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1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1

……不錯,正如你所見,我和妹妹的關係就是這樣子。
我也並不是很生氣。
因為我早就不把她當妹妹了看待了。
如果當作是遭到某位同班同學這樣的對待的話,那也不過是無奈地感慨道,唉!這傢伙就是這樣子了。
要是覺得我這個笨哥哥好笑的話你就笑吧。(謎之聲:還真是悲哀額,老兄。。)
哼,就算不能跟妹妹好好交流,對我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影響。
"……唉,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總覺得她曾經也不是現在這樣子的。
算了,算了。雖然心煩意亂,就算了吧。還是去幹原本要干的事吧。
我上完廁所之後,洗了個手,躺倒在客廳的沙發上。仰面朝天,翹起二郎腿,隨手抓起一本攤在那裡的週刊志。
咦?我不是決定接下來要開始學習的嗎?
躺在那兒,嘩啦啦地邊翻著書頁邊掃視著格鬥漫畫,心裡一片空虛。理性雖然告訴我不是干這個的時候,但一股強大的慵懶卻湧上來阻止我的行動。
啊--不要,不要。我不想學習。
這種慵懶,大概是所有學生共患的一種疾病吧。(謎之聲:同感同感。。)我就像被潑了一盆水的狗一樣,使勁甩了幾下頭,站起身來。
打開門來到走廊上,在那兒發現了一件奇怪的東西。
"……嗯?"
那東西落在玄關的角落裡,正好是鞋盒的背面。雖然剛才沒有察覺,的確有一件白色的薄薄的,像是什麼盒子一樣的東西從鞋盒和牆壁之間露出一半。
伸手去拿那東西也是出於一種逃避現實的心態吧。因為不想學習,大腦總是在試圖尋找干其它事的理由。
就算撿到這種東西,也只能拖延短短的幾秒忠時間吧。
但就結果而言,卻並不是這樣。多虧了這件東西,我暫時根本就無暇顧及學習了。
就在我看到自己從鞋盒後抽出的那物體的一瞬間,
"……這是什麼啊?"
我發出了瘋狂般的叫聲。要說原因嘛,因為這件東西實在與我家太不相稱了。
這是……嗯--……這個是……什麼呢?
我用手指夾著這個盒子,仔細端詳了一番,仍然不確切地知道這是什麼。
這是一個DVD光碟的盒子,這一點是明確的。因為在錄像出租店裡常能看到這種盒子……其實,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DVD三個字。但是卻不太清楚其中的能容。
這時,我的表情想必是很驚異的吧。
那盒子上面畫著一幅圖,圖裡是個眼睛很大的小女孩。
大概有小學高學年的學生那麼大,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眼睛和頭髮是粉紅色的啊"
我喃喃自語道。眼神就像是檢視現場物證的偵探一般。 (謎之聲:隱藏能力開啟。。= =)
或許是特徵色吧,整個盒子的配色也是以白色和粉紅色居多。
這倒是無所謂。問題是,
"怎麼打扮成這幅樣子呢,這小鬼。"
這個小女孩身穿的服裝頗為煽情。說是泳裝好呢,還是繃帶好呢。總之讓人想要奉勸她穿正經點的衣服。
那繃帶般的衣服中延伸出類似火箭噴射器一樣的東西,小女孩的身後拖著一條繁星組成的航跡雲(☆←就像這樣),在空中飛行。
而且,單手輕輕地握著一把設計的頗有機械質感的長桿(是長槍嗎?)(謎之聲:莪倒覺得是很普通的魔杖嘛。。)
這粗礦的設計讓人想到呂奉先手中拿的那把方天畫戟。明顯是戰鬥用的。不是橫掃敵軍,就是消滅對手,總讓人不得不聯想到這些可怕的用途。
真是危險的傢伙。
還有--
在盒子的上部,用圓滑的西文字體寫著的大概是標題吧。"繁--星,威--蒂--梅爾--爾?初回……限定版……?什麼玩意啊?"
看上去雖然煞有介事的,不就是動畫片麼。大概八九不離十。雖然我已經很久不看動畫了,不是特別瞭解。
"不對啊……為什麼這兒會有這種東西呢?"
正當我手持《繁星☆威蒂梅爾爾》呆立在玄關裡,腦海中升起大大的問號時候,房門在我面前砰地一聲被推開了。
"我回來了--咦,怎麼了京介?在玄關裡像胎兒一樣蜷縮著。"
"不用介意,媽。只是散散心而已。"(謎之聲:這散心的方式還真是省勁呢。。。-_-!不如去玩裝死屍遊戲吧。。)
好險--!?還以為死定了呢。
不過沒出什麼岔子,門打開的一瞬間,我就趴在那兒把那東西藏在了身下。
呼……真是千鈞一髮。
不知是誰幹的好事,莫非是想要陷害我而佈置的陷阱吧。如果被人看到我拿著這東西的話,大有可能在家庭會議上成為批鬥的對象。
桐乃那像是看垃圾一樣的眼光,現在就能想像得到。
手中拎著購物袋的母親以憐憫的眼光俯視著保持著怪異姿勢的我。(謎之聲:看吧,你已經被那樣的眼光看著了。。)
"……剛才聽隔壁太太說,最近針對學生的心理輔導好像很盛行的樣子。"
"等,等等……別妄下結論,我很正常。只是……對了,今天,有點用功過頭了。"
"你就胡說吧。你怎麼可能學習到鬱積這麼大壓力的程度呢?"
說得真過分啊,還算是家長呢。就不能再信任一點自己的孩子嗎。
"沒那回事的啦,我成績不賴,您也是知道的呀。"
"那還不是多虧了優秀的麻奈美?從小的玩伴來給你做個人輔導。別都當作是自己的功勞了。你自己一個人什麼時候學習過了呢?"
"呃……"
說得正中要害,讓我無法反駁。我5分鐘前不是還在看漫畫麼。
我把《繁星☆威蒂梅爾爾》藏在衣服下面,像尺蠖蛾的幼蟲一樣在地板上匍匐離開這是非之地。背後卻傳來母親的聲音,
"京介,媽媽並不怎麼介意,不過不要在大門口看那種H的書哦。"
太可惜了。不愧是母親大人,竟然能從我的怪異舉止中猜個八九不離十。曾在打掃我房間時把我的收藏都抖露出來的經歷果然不是蓋的。
不過,現在藏在我肚皮下面的東西,從某種意義上說如果被發現的話比那些東西更了不得。
小心地搪塞過母親之後,我就像橄欖球運動員死死地抱住球那樣抱著書,利索地跑上了台階。衝入房間,關起門,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呼……"
從衣服裡抽出那件東西,小心翼翼地拿在右手上,同時用左手的手背擦了擦汗。
任務完成。這種活我早就是熟門熟路了,理由嘛我就不說了。
相信諸位健康的初高中的男生們肯定能領會我的意思吧。 (謎之聲:理解到是理解,不過莪可沒幹過那種事噢。。。)
"……唉,還是拿回來了啊。"
我一邊斜視著《繁星☆威蒂梅爾爾》一邊自言自語道。
反正在那種情形下也沒有其它辦法。因為當時我是正在尋找可以不用學習的口實,而且,對這件"不可能出現在這兒"的物品我的確是很有興趣。
因故,我不得不放棄了今天的備考複習,決定立即開始對該物品的調查工作。(謎之聲:你就是不想學習罷了。。)
我的房間面積是6張榻榻米的大小,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以及用來存放參考書和漫畫之類的書櫥和壁櫥。
草綠色的地毯外加藍色的窗簾,牆上只貼著媽媽從町內會(相當於街道)拿回來的頗有日式風格的日曆,完全沒有海報。
除此之外就是一台小型的台式音響了,根本沒有什麼電腦啊、電視機啊、遊戲機之類的東西。
怎麼樣,很沒特點的房間吧?因為我的原則是儘量"普通"地生活,這樣正合我的性情。
順便一提,我早就放棄藏匿色情書籍了,只是把它們放在紙板箱裡塞到床下。還拜託了母親大人不要打掃我的床底下(←五體投地)。……也難以保證母親大人會遵守這互不侵犯條約,就算她每天查看我的收藏的更新狀態,我也無從而知…… (謎之聲:你已經敗了,徹底的敗了。。)
我就不再多想了!為了保持自我!
儘量選擇些穩妥些的書,就算被看到也不會被拿到家庭會議上說事,這是我能辦到的最有力的防禦策略了。
……話說回來,我是說認真的,沒有自己房間的人把這些東西藏在哪裡呢?
我所能想到的有效的策略也就只有堂而皇之地放全部攤開放在那兒了。這樣看來,我能為自己房間不能上鎖而煩惱已經是奢侈的了。
就現實時間來說,這樣思緒萬千地考慮問題只有短短數秒。
我坐到床上,盤起腿來。一隻手拿著這個DVD盒子端詳,另一隻手托著下巴,一幅若有所思的樣子。
"越看越覺得這包裝與我家不相稱啊……"
在日光燈的照射下,繁星☆威蒂的笑臉熠熠生輝。拿著這麼可怕的兵器還能笑得出來,仔細想想真是夠可怕的。(謎之聲:明明就是很普通的魔杖嘛。)
"嗯--"
……這到底是誰的呢?
我在腦海中把我家所有人的臉都過了一遍。……還是沒有想到一個與《繁星☆威蒂梅爾爾》相稱的所有者。
當然,也不記得這部動畫曾在我家客廳裡播放過。
(當時,我並不知道用電腦也可以看DVD。)(謎之聲:你已經不普通了。。完全脫節了。。)
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呢?
正當我一邊思索一邊打開這個光碟盒的蓋子時,
"啊哈……!?"
我再次受到了強烈震撼,比起看到這個DVD的包裝盒時還要強烈的多。
就結果而言是這樣的。DVD盒子裡並沒有,《繁星☆威蒂梅爾爾》的DVD,而是放著一張其它的類似DVD的光碟。
……這也是常有的事。用小型桌面音響聽好音樂,我也常嫌把唱片一張一張放回原來的盒子裡太麻煩,隨便亂放。
之後,由於自己都搞不清哪張CD在哪個盒子裡,造成不小的混亂。
大概這張光碟的物主也是像我那樣偷懶,在《繁星☆威蒂梅爾爾》的盒子裡放進了其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DVD的光碟。
嗯--,嗯--,我明白了。這是常有的事嘛。
不過--不過……
裡面放的光碟的標題為什麼是《跟妹妹墜入愛河吧》?又偏偏是讓我看到,你究竟是要唆使我幹什麼啊。
而且,這個如此具有蠱惑力的"R18(18禁)"的標識是怎麼回事?
"……要冷靜……"
我額頭上直冒冷汗,呼吸急促。
好險。真是好險啊。要問我什麼好險的話,就是剛才和母親大人遭遇的那一幕。
這玩意剛才要是被發現的話,我還不得自殺啊。難道這真是要陷害我的陷阱嗎?
雖然我不是很瞭解這方面的事情,但本能還是為我噹噹地敲響了警鐘。從這標題中散發出的漆黑的邪惡氣氛真是驚人……!就算沒有那蠱惑人的標識,光看個標題就明白了!怎麼想這東西都是不應該由我持有的……
"京介--你在好好用功嗎?"
"咦------!?"
我發出了一聲絕望的慘叫,就躲進了被窩裡。
探頭朝門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見母親大人門都不敲就推了進來,看到自己兒子發瘋般的樣子驚得目瞪口呆。
"……不好意思,好像,我進來的不是時候啊……?" (謎之聲:你老媽絕對是故意的,可憐的孩子。。)
"不要介意,媽。我只是在做發音練習而已。--還有,拜託您敲門再進來啊"
"嗯,不好意思哦。下次開始一定敲"
母親大人臉上帶著假惺惺的笑容說道,然後就關上了門。
不妙……雖然把東西藏好了,但肯定造成了奇怪的誤會吧……可惡。
……我今天真是倒霉啊,……那也全要怪這東西。
我身披著被子,注視著這張迷一樣的DVD。
"混蛋……"
事已至此,一定要找出這張光碟的主人才能出這口氣。
我因今天的倒霉而遷怒於光碟的主人,下決心要找出他來。
……可是,事情變得更加不明朗了。
要說是什麼事更不明朗了,那當然是指這怪異的DVD的主人啦。根據《繁星☆威蒂梅爾爾》的DVD盒子裡放的卻是《跟妹妹墜入愛河吧》這一可疑光碟的事實,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張光碟的主人應該同時持有《繁星☆威蒂梅爾爾》和《跟妹妹墜入愛河吧》才對。(謎之聲:廢話。。)
再從這張光碟掉落的地點是我家的鞋盒背面來看,這張光碟的主人極有可能是在我家居住的人,就是說是妹妹、母親、父親、還有我,這四人中的一個。
當然,也並不是除了家裡人就沒有別人進出這幢房子了,因此也不能完全排除"外部犯"的可能。
可是,又會有誰吃飽了把《繁星☆威蒂梅爾爾》的盒子裡裝了《跟妹妹墜入愛河吧》的光碟帶來我家,並掉落在鞋盒後面呢?完全無法想像有這樣的人。
"嗯--……"
總而言之,現在就是朝著"外部犯"的方向想下去也無濟於事,所以我決定暫且先把嫌疑人的範圍劃定在家人範圍內。
我、妹妹、母親和父親……如果"犯人"就在這些人裡的話,那麼客觀地考慮一下,最可疑的是誰呢……?家人中最有可能持有《繁星☆威蒂梅爾爾》和《跟妹妹墜入愛河吧》的人是……
"是我麼,真是煩人啊"
不不,決不是。當然不是我啦。剛才的推理不過是從誰最有可能持有這些東西的角度來想的,不過自己也只能推想到是自己還是有幾分可悲啊。
不管怎麼說,那東西不是我的。因為我對動畫片沒有絲毫興趣。雖然班上也有熱衷於談論動畫的人,不過他們基本跟我沒什麼來往。
可是,家裡的其他人不也是一樣嗎……?
為這顯而易見的結論,我抱著腦袋煩惱不已。
不是這樣嗎?首先,老媽是不可能的吧?然後老爸呢,是個徹頭徹尾的機械盲,怎麼也不像是會用DVD播放器的。那有棱有角的黑幫老大般的面孔的老爸,高興地欣賞動畫的場景真是難以想像。那麼妹妹呢--那是應該第一個排除在外的。記得大約5年前左右的她的確是看動畫的,不過最近只看電視劇啊,流行音樂之類的節目了。
面向兒童的DVD動畫和桐乃的興趣差的太遠了。
怎麼也無法想像妹妹會不惜花錢買DVD都要看《繁星☆威蒂梅爾爾》。至於《跟妹妹墜入愛河吧》這種東西,恐怕對妹妹來說連讀出這標題都覺得反胃吧。再怎麼說桐乃也是時下女中學生,今天嘛估計也是出去跟同學搞聚會去了吧--
"唉--真服了啊。完全想不明白"
我的推理完全擱淺了。或許犯人真的不在家人的範圍裡吧,可是一旦把嫌疑人的範圍擴大到外人的話,這下人多得沒完沒了了。
完全不行啊,看來我沒有當偵探的才能。(謎之聲:不,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你很了不起。。)
那麼我該怎麼辦呢?那麼麻煩,還是別去管它了?
不行……還是,無論如何還是想知道。我一定要查出犯人來。
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怎麼變得那麼積極了呢?要是平時的我的話,現在就應該放棄繼續追究下去,一直睡到吃晚飯才對啊。事後我才意識到,如果當時我真的不再追究下去的話,還會像以往一樣過著平淡無奇的生活。
但是,實際上事情卻沒有那樣發展。因為我決定繼續把這件事追查下去。當然,當時我並不知道,不管好壞與否,那時我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命運。(謎之聲:你已經走上了成為妹控的偉大道路了。。)
因為這一事件,我踩到了一個特大號的地雷上--
我家一般是在晚7點整開晚飯,因為老爸總是這時候回家的。如果這時候不老老實實地坐在餐桌邊的話,那就肯定得餓一頓了。
現在是6點三刻。我一邊撓著頭一邊走出了房間,走下樓去。可樓梯下到一半的時候,我又停住了。因為在玄關處看到了桐乃的身影。
……啊,已經回來了啊。
話說回來,記得桐乃的門禁是6點半的。現在回來是早是晚姑且不論,看來她還是有心遵守門禁的。也是啊,雖然看起來老成得像高中生,不過終究還只是初中生嘛。
順帶一提,今天的桐乃上身穿一件黑白相間的條紋T恤,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短褲和裙子連為一體的不知什麼東西。我不是很瞭解,不過似乎是一個叫"賽西…"什麼的知名品牌。要是說她是時裝模特的話,估計誰都會信以為真的吧。
……這不是很可愛嗎。
但是,我不想太主動地去接近我這個妹妹。
反正她似乎是不喜歡我,那樣的話,只要彼此保持一點距離就好了。再怎麼不滿也終究不可能擺脫兄妹關係。
只有這樣相互遷就著共處下去。
--言歸正傳。我就在樓梯的半截處等著桐乃走向餐桌。
"……嗯?"
可怎麼看都覺得她的樣子有點不對勁。明明只要打開門就是客廳了,可桐乃卻絲毫沒有往那裡走的意思,而是呆呆地站在玄關附近。
……那傢伙在幹什麼呢?
我也不能老像傻子似地等在這裡,於是朝台階下走去。
站在通往客廳的門前,手握著門把。
"……"
我突然扭過頭去。
"……我說,你在幹什麼呢?"
"……啊?"
我被惡狠狠地瞪了一眼。
……可惡。明明知道會是這樣,我為什麼要跟這傢伙搭訕呢……。
我傻啊?
"切,沒什麼。"
我邊說著邊狠勁地轉開門把手。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作為晚餐的咖喱飯和大醬湯。全家一起進餐的這間房間,由於是客廳、餐廳和廚房一體型的設計,中間沒有分割,所以看上去很寬敞。
我和妹妹並排坐在餐桌前,對面坐著的是老爸和老媽。
電視裡,新聞播音員播報著對外出口如何如何之類的最近引人注目的實事話題。
老爸哧溜哧溜地小口喝著醬湯。回家洗完澡後總是不穿襯衣,直接披著和服,再加上那壓抑的氣氛,就像黑幫老大一樣。實際上卻正相反,老爸是一名警察。
一旁的老媽則嚼著什錦醬菜,一看就是一位賢淑的家庭主婦的樣子,跟桐乃一點也不像。
妹妹則是一言不發。這傢伙對家人的態度基本是很冷淡的。看著她默默吃飯的樣子,我不禁覺得這傢伙一定是像老爸。特別是那尖銳的眼光。
另外,我嘛,則是常有人說我跟老媽很像。
餐桌前的我們這一家子,給人感覺就是及其平常的一家。平常,太好了。
我一聲不吭地吃著我的咖喱飯,觀察著實行行動計劃的時機。
我說的當然是要找出那張DVD所有者的計劃啦。
……雖然稱作計劃,其實也沒那麼厲害,只是個及其普通而又簡單的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再那麼推理下去也不會有著落,所以我決定找個"嫌疑犯"都在場的時機,來一個敲山震虎。而現在,這一天賜良機就在我面前。
我喝完放有蛤蜊的大醬湯,若無其事地問道,
"我吃完飯要去便利店,有人要我帶東西的嗎?"
"是嗎,那就帶一個新品種的哈根達斯回來。就是季節限定版的那個。"
"明白"
結束了跟老媽毫無收穫的對話後,我故作隨便地說道:
"話說,我的一個朋友最近迷上了面向女生的動畫。嗯--,記得是叫繁星什麼的"
"怎麼突然說這個?"
第一個對我的試探作出反應的就是老媽。難道說……

第一章
從學校回到家時,妹妹正在客廳打電話。
妹妹名叫高阪桐乃,14歲。正就讀於附近的一所中學。
頭髮染成了淺棕色,雙耳帶著耳環,再加上留長的指甲上塗抹著鮮豔的指甲油。就算素面朝天都夠惹眼的端正面龐,經一番仔細的打扮,修飾的更漂亮了。給人感覺很成熟,看起來根本不像中學生。身材苗條而高挑,但是該突出的地方也毫不含糊。

如果歌再唱得好的話,那定會是一位備受女性青睞的天賦超凡的偶像了。
這並不是黃婆賣瓜,我的妹妹的確是一個超凡脫俗的人。
當然,我並無誇耀自己妹妹的意思。雖然常有男同胞們羨慕我,我也並不是不能理解他們的心情,但還是要說"別開玩笑了!"
或許有妹妹的人會較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妹妹並非有他們想的那麼好,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比如這樣想好了。學校的班級裡總有幾群較要好的同學吧。

然後想一想其中最顯眼的群體吧。比如以運動社團的王牌社員啦,帥氣的書生啦,特別可愛的女生等為中心組成的群體。
想像一下就是在這樣的群體中,都比其他人更超凡脫俗的女生。
就是那種僅僅是上前搭訕都讓人要徘徊半天的,今後也多半不會和自己有什麼瓜葛的,宛如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女生。也就是所謂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女生"。大多男生都不擅長與這種女生相處,只會想"她要能注意到我該多好啊"。我也是這樣。
想像一下這樣的女生是自己的家人。當然是在保持彼此之間的距離感的情況下想像一下。
……怎麼樣,懂得我的尷尬了吧。並不是那麼好的一樁事吧?
"我回來了"

出於禮貌,我姑且打了個招呼。可是妹妹根本沒有反應,豈止如此,連瞥都沒瞥一眼。穿著水手服和超短裙的妹妹正陷在軟軟的沙發裡,翹著二郎腿,一幅很高興的樣子對著手機咯咯地笑著。
那張笑臉的確是很可愛,但以前沒有,今後也不會對著我露出這可愛的笑臉來吧。
"哎--?不會吧--?這算什麼啊。啊哈哈,真是笨蛋"
唉,我跟你打招呼才是笨蛋呢。
我在心裡這樣罵道,一邊譁地一把拉開了冰箱門。取出紙盒裝的大麥茶,倒入玻璃杯裡一口喝光。"哈--",我很舒服地深舒了一口氣,離開了客廳。
"嗯,嗯……知道了。我換好衣服後就去啊。"
都快吃晚飯了,還要出去?
唉,反正不關我的事,我心裡嘟囔著,朝樓梯上走去。
我名叫高阪京介,17歲。就讀於附近一所高中。

自己這麼說也沒什麼不好意思,我是一介平凡的高中生。既沒有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興趣愛好方面也沒有什麼值得說的。雖然我也聽聽流行音樂,也看一些小說呀漫畫之類的,不過還談不上是什麼興趣。
放學後不是跟朋友們在街上閒逛、扯扯閒話,就是在家讀漫畫啦,看電視啦什麼的。偶爾嘛……也學習一下。
普通的高中生不就是這樣的嗎?可能你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太安穩而又無聊了,但我覺得保持"普通"是很重要的。
所謂"普通"就是與周圍的人保持一致的步調,腳踏實地地生活。
而"安穩"就意味著風險也小。
幸好我的成績目前還不算差。這樣發展下去的話或許還能進一所不錯的大學。那之後又要如何,還是留待四年的大學生活中再去思考好了。
現在就開始要緊張起來的,大概就是那些照現在這樣下去的話,無法從事自己想幹的職業的人。所謂"追逐夢想"--聽來的確不錯,但那就意味著不再"普通"了。風險又大,怎麼也算不上"安穩"。至少這種生活不適合我。

總之,什麼兒時的夢想我早就忘了……硬要說的話,平平凡凡地,不惹眼地,默默無聞而又安安穩穩地,悠然平淡地生活下去算是我的夢想吧。
我家是兩層樓獨棟建築,家裡有我、妹妹和父母4口人。
是個勉強算得上小康,沒什麼稀奇的,及其平常的家庭。
我和妹妹的房間在二樓。我在自己房裡換上便服,休息了十分鐘左右便下樓去了。因為我想在開始用功之前先上個廁所。一樓的樓梯口邊就是玄關,對面左手邊就是通往客廳的門。
一下樓就來到了玄關旁邊,和穿著便服的妹妹撞了個正著。這個位置對於雙方來說都是死角,是家裡多發碰撞事故的地方。
嗵的一聲,我的左肩撞在了桐乃的胸口。(謎之聲:哦噢噢~!)雖然碰撞本身沒什麼大不了的,這股撞擊力卻使妹妹拎著的包從手中滑落,裡面裝的東西撒了一地。
"啊"
"哦,對不起"
我誠懇地道了歉,伸手要去撿掉在地上的化妝品之類的東西……
妹妹發現我的意圖,啪地一聲用手掌打掉了我伸出的手。

"什……"
在妹妹尖銳的視線中,目瞪口呆的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接著從妹妹的口中蹦出這樣的話來,
"……好啦,你別碰。"
僅此一句,妹妹就默默地獨自收拾起掉在地上的東西來。
唉……真不爽啊……這傢伙……。不願意別人碰自己的東西?
哥哥有那麼討厭嗎。
我一言不發地低頭看著面無表情地收拾著東西的妹妹。
"……"
玄關處瀰漫著尷尬的氣氛。
妹妹背對著我,急匆匆地穿上皮鞋,
"……我出去了"
就像完成任務那樣嘟噥了一聲,妹妹砰地關上了門。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