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戀人劇情

戀人劇情

劇情梗概:

《戀人》是“戀人三部曲”(巴黎戀人、布拉格戀人、戀人)的完結篇。金貞恩將再次扮演一個帶點傻大姐色彩的喜劇角色。

這是一個講述處於黑白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之間的愛情故事。主人公河康在從小就是孤兒,被黑社會頭目姜老大養大之後,為了報恩不得不選擇走上姜老大為他選擇的道路,雖然錦衣玉食,卻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外表冷硬內心孤獨的康在某次遇襲受傷之後,得到純真善良的整容醫生尹美珠的救治,並在慢慢的相處下對美珠動了心。但橫亙在兩人之間的鴻溝卻非常巨大。

美珠是一個非常討厭黑社會分子的人,她更曾大聲當著康在表示,自己雖然喜歡有錢男人,但絕對不能是黑社會分子。何況美珠是康在養父的兒子薑世勇看上的人,姜家母子本來就對康在有很深的誤會,都認為他奪走了本該屬於世勇的父愛和繼承權。再加上美珠知道康在已經有女朋友了,怎麼可能輕易接受這段感情?究竟這兩人要如何跨越重重障礙在一起呢?他們以為只要兩人開始相愛就能獲得幸福,卻不知這正是兩人不幸的開始。

分集劇情:

第一集

明東派老大的妻子鄭楊金委託其心腹昌培幫忙調查一個名叫尹美珠的女孩,她希望美珠做自己的兒媳婦。不久楊金跑到美珠的醫院去找美珠,並告訴美珠希望她能和自己的兒子相親。

回到家美珠把這一消息告訴了父親,卻沒有獲得什麼支持,實際上美珠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希望嫁給有錢人,因為她從小就在窮苦中長大的,一直很艱苦地在負擔家計,儘管現在做了醫生也能做到順利過活,但其實仍然只是勉強達到小康的水平。

搞定了美珠之後,一向認為自己兒子是被康在逼走的楊金,跑去找康在要求他告訴自己世勇在哪裡,並對康在給世勇生活費的行為大加指責,認為他是藉機不讓自己的寶貝兒子回來繼承家業,好藉機謀奪組織的一切。

然而實際上,河康在是明東派的第二把交椅,每天都在為了做好老大安排下的工作而努力,在外人看來他是一個精悍冷狠的毒辣角色,實際上私底下的康在卻是一個相當純真且害怕寂寞的人,幼失雙親的他從小沒有真正的家庭,儘管有姜老大的愛護,但卻始終沒有感受到過真正家庭的溫暖,寂寞的他喜歡釣魚,並在最信任的手下面前展現出不符合外貌的天真一面。

當天晚上美珠穿上新買來的昂貴長裙去相親,但其實面對她的男人並不是世勇而是昌培,為了幫世勇拒絕美珠,昌培故意說些會讓美珠難堪的話,沒想到遭到美珠嚴厲的反擊。看著美珠氣沖衝的離去,一直坐在旁邊的世勇反而對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為了省錢,美珠跑去退掉了裙子,恰巧看到康在為了向女友友貞道歉買走了那條裙子。可惜收到禮物的友貞並不高興,因為她更希望來的是康在本人而不只是一件禮物,而且她很想親口告訴康在自己懷上了他的孩子。

次日美珠一整天事情都很不順利,首先是早晨發現自己退回去那條裙子,居然穿在了鄰居友貞身上,隨後在停車場被一群黑西裝男人鞠躬,並聲稱大哥送車給她,正當美珠沾沾自喜的時候,卻發現原來他們說的對像是自己身後的友貞。

氣急敗壞的美珠開車去上班,卻在路中間車子拋錨,好不容易到達醫院,才知道昨天相親的對象並不是世勇,跑來調戲自己的這個男人才是。而因為這次的接觸,世勇對美珠的印象更好了。

此時一名大著肚子的患者衝來哭訴,自己居然被男友無情地拋棄了,為了幫對方討回公道,美珠只是問了男方大概樣貌就衝去飯店,結果一直揪著康在不放,讓康在哭笑不得。最後終於知道康在並不是自己的目標,美珠當場萬分尷尬。

幸虧康在並不計較,甚至幫他們懲戒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讓美珠對他產生了非常不錯的印象。

世勇告訴康在,自己最近決定和美珠玩玩。於是跑去約美珠到中國的海南三亞吃炸醬麵。晚上正當美珠在慶幸有可能吊到了金龜婿的時候,康在卻捧著一束花來敲門,並指責美珠詐騙了別人的錢,讓美珠一頭霧水。

第二集

原來康在是指責美珠沒有交水電費,捧著花來則是想從美珠的房間通過陽台爬到友貞的家去道歉,結果美珠告訴他自己知道友貞家的密碼,康在雖然順利進入了友貞的房間,友貞卻不停地摔東西甚至弄傷了自己的臉,並對莫名其妙的康在大叫分手。

其實友貞希望和康在結婚,但康在無論如何不肯答應,痛苦的友貞只好選擇分手一途。在隔壁聽到響動的美珠不放心,跑出去察看動靜,卻看到友貞追著已經走掉的康在出來,衣服也沒換就衝出去找他了。

想起康在送女友的東西全部都價值不菲,再加上康在相當富有正義感,美珠覺得他有女友這一點有點可惜。

另一方面,美珠的父親是個牧師,在家收養了一群無家可歸的小孤兒,但美珠一直覬覦家裡這塊地,可以賣掉有資金讓自己蓋間醫院,並已經聯絡了白銀建設,也就是康在的公司來看房子。

沒想到到了看房子當天晚上,美珠拉著康在一起喝酒結果走的時候遇襲,為了救治康在,美珠打破了自己不碰外科的誓言,因為她由於幼時的記憶其實有恐血症,不過為了救人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但沒想到的是康在居然有嚴重的低血糖,流血很容易導致死亡。

而此時的尹牧師正在為女兒要賣掉這塊地大發雷霆,但由於他幫朋友做擔保借錢,對方居然挾款私逃,因此根本沒有立場反對女兒賣掉房子來還債。

為了養好傷,也為了追查行刺自己的到底是哪方面的人,康在決定留在兒童之家休養。接到電話的薑社長認定康在出了什麼事情,於是要求手下要把康在找回來。

而派人去行刺的昌培得知康在竟然平安無事,對一群手下大發雷霆,並下令無論如何要想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地剷除康在。

兒童之家這邊,美珠終於知道自己夢想的白馬王子不過是個黑社會頭目,於是給康在換藥和打針的時候一點不手軟,把康在整治得很慘卻又拿她無可奈何。

康在告訴美珠自己決定在島上養傷,並威脅美珠如果不答應,就告訴她父親自己是來看地的事情,美珠以為尹牧師不知道自己要賣地,逼於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由於島上沒有醫生,為了照顧還在養傷的康在,美珠向醫院請假回島上好好照顧康在一段時間。相處之下康在發現自己開始忍不住對美珠逐漸動心了。

而眼見自己最心愛的父親果然更關心康在,世勇決定實行計劃把康在主持的白銀建設搶過來。

這天美珠正在給康在換藥打針,卻接到世勇的電話,他居然開著小遊輪來島上接美珠了。

第三集

雖然嘴巴上不好意思說,但其實美珠很高興世勇專程跑到小島上來看自己,兩人在海灘上談心的時候,有兩個小朋友跑來,害羞的美珠趕緊囑咐他們不能把世勇來的事情告訴父親,兩個小鬼答應得好好的,沒想到轉過身立刻就告訴了尹牧師。

尹牧師告訴康在,其實美珠跟他一樣,也是收養的孤兒,並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得知此事的康在對美珠產生了更加複雜的感情,晚上忍不住跑去問美珠,自己是否能如她所說得到上帝的喜愛,並把自己16歲偷偷跑出孤兒院的事情告訴了美珠。

友貞始終無法聯絡到康在,為此每天坐立難安,更後悔自己當初不理會康在還和他吵翻。康在的助手尚澤終於看不過去了,把康在在小島上養傷的事情告訴了美珠,第二天更把美珠接到島上來見康在,兩人終於和好。

看到康在離開小島,美珠也趕緊回醫院上班,卻發現已經遭到了一向看自己不順眼的院長的解僱,跑到院長面前狠狠把院長奚落了一番,才終於開心地離開,結果連她在醫院里關系很好的同事,也跟著辭職打算跟美珠一起幹。

回到家的美珠卻開始犯難了,現在自己手邊已經沒有錢了,但還有許多生活方面的費用需要負擔,再加上孤兒們也需要錢來養。於是美珠突然想到了世勇,決定到海南去見世勇散散心。

另一方面,回到首爾的康在,解決了有人竟然敢賣出白銀建設股份的事情,更接到養父的命令,到中國海南島去做一樁生意。世勇的母親楊金也跑來找康在,她認定兒子會去海南肯定是被康在逼迫,於是要求康在無論如何要把世勇帶回韓國。

令人意外的是,美珠竟然和康在搭上了同一班飛機前往海南島,兩人更在飛機上鬥嘴鬥得不亦樂乎。到了海南機場,本來來接機的世勇看到美珠竟然和康在在一起,於是找機場人員幫忙接走美珠,根本不願意讓康在見到自己。

韓國方面,得知康在去了海南的昌培非常興奮,因為一直想除掉康在的他,這次也在海南設好了陷阱準備殺掉康在,加上康在不會中文,屆時在海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結果此事被康在的忠心部下尚澤知道了,他決定一定要想辦法把康在救回韓國。

此時的海南島上,美珠樂見於世勇悉心安排的一切,更心滿意足地準備和世勇在這裡度過浪漫的三天兩夜。不過世勇卻接到了康在的電話,心不甘情不願地跑去見康在,更突然回憶起自己為什麼這麼討厭康在。

原來康在16歲那年被姜會長領養到家之後,竟然把自己視作生命的手錶送給了康在,這讓一直想得到那塊表的世勇從此對康在懷恨在心,每當看到康在手上的表就覺得刺眼,才會一直出國逃避這件事。而收購康在公司的幕後黑手也是世勇,不過由於康在雷厲風行的手段失敗了。

第四集

正當世勇跑去見康在的時候,美珠在房間裡享受玫瑰花瓣香水浴,世勇的合作夥伴洪順晶故意跑來把鑰匙交給美珠,更暗示美珠不過是跟自己一樣,是世勇玩玩的女人罷了。這讓美珠大為惱怒,二話不說提著皮箱就走,恰巧此時世勇趕回來,卻仍然阻止不了美珠的離開。

正當兩人在門口爭執的時候,康在突然開著車來了,美珠乾脆坐上了康在的車,要他安排酒店房間讓自己住,並表示可以拿兒童之家地皮的預付款來支付。

晚上兩人正在酒店大廳愉快地吃飯交談,順晶路過跑來打招呼,和美珠一陣唇槍舌劍,康在對美珠竟然在世勇的房間赤身裸體非常介意。

次日兩人來到海邊散心,美珠突然詢問康在,那些在島上襲擊他的黑社會分子是否有什麼特徵,更表示自己其實認得出他們,原來當時美珠回島上去之前,曾站在一輛黑色轎車面前照相,正巧拍下了兩個去襲擊康在的匪徒的照片,康在告訴美珠,那些人手臂上都有同樣的刺青。

沒想到昌培派去的殺手此時已經殺到了康在背後,為了保護美珠,他讓美珠趕快轉身逃掉,自己則孤身上前迎戰,美珠本來死活不肯離開,幸虧此時康在的忠心部下泰山帶著手下的兄弟趕到,美珠終於放心地逃走。

可惜剛奔出不遠,美珠就被一群黑社會分子帶走了,更被一路帶到海邊帶上快艇準備回韓國,幸虧勇猛的康在飛奔而來,把美珠從快艇上給搶了回來。

不過此時,兩人卻受到了另一批人的接待,被帶著見到了當地的一名黑社會老大,對方更暗示康在,其實那些來刺殺康在的人,全部都授命於康在組織裡面的某人。不過對方並沒有告訴康在具體是誰,因為這就是黑社會的潛規則,並告訴康在,之所以肯幫他,也是為自己留條後路。

康在和美珠終於平安回到酒店,順晶代表世勇來跟康在談生意,談起白銀建設股份的事情。不知內情的美珠為此大吃飛醋,認定康在和世勇一樣好色,更指責他明明有了女朋友還在外尋花問柳。

聽到這番話的康在反而更在意的是順晶居然和世勇在一起,終於發現背後搞小動作想收購白銀建設的人就是世勇。於是再次逼迫美珠打電話約世勇出來,但對世勇已經印象惡劣的美珠根本不想再見他,康在只好告訴美珠,其實尹牧師把房子抵押了出去給朋友作擔保,下週就要拿出去拍賣了,美珠根本沒有選擇。

終於康在和世勇因為美珠的電話見面,世永更當面承認自己卻是想把康在管理的公司搶過來。

第五集

晚上世勇跑去找康在攤牌,沒想到其父打電話給他表示,白銀建設將轉交給世勇管理,要求他趕緊跟著康在一起回韓國。

得知此事的康在在非常不痛快的情形下,和美珠搭乘同一班飛機回韓國,沒想到友貞卻跑來接機,誤會兩人之間有什麼,偏偏康在不高興解釋,只淡淡一句湊巧同一班機帶過。隨後更扔下友貞讓她跟美珠一起回家,自己則接受養父姜老大的傳喚回公司。

回到家友貞的不滿終於爆發,為康在知道自己和美珠是鄰居感到不可思議,更不滿他們一起回來,再加上美珠純真善良而且很漂亮,友貞擔心康在就這麼被搶走。美珠趕緊解釋兩人之間真的沒有什麼關係,友貞因此對她敵意稍減,更坦誠自己已經有康在的孩子了。

和姜老大一起吃飯的康在,終於說出了捅自己一刀的人是組織裡的人,不過需要處理的善後,姜老大當然放心康在去料理,但周五就要召開股東大會了,姜老大需要獲得全盤支持,於是要求康在去事先處理。

為了專心處理星期五股東大會的事情,康在跑去找昌培幫忙處理兒童之家所在小島的地皮拍賣事宜,更告訴他自己在當地遭到了追殺,儘管一直想除掉康在,但康在竟然來求自己辦事,這讓昌培大感快意,於是下定決心要幫康在把事情處理好。

美珠回到兒童之家,父親尹牧師居然安慰她還有三個月的時間籌錢,屆時一定可以留下兒童之家。然而美珠卻絲毫不覺樂觀,更指責父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根本不該把兒童之家拿去幫朋友擔保。另一方面,美珠又催促康在趕緊把房子拍賣掉。

哭著離開小島的美珠決定去找新工作,結果遭到了求職醫院的拒絕,沒想到出來的時候遇到了正巧來處理股東事宜的康在,再一次在康在面前暴露弱點的美珠為此大感不忿,卻也無可奈何,更催促康在趕緊處理兒童之家地皮的事情。而康在得知原來美珠會丟工作,都是因為當初要在小島上照顧自己所致,為此感到萬分內疚。

隨後康在來到股東大會的辦公室,並威脅白董事解釋支持姜老大成為股東代表,儘管白董事不肯答應,但康在手上有他的把柄他根本沒法反抗,因此康在對星期五的股東大會充滿了信心。

原本以為股東大會會很順利,但其實世勇和他的助手在背後搞鬼,他們找到了白董事表示願支持他,這樣就可以不被康在威脅了。

結果到了股東大會當天,勝券在握的薑會長卻輸掉了,憤怒的他遭到了其他股東的圍毆卻絲毫沒有反抗,看著身旁滿臉得意的世勇,康在知道自己這次輸得非常難看。

第六集

康在和姜社長都被世勇擺了一道,更令姜社長在媒體面前大失面子。

另一方面,美珠接到尹牧師的通知,告訴她拍賣公司將強行提前拍賣兒童之家所在的小島地皮,大驚失色的美珠於是四處尋找康在,甚至跑到友貞那裡去詢問康在的聯絡方式,但當美珠終於找到康在的時候,沒想到世勇居然也在,這讓世勇越加懷疑美珠和康在的關係。儘管知道世勇可能誤會了些什麼,美珠卻並沒有想要去解釋,反而表示希望單獨和康在談談,然而此時的康在由於公務纏身根本沒辦法和美珠說話,只好丟下美珠和世勇迅速離開。

本來想追上去的美珠遭到了泰山的阻止,認定兩人似乎有什麼曖昧的世勇感到非常不是滋味,走出房間去找世勇的手下出氣,幸虧美珠阻止才停下了手。

此時的康在接獲線報知道組織裡膽敢沾手白粉的內鬼到底是誰,誰知根據情報找去居然是他一向敬重的白老大,白老大當然不會販毒,康在知道自己被人設計了。

美珠和世勇來到一家酒吧聊天,說不到三句美珠就開始詢問康在的手機號碼,正當世勇為此不爽的時候,康在卻出現在了美珠身後。憤怒的世勇不願在美珠面前失去君子風度,只好裝作不在意地走掉。

終於有機會單獨和康在對話的美珠,厲聲質問康在為何不守信用,居然提前打算拍賣小島。康在卻突然向她索要曾提到過的,拍下了襲擊康在那些匪徒的照片,於是美珠把康在帶回家,並要挾表示只要他不要這麼絕情強行提前拍賣小島,就把照片交給他,然而此時康在已經全權委託昌培處理,根本沒有乾涉的權利,他當然不會對美珠解釋,只是強行索要照片,爭執間氣昏頭的美珠直接把相機裡的照片刪除了,並告訴康在自己並沒有備份過,大感惱怒卻也無可奈何的康在只好離開。

友貞回到家發現門上貼了美珠道歉的留言,表示剛才自己做得很過分,可以通宵等康在。進屋才發現原來康在睡在沙發上,可惜此時康在卻要離開,令友貞再次懷疑他和美珠的關係,康在卻坦白自己只在意友貞一個人。

報紙上大肆報導姜社長在股東大會上出醜的事情,令他為震怒,更指責康在等人辦事不力。為了挽回這件事情,康在繼續去找白董事,結果被逼著喝了兩杯酒,康在糖尿病發昏倒在地,嚇壞了的白董事趕緊把他背回酒店,恰巧過意不去的美珠跑來送照片,見此情形什麼也顧不上照顧了康在一夜。終於平安醒來的康在卻沒有看到美珠的身影,但卻得到了美珠送來的珍貴情報。

姜社長終於知道一直在背後搞鬼的原來是自己的兒子世勇,萬分痛心的他把世勇找來對話,兩父子卻因此幾乎決裂。

美珠跑去參加同學會,卻遇到一個色狼學長,正當兩人糾纏不休的時候,康在趕來為美珠解了圍。

第七集

被康在從色狼學長的魔掌中拯救出來的美珠,碰上了晚上不願回家,坐在公園喝酒解悶的友貞,美珠想起自己上次的出言不遜,希望藉機和好,才知道友貞始終沒把自己懷孕的事情告訴康在。

第二天美珠去買藥更看到友貞也去買藥,美珠指責友貞這樣做對腹中的胎兒沒有好處,沒想到已經心灰意冷的友貞竟然想去把孩子打掉,兩人正在爭執的時候,美珠接到了康在打來的電話,告訴她第二天一起去兒童之家的小島,原來康在一直把美珠委託的事情放在心裡。

雖然安排了班機,美珠卻拉著康在跑去坐船,儘管嘴巴很硬,但美珠被海風吹得瑟瑟發抖,康在把自己的皮手套遞給她,美珠心裡仍趟過一絲暖流。

來到島上,本以為康在真的是要幫忙拍賣的事情,沒想到卻是把當初騙走島上居民錢的壞蛋抓了回來,看著村民們和父親尹牧師商量怎麼把錢弄回來,美珠對康在的好感在不斷上升。

決定幫康在和友貞和好的美珠,尋問康在為什麼一直不肯和友貞結婚,康在卻表示自己從來沒想過要結婚,於是美珠終於忍不住告訴他友貞已經懷孕的消息。

楊金跑到蛋糕店找友貞,罵她居然厚顏無恥勾引自己的兒子,且把話說得越來越不堪入耳。友貞還沒來得及反擊,康在就跑來了,這次康在沒有一如既往地對楊金表現得恭順,而是冷淡地頂了幾句就拉走了友貞。

兩人來到天台後,康在故作冷然地詢問友貞是否想要打掉孩子,當得到肯定的答復後,故意說出我現在就陪你去醫院的話,隨後又像個傻爸爸一樣表示,其實是想陪友貞去醫院照B超看寶寶。得知康在居然也想要這個孩子,友貞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隨後康在似乎是為了補償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對友貞殷勤備至呵護有加,並且每天都會到友貞這邊來住。某天早上美珠終於發現了這一點,於是對著康在大發雷霆,當她看到康在對友貞的溫柔體貼時,更是妒火中燒,面對美珠,原本摟著友貞的康在也開始顯得不自然,但兩人都選擇忽視自己的真心。

為了白銀建設的事情,康在仍然努力去試圖說服白理事,為了說服對方,甚至不惜打出軟牌,說出自己是孤兒的事情,更表示希望白理事也參與建設能讓許多孩子一起快樂的房子,經過康在真心的說服,白理事終於同意了。

雖然達成了姜會長的目標,康在卻選擇自動退居二線,白銀建設仍然交給世勇來接管。

此時白會長終於忍不住,對姜會長暗示襲擊世勇的人其實是組織裡的人。另一方面,泰山根據從美珠提供的照片,到紋身店詢問相關消息,雖然一開始有些阻礙,總算在紋身店老闆的幫助下找到了襲擊康在的人,康在也終於知道要除掉自己的,居然就是自己一直叫著大哥的昌培。
第八集

得知幕後黑手就是自己一向信任的大哥昌培之後,康在卻要求手下們暫時不要輕舉妄動,一定要找到確切的證據才能揭發昌培。

康在和美珠一起乘電梯上樓,看到康在手裡捧著要送給友貞的白玫瑰,美珠再一次感到自己的心情很複雜。但看到這束花的友貞,卻非常高興。

當晚友貞發高燒,嚇得康在大半夜去敲隔壁鄰居美珠的門,幸虧經過美珠的診斷發現友貞並不礙事。次日一大早醒來,友貞的床前卻只有美珠還趴在那裡睡覺,康在早就上班去了,但康在給美珠披上的衣服讓她感覺萬分窩心。

到醫院上班的時候,院長告訴美珠,原來她能找到這份工作都是某個黑社會分子的幫忙,為了能讓美珠順利在這裡創下高額業績,更每天都不斷有黑社會分子上門來洗掉身上的刺青。至此美珠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能有今天都是多虧了康在,但這並不能令美珠高興,反而讓她心裡很不舒服,於是一整天都打電話試圖聯絡康在。

然而非常忙碌的康在根本沒有時間接聽任何電話,他正在和手下的尚澤以及泰山等人一起,追查昌培販毒的證據。可惜當一幫人來到倉庫的時候,裡面不過是些假洋酒,根本沒有絲毫毒品的踪跡,狡猾的昌培早就為自己尋求了退路。

康在故意帶著尚澤和泰山到昌培經營的酒館去找他,威脅力十足的話讓昌培膽戰心驚,卻實質上也並沒有抓到昌培任何把柄。儘管尚澤認為這樣是打草驚蛇,康在卻表示就是要讓昌培因此有所行動。

回到辦公室的康在,遇到了在這裡等候已久的美珠,終於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康在為自己找的美珠,上來對康在表示感謝,並坦誠自己在找工作的時候早已拋棄了不必要的自尊心,同時大方感謝康在的幫忙,表示想請康吃飯以示感謝。原本打算拒絕的康在,卻在打開門發現世勇來找自己的時候改變了主意,於是三人一起吃了一頓氣氛相當尷尬的晚餐。

飯後世勇自告奮勇想送美珠回家,卻在康在說出美珠就住在友貞隔壁之後打了退堂鼓,更表示了後知的不滿。

坐在康在車上越來越感到尷尬的美珠,終於忍不住撒謊要去買炒栗子要求下車,從超市出來卻被康在撞見,聰明的康在並沒有令美珠難堪,只是丟了一包炒栗子給她就走了。

在公園的長椅上吃著手裡的炒栗子,美珠忍不住想起了康在。躺在友貞家沙發上的康在,到很晚都在留意美珠進門的聲音,根本沒有理會友貞一晚上對自己說了些什麼,這引起了友貞的強烈不滿,慢慢發現康在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身上了。

次日友貞忍不住對美珠大發脾氣,指責她晚上關門聲音太大影響到了自己,把美珠搞得莫名其妙。

第九集

美珠沒想到能在兒童之家和康在不期而遇,由於時近聖誕,於是他們和兒童之家的小朋友們一起佈置房間,令整個房間都充滿了聖誕的氣息。晚上大家都忙得很累睡了,康在卻和跟他一起來的尚澤一起出去了。

雖然康在帶著尚澤一起去了小島,但其實他們一直留著泰山在首爾這邊繼續追查毒品的事情。昌培身邊一直幫忙負責各種事物的小弟,在公路上找上了世勇搭檔的麻煩,正當兩人爭執的時候,泰山趕來一把抓住了他,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泰山給對方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泰山把人帶去了兒童之家所在的小島,和康在、尚澤一起逼問毒品的下落,雖然對方一開始誓死不從,最終卻害怕他們驚人的手段不得不招供。

然而當康在一行人根據供詞找到地方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居然不是昌培,而是康在一向敬重的大哥白社長。為了給昌培頂罪,白社長決定一力承擔這件事情,無論康在怎麼勸都沒用。但知道真相的康在當然不會為難白社長,只是表示一定會找出真實證據。

另一方面,世勇來找友貞吃飯,表示為自己的初戀情人居然已經懷孕大表震驚,這讓世勇再一次體會到輸給康在的挫敗感,送友貞回家時在樓下的門口,遇到了目前和美珠同居的女生順晶,友貞才知道原來世勇的相親對象居然是美珠。

實際上康在並不是姜社長的養子,而是他和初戀情人的私生子,所以薑社長始終想說服康在也退出黑社會,到公司上班而不要再過刀頭舔血的日子,可惜不明真相的康在始終不肯答應。姜社長表示希望在康在負責蓋的房子裡面頤養天年,更指責他不顧身邊重要人的安危。

美珠把好朋友順晶也介紹到醫院來工作,口甜舌滑的順晶一下就讓院長接納了她。此時美珠卻接到世勇送來的禮物,約她晚上一起吃飯。

雖然經歷了一頓豐盛且開心的晚餐,但臨別前世勇突然的一番話卻打亂了美珠的心,已經看出美珠對康在動了心的他,忠告美珠不要和康在在一起,因為從小就嫉妒康在的世勇,總會不擇一切手段搶走本該屬於康在的東西,而他不希望美珠也變成那樣的對象。

這番話讓美珠心亂如麻,更得知自己的車子被康在強行命人換了輪胎,把本來很普通的輪胎懷成了有香味的高級進口輪胎。美珠趕到的時候大驚失色,並在努力了一天之後找到了康在,拒絕了他的好意。

而這一整天康在都在努力交待組織裡的工作,並告訴所有手下,自己會帶著尚澤從此脫離黑社會,過上正常上班族的生活,而泰山則繼承自己的位置。

晚上友貞還沒有回家,康在在樓下找到了剛回家的美珠,專程把自己的決定第一個告訴了她。

第十集

康在把自己徹底脫離黑社會的事情告訴了美珠,更忍不住擁抱住她甚至差點吻了美珠,幸虧最終按耐住了。但這天晚上兩人都失眠了,美珠更大哭了一場。

第二天開始,康在和尚澤來到白銀建設公司上班了,尚澤本來就是大學畢業而且學的是財務,所以這次終於讓世勇如願以償得到了尚澤這個得力助手。康在則因為沒有學歷只能從基層做起,自願去跟著白理事做事。

隨後康在在去辦公室的時候,在電梯裡遇到了美珠,但兩人面對面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康在跑到美珠的辦公室去告訴她,自己每天都會在這棟大樓里工作。

隨後康在終於來到白理事的辦公室開始了工作,嚴格的白理事對手下全部都要求很嚴厲,更經常對做事不細緻的手下又打又罵,但康在根本什麼都不懂,白理事帶他到工地,把最基本的說給他聽,卻發現他根本毫無基礎,於是要求康在好好讀書。

雖然已經不管組織裡的事情了,但康在仍然很在意昌培販毒的事情,於是吩咐泰山找幾個生面孔全天候跟踪昌培,一定要找機會抓住他的把柄。

楊金原本委託昌培去做掉崔潤,沒想到由於泰山從中作梗此時只好作罷,大膽的崔潤竟然獨自找上門來,要求楊金賠償車子的損毀費用,經過一番交談,楊金居然喜歡上了崔潤,表示相當欣賞她。

世勇拉著崔潤去吃中午飯,在餐廳意外遇到了也在吃飯的美珠等人,順晶認定世勇是美珠的男朋友,於是也對崔潤惡臉相向。飯後美珠和世勇討論友貞,當世勇說美珠也是個傻女人的時候,美珠忍不住反駁,自己和康在並沒有任何關係,反而世勇總是故意把他們拉在一起,以為他們倆有什麼曖昧關係。

康在履行好老公的義務,陪友貞去做產檢,卻遭到了友貞的不滿,因為友貞是尚澤通知才知道康在已經成為普通公司員工了,但友貞同時又很高興,從此以後不用每天都為康在的安危提心吊膽了,這讓康在覺得自己的決定並沒有做錯。

晚上康在在友貞家的天台上吹風,美珠帶著啤酒上來散心,沒想到卻看到了康在,兩人就這麼傻在那裡凝視著對方,這番情景恰巧被友貞看到,傷心的友貞選擇轉身離開。不知所措的美珠終於決定離開,表示從今以後這裡就讓給康在。

次日當美珠來到公司大樓天台的時候,又看到康在在這裡,這次康在拉住了美珠,指責她不該躲著自己,沒想到美珠直認不諱,表示自己就是在躲著康在。

回到辦公室的美珠卻遇到了等在這裡的世勇,其實世勇是來向美珠表白的,希望美珠能做自己的女朋友。美珠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但當世勇提到康在的時候,美珠立刻就表現得很不自在。

此時泰山正開車送友貞回家,自怨自艾的友貞卻突然腹痛難忍,最終昏了過去。
第十一集

儘管泰山及時把友貞送到了醫院,可惜她卻流產了,哭得聲嘶力竭的友貞拜託泰山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康在,表示要親自說出這件事情。

回到家的友貞發現康在為自己和未出生的孩子,在房間里布置了一棵很漂亮的聖誕樹,但當她看到樹頂掛上的嬰兒鞋,忍不住開始哭泣,並要求康在離開。

來到樓下康在卻發現世勇和美珠在那裡,儘管不想偷聽康在依然聽到了他們全部的對話,原來兩人已經確定了戀人關係。

雖然在黑社會無往不利,康在在公司的工作卻並不順利,他根本不會用電腦,偏偏同辦公室的前輩把這方面的工作推給了他。不知所措的康在只好向來給他照片的美珠求救,但美珠發現康在根本完全不懂電腦,只好答應找時間給他補課。

終於世勇接手白銀建設的第一棟房子建好了,週末舉辦了慶功會,世勇還邀請了現任女友美珠來捧場。尚澤向姜社長介紹美珠的時候,輕輕道出了她和康在的曖昧關係,原本姜社長很滿意美珠,沒想到其妻卻告訴他這是自己為兒子世勇挑選的對象,讓姜社長的心情一下子復雜了起來。

儘管美珠是世勇邀請來的,最終她卻和康在一起和小朋友們一起開心地玩了起來,讓目睹這一幕的世勇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天晚上美珠為了幫已經大肚子的好朋友出頭,膽大包天地就這麼三個女人跑去找黑社會分子算賬,結果美珠差點被打,幸虧順金打電話向泰山求救,此時的泰山因為組織遇上難題,碰巧在和康在一起吃飯。危急時刻康在帶著泰山和尚澤出現,不僅幫忙美珠他們教訓了對方一頓,更把對方強佔的房錢拿了回來。

第十二集

遭幾個匪徒撕破衣服的美珠,被康在拉著去買了一件大衣,儘管途中康在始終沒有給美珠好臉色看,但他實則溫柔的行為卻讓美珠感動萬分。

開始和美珠認真交往的世勇,終於搬出了跟崔潤一起住的地方,由此因愛生恨的崔潤選擇了背叛。

康在被好朋友一針見血地指出因為美珠變得心亂,大感不安。結果當晚世勇找來令他更不自在。

這天上班時康在被叫到會長室,才知道找他的居然是楊金,楊金始終忌憚康在想奪走公司,冷言冷語希望康在知難而退,沒想到一向乖順的康在卻表示這次不會聽話,讓楊金大為生氣。

開完會後白理事帶著康在去看房子,發現目標並不是建築公司很用心的產物感到很生氣,派給康在工作後就離開了。

儘管同事向康在詳細說明他要做些什麼,完全不會用電腦的康在卻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最終只能向美珠求救。大感好笑的美珠帶著康在去買了許多書來惡補,意外發現他居然看過不少文學名著。兩人回家途中看到一輛義務獻血車,回想起在自己面前滿身是血倒下的康在,美珠再次爆發哭了起來,這次康在卻溫柔地拭去她臉上的淚痕,並保證自己會努力學習,讓美珠不會後悔救了自己。

世勇邀請美珠到自己喬遷的新居作客,原本兩人相處非常愉快,美珠卻接到父親尹牧師的高級電話,兒童之家有小朋友病了,兩人急急忙忙趕回小島給小朋友診治。收拾康在曾經住過的房間時,美珠忍不住想起了當初和他在這個房間快樂的相處,有些不快的世勇想到房間來看都被美珠阻止了。

泰山嚮康在報告,原來昌培和楊金暗中勾結,可惜雖然知道了,卻暫時不知道兩人到底在幹什麼勾當,也沒有任何證據。

臨走時泰山終於憋不住,把友貞流產的事情告訴了康在,雖然康在氣氛地痛罵了他一頓,卻並沒有責怪友貞,更對此事深深自責,決定好好補償友貞。

第十三集

康在約友貞一起去吃飯,沒想到出門居然巧遇世勇和美珠,結果四人一同上餐館。席間康在和美珠之間浮動的曖昧氣息,讓世勇跟友貞都感到極度不自在,結果只有美珠一個人因為喝醉大吵大鬧,其他人都在尷尬和沈默中度過。

分別時康在多此一舉地邀請美珠一起坐車回去,雖然美珠拒絕了,但卻讓世勇和友貞都感到很不舒服。友貞更在車裡直接提出希望康在不要再看美珠。世勇也指責美珠心裡一直裝的是康在。

被趕出來的康在左思右想,終於跑去買了結婚戒指,在不能進門的情況下,當著站在隔壁門口的美珠的面,向友貞求婚,目睹這一幕的美珠立刻心慌意亂,飛快躲進房間傷心得偷偷大哭了起來。

次日戴上了康在送的求婚戒指的友貞出現在美珠面前,更毫不諱言自己對美珠的嫉妒跟厭惡,坦言再也不希望看到美珠出現在自己面前。

難受的美珠卻在醫院碰到了康在,面對康在伸出的手和哭泣的雙眼,美珠終於還是硬下心腸選擇了放棄。

另一方面,康在和泰山等人終於查獲了昌培毒品的擺放地點,並當著哭天搶地的昌培的面,把所有毒品付之一炬,兩人因此結下很深的仇恨。

楊金委託崔潤去查姜會長過去情人的事情,沒想到居然查出康在和姜會長的真實關係,原本打算把這件事告訴楊金的崔潤,卻在看到康在和美珠的時候改變了主意。結果不僅向楊金表示美珠腳踏兩船還和康在交往,更暗示她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憤怒的楊金派了一個司機給美珠,實則是為了讓他每天貼身監視美珠。不知所措的美珠跑去找世勇求助,更坦言自己很想抓住世勇,但心裡喜歡的是康在,引起世勇對她的不滿。

正當兩人關係完全決裂的時候,一副勝利者姿態的崔潤來找世勇,更得意洋洋地表示要說出有關康在的情報。

第十四集

雖然美珠很想听崔潤所謂的康在的秘密,可惜卻被世勇趕了出去。當崔潤得意洋洋地道出自己探來的秘密時,沒想到10多年前就已經猜到的世勇對他猛潑冷水,更指責她不該把這個秘密捅破。氣沖衝的崔潤走出來在停車場碰到了美珠,原來美珠世勇想要知道康在的事情,卻被崔潤狠狠嘲笑了一番卻什麼都沒打聽到。

康在在房間裡翻看美珠給自己的相片,順便聽到了美珠給每張照片的配音,滿腦子美珠的康在忍不住衝出去想找她,卻在酒店大廳的時候接到了美珠的電話,可惜美珠卻不敢承認自己來找康在,最終兩人也只能通過電話而已。

眼見美珠離開康在決定追上去,此時友貞卻來找他,並在吃飯的時候含淚坦誠自己流產的事情,但當得知康在早就知情,並還向自己求婚之後,美珠忍不住爆發了出來,痛斥康在明明沒有理由和自己在一起,更不該在心裡都是美珠的同時和自己在一起。

另一邊的美珠則在自家停車場遇到了世勇,滿眼淚水的世勇讓她嚇了一大跳。是夜世勇終於找父親姜會長攤牌,並指責姜會長是因為自責對不起康在這個兒子,才想把白銀建設給他,而自己已經無法忍受總是被康在搶去喜歡的東西,決心要和康在正面交鋒。

擔憂的薑會長跑去找康在,恰巧聽到康在被昌培行刺的事情,而自己一向最信任的白社長居然包庇昌培,心疼兒子的薑會長把白社長罵了一頓,更道出了一個驚人的大秘密,原來世勇並不是他的兒子,心狠手辣的薑會長決定在世勇知道真相以前,通過法律手段把一切都轉手給康在。

世勇告訴康在自己已經和美珠分手,心神不寧的康在於是想和美珠一起去兒童之家,卻遭到了拒絕,誰知昌培卻打來電話告訴康在自己在兒童之家,害怕小朋友們有生命危險的康在立刻帶著美珠飛奔前往,幸虧昌培並沒有做什麼,看到康在來了,威脅表示自己今後會經常來騷擾就離開了。

當天晚上,再也難掩愛火的美珠則決定和康在在一起一晚上。

第十五集

美珠趁著平安夜鼓起勇氣向把自己送給康在,最終兩人只是輕輕一吻宣告離別。可惜康在到美珠家去過夜的事情卻被友貞知道了,友貞因此對自己和康在的事情更加絕望。

聖誕節當天美珠返回了首爾,給好朋友順金禮物的時候,被搶過電話打給了康在,結果順金是想藉康在約會泰山。可惜已經不耐煩被糾纏的泰山,終於說出自己不是保鏢而是黑社會,打破了順金美好的幻想。

原本在外散心打算讓美珠和康在一起歡度聖誕的世勇,因臨時後悔跑回來找美珠,恰巧美珠好奇究竟世勇知道了康在什麼秘密,可惜世勇害怕美珠會因為憐憫更加靠向康在而選擇沉默。

姜會長通過白社長找到金律師,終於擬定了自己的遺囑,要把所有的財產全部交給康在。沒想到金律師和世勇在停車場相遇,儘管世勇覺得事有蹊蹺,萬幸金律師遵守職業操守,沒有向他透露任何實情。

美珠到修車行去取車,康在的好友開玩笑想讓她做餌,邀請康在參加下次的車賽,信以為真的美珠興沖沖地趕來,才知道康在本來就決定參加這次的大賽。眼看著一群女孩為康在痴迷不已,美珠為此大吃飛醋,康在卻把車手重要的帽子送給了她,經過康在朋友的提點,美珠得知康在的確非常重視自己,不由大感高興。

是夜友貞終於痛下決心要和康在分手,於是跑到康在的房間裡等他回來,沒想到一不小心按下了按鈕,房間中升起美珠的巨幅海報。恰巧美珠發現忘記把康在送給自己的帽子帶回家,和康在一起來取,三人就這麼尷尬地在房間里相遇。

第十六集

美珠走後,友貞突然改變念頭要求康在如期和自己結婚,康在反而要求分手,甚至給友貞下跪。這讓更加憎恨起美珠的友貞忍不住去找她算帳,甚至凶狠地給了美珠一巴掌,美珠至此才知道康在居然為了自己求人下跪。

得知此事的美珠忍不住翹班跑去找康在,可惜此事的康在並不在酒店,他正在工地上努力工作著。來找康在一起吃飯的薑會長很滿意他的表現,但當他看到康在一臉汝慕之情地說出白理事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時,不由得大起醋意。

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康在把帽子拿到醫院來給美珠,美珠卻表示不希望康在為了自己向別人下跪。

另一方面,白社長終於把康在和姜會長的關係告訴了康在,這對康在而言無異于晴天霹靂。事後進來的白會長以為兒子會和自己相認,沒想到康在居然提出辭職,表示再也不想在公司呆下去,還是決定安分做個黑社會分子比較好,這引起了白會長的強烈怒氣。

此時楊金業已從崔潤那裡知道康在的身世,崔潤害怕世勇的公司被康在搶走,儘管曾被世勇警告不能告訴楊金這件事情,終於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轉眼間楊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一向跟她狼狽為奸的昌培,昌培由此下定決心一定要除掉康在。

而此時的康在已經因為身世問題迷失了方向,跑到兒童之家去希望尹牧師能為自己指點迷津,無可奈何的尹牧師只能打電話給美珠要她趕緊過來。

誰知美珠趕來卻是向康在表示兩人的邂逅根本是錯誤的,不應該再繼續錯下去,表達了要和康在完全分開的決心。

第十七集

得知昌培因為仇視自己要對付美珠,康在帶著一幫兄弟趕到江陵找到了正在當地學術進修的美珠,更從住處到進修學院寸步不離的一直跟著美珠,讓美珠非常不樂意卻也拿他無可奈何。

這天美珠發現康在沒和自己一起聽課反而有些不自在,結果打算回房間的時候卻被康在攔住了,更邀請她去喝別人的喜酒,暗示一旦回房間她就會有危險。雖然有些莫名其妙,美珠還是聽話地等在婚禮現場,等康在去處理一切。

滿心以為能突襲成功的昌培,遭遇了早已埋伏在房間裡的尚澤,最後更被康在一群人五花大綁裝進麻袋。

回到美珠身邊後康在並沒有解釋一切,美珠卻表示出了自己的信任,更含情脈脈地表示從此以後都願意跟康在一起走,兩人的手終於拉在了一起。

昌培經手下提示,發現到世勇身世的疑點,跑去套問白社長,終於得知世勇並非姜會長的親生兒子,始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下錯了注。

另一方面,世勇始終很在意最近父親姜會長頻頻和金律師接觸,懷疑他已經寫下了遺囑,不過金律師並不肯透露絲毫信息,世勇只能無功而返。

世勇回到辦公室通過母親才知道美珠有麻煩了,但當他得知康在一直陪在美珠身邊的時候,心情立刻從擔憂變化成了失落。

回到首爾的康在送美珠回家,卻不敢上樓面對友貞,看到美珠為此難過,康在終於決定和友貞徹底斷絕關係,並把房間裡友貞的物品全部清理出來還給了友貞。

而美珠也決定和世勇說清楚一切,把世勇送給自己的太陽傘和手機全部還給了他。

此時白社長終於向姜會長坦誠自己把康在的身世告訴了他。

第十八集

自以為得計的昌培跑來找康在,想用其與世勇的身世做本錢轉投康在這邊。可惜康在根本不領情,更警告他不准亂說話,讓昌培大感偷雞不著蝕把米。

為了保障美珠今後的安全,康在跑去向楊金攤牌,並警告她不准再找美珠的麻煩,心慌意亂的楊金回家努力和丈夫修復關係。

為了不讓康在再感到尷尬,美珠終於找好了房子打算搬家,康在更表示想以男友的身份見家長,同時告訴美珠自己已經找到父母了,正因為如此現在感到相當不知所措,得到了美珠的鼓勵。

公司一切都萬分順利,白理事更在大會上向所有人隱晦地表達了對康在的好感。此時康在接到電話,友貞居然病倒了,康在不得不丟下工作立刻趕去照顧友貞。喝著康在第一次煮的稀飯,友貞終於發現這個男人永遠不可能屬於自己了,決定放開康在。

康在終於以美珠男友的身份跑去見尹牧師,可惜此時尹牧師得知康在去照顧友貞的事情,誤以為他腳踏兩條船,無論如何不同意女兒和康在一起交往。更指責康在弄大了友貞的肚子又因為美珠拋棄她,如今再來拐美珠,深怕他把美珠帶壞。

經過深思熟慮,金律師把薑會長的遺書賣給了世勇,至此世勇方知原來姜會長打算死後把所有遺產都給康在,最令他難以接受的是,自己竟然不是姜會長的親生兒子。

從世勇那裡得知事情敗露的楊金並不甘心,更決心搶奪姜家所有的財產,向康在獻媚不成的昌培也決定幫她,並表示願意幫她殺掉姜會長和康在,兩人再次聯成一氣。

另一方面,康在帶著美珠去見姜會長,同時表示完全原諒了父親。

第十九集

儘管康在害怕嚇到美珠曾中途放棄,但愛火正熊熊燃燒的美珠則拋開了一切顧忌,這對深愛彼此的戀人終於結合了。

次日康在和美珠上班都遲到了,不過當康在開車送美珠去上班的時候,她心裡不再焦急而是充滿了甜蜜。而康在上班的時候,也因為愛情的滋潤性格越來越和善,周圍所有人都為他的改變感到萬分驚奇。

這天恰逢週六,本來因為遲到半個小時被院長拖住繼續工作的美珠,終於因為康在的強硬獲救。兩人跑到遊樂園去約會,大膽的美珠更一直拉著康在乘坐各種遊樂器械,康在雖然嘴巴很硬,但其實被整得幾乎腿軟。

正當兩人在歡樂約會的同時,世勇約了姜會長一起吃飯,並鼓起勇氣徹底攤牌,姜會長並沒有為此大發脾氣,反而對世勇感到很歉疚,更勸他帶走著母親楊金離開韓國去美國定居。聽取了父親勸告的世勇努力勸服母親答應自己一起走。

可惜事情的發展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昌培帶著一眾手下跑到康在的房間裡來尋找遺囑文件,但此時康在正和美珠在遊樂場約會,房間裡根本一個人也沒有,最終好不容易找到了,卻恰逢姜會長來找康在。

兩人爭執之間,昌培一發狠給了姜會長好幾刀,得意地看著姜會長倒在血泊中的昌培,從姜會長的手機裡聽到楊金拼命勸告姜會長避開昌培的焦急聲音,昌培才發現自己根本已經騎虎難下了。

昌培離開酒店時在停車場碰到了友貞,儘管由於時間緊迫沒有當場料理友貞,友貞卻成了昌培第一個要滅口的對象。

雖然進行了急救,最終姜會長依然死在了醫院的病床上。康在和昌培的決戰時刻也終於來到了,可惜當昌培帶著泰山、尚澤等一眾手下和昌培正面交鋒的時候,昌培卻丟出了美珠的隨身手提包。

第二十集

雖然不願為了愛情放棄道義,但昌培手上不僅有美珠還有尚澤,康在一群人不得不屈服。

當康在被帶到昌培的倉庫並被一陣痛毆之後,終於見到了美珠和傷痕累累的尚澤,不久昌培的一幫手下來到,沒想到他們居然是為了康在來找昌培算賬的,眾人火併的時候昌培想偷襲康在,多虧尚澤撲救才倖免於難,可惜尚澤卻因此倒在了血泊之中。

由於昌培殺人證據確鑿,被判處即時死刑。而康在把所有的罪都一個人扛了下來,被判處七年有期徒刑。

正所謂時光如梭,很快康在坐牢已經四個年頭了,四年來世勇作為建築公司的董事長把事業做得有聲有色,泰山一直暫代康在的位置把手下們領導得很好。但美珠不斷去找探康在的監,卻沒有一次能見到他,康在始終拒絕見美珠。

由於四年來康在在監牢裡表現良好,終於得到提前釋放。出獄後他去見了世勇,世勇打算遵照姜會長的遺囑,把一切都還給康在,自己則帶著母親離開韓國到美國定居。康在卻希望世勇能繼續打理公司,此時世勇的母親楊金,已經帶著心目中的準兒媳婦崔潤離開韓國赴美了。

儘管尹牧師並不喜歡康在,卻對女兒的固執無能為力,帶著小朋友們決定離開小島到國外定居,並試圖說服美珠跟他一起走。

美珠跑去見出獄的康在,得到的卻是失望。原來康在四年來都不肯見她,是希望這段時間能讓美珠忘記自己,但美珠卻始終深愛著她。

美珠告訴康在自己要走了,約他在第一次約會的海邊見最後一面,康在終於因為難耐對美珠的愛投降,這對飽經磨難的戀人終於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