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殺鬼遊戲

殺鬼遊戲

大概有三個禮拜了吧,我也不太清楚。我所在的包廂位在網咖的最裡面,不見天日,我不知道從我進來以後經過了多少個黑夜、多少個白晝。

    雖然說電腦的日期時間系統跟我自己的手錶還是給了我時間的觀念,但老實說,我也忘了是在哪天來到這家網咖的。

    應該從我被公司裁員那天開始算吧,當時我整個震驚,不知道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幸虧我還有點積蓄,於是我到了網咖、包了包廂。但我可不是整天玩線上遊戲而已,我也四處在求職網站上投履歷,就這樣一邊糜爛在虛擬的遊戲世界,一邊等著電子信箱中出現「你被錄取了」的信件。

    那麼現在的情形呢?前面已經說過了,我也不知道在這裡過了幾天。吃網咖提供的泡麵、飲料,趁沒多少客人的時候去廁所用水擦擦身體、在桌上趴睡幾個小時後繼續飆遊戲……但錄取的信件一直沒有寄來,畢竟裁員當天有五百多人跟我一起失業。

    社會就是這麼殘酷,不管你替公司付出過多少心血,必要關頭他們還是會把你一腳踢走。

    一開始我只玩免費的線上遊戲,我沒蠢到買點數,目前的存款可以讓我在這裡混多久還是個問號。

    但終究會膩,我從夢想世界玩到全民打棒球,角色扮演、射擊、策略、運動類的都玩過了。真不知道那些同一個線上遊戲可以玩好幾年的人是在想什麼,還是因為我真的是在網咖裡泡了太久?

    後來我開始玩單機遊戲,俠盜獵車手、極速快感、決勝時刻……但單機遊戲就是那樣了,你破了就是破了,不會跟線上遊戲一樣有改版還有老婆老公可以甜蜜聊天。

    順帶一提,我在玩角色扮演線上遊戲的時候用三個女性角色騙了一堆男玩家,後來在線上婚禮的時候我才用全伺服器都聽的到的頻道廣播我是男人的事實,你看看看那些男性玩家接下來打出多少髒話。

    我開始逐一翻電腦裡的單機遊戲,不玩遍不償命。

    當我將世紀帝國跟征服者的故事模式都破盡之後,才真正想大喊好無聊。

    把網咖遊戲都玩盡而無聊的人,我應該算是古今第一人吧。

    但還有很多付費遊戲我沒玩過,或許該買個點數玩玩人稱史詩般的經典魔獸世界?

    叮咚,突然跑出了一個系統提示。

    「您有一個系統新增。」

    我想都沒想直接按下了新增按鈕,這段時間網咖也不斷的在做新增與更新,更新系統面板、遊戲之類的。趁著這時間我就去叫個飲料吧。

    一個進度視窗跳了出來,檔案不大,一下就更新完了,我拿飲料回來的時候是另一個新的視窗。

    「遊戲『殺鬼遊戲』已經在你的電腦裡新增完畢,是否要啟動?」

    原來是個遊戲,我馬上啟動了,看來是個網路遊戲,主選單有區域網路跟網際網路兩個連線,我點進了區域連線,畫面馬上跳到了另一個視窗。

    首先一個小視窗要我輸入暱稱,我就目前的情況輸入了「落魄男」,然後進到了下一個視窗。

    看起來像是個聊天室,左邊一個列表顯示了在這裡的玩家,加上我,有四個人。

    搞什麼,這不是遊戲軟體嗎?從名稱來看,應該是個扮演除魔者之類的遊戲吧?

    我一進去就跑出了一個系統訊息:「落魄男進入遊戲。」

    「大家安。」我輸入訊息。

    總之先搞清楚這遊戲這怎麼玩吧,這年頭也有許多以聊天室形式進行的遊戲,像在中國那邊風行的殺人遊戲就是一例,而這遊戲叫殺鬼遊戲……應該差不多吧。

    「有誰知道這遊戲到底怎麼玩嗎?怎麼進來後是一個聊天室?」一個暱稱是「金髮狼仔」的說。

    另一個暱稱為「小路」的人回:「我也不知道,我看一有遊戲新增就進來了,哪知道是一個聊天室。」

    這時我輸入:「所以沒人知道這遊戲要怎麼玩嗎?達牛知道嗎?」

    達牛就是從我進來之後就沒說話的第四個玩家,他簡短的回:「不知道。」

    此時一個跑馬燈在聊天室的中間顯示了出來,有六個字。

    這六個字橫越在螢幕的中間,一段跑完又來一段,一直跑。

    找到鬼,殺死他。

    嗯,既然這叫做殺鬼遊戲,那本來就是要殺鬼的不是嗎?

    「誰知道怎麼殺啊?」我說。

    看來他們也不知道,大家隨便聊了一下,直到在這個聊天室裡找不出新東西來了,我說:「看來網咖還沒把系統用好就新增了吧,真爛。」

    「我想也是。」金髮狼仔說。

    於是我決定關閉這個程式了,但我發現這個聊天室視窗竟然沒有關閉按鈕,而Alt+F4按了幾十次也沒反應。工作管理員也開不出來,只有那該死的跑馬燈一直在跑。

    「看來我當機了,大家拜拜。」我留下這一句話,便按下了電腦的重開機按鈕。

    但當重新開啟後,螢幕上顯示出來的仍是那個該死的聊天室視窗,跑馬燈仍然在跑,在聊天室裡的一樣是我們四個人。

    詢問下,原來其他三人也是一樣,完全關不了這個程式。

    「豈有此理,我去找櫃檯人員來修。」小路留下這句訊息後就沒有再說一句話,大概真的是去櫃檯了。

    那我也去吧,電腦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

    到了櫃檯,我才發覺現在是白天,而我對陽光已經開始感到陌生。

    已經有另外三個人擠在櫃檯了,異口同聲地說新增的遊戲把電腦搞壞了,他們應該就是另外那三個人了。

    我走到他們旁邊,默默聽著他們的對話,先不說出自己是那個落魄男。

    只聽到店員歪著頭,一頭霧水地說:「但是我們今天沒有新增遊戲啊。」

    「怎麼可能沒有?不然你現在就到我電腦那裡看!」其中一個金髮的流氓男凶狠地說,他應該是那個金髮狼仔了。

    店員跟金髮狼仔問了電腦號碼,還真的過去他的電腦那裡檢查了,但金髮狼仔沒跟去,而是不爽地說:「媽的!這莫名其妙的東西浪費我包台錢,隔壁買菸去!你們要一起去嗎?」他最後是在問小路跟達牛。

    另外兩個人一個看起來是大學生,一個則是上班族。但我不知道誰是小路,誰是達牛,而他們一起搖了頭。

    金髮狼仔又啐罵了聲,一個人走出店門。

    但他後腳剛跨出電動門,全身突然猛地震動了一下,動作僵硬的轉身,兩眼瞪的死大。他抬起手,似乎是在指著我們其中一個人,嘴脣微微的抖動,看似想說些什麼。

    但下一秒,他就倒在地上了,維持著那個指人的動作。

    我們嚇到了,那個大學生馬上跑出去,剛彎腰要看金髮狼仔的狀況,突然也全身一震,然後跟金髮狼仔一樣,他回頭,似乎想指著誰,然後倒下……

    我跟那個上班族都呆住了。

    幾個路人注意到了他們,湊近看了一下狀況,然後臉色驚慌的開始撥打手機。

    出了什麼事了?

    突然好幾個人聚集在了店門口,趁著自動門打開的瞬間,我聽到:「他們死了……」

    死了?

    「他們怎麼了嗎?」店員這時回來了,不解地看著店外的情形,並且跟那上班族說:「對了,剛剛那先生的電腦沒有問題,先生你要不要回去看一下?」

    上班族聽後馬上走向樓梯,看來他的位置在二樓。

    我也沒時間發呆,走回了自己的電腦,那個聊天的視窗還在,而且多了兩條系統訊息:「金髮狼仔離開遊戲,接受懲罰。」「小路離開遊戲,接受懲罰。」

    而跑馬燈的文字也變了:「找出你們誰是鬼,殺了他!不然你們就死!」

    這代表了我們四個人之中有一個人是鬼嗎?我感覺全身都寒了起來。

    小路跟金髮狼仔應該就是剛剛那個金髮男跟大學生了,剩下那個上班族就是達牛了……我當然不是鬼,只有他了。

    等一下,這件事好像有點荒唐啊!

    可是剛剛那兩個人的情況該怎麼說呢?一出網咖就倒了……

    所以說必須殺了鬼,不然離開不了這裡。

    可是店員怎麼會說金髮狼仔的電腦沒有問題呢?啊,因為他已經離開了遊戲,死了……
   
    必須要殺了達牛,才能離開這裡嗎.....可是我好像沒差耶。

    反正我都在這裡待了好幾個禮拜了。

    我把椅子拉開要坐回去,突然看到了一個東西,看到了自己。

    是的,我看到了自己。

    我看到了自己的屍體。

    「他」坐在地板上,後背靠著椅腳,看來是從椅子上滑下去的。

    天啊!我竟然死了?

    我定下心來觀察自己的屍體,看來沒死多久,至少沒有臭味,而且這裡又位於網咖的最裡面。但我是怎麼死的?

    我不經意地瞄到桌上的芒果冰沙。

    我好像沒有把這杯冰沙喝完的記憶……

    「呼。」後面突然冒出些許聲響。

    我轉身,對上一雙殺意濃厚的眼神。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