零件”裝棺,他自己散發步行,大哭送葬。

雖君昏於上,但臣明於下,大臣楊愔等人勤於政務,勤勤懇懇,所以北齊的國事並沒有糜爛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楊愔忠臣,又是高洋姐夫(高洋姐姐先嫁東魏孝靜帝,後改嫁楊愔),高洋常大便時讓楊愔給自己進廁所擦屁股。有時興起,高洋還愛用馬鞭抽打楊愔,“流血浹袍”。最懸一次,高洋醉酒,親自用小刀割劃楊愔的大肚子玩耍。玩累了,又准備一口大棺材,把楊愔扔進去,准備拉出去活埋……

天保八年,高洋又把高家宗室婦女召來百號人集結在一起,帶去東山玩樂。他挑選精壯衛士數百,讓這批兵士輪奸自己的女親戚們,以為笑樂。高洋同父異母弟永安王高浚進諫,高洋大怒,派人逮捕高浚,關在地牢裡。高洋另外一個弟弟上黨王高渙,“天姿雄傑,倜儻不群”,排行第七。由於當時譏言有“亡高者黑衣”一說,高洋就問左右:“何物最黑?”有人答:“莫過於漆。”漆、七同音,高洋就把這位七弟關押,與三弟高浚同拘一個鐵籠裡,“飲食溲穢共在一所”。不久,高洋親臨囚所,左右高歌,高洋命兩個弟弟和歌。兩人戰怖,聲音顫抖。畢竟骨肉親情,高洋一時心軟,泣下沾衣,想赦免二弟。但陪同的高洋同母弟長廣王高湛與高浚不和,勸說:“猛獸安可出穴!”高洋一聽,大覺有理,下令衛士用矛槊亂捅,把兩個弟弟混身捅滿血窟窿,又投火焚燒,再填以石土。殺人後,又下令把兩個王爺的妃子賞給衛士。

天保十年,酒精深度中毒的高洋已經是多日不能進食,天天以酒為食。六月的一天,他忽然問高氏女婿、東魏宗室彭城王元韶:“漢光武劉秀何故中興?”元韶心中惶怖,也只能老老實實回答:“因為王莽沒有把姓劉的殺絕。”高洋獰笑點頭,立刻下令誅殺東魏皇室元世哲等近宗二十五家。八月,高洋又下令把剩余的幾十家元氏宗族不分男女老弱,盡數殺死。“或父祖為王,或身常貴顯,或兄弟強壯,皆斬東市。其嬰兒投於空中,承之以槊。前後死者共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屍漳水,剖魚多得爪甲,都下為之久不食魚”。至於元韶,也被關入地牢,最後餓得啃衣袖,活活噎死。

同年十一月,惡貫滿盈的高洋也因酗酒過度駕崩,時年三十一,謚文宣皇帝,廟號威宗。武平時(高湛),改廟號為顯祖。

高洋死,其太子高殷即位。高殷,字正道,聰慧好學,“溫裕開朗,有人君之度”。但高洋不喜歡他,說:“太子得漢家性質,不似我(高洋以鮮卑自居)。”十五歲時,高洋在金鳳台殺人玩,讓太子用刀親自殺囚。“太子惻然有難色”,但父命難違,只能戰戰兢兢去

殺,砍了數刀,仍砍不掉犯人的腦袋。高洋大怒,上前用馬鞭“撞太子三下”,驚嚇之余,高殷自那時起患上了口吃和間歇性的神經病。

高殷即位後不久,大臣楊愔、燕子獻等人懼怕其叔父常山王高演奪位,欲下令派諸位叔王出京。高演等人在婁太後支持下殺掉楊愔等漢臣,並廢高殷為濟南王,自己登上了帝位,是為北齊孝昭帝。高洋死前,曾對高演講:“日後你奪我兒子的皇位,奪就奪吧,不要殺他。”孝昭帝皇建二年在平秦王高歸彥攛掇下,高演派人殺掉了侄兒高殷,時年十七。



——北齊孝昭帝高演
高演,字延安,高歡第六子,也是高洋同母弟。“幼而英特,早有大成之量”。成年後,“身長八尺,腰帶十圍,儀望風表,迥然獨秀”。

高洋為帝昏暴,高演常“憂憤表於神色”。高洋也知這個皇弟忠心,便說:“但令你在,我能不放心縱樂嗎?”雖如此,數諫之下,高洋也怒。一次,高洋酒醉,把數位從前東魏皇宮的美女賞給高演。轉天,高洋酒醒不記前事,認為高演是自己“擅取”,下令衛士們用大鐵刀把亂敲高演,差點把這位常山王敲死,“月余漸瘳,不敢復諫”。

幼主高殷繼位後,漢臣楊愔等人想奪高演與其弟長廣王高湛的兵權,兩人先發制人,在婁太後支持下殺掉楊愔諸人。公元560年九月,婁太後下令高演繼位,改元皇建。幼主高殷廢為濟南王。婁太後不放心,登基典禮過後,還囑咐兒子高演:“可別讓濟南王出什麼事!”意思是禁止高演殺掉侄子。

高演明君,“既當大位,知無不為,擇其令曲,考綜名實”,盡廢高洋弊政,加之他少居大位,明習吏事,勤勤懇懇,不酗酒,不好色,實是高齊最好的一位君王。此外,高演又屬極孝之人,婁太後患心痛病,他數十天衣不解帶,成日成夜侍奉於前,親自煎藥嘗藥,極盡人子孝心。“友愛諸弟,無君臣之隔”。同時,高演又“雄謀有斷”,值其國富民強之際,將欲與宇文氏一決雌雄,以畢其父高歡一生未竟的事業。

高演生平最大的一件錯事,就是殺了侄子高殷。高演巡行晉陽時,其弟高湛在鄴城。有占蔔者說鄴城有天子氣。古人迷信,高演也不例外,怕侄子高殷被人擁立復辟,就派人帶毒藥給侄子喝。高殷掙扎不從,兵士便把這位少主活活掐死。

為此,高演事後頻為“愧悔”。做此虧心事後,高演常常精神恍惚,在晉陽宮常“見”到兄皇高洋帶著楊愔等人忽來忽去,鬼魂們恨恨揚言要復仇。成日被這些幻覺折磨,高演身體越來越差,“遂漸危篤”。因此,他又廣請巫師神漢,“備禳厭之事,或煮油四灑,或持炬燒逐”,但一切皆無濟於事。幽幻之間,高演仍可“看見”他兄長高洋以及被他殺害的楊愔、燕子獻等人騎於皇宮梁棟之上,向他吐舌嗔目,大作“鬼”臉。

由於天文有日蝕,俗稱天狗食日,迷信的高演強撐病軀,率軍隊於校場“講武以厭之”,想以張弓射箭互相練習砍殺以為“厭勝”之法。半途之中,草叢中有野兔跑竄,驚其坐騎,高演一頭栽下,肋骨骨折。在古代,肋骨骨折很要命,可能骨茬會挫傷肺或別的髒器,內部感染,他很快就至於彌留之態。

婁太後探視病情,忽然想起多日未見孫子高殷,便問高演:“濟南王何在?”

高演愧懼,闔目不答。

老太太問了幾次,見兒子轉臉均不回答,心中已經明白。她大怒道:“你把那孩子殺啦?不聽我的話,你死也活該!”言畢,婁太後起身拂袖便出。

高演臨終,幻覺不斷,一直是在床上整衣跪伏,叩頭求哀,估計是向他想像中的高洋等人的鬼魂求饒。公元561年底,高演病死,時年二十七。臨死前,他遣使召其同母弟長廣王高湛入繼大統,並親手寫下數字:“宜將吾妻子置一好處,勿學前人也”。意思是囑托弟弟別學自己殺侄。



——北齊武成帝高湛
高湛,高歡第九子,也是婁太後所生。此人“儀表瑰傑”,也是個美男子。外表雖好,高湛絕對是個壞蛋坯子。其兄高演病重時,他就和族侄高元海以及族叔祖平秦王高歸彥等人密議,准備發兵篡位,正好有一巫師占蔔,說“不利舉事,靜則吉”,高湛才未動手。很快,高演病死,遺詔高湛繼統為帝,是為北齊武成帝,改元太寧。

高湛初繼位,以高演原太子高百年為樂陵郡王,以胡妃為皇後,以兒子高緯為皇太子。

沒過兩三個月,高湛就把迎立他有大功的族叔祖平秦王高歸彥外放為冀州刺史。不久,高歸彥在冀州造反,高湛派大軍圍城,一舉擒獲這位老王爺,押至鄴城,“載以露車,銜枚面縛,並子孫十五人皆棄市”。

太寧二年(562),高湛又改元河清。年底,高湛闖進二哥高洋寡妻李氏所居的昭信宮,一見面就自己脫光衣服,要奸淫嫂子。李氏掙扎,高湛惡狠狠地說:“如果不從,我馬上殺掉你兒子。”李氏無奈,只得依從。一來二去,高湛搞大了二嫂的肚子。李氏之子太原王高紹德時年十五,拜見母親,李氏托辭不見,高紹德在閣外高聲喊:“母後您懷孕了,我知道這事,你為這個才不見我吧!”李氏非常慚懼,竟然當時流產。高湛聞訊馬上趕來,見死嬰是個女孩,大怒道:“你殺我女兒,我就殺你兒子!”他派衛士把侄子高紹德按在當庭,當

著李氏的面用刀柄猛擊這位親侄後腦,把高紹德活活敲死。一邊敲擊,高湛一邊口中惡狠狠地說:“當初你爸爸打我,你為何不勸!”李氏大哭。高湛暴怒,親手扒光李氏衣服,一頓亂踢。李氏哭嚎翻滾,痛得死去活來。高湛命人把李氏裝在絹囊裡,扔在宮渠之中,差點淹嗆而死,後送至妙勝寺剃發為尼姑。

河清三年(564)七月,由於出現“白虹貫日”、“赤星見”天文星像,高湛就想起了六哥高演的舊太子、自己另一個侄子樂陵王高百年。當時,有個叫賈德胄的儒生教高百年書法,小孩子不懂事,看見什麼寫什麼,曾描寫過數個“敕”字,書法老師缺德,藏起這數個描畫的字,秘密向高湛報告。這可不得了,“敕”字只可皇帝親寫,高湛抓住這個借口,傳召侄子入宮。

這位十四歲少年入宮前,知道自己一去凶多吉少,就與自己的王妃斛律氏辭決,割下所留玉玦以作憶念。入宮後,高湛高高上座,陰沉著臉,讓高百年寫幾個“敕”字。驗看之後,與賈德胄上呈的“敕”字相同。大怒之下,高湛重擊桌案,立命武士數人上堂對這個侄子拳打腳踢,打得少年口中狂吐鮮血,倒於地上。高湛毫不留情,讓人揪住少年頭發在地上拖,後面衛士隨行隨用大棒擊打,“所過處血皆遍地”。將死之際,少年哀求說:“阿叔饒命,我願給您作奴僕。”高湛起身,親手用刀當胸給了親侄一刀,隨即一腳踢入池中,“池水盡赤”。還怕這位舊太子不死,高湛又親至後園看人埋屍。這位高湛真是凶虐不是人,高演從未對他有一句惡言,又傳皇位與他,他竟如此殺其親子來“報答”同父同母的哥哥。高百年王妃斛律氏小姑娘聞知夫君死訊,持玉玦哀號不已,再不肯吃飯,月余而死,臨死時仍緊握那個玉玦。

群臣之中,高湛最寵信侍中和士開。這位和士開先祖本是西域胡商,原姓素和,後來留居臨漳,漸漸定居中原。高湛當王爺時好握槊(一種棋戲),和士開也是大玩家,於是兩人便成了好朋友。“加以傾巧便僻,又能善談胡琵琶,因致親寵”。這兩人磁場相吸,非常投緣。當時,和士開奉承高湛:“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高湛回言:“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當皇帝後,高湛“須臾之間,不得不與(和)士開相見。”和士開為報答“知遇”之恩,也放言“諫勸”高湛:“自古帝王,盡為灰土,堯舜賢君,粲紂昏君,死後又有何分別!陛下應該珍惜少壯之年,橫行玩樂,一日快活敵千年。國事盡可吩咐大臣,何必自己勞心費神!”

高湛大悅,果然從此以後,三四天才上朝擺擺樣子,只是簽一個字,“略無言,順臾罷入”,返回後宮繼續玩樂。

和士開“奸諂日至,寵愛彌隆,前後賞賜,不可勝記”。為了更加忠心“報答”主上,和士開還勾搭上了高湛的胡皇後,搞得這一對帝王夫妻都舒服得了不得。

高湛二十七歲時,有彗星出現,太史官奏稱是“除舊布新之像,當有易主”,即該有新皇帝出現。此時,北魏、東魏的皇族早已被高洋殺盡,高演時還有侄子高殷可殺,高湛已經殺卻自己的侄子舊太子高百年。為了“應天像”,高湛就傳位給自己的太子高緯,自稱“太上皇”。至此,北齊又改元天統。

高湛大哥高澄的兒子河南王高孝瑜因諫勸胡皇後不應該和做臣子的和士開玩握槊游戲,和士開便乘間對其加以讒毀。高湛大怒,在一次酒席上命高孝瑜飲酒三十七大杯,又讓人在他回家的路上往這位侄子嘴裡灌毒酒。難受至極,高孝瑜投水而死。高孝瑜的三弟河間王高孝琬是高澄嫡子,聽說大哥被毒死,天天恨得扎草人射箭,以泄心中怨憤。和士開聽說後,又對高湛說:“高孝琬把草人當成您來射!”高湛命人鞠訊,高孝琬一個失寵的姫妾又誣稱:“孝琬畫陛下圖形夜哭切齒。”其實,那幅圖像是河間王生父高澄,兒子憶父,每每對之流淚。高湛怒極,把這個侄子抓進宮中,派衛士用鞭把擊打高孝琬。

高孝琬看見高湛坐在上座飲酒觀刑,大叫:“阿叔”。高湛更氣,便問:“誰是你叔?你怎敢喚我作叔!”

高孝琬也是執拗脾性,不僅不改口稱“陛下”,反而說道:“我乃神武皇帝(高歡)嫡孫,文襄皇帝(高澄)嫡子,魏孝靜皇帝(元善見)外甥,為什麼不能叫你一聲叔呢?”

高湛聞言暴起,用大棒親自擊碎這位侄子的兩腿脛骨,高孝琬活活痛死。

壞事做盡,公元568年(北齊天統四年年底),酒色過度的高湛病重,臨終握著和士開的手大叫:“別辜負我啊!”言訖而殂,時年三十二。

高緯於公元569年改元,年號武平。至此,北齊進入了後主高緯時代。



——亡國的齊後主高緯
高緯當兒皇帝時很老實,大概壞事都讓老爸干了,當時又是兒童,沒有能力干壞事。高湛死時,高緯已當了五年皇帝,此後,他又作了七年皇帝。年頭雖不長,卻干盡了荒唐的壞事,成為後世惡君昏帝的“楷模”。

史書上記載後主高緯“幼而令善,及長,頗學綴文”,很是個有上進心愛讀書的少年人。十五六歲他爸爸高湛暴死,真正當了皇帝,但未幾差一點被自己的弟弟高儼推翻。

高儼是武成帝高湛第二個兒子。很受高湛寵愛,常代替父皇高湛本人在含光殿辦公,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人老成大度,王公大臣都跪拜畏懼。高湛未死時,高儼的器服玩飾和當皇帝的高緯一模一樣。有一次他在高緯處見到有進貢的新冰早李,大怒:“我哥哥有這東西,我怎麼沒有。”從那以後只要是高緯宮裡有高儼認為是新奇未見的東西,他的屬官和工匠肯定獲罪。高儼生性威猛,經常患喉疾,醫生下鋼針直刺入喉醫治,高儼雖痛但連眼睫毛都不眨動一下。他常常對父皇高湛說:“我哥哥這麼怯懦的一個人,怎麼能統馭臣下呢?”高湛好長時間一直想廢了高緯,立高儼為帝。高湛暴死後,高儼獲改封為琅琊王。

後主高緯的寵臣和士開很怕高儼,對人說:“琅琊王眼光奕奕,數步射人,剛才在他面前站一會就嚇出一身大汗,在皇帝面前我都沒有這種感覺。”高儼也很討厭和士開,見和士開盛修第宅,諷刺他說:“你們等不到大宅子修好,自己可能就完了。”

疑懼之下,和士開在後主高緯前進讒言,要小皇帝解除高儼的兵權。

高儼在侍中馮子琮攛掇下,聽說消息後,先發制人,假稱高緯旨意,把和士開騙到御史台砍了頭。本來高儼原意只為殺和士開,可一開了頭就收拾不住,其手下徒眾擁逼他去殺後主高緯。高儼就帶著禁衛軍三千多人直向宮殿闖來。

高緯聽到消息後嚇得大哭,對馮太後說:“有緣的話能再見到您,無緣的話就永別了。”同時,他下旨急召大臣斛律光。高儼也派人召傳斛律光。斛律光的女兒本是孝昭帝太子高百年的妃子,百年被殺後也絕食而死。但封建宗法社會尊正朔,斛律光仍賣命高家。而且斛律光也憎惡和士開,聽說高儼殺了和士開後大笑:“龍子作事,本來就不和凡人一樣。”他見高緯時,小皇帝已和四百兵士慌亂披甲操刀要出門抵擋。

斛律光勸後主說:“這些少年舞刀弄搶,一交手就亂殺一通不分尊卑。只要您皇帝露一露面,那些人就死了心。”果然,小皇帝一露面,高儼的徒眾“駭散四奔”。高儼也沒了主意,站在原地不動彈。斛律光上前牽手拉他,說:“天子弟弟殺個人算什麼呢。”把這位鬧事的皇弟帶到殿裡,斛律光又對高緯說:“琅琊王年少不懂事,成人後就不會這樣。”

高緯此時忽長精神,抽出弟弟高儼的佩刀用刀柄對這位膽大妄為的少年大腦袋一頓亂擊,咬牙切齒好久才把高儼放了。他又親自用弓箭射殺高儼的徒黨,肢解暴屍,以泄怒氣。胡太後怕大兒子弄死二兒子,就把高儼關在自己宮內,高儼每次吃飯前,太後自己都親口嘗試怕有毒。幾個月後,高緯趁胡太後睡覺,騙高儼早起打獵。這位失勢的小王爺不知是計,剛剛進殿就被皇帝哥哥的衛士劉桃枝反綁起雙手,用袖子堵住嘴,背負到自己的宮裡砍了頭,時年十四歲。高儼的四個遺腹子也都“生數月而幽死”。

皇帝位子坐穩,轉年七月,高緯就誅殺了大臣斛律光。斛律光一族自其父斛律金起就賣命高氏。“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歡玉壁之戰大敗於周軍之後,為安慰高歡用鮮卑語唱出的,聽得高歡當時涕淚橫流。斛律光位極人臣,平生為高家打過無數惡仗,又幫助高緯坐穩帝座,但不貪權勢,不懂交結高緯的寵臣穆提婆和祖珽。兩個人於是同上讒言,說斛律光有謀反之心,勸高緯殺掉他。高緯性怯,不敢誅殺如此重臣。祖珽給他出主意:“賞賜斛律光一匹馬,說明天一起游獵東山,他一定來謝恩。”果然,斛律光來到涼風堂,皇帝衛士劉桃枝從後擊其後腦,斛律光不倒,回頭說:“桃枝常常干這樣的事,我到死也不干對不起國家和皇帝的事。”劉桃枝和三個大力士用弓弦勒住不做絲毫抵抗的斛律光的脖子,勒死了一代名將。北周武帝聽說斛律光死了,齊國自毀長城,高興得全國大赦。

誅戮功臣之後,高緯又把目光轉向親族。被謚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個兒子。第四子是蘭陵王高長恭。高長恭容貌美麗如纖潔婦人,上陣常面帶一個鐵面具以威嚇敵人。邙山之戰,他輔助高湛取得大勝利,武士們吟唱歌謠,名為《蘭陵王入陣曲》,國人頌唱,聲名顯著。後主高緯有一次問他:“你打仗時深入敵陣,如果失利的話後悔也來不及呵。”蘭陵王回答:“家事親切,不知不覺我就衝了進去。”本來是效忠皇帝的話,但高緯對蘭陵王“家事”一詞深為忌諱,漸生猜忌。為免橫死,英名一世的蘭陵王得病也不醫治,在家等死。

武平四年(573),高緯派人送毒藥給他。高長恭喝藥前對妃子鄭氏長嘆:“我忠以事上,為什麼要被毒死呢?”妃子哭勸讓他親自見見皇帝訴說無罪。蘭陵王說:“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而死。以前讀史未多,觀小說、史書等記載岳飛、袁崇煥等人被冤誅死,心中慨嘆這些人有兵有權,干嗎不舉兵造反自己稱王稱帝。二十四史閱畢,始知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綱常大倫,幾千年來深入人心。每個王朝嫡君繼位,再暴虐專恣也是眾望所推,諸如伍子胥之父、蕭衍之兄被昏君殺頭前還獻策要把自己的兒子兄弟騙回來殺掉,怕他們造反給國家添亂。斛律光之弟斛律羨知道使臣來殺他一家,大開城門,與五子跪接詔書,引頸受戮。西漢七王,西晉八王,都是皇帝至親骨肉,有兵有地有錢,但都不是嫡子正統,沒有正當理由反叛,亂常逆倫,無一好下場。因此,蘭陵王雖勇猛絕倫,智力超常,嗚咽受死,應不足為怪。



假使北齊末帝高緯同時代的都是像他這樣的庸君,估計還能保善終。不幸的是,與他相鄰為敵的是雄才大略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周武帝即位時正趕上北齊高演廢高殷自立。兩國開戰,北周一直打不過北齊。每年冬天,周國人一直搗碎兩國界河上的冰,以防齊國軍隊來襲。到高湛在位後期,反過來齊國人搗碎河冰,轉恐被周國軍人侵入。後主高緯繼位,殺大將斛律光,皇族高長恭,又平滅勇武能戰的皇族高思好,親痛仇快,讓周國人大大高興了一陣,擴兵略地,日復一日,下了一城又一城。
高緯當時寵信韓長鸞、穆提婆等人。一幫人天天宴飲無度,帶刀走馬,從未安生過。這些人見朝臣就瞋目張拳,有吃人之勢。尤其是韓長鸞特別憎恨讀書人,常常大罵朝臣:“我對這些漢狗不可忍耐,應該都殺掉才對!”(韓長鸞是鮮卑貴族)

齊國大城壽陽被周朝軍隊攻陷,高緯還真憂懼了一陣子。穆提婆就勸他:“即使我們齊國盡失黃河南岸,還可作一龜茲國呢……人生如寄,唯為行樂,干嗎犯愁呢?”左右嬖臣隨聲附和,高緯於是大喜,酣飲歌舞,日以繼夜。李德林著《北齊書》,專門為這些人開個欄目:“恩幸列傳”,共計有和士開,穆提婆,韓長鸞,高阿那肱等多人:“刑殘閹宦、蒼頭驢兒、西域醜胡、龜茲雜技,封王者接武,開府者比肩……飛鞭競走,數十為群”,連波斯狗和馬匹都被封為儀同、郡君,可見其濫。侍奉高緯的宮婢都獲封為郡君,宮女寶衣王食者500多人,一裙之費價值萬匹布值,一個鏡台就花費千兩黃金,衣服只穿一天就扔掉。又大興土木,在晉陽作十二院,西山造大佛,一夜燃油萬盆,勞費億計,還制作公馬母馬交合用的青廬,馬飼料十幾種之多,高緯“具牢饌而親觀之”。

《顏氏家訓》的作者顏之推在梁亡後被擄入周,而後逃至北齊,對於當時北朝世風有尖銳的描述:“齊朝有一士大夫嘗謂余曰:‘吾有一兒年已十七,頗曉書疏。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無不寵愛,亦要事也。’吾時俯而不答。”顯然,當時的漢族士大夫都以攀附鮮卑貴族為榮,鮮卑語和彈琵琶,恰似如今的英語和駕駛技術,看來世易時移,人們趨炎附勢的心態還是一樣。

北齊承東魏,高歡本人雖是漢人,但其老婆和諸多高氏兒媳婦是鮮卑人,高歡自己也以鮮卑自居,是完全鮮卑化的漢人。當時,原來北魏的高門大族已在爾朱榮“河陰之難”中基本被屠殺殆盡,漢族門閥也在孝昭帝因楊愔等漢臣的被殺而一蹶不起,北齊到後主時期,朝野上下皆是“大鮮卑主義”盛行,而且,掌握實權的,又多是昔日六鎮邊地窮苦粗悍的低極軍士出身的鮮卑人,根本沒有任何文化修養和素質,只知廝殺屠戮,完全看不起昔日的元魏門閥和完全沒落的漢族士族。

高緯小皇帝剛繼位時雖怯儒無志度,卻有識人之智。高儼舉兵時左右誤告他說是大臣謀反,他說:“這肯定是仁威(高儼字)啊”。殺了斛律光以後,眾人推薦高思好做大將軍,高緯獨論:“思好這人本性喜歡反叛。”這兩件事應驗後,高緯自認為策無遺算,更加驕縱放蕩。他自己創作《無愁》之曲,親弄琵琶歌唱,左右百人歌舞和之,民間稱其為“無愁天子”。

“無愁天子”很有當今“行為藝術家”的喜好。他在宮內華林園做一個“貧窮”村舍,自己披頭散發,穿叫花子衣服裝做乞丐求食;又仿造窮人市場,自己一會裝賣主一會裝買主,忙乎不停;還仿建一些城池,讓衛士身穿黑衣模仿羌兵攻城,他用真正的弓箭在城上射殺“來犯”的“敵人”。

與北齊諸位列祖列宗相比,高緯不像爺爺、叔叔那些長輩們閨門污穢,高家諸位爺們幾乎個個好色,肆行奸倫。高緯的爺爺神武帝高歡出身微賤,加之在鮮卑地方長大,倫常不修還能理解。掌權後,他先後納北魏孝莊帝皇後(爾朱榮女)、建明帝皇後(爾朱兆女)、魏廣平王妃鄭大車、任城王妃馮氏、城陽王妃李氏等北魏宗室之後妃;高緯的叔父文襄帝高澄十四歲就和高歡妃鄭大車私通,差點被父親廢掉,又想強奸功臣高慎的妻子,最後害得高慎叛逃至西魏,高歡另一個老婆柔然公主也被高澄搞上,還生下一個孩子。高緯另外一個叔父文宣帝高洋更過分,他稱帝後就強奸了高澄的妻子元氏,說:“從前我哥哥奸污我老婆,現在我要回報嘍。”又納大臣崔修的老婆為嬪,娼女薛氏也被他弄入宮內為嬪,後來思起舊惡又砍頭殺掉姐妹兩人,後期他酗酒無度,常常把高氏宗族婦女無論親疏,一起弄到宮裡,脫光衣服,讓左右衛士輪奸這些婦人,其荒唐殘暴簡直超出常人的想像。高緯的爸爸武成帝高湛更是有樣學樣,逼奸高洋皇後李氏,又殘殺高洋的兒子、自己的親侄高紹德。他還把魏靜帝和高洋的嬪妃及幾個功臣的女兒都一股腦招入宮中宣淫,穢不可聞。

高緯本人總共有三位皇後,斛律氏、胡氏以及穆氏。斛律氏因父斛律光“謀反”被廢;胡氏是胡太後親戚,因事忤犯被胡太後廢掉為尼;穆後原是斛律後的侍婢,本名輕霄,後主寵幸她,立為皇後。高湛曾經為高緯的媽媽胡後制造珍珠裙,所費巨萬,不久為火所燒。至此,高緯又為穆後造七寶車,載滿金銀到周國買珍珠。周人恰值太後喪禮,不賣珍珠給齊國。齊主便更花費巨億從別的地方購買珍珠制造寶車和裙袴。

婦人色衰而愛弛。穆後以侍婢起家,按理應該對自己的侍婢嚴加防範才是。天意弄人,她自己的侍婢馮小憐聰明伶俐,樣貌動人,一直與後主高緯眉來眼去,日久生情,於年中五月五日的一個花好月圓時分與皇帝共赴巫襄,雲雨一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以至於高緯亡國滅種也不顧惜,史家、詩家對此不絕於書,以李商隱“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最為有名。

史載,馮小憐慧黠能彈琵琶,善歌能舞,後主與她坐則同席,出則並馬,常祈願生死一處。如果身逢太平之世,兩個人可能也是對模範恩愛夫妻。不幸的是周軍節節深入,後主勉強“親征”,竟然無時無刻放不下馮小憐,帶著她四處游走。後世史書都言北齊亡於馮淑妃,確也不無道理。古代軍隊本來就視婦人從軍為不祥之兆,心理上已有必敗的暗示,加之後主高緯與馮小憐兩個人上演的一幕幕“愛情”荒誕劇,國家不亡才怪。


周朝軍隊猛攻晉州,齊軍奮勇抵抗。高緯正在附近的三堆打獵,聞訊就想率大軍馳援。馮小憐玩興正濃,請高緯“更殺一圍”。等到這一圈游獵結束,晉州已破。齊大軍至平陽城,由於將領統帥有方,氣勢宏盛,周武帝一時間嚇得要班師回國。由於皇帝親征,齊軍無不以一當百,並修地道攻平陽,城牆塌垮十余步,將士人馬乘勝欲入之際,高緯忽然傳旨要暫停,派遣手下喚馮小憐觀看大軍攻垮城池的壯觀景像(大概當時沒有電影和數碼技術,後主就學周幽王讓褒姒一笑的伎倆博取美人一笑)。當時馮小憐正在化妝,對鏡顧影自憐,磨磨蹭蹭,等她到來時周軍已經修好塌垮的城牆,使這座戰略要城重歸防御之中。
周武帝親率大軍八萬人,從長安出發,逼城置陣,與齊軍相望。齊軍和周軍之間本來有一道深好幾米的土塹,橫亙雙方之間,高緯問左右交戰與否。其中一名叫安吐根的寵臣大言:“這麼一小撮賊寇,馬上刺取,擲向汾河中罷了。”諸位內寵太監不識軍陣,也在旁邊附合:“他是天子帥軍,我們也是天子督陣。他們遠來攻伐,我們堂堂大齊天子怎能挖塹示弱!”高緯聞言覺得很有理,就下令填平兩軍之間的大溝,擺出兩國天子決戰的架式,“周主大喜,勒兵擊之”。

兩軍相交,齊軍並不弱,奮勇衝殺。高緯和馮小憐並馬觀戰。忽然之間東翼陣腳略有退卻,馮小憐嚇得花容變色,大叫:“軍隊敗了!”齊主手下將領諫勸:“半進半退,戰之常理。陛下您如果馬足一動,人情駭亂,軍旅不可復振!”齊主不聽,帶著馮小憐奔逃而去。齊師大潰,被殺萬余人,百裡之間,軍資器械委棄山積。一行人跑到洪洞,馮小憐又在帳中塗粉施朱,從人又大叫周兵到,於是大家又跑。其間高緯忽發奇想,讓太監化妝回晉陽取皇後衣飾,封馮小憐為左皇後,在逃跑途中讓小憐穿上皇後禮服,反復觀瞧欣賞後接著奔逃。

高緯跑到晉陽後,憂懼至極。眼見形勢吃緊,就想讓安德王高延宗等人留守晉陽,自己去北朔州暫避兵鋒。如果晉陽陷落,他就想順勢逃往突厥。君臣紛紛勸諫,高緯不聽。安德王高延宗哭泣苦諫,還是不聽,密遣左右送胡太後和皇太子前往北朔州。夜間,高緯想趁黑逃遁,諸將都不聽令。他就下令以安德王高延宗為相國、並州刺史,留守晉陽,統領山西兵馬。

高延宗苦苦哀求說:“為了社稷江山,陛下您千萬別走。為臣我定為陛下死戰,肯定能擊敗周軍。”高緯寵臣穆提婆一旁叱道:“至尊已經考慮得很明白,王爺不要阻礙!”於是高緯及屬下從五龍門斬關而出,向突厥方向逃奔,途中從官多散,誰也不肯拋棄家鄉到突厥的地盤去寄人籬下。見周圍只有十余騎隨從,高緯只得轉向首都鄴城。高緯手下穆提婆、賀拔伏恩等人紛紛奔向周軍投降。

留守晉陽的將帥聚集一起,跪拜安德王高延宗,懇請道:“王爺您不當皇上,我們軍民就無法為您致死力。”高延宗不得已,即皇帝位,下詔說:“武平孱弱(武平是高緯的年號),政由宮豎,斬關逃遁,不知所之。王公卿士,猥見推逼,今承繼寶位。”改元德昌。齊人聽說此訊,不召而至,大批大批湧向晉陽。高延宗以府藏和後宮美女賜賞將士,殺掉留在晉陽的高緯寵臣內侍十多家。高延宗親自接見士卒,執手稱名,流淚嗚咽,士兵們感動得都表示以死回報。晉陽城內就連兒童婦人,也都登屋上城,狂投瓦石以御敵兵。

高緯聽說高延宗繼皇帝位,氣呼呼地說:“我寧讓周國得並州,也不想安德王以那裡為窩。”左右附合:“是啊,陛下說的極是。”

不久,周武帝親率軍隊圍晉陽攻城。周軍蟻附登城,“四合如黑雲”,高延宗也自帥兵士在城北迎敵。高延宗本來身體肥碩,平時人常常笑他。此時他乘馬奮矛往來督戰,勁捷如飛,所向無前。周武帝黃昏時分率兵攻入東門,焚燒佛寺。高延宗隨後而入,前後夾擊,周軍大亂,爭相回頭想跑出城門,踐踏亂擊,死傷無數,大門也都被屍體堵塞住。齊軍前後刺殺砍劈,殺死周軍兩千多人。

周武帝左右禁軍侍衛幾乎被殺光,幸虧高緯從前的寵臣、剛剛投誠不久的賀拔伏恩不知現在哪來的忠勇,與幾個人殿後掩護周武帝,從城東缺口逃生,周武帝多次險些被劍槊擊中。當時已值四更時分,高延宗以為周武帝為亂兵所殺,派人在屍體堆中尋找大胡子的人,結果沒有找到。天意滅齊,齊軍取得城內勝利後,卻入坊間喝酒慶祝,醉臥一地,高延宗再也整集不出一支勁軍來。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