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阿信劇情

阿信劇情

《阿信》講述了日本著名的百貨連鎖企業八佰伴創始人艱苦的過程。她從最底層做起,歷盡艱辛,終於獲得了成功,正是千千萬萬個阿信,使日本成為世界經濟強國。

這個日本女人的故事,在國人心中埋下了個人奮鬥成才的種子。若干年後的第一批下海經商的人士,或多或少都受過“阿信精神”的鼓舞。


阿信,是日本電視連續劇《阿信》的主人公。這位中國以至整個亞洲婦孺皆知的傳奇式人物,其生活原型就是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和田加津是八佰伴的創始人,終其一生都是“八佰伴的靈魂人物”,與阿信一樣充滿傳奇色彩。 1994年10月,母親“阿信”溘然仙逝。但作為一個傳奇、一種精神,她永遠活著。


 和田一夫說


 報效香港也就是報效中國。所謂報效中國,就是八佰伴為使中國富裕多作貢獻。中國富裕起來,也有益於整個世界。


我的上述想法發囪內心,情真意切。


  1977年歲末。


瀕臨崩潰邊緣的巴西八佰伴,得日本的駿河銀行施以援手,有了一線生機。


臨危受命的和田一夫的四子和田光正,準備啟程前往巴西就任巴西八佰伴的總經理。


到了巴西後,光正得面對債主及重建八佰伴的全部困難。正在收拾行裝的光正,光潔的臉上也不免顯露出凝重的神色。


突然,70歲的老祖母和田加津把一隻小手提箱擺放在光正的行李旁,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光正,奶奶和你一起去。”光正心裡雖然希望德高望重的老祖母前往助陣,可這畢竟不是短途。巴西山長水遠,祖母年事已高,萬一有些差池,就不得了了。


但無論孫兒怎麼勸阻,祖母只慈愛地微笑,一口咬定,要去巴西給孫兒及全體職員幫點忙。


無奈之下,光正只好找來了父親和田一夫。


和田一夫很為母親的舉動感動,他能理解母親的心情。這麼個爛攤子,大弟尚己都難以堅持,現又負咎辭職。一切擔在20多歲的光正身上,確是個重擔子呀!


但念及母親年事已高,還是冒險不得呀。


和田一夫勸道:“母親你放心好啦,光正是個懂得收拾爛攤子的人,他會把巴西八佰伴重建起來的。”


但母親充耳不聞,好像沒有聽見一般。後來,和田一夫只得讓步,讓她去了巴酉。


和田加津在巴西,成為了八佰伴的靈魂。


她一到巴西的聖保羅市,先對孫子光正說:“雖然岡田大律師和許多人都在為巴西八佰伴盡力,但你可不能偷半分懶,你要比任何人都更努力才是!”


她自己以七旬的高齡身體力行了這些原則,以熱情的態度和積極的努力,起到了表率的作用。


那時,八佰伴仍處於困境之中,負債累累,與1300家債主正在談論著債務償還的問題。


和田加津毫無畏難情緒,她堅持要去親自拜訪債主。一她說:


“這是八佰伴精神!我們認真地對待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方法。”


若不是光正堅決地勸阻她,不讓祖母過度疲勞,這1300家的債主,和田加津都會跑遍的。


光正只答應讓祖母幫忙做做一些談判沒有進展的債主的工作。


中國有句俗話,“姜是老的辣”。和田加津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她的溫婉和藹蘊含著神奇的力量。


八佰伴的一位大債主,因八佰伴租用了他的店面,在他最窘迫時,拖欠了他兩個月的租金。他大為不滿,動用法律手段,要收回店面。


後來,八佰伴採取了緩和矛盾的措施,還清了所欠的租金,但他卻死活不肯再出租店鋪給八佰伴了。


這位債主脾氣倔犟,態度惡劣,毫無商量的餘地。派去的人無不掃興而歸,說無法可想了。


和田加津平靜地對孫子說聲“我去試試”,便從從容容地去拜訪他。加津先給他賠罪,說:


“都怪我的人做得不對,令你生氣。請你大人雅量,原諒我們,讓我們繼續租用吧!”


七旬的和田加津誠懇地對他鞠躬道歉。債主卻漠然置之,根本不理會老太太說什麼。


和田加津不慍不惱,毫不介意,繼續以誠懇的態度懇求他,債主卻毫無反應。加津便平靜地返回住所。


第二天,和田加津照樣去拜訪他,情形照舊,毫無進展。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和田加津天天去拜訪他,用誠懇的態度要求債主收回法庭的控訴,繼續把店舖租給八佰伴使用。


 可一無所獲。


第七天,和田加津照例又來了,此番她還未開口說話,一直沉著臉的債主竟然面帶微笑開口了:


“老婆婆,你老人家一片誠心,使我硬不起心腸來了。好吧,我答應你,繼續跟八佰伴合作!”


和田加津充滿感激地深深欠身,向對方鞠了個90度的深躬!


一場誤會冰消雪釋了,大家重又像一家人一樣,言談歡洽。


事後,債主笑稱,是這個70歲的老太太不慌不忙、從容篤定的一片誠心感化了他,令他再也狠不下心來。


和田加津的堅強信念與頑強精神,如春雨潤物般,細密無聲地化解著困難與焦慮的情緒。在八佰伴遭遇危機時,替八佰伴解除了重大的圍困。


重建後的八佰伴,經過艱苦的努力,終於回復了正常的經營,再次成為巴西的最大百貨企業集團。


和田一夫曾充滿感情地說過這樣一番話:一負債過億的巴西八佰伴,經過3年的長期艱難日子,終於還清全部欠債。其中最令我敬佩的,是我那位70多歲的母親!新加坡八佰伴開張,遭遇到宗教方面的誤會,最後能圓滿解除誤會的,也是我母親。 ”


 時光回溯到1974年9月,新加坡。


新加坡第一間八佰伴開張之前,公司對當地職員進行培訓教育,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照例代表董事部到新加坡對當地職員作演講。


當時,一夫的父親和田良平已於一年前(即1973年)去世。教育職員的工作都落在了母親加津身上,她更加忙碌了。


 但和田加津從不懈怠。每逢新店開張,她總是親自前往,不顧年老體衰,宣傳八佰伴的精神,教育新職工。


新加坡沒有“生長之家”教團的分會,因而在講解八佰伴精神時,就不如在巴西那麼容易取得當地人諒解。


新加坡絕大多數民眾是華人,餘下是印度人、馬來人等多民族共處,是個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家,其宗教包括佛教、回教和基督教多種。


和田加津會長了解了此地的概況後,按原定計劃從容開講。


和田加津總是從“感謝雙親”這一點開始講起。她發現東南亞的青年人也和日本的青年一樣,沒有受過“感謝雙親”的教育。她的開場白總令他們睜大雙眼,屏息靜聽,似乎十分新鮮!


接下來講到的“為顧客服務”的公司精神,他們雖也是初次聽到,不過馬上就領會了。


一切按程序進行如儀,並無甚麼反常之處。


可是,有一天,新加坡八佰伴的董事左納明突然對一夫母親說:


“今天不能再講'生長之家'與八佰伴精神啦!”


和田加津會長吃了一驚,忙問緣故。


左納明解釋說,接受培訓的職員中,有73名是回教徒,他們不願接受日本的宗教思想。


和田加津聽說後,馬上請回教職員派代表來溝通。


見到了回教職員的代表之後,和田加津和顏悅色地讓他們敞開思想,講述自己的心裡話。


代表不再拘束,他們向加津會長解釋說:“我們之所以有不滿,是因為回教徒只相信真主,不會接受你的日本神。如果一定讓我們信奉你的神,那麼我們只好辭職不乾了!”


 氣氛頓時有些劍拔弩張。宗教信仰歷來是個神聖而富於原則性的問題,為教派異悻訴諸武力、造成流血戰爭的,在歷史上屢見不鮮。


和田加津慈愛溫情的性格魅力再次顯現奇效。只見她溫和地笑笑,這一笑,頓時如春風化雨般舒緩了回教代表緊張的對立情緒。


接著,她用和順的話語,如淙淙清泉般洗卻了前來談判者的不安。


她語調舒緩地說:“我不是傳教者,八佰伴也不是宗教團體。只是,八佰伴的企業精神,是以幸福共享作為最終目的的。


“所以,我們才特定一個“生長之家'的思想為企業的宗旨。我們不會強迫他人的信仰,也不會批評其它宗教,請大家安心。 ”


代表的面部表情放鬆了:既是主張人類友善與幸福的,這是萬教合一的共通目的,何況它只是企業的宗旨,與真主的教義並不背悖。


和田加津又著重說明了八佰伴的理想,令回教職員明白八佰伴不是傳教企業。


 培訓課程又得以順利進行。


 一場風波化險為夷。


和田一夫對母親充滿了感激和欽佩。


和田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在亞洲是個聲名昭彰的傳奇式人物,她的影響之大,達到了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程度。


這一切都因為一部名為《阿信》的日本電視連續劇。主人公阿信白手起家,歷盡艱難困苦,終憑耐心與愛心,創立了成功的人生,成為亞洲人心目中的傳奇式英雄。


 和田加津就是阿信的生活原型。這位生活歷程及仁慈愛心與阿信極為相近的日本婦女,以她賣蔬菜起家的平凡起點,與八佰伴今日在世界上16個國家創立自己的百貨公司的輝煌成績,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樹立了極高的聲譽。


和田加津一夜紅遍中國和亞洲,成為活著的“阿信”。


大名鼎鼎、一手創立了八佰伴國際集團的現任總裁和田一夫,在中國反而子因母貴,要被稱為“阿信”之子,方才引人注目。


文學藝術的影響力、鼓動力可見一斑。


故而,和田一夫最初很難接受此一稱謂及這種影視明星般的待遇。


他不無苦惱地把它稱之為“誤解”。他說:


“不知什麼原因,《阿信》的真人被誤解成我母親和田加津。無論怎樣解釋,還是有不少人想一睹'阿信'真人的風采,對我母親頗為關心。


“我們訪華的整個過程中,由中央電視台三位攝影師隨時拍攝,由電視台播放。即使是該電視節目,也把我母親當成'阿信'真人。


“我們所到之處,都有很多人一直等著,想看一看'阿信'真人的風姿。我們對此誤解感到為難與尷尬。”


但誤解也好,尷尬也罷,1990年10月,和田一夫首次應中國政府邀請踏上中國的土地,八佰伴最高顧問和田加津作為訪華團顧問,在中國受到了極熱烈的歡迎。


被當作“阿信”真人的和田加津尤為引人注目。


80多歲的和田加津是抱病訪華,中方特意為她配備了針炙治療,令為人子的和田一夫感念不已。


更為感人的是,在參觀萬里長城時,四個警衛人員把八旬老人和田加津連人帶輪椅一起抬了上去!並專門把他們帶到了日本前總理田中角榮先生攀登過的地方。


 和田加津感動得老淚縱橫!她一邊一迭聲地稱謝,一邊感慨萬分地說:“現在的日本人辦得到嗎?”


看得出,她對中國人的禮遇和熱情極為感念,終生難忘!


和田一夫畢竟是個精明的企業家,他雖然對此稱謂頗有微辭,但他顯然更了解這一“名人效應”是廣告和金錢都換不來的。


何況,被稱為“阿信”的母親,是他最親愛的媽媽,對他的一生影響至深!


1995年10月,和田一夫在日本大阪接受香港《信報》記者的獨家採訪時,便已巧妙地轉換了口風。


記者問:“《阿信》這部電視劇在亞洲很有名,聽說這是一部以你母親為原型的電視劇。當然八佰伴的成功與'阿信'的刻苦耐勞精神很有關係。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商業成功秘訣?”


和田一夫答:“正如你所講的,吃苦耐勞的精神很重要。吃苦耐勞的意思是:誠心誠意,誠實努力,這是一切事業成功的源泉,我也是一直這樣對我的職員講。這些都是我從被稱為'阿信'的母親那裡學來的。”


換言之,和田一夫已經認可了母親被稱為“阿信”這一事實。


母親“阿信”——和田加津,曾被和田一夫稱之為“八佰伴的靈魂人物”,對他的一生影響至深。


和田一夫說過:“父親的決斷力和母親的愛心,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遺產。”


母親為人熱情、善良、寬厚,從最早提議開辦水果蔬菜雜貨舖開始,做了幾十年的小生意,她的為人,在熱海市極有口碑。


她講道德,為顧客著想,以工作為樂。她無論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只要一站到商店,總是滿面春風,服務熱情周到。


她反對牟取暴利,沒有過多的慾求,能在熱海市的老店舖裡做做生意,就已經很滿足了。


對於和田一夫來說,母親的達觀、開朗、善於接受新事物,也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而最令和田一夫受益終身,對母親感激不已的,是母親引領他找到了“生長之家”教團,使他從此有了人生的信仰和精神的寄託。


他把“生長之家”的信念,當成人生觀的全部,又把自己的人生觀當成了八佰伴的經營理念。


年輕時的和田一夫,接受激進思想,憤世嫉俗,對現實社會充滿了破壞欲。是母親深切地關懷著他,以一顆慈母之心,諄諄引導,把他引上了幸福的人生之路。


從此,他對世界充滿了感激和愛。激憤的情緒化為融融的愛心,生活在充滿陽光的明麗世界。


“生長之家”的觀念和思想對他影響至深。從每日晨起的“神想觀”清晨祈禱,記“光明日記”(只記好事的日記),到晚上臨睡前的晚祈禱,“生長之家”教義要求的活動貫穿他的每一日。


自他20歲得遇“生長之家”之後,這些活動一日不曾中斷,堅持至今已有40多年了。可以說,“生長之家”的教義貫穿了他的一生。


在他的思想上,每一個念頭,每一個決定,都力圖按“生長之家”教義所要求的去做,他敬愛父母,對人心懷善意,遭遇任何不順利的意外打擊,都不怨天尤人。


他把這個令自己心境開闊、深懷愛心、充滿積極進取精神的教義,結合到八佰伴的經營活動中,把它的思想當成八佰伴的企業精神,以之教育職工,常抓不懈,從而有了一個精良能幹、精神面貌全新的職工隊伍。


可以說,“生長之家”的教義,已經深入了和田一夫的靈魂,重鑄了一個對世界充滿愛心的企業家!


和田一夫常常念叨:我一生最有幸的事,是得遇“生長之家”。


“我能遇上'生長之家',是托母親的福!”年過花甲、成就斐然的和田一夫,念念不忘母親的恩德。


1994年10月,和田加津在熱海的老家溘然長逝。


守護在病榻前的長子和田一夫淚流滿面,嚎啕失聲!


母親已經是87歲的高齡,早年的艱苦生活給她留下了病痛的隱患,她晚年疾病纏身,長久纏綿於病榻。雖然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和田一夫還是難以接受。


他不能想像有著那麼慈愛面容、性強堅強達觀的母親從此便撒手人寰,絕塵西去。


65歲的和田一夫仍然像少年時代一般,依恃著母親,視母親為永遠的精神守護神。


  但其实,作为声名赫赫、超越了国境的成功企业家的和田一夫,其高瞻远瞩的眼界与宏大的气魄,无数次令世人折服,其能量与作为已远远超越了家喻户晓的“阿信”母亲。


彷彿就在昨天,和田一夫清晰地記得,當他在國內遇到困境,提出去巴西開店時,母親的那種驚訝神情。


母親不知道這是和田一夫冥思苦想後確定的海外戰略。她瞪大雙眼,那神情,好像兒子在發高燒、說胡話呢!


母親的神情,倒把鄭重其事的和田一夫逗樂了。


後來有了巴西分店,八佰伴走出了國界,和田一夫乘勝追擊,提出“開設環太平洋連鎖店”的設想,並說自己的目標是:


“決心實現成為世界模範企業的遠大理想。”


 母親聞言,幾乎嚇呆了。


母親也是實業家,當然了解做生意的艱辛。她本分守業,只要在熱海做做生意就心滿意足了。


後來,和田一夫的理想一一實現了,他長袖善舞地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南美洲、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開業經商。


母親不辭勞累地飛赴各地,為新職員講述八佰伴的精神與宗旨,進行就業前培訓。


其實,八佰伴的發展亦有母親的一份功勞。


若非母親在母子意見相異時,能對兒子持信任的態度,投下贊成的一票,和田一夫也不能如此無所顧忌地大展拳腳吧。


母親的開明、達觀使和田一夫有了堅強的後盾,沒有絲毫的後顧之憂。


 母親相信事實。她已憑直覺斷定,兒子是個有遠大理想的帥才。自幼她所期待著的成大才的禀賦正在兒子身上一一發揮作用。那些她所不理解的事,只要不違背做人的原則和“生長之家”的教義,就讓兒子放手去幹。


母親的深明大義,尤其突出表現在同意將八佰伴總部遷香港這一決定上。


將八佰伴的總部遷港,這個現在廣為人所稱道與嘆服的大膽舉措,在6年前曾引起了日本經濟界的一片嘩然,毀譽交加。這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呀!


在別人看來,八佰伴已功成名就,只要平穩發展,便可坐收漁利,大可不必冒此風險。


而在和田加津心中,卻完全是另一番滋味。八佰伴與她血肉相連,八佰伴總部在熱海,於她來說,已是天經地義的事,何必要遷移呢?


況且,一夫定居香港,遠離她身邊,也是她所不習慣的。這些年來,儘管兒子經常在各地飛來飛去,但他的家總在熱海呀!此一去,便不同了。


和田一夫把他的設想與遷港的種種優勢跟母親說了,母親異常信賴和田一夫的設想,為八佰伴的發展前景著想,80多歲的母親,果決地投了贊成票。


母親一如既往地支持他,和田一夫心裡很感動,他知道母親擔心與兒子天各一方的孤單寂寞,親熱地拉著母親的手說:


“香港到日本,不過4個小時的飛機,你就當我出門去了。我會常來常往的。”


辭別母親、離開日本赴香港的那天,母親眼含熱淚,一夫卻豪氣十足地說聲:“我去去就來!”便揮手而別。


不錯,對於自幼想當外交官的和田一夫來說,非凡的氣概早已令他將狹隘的國界視為烏有了。


他在回答美國《紐約時報》的採訪時說過這樣一番話:


“我以為世界就是我的家。因此從香港到美國,或者從美國赴英國,無論去哪兒,我總是對出發地點有一種'我去去就來'的外出感覺。”


他是一個以世界為家的,充滿了“去去就來”慷慨大氣的企業家。


但和田一夫明白,正是母親的博大、寬容、慈愛滋養了他這位以世界為家的兒子。


他理解母親為他作出的犧牲,他永遠感激母親給他的愛心與教益!


在他心中,母親不老,母親長在!


一位在亞洲深具影響的不平凡的女性,走完了她的一生。


“安息吧,母親!”她傑出的兒子默默祈禱,她的事業正在和田一夫的手中發揚光大!


分集劇情:
1-9回
昭和58年初春,83歲的田倉信(阿信)突然離家出走了。這一天是在志摩半島已經有16家"田倉超市"的第17家分店開幕之日,超市的創辦者也是帶領田倉家族到今天繁榮景象的阿信突然離家出走了。家人為了阿信的出走而全家大亂,那個時候阿信正在前往山形縣的銀山溫泉的途中。沒有血源關係的孫子小圭尋線找到阿信堅持要跟阿信一起去旅行。阿信的出走是為了要反省自己的一生而踏上個旅程。年輕時的她向來一直往前看,一心一意努力工作,費盡千辛萬苦一路上跌跌撞撞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她想反省自己在自己的人生旅途當中是不是有哪裡做錯了?為了追尋答案,也就因為有這種想法阿信回到了她的出發點也就是她的故鄉山形縣。

10-18回

為了家人,七歲的阿信被送去一家做木材生意的大戶人家當童工,專門帶小孩。她開始過著每天辛勤工作的日子。因為阿信很喜歡讀書,她常常會躲在教室外面偷看,有一天她終於被發現了。老師跟店主人決定讓她帶著小孩子一起上課。因為其他的小孩子都會欺負她,看不起她,這種感覺讓她又不想上學了。從此以後阿信努力工作心裡盼望著春天趕快到來,讓她可以快點回到媽媽的身邊。有一天老闆的錢不見了,大家都一口咬定是阿信偷的,就連奶奶給她的五十錢也被搶走了。阿信在傷心之馀再也受不了了,就逃出了這家店。她一個人冒著大風雪一步一步走回家。在大雪紛飛的雪地裡她終於體力不支而昏倒了,就在這個時候阿信被一個逃兵救了起來。

19-27回

在大雪中救起阿信給她溫暖庇蔭的俊作,跟阿信產生了相知相惜的感情。因為在當時逃兵是叛國的罪人,所以當俊作被發現當著阿信的面被槍殺了。這件事傳到村民的耳裡,村民們對跟逃兵生活了將近半年的阿信,連帶她爸爸、哥哥都被當成同路人,得不到村民的諒解。因為收成不好,她的奶奶不想成為家人的負擔而自殺未遂,而最小的妹妹也送給別人當養女了,她的媽媽在溫泉旅館工作。這時阿信一家人過著非常貧苦的生活。就在這個時候加賀屋米店來叫阿信去替他們工作帶小孩,說好用五表的米做兩年的工。當阿信一到了加賀屋對方竟然說沒有這回事就被趕了出來,可是阿信一想到家裡的狀況覺得不能就這樣回家。阿信苦苦哀求對方收留她。

28-36回

加賀屋米店在酒田是個大戶人家,從來沒有過過好日子的阿信在這樣的生活環境當中,讓她有點不知所措。後來老闆娘嚴格的教導她成為助手,學習著各種知識禮儀。阿信就在這種嚴厲的訓練下得到了老闆娘的信任。繼而老闆娘為了教導被慣壞的孫女-加代,跟阿信同心協力激發她的好勝心。在競爭的心態下加代漸漸對阿信有了好感,之後在一次的意外當中救了加代一命,因而得到所有人的信賴慢慢變成加賀屋裡不可或缺的一員。在這樣的日子里阿信好像過得比較順遂了。好景不常在這個時候阿信收到家里傳來的惡耗-奶奶病危了。

37-46回

大正五年,阿信在加賀屋迎接16歲的春天受到老闆娘器重的阿信,是加賀屋米店裡不可缺少的左右手。當老闆娘想替阿信安排婚事,這讓阿信覺得很為難。有一天阿信跟加代認識了因為搞農運而被警察追捕的浩太。一開始阿信對這個滿嘴理想的浩太不是很有好感,但是在相處一段時間之後完全改觀而喜歡上他了。誰知加代也喜歡浩太。有一天加代故意藏起浩太寫給阿信的信,而自己赴約。繼而跟著浩太一起離家出走了。被加代出賣的阿信,下定決心離開加賀屋。

47-56回

離開加賀屋的阿信回到了故鄉,阿信見到了在紡織廠工作而身染肺病的姊姊。姊姊在死之前發現阿信可能會被賣掉,拚著最後一口氣給阿信一個地址,叫阿信去東京,代替她成為一個美髮師。阿信到了東京找到那位美髮師父,拜在她的門下開始過著學習手藝的生活。當了兩年助手的阿信收到來自加賀屋小夜的訃文,阿信連忙趕回酒田。在沒有加代也沒有小夜的加賀屋,阿信覺得心靈有點空虛,加賀屋再也沒有什麼值得她留戀的東西了。阿信回到東京之後,在美髮師父的催促下開始學習西式的髮型

57-66回

大正八年,19歲的阿信她的手藝精湛,收費又低廉。深獲客人的好評,卻遭到前輩、同儕的嫉妒。美髮師父只好要求阿信要獨立。阿信除了幫客人做頭髮之外,還幫客人代寫家書,其中她替一位客人寫了好幾封信給一個叫田倉龍三的人。龍三請阿信去銀座替人家做頭髮,在這裡她又再度見到加代。她告訴加代,小夜已經去世了,要加代回去加賀屋。加代只好懷抱著對浩太的思念回到酒田,而加代的奶奶著手安排加代的婚姻大事。

67-76回

雖然景氣復甦了,但是阿信的老家還是一樣的貧窮。阿信為了她媽媽又回到東京,更加努力工作。阿信回到東京去見了浩太,告訴他加代要結婚了。第二天她又去找浩太,發現浩太已經離開了。就在此時一群警察突然衝了進來,不分青紅皂白就把阿信抓走了。龍三出面保釋阿信。大正九年,阿信二十歲龍三向阿信求婚,遭到阿信的拒絕。

77-86回

阿信過勞住院了,龍三細心看護深深感動了阿信。因為住院而沒有收入,家中頓時斷了經濟來源,一時心急的父親趕到東京質問阿信。阿信這才明白龍三已經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而所有的人都反對阿信跟龍三交往。阿信21歲、龍三27歲。大正10年春天,阿信憑著她的毅力,讓龍三身邊的源右衛門信服而得到他的全力支持,轉而幫阿信說服龍三父親大五郎承認這段婚姻。就在這個時候,她收到她爸爸作造的病危通知。

87-96回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因為戰後的不景氣,百姓的生活都很艱苦。大正11年,阿信22歲春天因為不景氣的影響,田倉商會的大客戶倒閉了田倉商會的經營越來越困難了,為了支撐發生大火的老家生計,阿信又去找美髮師父在她那里工作,在這種狀況之外龍三被牽扯進詐欺的事件當中。從來沒有遭遇挫折的龍三由於這件事情的影響而一蹶不振。因此田倉家的重擔全落在阿信的肩上,雖然阿信一肩扛起,但是這也重重傷了龍三的自尊心,夫妻之間的感情也就漸漸疏遠了。正想著要分手的時候,阿信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97-106回

龍三一心想重振田倉商會,卻一直都無法如願。因此龍三想把這間店賣掉,而阿信不理他。就在此時阿信察覺因為時代的變遷,童裝的樣式也跟著改變了,她提議田倉商會發展童裝成衣的新事業。阿信的朋友阿健幫著她把庫存全清完了,此時阿信才開始有了積蓄。龍三看到阿信如此辛勞的工作也開始來幫她了。大正11年9月1日,田倉商會開了童裝專門店,但是生意一直不是很好。直到有家很大的零售商-大野屋願意賣阿信的童裝,這才讓阿信的生意開始好。

107-116回

大正12年初,阿信生下長子阿雄,田倉商會的經營也上了軌道,家庭、事業都很順利。此時的阿信剛開始嚐到幸福美滿的滋味。龍三想開工廠把事業再擴大,雖然阿信反對在這不景氣時候建工廠,卻因為龍三的爸爸大五郎願意出資,在他的勸說之外阿信也只好同意了。加賀屋的繼承人加代來東京想見浩太一面,希望能實現在與他共渡此生的心願,卻遭到浩太的拒絕。此時加代才真的死心回到加賀屋。大正12年9月1日,龍三投注全部心力的工廠完工的這一天...發生關東大地震。

117-126回

失去所有的龍三回到佐賀,在佐賀龍三的老家阿信受到她婆婆清很冷淡的對待,在那里阿信顯得很無助。就在此時阿信收到美髮師父的來信,信上告知她的美髮院三月即將重新開幕了。阿信就決定瞞著龍三帶著雄離開田倉家回到東京,可是佐和知道阿信又懷孕了,就跑去向龍三告密。

127-136回

因為佐和的告密龍三前來阻止想離開田倉家的阿信,兩人為了搶奪阿雄而大打出手,阿信因而受了重傷。經過一個月雖然傷口已經痊癒但是卻留下了後遺症,阿信的右手沒辦法再用力了。婆婆清故意挑剔說阿信是以此為藉口,而故意偷懶不做事。龍三知道阿信故意隱瞞懷孕的事,這才真的了解阿信的想法決定支持她。婆婆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決定不讓阿信在田倉家生下這個孩子。

137-146回

阿信決定跟婆婆摃上,堅持一定要在田倉家把小孩生下來。婆媳之間的感情越來越糟糕,夾在兩人之間的龍三更是左右為難。阿信比以前更加賣力工作,肚裡懷著孩子,再加上營養不良雖然身心俱疲,卻更激勵她的決心。就在阿信懷孕九個月即將臨盆的那個月,龍三的妹妹篤子要回娘家待產,就這樣婆婆硬是叫阿信讓出她原來住的房間,把她趕到屋外的倉庫去住。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因為篤子難產,龍三去找醫生,就在同時阿信也開始陣痛了。阿信想找龍三隻好走出屋外,沒想到卻倒臥在風雪之中,自己在雪地裡生下孩子。

147-156回

阿信帶著雄離開佐賀的田倉家,去找新開店的美髮師父。卻因為她的右手沒辦法再繼續從事美髮的工作,為了不造成師父的困擾,阿信就離開了。幸虧阿信的朋友阿健收留她,讓她在他的店里工作,可是這又讓阿健的女朋友不高興,阿健也只有無奈的看著阿信離開。在舉目無親之外阿信帶著雄回到山形縣的老家。就在此時阿信得知加賀屋老闆娘病危的消息,阿信連忙帶著雄趕去酒田。

157-166回

加賀屋的老闆娘去世了,阿信在那裡住到頭七。加代勸阿信在酒田做生意,於是阿信就在酒田的港口開了一家食堂,日子一久她的生意就慢慢穩定也開始忙碌了。有時候加代也會到店裡來幫忙,阿信寫了好幾封信給在佐賀的龍三,可是她寫去的信都被婆婆收起來並沒有交給龍三。有一天浩太突然出現在阿信的食堂裡。

167-176回

浩太反對阿信在這裡開食堂,因為在這個地方什麼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就介紹阿信到伊勢去找他的朋友希望能幫她轉行改賣魚。賣魚的生意沒那麼簡單,每天一大清早阿信一邊帶著雄,一邊在附近的村鎮賣魚。經過阿信的努力終於慢慢建立起她的商譽,生意也就越來越好了。龍三重振田倉家的夢想破碎,心發突想去滿州開創新的事業,於是龍三到伊勢來找她,沒想到龍三一看到阿信這麼努力辛苦的工作,龍三就決定留在伊勢跟阿信一起打拚。

177-185回

阿信跟龍三在市場裡開起一家魚店,一家三口團圓生活在一起,這種生活讓阿信感到很幸福昭和4年,阿雄上小學了。次男阿仁也出生了,當他們還沉浸在阿仁誕生的喜悅當中,跟阿信住在一起的媽媽阿籐得了不治之症,她要求阿信帶她回去山形的老家,阿信帶著媽媽回到故鄉的第二天,阿信的媽媽就去世了。在故鄉山形,媽媽一走讓阿信對故鄉的留戀也完全消失了。在此阿信回顧前半生的種種,就好像在跟這個家做最後一次的告別。

186-195回

酒田的加賀屋倒閉了,聽說行踪不明的加代人在東京,所以阿信從伊勢跑去東京找加代。結果她所看到的場面,竟然是身染重病的加代在接客,獨自撫養她的獨子希望。自暴自棄的加代在見到阿信之後就去世了,阿信只好帶著加代父母的骨灰罈以及希望一起回到伊勢,把希望當成自己的兒子撫養長大。經濟不景氣,滿州事變,這在此時浩太被取諦社會運動的警察給抓走了。

196-205回

某天阿信在伊勢的海邊見到了柱著拐杖的浩太,被關了六年的浩太整個人都變了。她看到失去熱忱的浩太,也看到日本的命運被一種無可抵抗的權力所掌握。昭和13年龍三經由他哥哥陸軍少佐龜次郎介紹,開始做軍方的生意。龍三開始意氣風發。有的人因為戰爭而家破人亡,也有的人因為戰爭而崛起,阿信看到這種狀況也十分無奈。

206-215回

昭和16年12年8日,日本跟世界強國開戰了!在京都大學讀書的阿雄被徵召入伍了,阿信心中非常不捨,給了阿雄一個護身符希望他能平安歸來。戰況越來越惡化,因為空襲的關係阿信的女兒阿禎被疏散,而阿雄則被送到南方的戰場,阿仁又志願去當少年飛行兵,當地也開始有了空襲。

216-255回

阿信收到阿雄陣亡的通知,還未反應過來的阿信同時又收到阿仁的來信,信上說他要去參加特攻隊出征了。昭和20年8月15日,阿信聽到戰爭結束的廣播,對於那些一直深信日本會得到最後勝行的人來說,這個非常大的衝擊,龍三深深自責,無法承受死去這麼多無辜的人而自殺。幾天之後,原本以為隨軍隊出征不會再回來的阿仁,竟然因為飛機故障無法起飛就面臨戰爭結束的阿仁回來了。當阿信還沉浸在阿仁平安回來的喜悅當中,阿雄的戰友川村把阿雄的遺物送了回來。

226-234回

隨便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阿信的命也好像跟著改變了。在這次戰爭中失去龍三、阿雄的阿信沒有錢,沒有房子什麼都沒有,但是阿信並沒有因為這樣而被打倒。又這樣過了四年。昭和25年,阿信50歲了。阿信在阿仁跟希望的協助之下,開了一家店。之前自從確認阿雄的死訊那天起,養女初子就行踪不明。再次見到初子時才發現這幾年來初子陸陸續續寄回來的錢,原來都是她向美國大兵出賣靈肉所賺來的錢,兩人相擁而泣,阿信帶著初子一起回家,一定人終於團圓了。沒多久希望說,他想去學習燒瓷的手藝。

235-243回

某日,陣亡的阿雄他的戰友川春來向阿信提親,想跟初子結婚。原本拒絕的初子被川春的誠心所感動,也終於接受他的追求。沒想到卻在此時突然得到川春的死訊,驚嚇中的阿信收到來自川春的一封信。信上說明這只是代替死去的阿雄孝順母親的一份心意,隨信附上的竟然是一份土地讓渡書。阿信在川春遺留下來的土地上開了一家店,生意還不錯。而阿仁一方面跟名古屋紡織廠老闆的女兒道子論及婚嫁,又一方面跟在店里工作的百合交往。

244-252回

阿信決定要開家小型超級市場,道子的父親先造願意借錢給阿信成立商店,附帶的條件是所有大小事情全要聽他的。一路走來全靠自己獨力自主的阿信無法接受這樣的條件,反而是由浩太出面當保證人向銀行借貸,阿信一毛也沒有讓道子的父親出。阿信想把家中的大小事務,全交給剛蜜月旅行回來的道子管,但是嬌生慣養從來沒有做過家事的千金大小姐道子,做不到半天就逃回娘家。

253-261回

道子跑回娘家,婆婆之間的感情完全破裂。希望的作品得到師父的認同,決心投入這個陶藝創作。希望向阿信提出想跟百合結婚,這讓阿信對被阿仁始亂終棄的百合總算有了交代。阿仁找來曾在美國超商工作過的昔日的戰友辰則來幫忙。經過長期策劃準備的田倉超市終於開幕了。

262-270回

阿信的女兒阿禎在名古屋讀大學,在學校她認識了一個男人,可以這個男人常常向阿禎要錢。阿禎覺得不勝騷擾,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放棄學業回到伊勢。在哥哥阿仁的介紹之下跟辰則結婚了。昭和42年,田倉超市從20個人的小店變成了大超市,阿仁不顧阿信的反對堅決要開連鎖店。而阿信對強勢作風的阿仁一直深感不安。另一方面,希望跟百合生下兒子小圭。這著雖然窮困可是很幸福溫暖的生活。有次希望的作品在展示會上得獎了。

271-279回

田倉超市第二家店,第三家店相繼開幕,生意都不錯,這時的阿信才鬆了一口氣。希望的新工作室跟新房子落成,在搬家的前一天百合發生車禍過世了。此時的希望第一次在自己的工作室裡完成作品,而這時作品也得到很高的評價。希望忍著失去百合的悲傷,在陶藝界裡踏出穩定的第一步。田倉超市第四、五家店開幕了,隨著社會經濟的繁榮,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280-288回

阿信決定要阿仁出資幫初子開店,阿仁感念初子過去的付出,毫不猶豫的就同意。阿仁強勢的經營手法成功了,田倉超市成為擁有16家分店的大企業。在阿信81歲生日那天,阿仁提出第17家分店的開店計劃。阿信聽到這個計劃臉色大變,因為在這家店附近有浩太兒子開的並木商店,一旦開了這第17家店,勢必會影響到他的生意,所以對這個計劃阿信非常反對。

289-297回

第17家店開幕對田倉家來說,應該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結果卻在這一天阿信突然不辭而別離家出走了。田家倉家因而大亂,擔心阿信的小圭尋線找到離家的阿信,決定陪著阿信一起去旅行。踏著阿信一生的足跡,阿信回顧自己的一生,走過山形、東京、佐賀、伊勢。大約一個月後,阿信回到田倉家,就如同之前阿信所擔心的一樣,田倉家面臨危機,因為並木把他的土地賣給大型超市的大財團,一旦大型超市一開,田倉家的事業就會血本無歸,這一次田倉家面臨了空前的大危機。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