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德古拉伯爵

德古拉伯爵

1897年,一位愛爾蘭作家布蘭.史鐸克(Bram Stoker)著作了一部名為德古拉(Dracula)的小說。
故事主角則是以羅馬尼亞著名的暴君--伏拉德.德古拉王子三世(Vlad III Dracula)為藍本,
是15世紀巴薩拉布(Basarab)王室的瓦拉齊亞(Wallachia)的總督或君主。
瓦拉齊亞是羅馬尼亞的一個省,北面和川西凡尼亞(Transylvania)和莫達維亞(Moldavia)接壤,
東面是黑海,南面是保加利亞。
13世紀晚期,東羅馬帝國逐漸衰退,巴爾幹半島陷入混亂當中,
瓦拉齊亞在這時第一次作為一個政治實體顯露出來。
瓦拉齊亞第一個君主是巴薩拉布大公(1310-1352)——德古拉的祖先。
儘管家族分成對立的兩派,
但是從那時起直到奧圖曼土耳其帝國(OttomanTurks)把公國削弱為附庸國後
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巴薩拉布王室中的成員一直掌管著瓦拉齊亞。
德古拉是瓦拉齊亞最後的君主,他實際上保留著獨立的制度。

為了瞭解伏拉德.德古拉的生平,首先要瞭解瓦拉齊亞社會和政治的一些性質。
瓦拉齊亞的君主是世襲的,但不一定由律法上的長子來繼承,
貴族都有資格在符合條件的王室的家庭成員中選擇總督。
如同中世紀裡大多數的選舉性的君主國一樣,當不同的地點支配地位的家族在爭奪王位時,
中央政府的力量往往會在這些貴族階層中消耗掉。
瓦拉齊亞的政治也往往是血腥的。
暗殺是除去競爭對手的一種手段,很多總督的生命都過早地結束。
15世紀晚期,巴薩拉布王室已經分裂成兩個互相競爭的派別,
一個是丹王子(Prince Dan)的後裔,
另一個是老莫希亞王子(Prince Mircea the Old德古拉的祖父)。
這兩個王室的分支互相仇恨。
德古拉和他的父親伏拉德.德古拉二世(Vlad II Dracula)都以謀殺競爭對手的方法登上王位。

15世紀瓦拉齊亞的政治生活中,另一個影響是強大的鄰國。
君士坦丁堡和東羅馬帝國把伊斯蘭教徒擋在了歐洲之外近1000年,
但在1453年,被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武裝力量征服了。
在王城陷落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奧圖曼土耳其帝國已經深深地滲透到巴爾幹半島。
德古拉的祖父——老莫希亞——在15世紀早期就被逼向蘇丹進貢。
在15世紀,北面的匈牙利王國和西瓦拉齊亞的力量達到了頂峰,並使基督徒不受外敵的侵犯。
貫穿14和15世紀瓦拉齊亞的君主就是通過變換地效忠這些強大的鄰國來保持他們有限的獨立性。

德古拉在三個分開的時期統治瓦拉齊亞。
首先在1448年,在土耳其人的支持下,他登上了王座。
這段時期他隻統治了兩個月(十月,十一月),
接著就被由匈牙利支持的登尼斯狄(Danesti)趕了下台,並且被放逐了幾年,
後來他回來殺了登尼斯狄——瓦爾狄斯拉姆二世(Vladislav II),
並在匈牙利人的支持下重新登上王位。
第二次是從1456年到1462年,就在這段時期,
他對土耳其發動了他最出名的軍事行動,同時也犯下了兇殘的暴行。

1462年,土耳其軍隊控制了瓦拉齊亞,
德古拉逃到了特蘭斯瓦尼亞(Transylvania)尋求匈牙利王的援助。
但匈牙利並沒有給他援助,而是把他關押了好幾年。
在德古拉被關押的期間,他的兄弟——英俊的勞頓(Radu)——
作為奧圖曼蘇丹的傀儡統治著瓦拉齊亞,當勞頓死後,蘇丹指定老巴薩拉布
——登尼斯狄家族的一個成員——作為君主。

最後,德古拉重新得到匈牙利國王的信任和支持,在1476年,他再次進入瓦拉齊亞。
他那支並不大的武裝力量由一些忠心的瓦拉齊亞人組成,
其中有他的堂兄,莫達維亞的大史帝芬(Stephen)的一支莫達維亞人分遣隊,
還有史帝芬巴瑟瑞(StephenBathory)君主的一支川西凡尼亞人分遣隊。
這支盟軍成功地驅逐了巴薩拉布,使德古拉再次登上王座(1476年11月)。
但是,德古拉重登寶座後,史帝芬巴瑟瑞返回了川西凡尼亞,並帶走了德古拉大部分的軍隊。
土耳其立即用壓倒性的兵力反攻。
1476年12月,德古拉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附近的戰鬥中被土耳其人殺死,
他的頭被插到樹樁裡送到君士坦丁堡。


《名字的含義》

關於「Dracula(德古拉)」這個名字的意義,在一些學者間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爭論。
很明顯的,這個名字和德古拉的父親的綽號「Dracul」有關。
在羅馬尼亞語裡,「Drac」的意思是魔鬼,而「ul」是一個definitive冠詞,
所以,「Dracul」字面的意思是「魔鬼」。
而以「-ulea」結束的意思是「的兒子」。
這樣解釋的話,Dracula成為了伏拉德三世——魔鬼的兒子。
支持這種說法的專家通常是根據伏拉德二世得到他的綽號的原因——
他的聰明和老謀深算的政治手段。

另一個解釋被更廣泛的接受。
1431年伏拉德二世被盧森堡公國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格蒙德(Sigismund)授予龍勳章,
這是一種騎士勳章,專門授予那些跟土耳其作戰的人。
徽章上面的圖案是一條龍,翅膀展開,掛在一個十字架上。
從1431年起,伏拉德二世就佩帶著徽章,他的貨幣上也有龍的標誌。
龍是魔鬼的符號,因此,「drac」的另一個意思是龍。
這樣解釋的話,Dracul就變成伏拉德二世,龍和它的兒子,而Dracula就成為伏拉德三世。

對於德古拉的確切頭銜的第二個來源有一些混淆。
在大多數的原始資料中,他被稱為伏拉德三世。
但是,很多原始資料把他稱為伏拉德四世或伏拉德五世。
我有點不知道怎樣解釋這種混淆,把我手頭上的瓦拉齊亞的君主列出以後,
正確的稱呼應該是伏拉德三世。
我可以得到的唯一結論是那些名為伏拉德和瓦爾狄斯拉姆的君主之間的混淆。
當德古拉偶爾把他的名字寫為「Valdislaus」時,這個結論得到一點解釋。
希望能解決這個問題的人能給出一點解釋。

《生平事跡》

1431年,德古拉出生在錫吉甚瓦拉(Sighisoara)的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城,
這時他的父親伏拉德.德古拉二世正被流放在特蘭西瓦尼亞。
在特蘭西瓦尼亞時,伏拉德.德古拉正試圖尋求支持,
以從登尼斯狄總督——亞歷克斯安德魯一世(Alexandru I)的手中奪取權力。
德古拉出生的房屋現在還存在。
在1431年,這房子位於一個繁榮的地區,周圍是撒克遜和馬紮爾的商人和市政廳。

很少人知道德古拉早期的生活。他有一個哥哥,名叫米爾恰(Mircea),還有一個弟弟,名叫勞頓。
他從他的母親和他母親的家族那裡得到早期的教育,他母親是特蘭西瓦尼亞的一個貴婦人。
父親在1436年殺死登尼斯狄家族的對手,並奪取了權力,這時開始了他真正的教育。
他和歐洲其他貴族的兒子所受的教育一樣。
他的第一個家庭教師是曾經在對抗土耳其的Nicolopolis戰役中,
在Enguerrand de Courcy的旗幟下作戰的一個年老的貴族。
德古拉學到了一個基督教騎士所需要的一切和戰爭、和平有關的技巧。

自從1436年伏拉德.德古爾奪取政權以來,瓦拉齊亞的政治局勢就一直不穩定。
土耳其的力量迅速增長,巴爾幹的小國一個接一個屈服在奧圖曼的力量下。
同時,匈牙利帝國的力量也達到了頂峰,
並在約翰.胡內亞迪(John Hunyadi)和他兒子馬提亞斯.科維努斯(Matthias Corvinus)的時期衰退。
另外,伏拉德.德古爾是獲得龍騎士勳章的人,並且曾經宣誓要和異教徒作戰,
而奧圖曼的力量也好像是不可戰勝的,即使是伏拉德的父親——老莫希亞——的時代,
瓦拉齊亞就被迫向蘇丹進貢。
伏拉德被逼重新進貢,並在1436-1442年期間在他那些強大的鄰居間採取折中的路線。

1442年,土耳其入侵特蘭西瓦尼亞,伏拉德打算保持中立。
土耳其人被打敗了,在約翰.胡內亞迪統治下的匈牙利進行報復,
強迫德古爾和他的家人從瓦拉齊亞逃走。
匈牙利使登尼斯狄家族的巴薩拉布二世(Basarab II)接替了瓦拉齊亞的權力。
1443年,伏拉德二世在土耳其人的幫助下,重新奪取了瓦拉齊亞的權力,以這個作為條件,
伏拉德二世和蘇丹簽訂了一個條約,除了例行的年貢以外,
還每年派出一個由瓦拉齊亞的年輕人組成的分遣隊加入蘇丹的禁衛軍。
1444年,為了進一步獲取蘇丹的信任,
伏拉德把他兩個年輕的兒子送到亞德裏亞諾波(Adrianople)作為人質。
德古拉留下了一個人質在亞德裏亞諾波直到1448年。

1444年,匈牙利王拉狄斯拉斯(Ladislas Posthumous)為了把土耳其人趕出歐洲,撕破和平協議,
並在約翰.胡內亞迪的指揮下發動了瓦爾納(Varna)戰役。
胡內亞迪要求伏拉德二世履行他作為一個龍騎士成員的誓言,
並作為一個附庸國參加對土耳其的討伐。
教皇宣佈免除德古爾對土耳其的宣誓,但是這個老謀深算的政客還是打算保持中立,
他並沒有親自加入基督教軍團,而是派出了他的大兒子米爾恰。
可能他希望蘇丹因為他沒有親自參加十字軍東征而饒恕他的兒子。

基督教軍隊在瓦爾納戰役中被徹底的擊潰。
很多人,明顯的包括米爾恰和他的父親,因為這次潰敗譴責胡內亞迪。
從這時起,約翰.胡內亞迪非常痛恨伏拉德.德古爾和他的大兒子。
1447年,伏拉德.德古爾和他兒子米爾恰一同被暗殺了。
米爾恰明顯地被貴族和特爾戈維什泰(Tirgoviste)的商人活埋了。
胡內亞迪支持登尼斯狄家族的一個成員作為瓦拉齊亞君主的候選人。

收到了伏拉德.德古爾死亡的消息後,土耳其釋放了德古拉,
並支持他作為瓦拉齊亞君主的候選人。
1448年,德古拉在土耳其的支持下暫時奪取了權力,但不到兩個月,
胡內亞迪就迫使德古拉交出權力,德古拉逃到他的堂兄莫達維亞的君主那裡,
胡內亞迪再次讓瓦爾狄斯拉姆二世執掌瓦拉齊亞的權力。

德古拉在莫達維亞流放了三年,直到莫達維亞的君主博格丹(Bogdan)在1451年被刺。
博格丹被刺在莫達維亞引起了騷動,
德古拉被迫逃到了特蘭西瓦尼亞以尋求他家族的敵人胡內亞迪的保護。
他選擇的時機是幸運的,
胡內亞迪在瓦拉齊亞的傀儡瓦爾狄斯拉姆二世定下了親近土耳其人的政策,
胡內亞迪需要一個更可靠的人在瓦拉齊亞。
這樣,胡內亞迪接受了他以前的敵人的兒子的效忠,並把他作為瓦拉齊亞權力的候選人。
德古拉成為了胡內亞迪的諸侯,並接受了他父親的舊封地。
德古拉留在特蘭西瓦尼亞,受到了胡內亞迪的保護,
直到1456年,等到一個機會後,德古拉重新奪取瓦拉齊亞的權力。

1453年,奧圖曼奪取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堡的陷落震動了基督教世界。
從君士坦丁大帝時就存在的、一千多年來保護著基督徒不受伊斯蘭侵犯的東羅馬帝國不再存在。
胡內亞迪立即開始策劃另一次對土耳其的戰爭。
1456年,胡內亞迪襲擊土耳其的塞爾維亞,同時,德古拉襲擊瓦拉齊亞。
在貝爾格萊德戰役中,胡內亞迪被殺,他的軍隊也被打敗。
然而德古拉卻成功地殺了瓦爾狄斯拉姆二世,並奪取了瓦拉齊亞的王位,
不過胡內亞迪的失敗使他長期佔有瓦拉齊亞打上了疑問。
至少在短期內,德古拉為了鞏固他的位置,不得不安撫土耳其。

德古拉主要的統治時期是從1456年到1462年。
他的首都是特爾戈維什泰,但他的城堡卻遠遠地坐落在阿爾吉斯(Arges)河附近的一座山上。
和德古拉這個名字相關的很多暴行就在這些年間發生。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他第一次發動了對土耳其的戰爭。
最初,戰爭是相對成功的,作為一個戰士的技巧以及他的殘酷都使敵人非常害怕。
但是他得不到他那有名無實的最高領主
——匈牙利國王馬提亞斯.科維努斯(Matthias Corvinus,約翰.胡內亞迪的兒子)——的支援,
而瓦拉齊亞的資源是非常有限的,這樣他不可能取得持久的勝利。

最後在1462年,土耳其使德古拉逃到了特蘭西瓦尼亞,
據傳聞,他第一個妻子從德古拉的城堡的塔上跳下自殺,而不是向土耳其投降。
德古拉越過大山,逃到了特蘭西瓦尼亞,並且向馬提亞斯.科維努斯請求援助,
但是國王逮捕了德古拉並把他囚禁在布達(Buda)附近的一個塔中。
德古拉有十二年是作為一個囚犯度過的。

很明顯地對他的關押並不是很嚴的,這樣他可以逐漸地獲取匈牙利君主的信任,
以至於他可以跟王室的成員會面並和其中的一個結婚
(一些資料說德古拉的第二個妻子實際上是馬提亞斯.科維努斯的姐妹)。
在德古拉被囚禁期間,德古拉的兄弟、瓦拉齊亞的君主勞頓,
採取了支持土耳其的政策,這也是德古拉得以恢復的一個因素。
在德古拉被囚禁期間,他與東正教斷絕關係,而接納了天主教。
有趣的是俄國人的敘述——通常都比較贊成德古拉——指出即使是在囚禁期間,
他也不能放棄他的嗜好,他通常會捕捉一些鳥和老鼠,接著就折磨它們——
砍掉它們的腦袋或把羽毛塗上焦油後放走,但大多數都是釘在一個小小的尖樁上。

德古拉被關押的時間的確切長度有一些爭論。
俄國人的文章指出他從1462年到1474年被關押。
但是那段時間,德古拉和匈牙利王室的一個成員結婚,
並且在1476年重奪瓦拉齊亞時已經有兩個大概10歲的兒子。
麥克納利(McNally)和弗洛雷斯庫(Florescu)認為德古拉實際被關押的時間是四年,
從1462年到1466年。
一個囚犯似乎不可能和王室成員結婚,根據這段時間布達的外交信件,
德古拉的關押時間也應該是相對的短一些。

在他被釋放和1474年這數年間,他開始準備重新奪回德古拉,
德古拉和他新的妻子住在匈牙利首都的一個房子裡。
有一個那段時間的軼聞,一個匈牙利的軍官跟蹤一個小偷,進入了德古拉的房子,
當德古拉發現以後,他殺了那個軍官而不是小偷,當國王質問他的時候,
德古拉回答說一個紳士不應該在沒有介紹的情況下進入一個偉大的統治者的房間。

1476年,德古拉和特蘭西瓦尼亞的史帝芬.巴瑟瑞用一支由特蘭西瓦尼亞人、一些不滿的瓦拉齊亞的貴族和德古拉的堂兄的一支莫達維亞的先遣隊組成的軍隊開始進攻瓦拉齊亞。
德古拉的兄弟勞頓已經死去多年,
瓦拉齊亞由另外一個土耳其推選的登尼斯狄家族的成員——老巴薩拉布——掌管。
當德古拉的軍隊接近時,巴薩拉布和他的隨從逃走了,一些逃到土耳其尋求庇護,一些跑到山裡。
當德古拉重新掌權後,史帝芬.巴瑟瑞和大批的軍隊返回特蘭西瓦尼亞,隻留下很弱的一部分。
這樣德古拉還沒來得及穩固下來,土耳其的大批軍隊已經進入瓦拉齊亞。
而德古拉的殘暴也使得那些貴族更願意由巴薩拉布來統治。
即使是農民,也因為德古拉的掠奪而感到疲倦,他的氣數已到了盡頭。
德古拉被逼用他那不到四千人的軍隊去應付土耳其人。

1476年12月,德古拉在布加勒斯特附近的一個小鎮對抗土耳其人,德古拉在戰鬥中被殺。
有傳聞說在他準備橫掃土耳其軍隊時,被一個背叛的瓦拉齊亞的貴族刺殺。
還有說德古拉死於失敗,他的屍體被忠心的莫達維亞護衛保護著
(這是莫達維亞君主在史帝芬.巴瑟瑞返回特蘭西瓦尼亞後留下的一支部隊)。
還有的說,德古拉在勝利的時候,意外的被自己的一個人殺死。
土耳其人把德古拉的頭砍下,送到君士坦丁堡,
在那裡,蘇丹把這個腦袋放在樹樁上,以證明這個暴君已經死去。
據說他被埋葬在布加勒斯特附近一個名為斯納哥夫(Snagov)的修道院裡。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