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台大鬼故事

台大鬼故事

台大的鬼故事很多,而且都很有名,其中最有名的,當屬醉月湖女鬼和傅鐘二十五的故事。

  醉月湖是x大校園裡最美麗的地方,尤其夜晚,更是許多戀愛中男女學生的幽會勝地,造就了不少浪漫的愛情故事。
   然而愛情故事有喜有悲,醉月湖固然促使許多戀人的感情直線上升,但是也成為失戀男女痛苦的追思之地。

  曾經有個女學生因為男朋友移情別戀,常常跑到醉月湖畔他們以前常去的地方憑弔、流淚,後來卻因在湖畔撞見男朋友和他的新歡卿卿我我,一時心碎腸斷,憤而投湖自殺,一縷芳魂歲含怨而逝。
                  
  從那個時候開始,醉月湖便常常在半夜裡出現一個徘徊不去的白衣女子。不過,從來沒有人看清楚她的模樣,她也從不加害於人,長久以來,人鬼倒也並存而相安無事。

  因為女鬼是女學生為情自殺的化身,所以熱戀中的男女來到醉月湖畔,女孩子們總愛用這個故事為例,警告男朋友不可變心,否則她也會如法炮製,變成厲鬼來找他討命。在這種情況之下,醉月湖女鬼遂成為x大校園裡另一種愛情誓言的見證人。
---------------------------------------------------------------------------------------------------------
除了醉月湖之外,x大的精神指標──傅鐘,也曾發生過女學生在鐘下苦候愛人不至,憤而自殺的情事,後來就有了女鬼在傅鐘下鵠候的傳聞。更玄妙的是,只要有人在傅鐘下看見那個傳說中的女鬼,當天晚上十二點,傅鐘就一定會自動敲響二十五響,似乎是在為那個女鬼哀悼,鐘聲聽起來都有點悲傷的味道。
  不過何沅君的遭遇可就沒那麼浪漫了。有一回,她在暑假期間返回學校宿舍拿東西,後來因為有點累了,便躺在自己的床上小睡。

  由於宿舍相當悶熱,睡著睡著,正迷迷糊糊之際,何沅君忽然被一陣心悸驚醒過來,兩眼才一睜開,便看見書桌前面站了一個女人。

  到底是不是女人,何沅君後來一直也不敢肯定,因為那時她看見的景象是模糊一片,根本分不清那個人是男是女(何沅君是個大近視,當時她正摘下眼鏡小憩一番。),只能由她的穿著及體型上來辨別。

  何沅君被這個女人嚇了一跳,繼而又發現自己不能動彈,原本還有點迷糊的神智,在那一瞬間全都清醒過來。

  問題是,她的神智清醒,反而讓她全身上下都緊張起來,因為她不僅不能動,而且也叫不出聲音來;更要命的是,那女人一直定住不定地站在書桌前看著她,不曉得下一步想做什麼?

  何沅君越想心裡越害怕,冷汗一滴一滴地淌濕了全身。兩個人就這樣凝望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走廊傳來腳步聲才化解了這個局。

那個女人如輕煙般消散,而何沅君也隨著那個女人的消失,瞬即恢復了行動的自由。她一個翻身便滾下床,急忙戴上眼鏡,卻發現房間裡根本沒有人;再打開門一看,隔壁寢室正好有個人要進去。

  「嗨!妳剛剛有沒有看見我房間裡走出去一個人?」何沅君問道。

  「沒有啊!」

  何沅君退回房裡,只見自己的床舖上被自己的汗水印出一道人形,不禁失笑出聲,可是一轉念,馬上聯想到剛剛站在書桌前的那個女人一定是鬼,要不然怎麼會來無影、去無蹤?

  一想及此,何沅君登時打了一個冷顫,馬上收拾好東西,逃也似的離開了宿社。
  然而,當暑假結束,何沅君返回宿舍後,怪事又發生了。
  有一天晚上,何沅君和室友聊天,聊著聊著,何沅君突然聊起了她暑假回宿舍撞見鬼的事情,然而她的室友卻不相信有這回事。
                  
  何沅君無趣地揉了一張紙,洩憤似的將那團紙扔進的垃圾桶裡。奇怪的是,過了幾秒鐘之後,那團紙居然自己從垃圾桶彈跳了出來。何沅君看傻了眼,拿起垃圾桶來看,裡面除了紙屑之外,並沒有其他奇怪的東西。
 「妳怎麼啦?沒事抱著垃圾統幹什麼呢?」室友看何沅君有點失神的樣子,便輕輕推了她一下。

「好奇怪喔!我剛剛丟了一張紙下去,那張紙居然自己會跳起來!」何沅君如大夢初醒,一臉驚異地講述自己剛剛所看見的異象。
  「不會吧!一定是你看走眼了。」

  「不會錯的,妳看!」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何沅君將那張紙撿了起來,又重新丟進垃圾桶裡。果然,過了一會兒,那張紙條便又跳了出來。

  「怎樣,沒騙妳吧!」何沅君得意洋洋地對室友說,卻發現室友一臉驚怖地瞪著窗外。

  何沅君被室友的神情嚇了一跳,也轉頭去看窗外,只見窗外浮著一個女人,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們。何沅君嚇得扯開喉嚨尖叫,和室友兩個人抱在一起猛發抖,而窗外的人漸漸地往上浮,沒多久就消失了。

  其他人聞聲趕至,問何沅君她們發生了什麼事,何沅君結結巴巴地將剛剛的事敘述了一遍,還把那張紙拿出來再扔進垃圾桶裡,可是這一次那張紙可就沒有再跳出來了,眾人自然都不相信何沅君的話,無趣地各自散去。
  至於何沅君和她的室友,至今還弄不懂那天發生的事倒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她和室友倒是做了一件事,她們兩個人合資買了一幅窗廉掛在窗戶上,而且打從那個時候開始,那扇窗戶就再也沒有打開過了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