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招鬼遊戲

招鬼遊戲

「欸,你相信這世上有鬼嗎?」建偉手上拿著一隻手電筒,由下往上照著,故作陰森的對著我說。

「你去抓一隻過來給我看看,我就信。」翻了翻白眼,我忍不住往他的頭上招呼過去,順便欣賞他的慘叫。

「靠,就是因為你這麼暴力,就算有鬼也不會讓你看見吧......哇阿!你打哪邊都好,千萬不要打我的臉阿阿阿!我還有妹要把耶!」

「只要把你打成跟鬼一樣的長相,世界上就會有你這隻鬼了!哼。」

「好,大姐對不起我錯了,千萬不要阿阿阿!」

「這還差不多。話說回來,你沒事問這個幹嘛?」

「當然是有事才會問大姐你呀。」建偉馬上換上一張諂媚的笑臉對我說:「老實說......為了探討世間的真理、挖掘世界的真相,所以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帥氣又迷人的陳建偉大爺我,準備了一場活動。」

「說重點。」話剛出口他的囂張氣焰馬上就消了下去。

「好啦......其實今天晚上,我們想玩玩看召喚好兄弟的遊戲,不過......嘿嘿,三缺一,就只差大姐你了。不過你放心,不是玩碟仙、錢仙、筆仙,聽說那種危險性太高;也不是『見鬼10』裡的方法,畢竟那些方法看起來太不真實,我們打算玩的是更加簡單的遊戲。」

他裝模作樣的喝了口水潤潤喉,「大姐你有在看恐怖小說嗎?『夜不語』看過沒?裡面有一集就有提到過。」「因為正式名稱我忘了,所以我自己叫它為『召靈遊戲』,聽說是某些登山客所創的,玩法很輕鬆,就是在一個黑暗、空曠、四邊形的房間內,四個人分別各站一個角落,然後從第一個人開始,閉上眼睛沿著牆壁向下一個人走去,到轉角就拍那個人的肩,然後就換被拍到的那個人繼續往前走,直到走到下個轉角、拍到下個人的肩膀為止。」

「等等,這樣不是第一輪結束就沒辦法玩了?最後的人走到下個轉角處時不是就沒人在嗎?是要他拍個鬼阿?」我提問。

「這就是這遊戲的重點了,沒錯,就是要他拍鬼的肩。其實這原本是要五個人才能玩的遊戲,當初是為了不讓受困的登山客們睡著,不過聽說正方形很容易招鬼,而且通常『玩家們』的意識有點模糊,畢竟遇上山難嘛......,因此『成功率』還蠻高的,後來就漸漸演變成召喚好兄弟的遊戲之一。而且,為了讓遊戲能順利進行,又增加了一條規則:如果你沒遇到人可以拍肩的話,就拍一下手,然後繼續往前走。總不能第一圈就要好兄弟出現吧?總之,如果不久之後沒有拍手的聲音就代表成功囉!若是失敗的話,也只是每個人輪流拍一下,很公平吧。」

「這還真無聊。」

「哎呀,別這麼說嘛,就當被騙玩玩看咩。還是大姐您......會怕?」

「怕你個頭!你以為我膽子會比你小嗎?我去。」

結果晚上還是無奈的去學校圍牆邊跟建偉會合,到了那裡,我發現原來青蛙跟黑輪也在,看來也是建偉拉來的。

「地點就選在學校的地下室,剛好是正方形的,空間也夠大,而且除了牆上要掛展覽的畫之外也沒別的東西了。正好現在是警衛吃宵夜摸魚的時候,我們趕快出發吧。」

於是一群人摸黑進去學校,今晚的月光不是很亮,害我們必須很仔細的走。到了地下室,裡面更是一片漆黑,連伸手在眼前都看不見,看到這情形,我不禁有一點後悔,不過為了不在他們面前丟臉,拼了。

「那就這樣分配吧,我打頭陣,再來依序是大姐、青蛙、黑輪,畢竟就算有鬼出現,大姐你也不會想給它拍到肩吧?」我點頭表示同意,真看不出來他有時還蠻體貼的。

「準備好了沒?開始吧。」

站在角落,我緊閉雙眼。處在黑暗的環境裡並沒有原本所想的那麼輕鬆,深沉的黑把我的安全感吞噬殆盡,該死的,連腳步聲都沒有,建偉還真是厲害。這時,一隻手拍上了我的肩。不用回頭就知道建偉到了,該輪到我了。

我學著建偉一樣壓低自己的腳步聲,卻不免還是發出輕微的躂躂聲。沿著牆,我摸到青蛙的背,順手拍拍他的肩,然後換我休息。

沒想到他們兩人走的倒是很坦然,夾腳拖和藍白拖發出的聲音把我的恐懼感驅散不少。「啪」,黑輪清脆的掌聲響起,第一輪沒有成功。

腳步聲消失,看來是輪到建偉。經歷一次後我便覺得不再那麼恐怖,我努力的把聽力提高,想聽出他何時抵達,但是沒過多久一隻手又拍了我的肩膀,完全沒發現到他已經過來,把我嚇了一跳,看來建偉從把妹練出來的功夫還不錯。

「......啪!」輪到青蛙拍手了,不過他拍的這麼大力,難道不怕等一下手腫起來嗎?

「......啪!」到了轉角處,沒有人,看來這次還是失敗,我拍了一掌,繼續往前走去。

「......啪!」這聲應該是建偉拍的吧?這麼有氣無力,不仔細聽還真難聽出來,難道一直沒有鬼出現,讓他很沮喪?

隨著遊戲進行,我逐漸習慣黑暗的環境,也開始能慢慢把腳步聲壓到很低,雖然沒辦法做到完全聽不見,也算是很大的進步。不過我還是沒辦法像建偉一樣準確的拍到肩膀的位置,總是先摸到青蛙的背才能拍到。

「......啪!」

「......啪!」

......

四十分鐘過去,掌聲仍如最初一般輪流響起。我感覺開始有點無聊,看來這遊戲算是失敗了,果然世上是沒有鬼的吧。

跟他們喊了聲遊戲結束了,我率先從地下室走出來。

「哇!」到了一樓,建偉突然從樓梯旁衝出來,害我差點尖叫出聲。

「哈哈!嚇到你們了吧?」還沒來得及開罵,他又奇怪的問:「不過你們怎麼待在裡面這麼久阿?不怕黑嗎?」

「因為一直沒召到靈出來,所以我就決定結束啦,你看青蛙拍這麼大力,手都腫了起來......咦?你不是也有一起玩嗎?還問這幹嘛?」

「當然沒有阿,我分配完順序後,就趁你們就定位的空檔先溜出來躲著,想說你們很快就會發現然後出來,結果害我在這等了四十多分鐘,冷死我了。」

建偉並沒有參加......想到這點,我全身僵住,冷汗不斷冒出。所以從頭到尾便只有我們三個人在玩這場召靈遊戲嗎?那麼,到底是誰開始遊戲的呢?究竟是誰......拍了我的肩膀?走路毫無聲音、拍手也細不可聞,加上總是能準確的拍上我的肩膀,難道......

「......啪!」,一聲軟弱無力的掌聲從無人的地下室中響起。

原來打從遊戲一開始,我們就已經成功了。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