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動物的偉大遷徙

動物的偉大遷徙


桑布魯國家公園內大象的遷徙。


墨西哥尤卡坦半島,一群不斷移動的火烈鳥構成了令人無限遐想的圖案。


在帕勞群島的水母湖(Jellyfish Lake),每天都有5百萬隻水母追隨著太陽在湖面上滑行而過,在令人目眩的日常遷徙中,陽光早上在東面,下午就換到西面。到了晚上,水母會下沉45英呎(約13米)吸收營養豐富的細菌,以維持他們體內的藻類生存所需。


美國新墨西哥州雪鵝遷移的照片,拍攝於博斯克德爾阿帕奇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


在美國西部無拘無束的清晨,就如同這些在懷俄明州大提頓國家公園拍攝到的照片那樣,大量的麋鹿自由自在地進行遷徙。由於季節的驅使,麋鹿們從高山到山谷的遷徙本來就總會成為艱苦的旅程,而現在,柵欄、邊界、漲水的河流以及其他一些限制,給遷徙進一步創造了阻塞和瓶頸,令這種瀕臨滅絕的動物物種遭遇到毀滅性的損失。


為了產卵,6種太平洋鮭魚會遷徙返回到俄羅斯境內偏遠的堪察加半島,當轉移到淡水中時,他們的形狀和顏色都出現劇烈的變化。紅鮭,最貴重的其中一種,在奧焦爾納亞河(Ozernaya River)的交易買賣中處於支配性的地位。


白鵜鶘屬於遷徙中途徑密西西比的數量最多的候鳥其中之一種。白鵜鶘平均體重達到16磅(約7公斤),但依靠9英呎(約3米)的翼展,它們可以在非常高海拔的空中飛翔。白鵜鶘使用一種獨特的捕魚技術,他們會合力把魚驅趕進一個狹小區域的水面,以方便捕獵。


獠牙的長度,可以顯示這些海象各自不同的年齡,夏天時,斯瓦爾巴特群島這裡的海象數量可以達到將近2600頭的高峰。在19世紀初期,象牙獵人幾乎將挪威的海象群捕獵殆盡。從1952年開始受到保護,海象的數量目前處於恢復當中。


在博茨瓦納,這片大陸上最大的斑馬遷徙之一每年都會發生,約莫25,000匹斑馬會跟隨著雨水向東南方遷移,從奧卡萬科三角洲到馬卡迪卡迪鹽沼草原一路穿行,在沿途數百個水坑邊停留,最後向西折回到奧卡萬科三角洲。


一群巴布亞企鵝搖動翅膀游泳穿行於椎伽爾斯基峽灣(Drygalski Fjord)的水域。和真正的南極企鵝不一樣,巴布亞企鵝更喜歡溫和的氣候。當海洋溫暖起來時,這種企鵝就會雀躍地向南擴展自己的活動範圍。


在漫天塵暴中,遷徙中的牛羚穿越贊比亞的流花國家公園(Liuwa National Park)。


數以百萬計的黑脈金斑蝶遷徙到古老的冬天棲息地,那是墨西哥高山中的冷杉林。承受著來自加拿大南方以及美國北方的冷風,蝴蝶們旅行數千英里,依靠陽光辨別方向。


坦桑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內的斑馬遷徙。


位於墨西哥中部山脈的埃爾·羅薩里奧保護區,一群帝王蝶停附在樹幹上。生活在保護區的這種黑脈金斑蝶每年冬天遷徙回巢,墨西哥政府一直致力於鼓勵保護區旅遊業,反對非法伐木。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