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2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2

"沒什麼啦。只是他介紹我說很有意思的,我想就看一下也無所謂吧"
"不行,那樣的人不是叫作御宅族的嗎?電視上提到過的……你可不能變成那個樣子,對吧,他爸。"
接過母親遞來的話茬,老爸幾乎面無表情地說道,
"嗯,沒必要自己主動去受那個不良影響嘛。"
嗯--,果然他們是這麼認為的啊。雖說他們並不喜歡對自己不瞭解的事物說三道四,但老實說,對這果然是沒什麼好印象啊。換作我的話,倒是並不在意別人的興趣是什麼,因為與我無關。
話雖如此,我也懶得就此問題反駁爸媽,只是隨便應了聲"嗯"。看來老媽是與此事無關了,因為話語裡沒有絲毫含糊。
老媽是心裡想什麼說什麼,沒什麼可疑。老爸呢,一開始就排除在外了。連DVD播放器怎麼用都不知道的人怎麼會有DVD光盤呢。
那麼……用排除法的話……就還剩……?
我悄悄瞥了一眼坐在身邊的桐乃。
"……"
桐乃緊咬著嘴唇,或許是全身過於繃緊的緣故,手中握著的筷子的尖端微微地顫抖著。……啊?喂,喂……?
"……桐乃?"
老媽注意到妹妹的異常,輕輕叫了一聲,
"……我吃飽了"
桐乃怒氣衝衝地站起身來,大步走出了客廳。
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然後傳來咚咚咚咚地跑上樓梯的聲音。
"……這是怎麼了……這孩子?"
"不,不太清楚……"
我隨便敷衍了一下吃驚的老媽。說實在的,我的確是搞不明白。
……發什麼火呢?那傢伙……。剛才的對話哪裡惹到桐乃了?如果說她是"犯人",並察覺到我的試探的話,那就更奇怪了。
平常的她是不會顯出那麼明顯的樣子,讓我抓住她小辮子的。到底是怎麼了?我完全搞不明白啊,桐乃。
"……唉……"
但是……桐乃的那個反應的確不同尋常。……或許真是在我的試探下露出了馬腳。
當然,我並不認為僅憑這點就可以確定犯人了。僅就可疑這點來說的話,家裡也並不是沒有其他可疑的人……
我在玄關撿到的《繁星☆威蒂梅爾爾》的所有者……
真會是……妹妹嗎?
"他媽,等會兒把桐乃叫來"
餐桌上方響起了老爸低沉的嗓音。啊--,那傢伙要被罵了。不管我的事啊。
如果假定DVD的所有者是桐乃的話,的確有許多事情就說得通了。
掉落的時候恐怕是傍晚和我撞到的時候吧。包裡的東西散落出來的時候光碟正好落到了牆壁和鞋盒的縫隙間。
然後,桐乃在到了目的地之後,打開包才發現那東西不見了。
所以吃晚飯前才在玄關那裡尋找……
再要補充說明的是,如果的確如我所猜想的那樣是把光盤放錯盒子了的話,桐乃出去時要帶去的就不是《跟妹妹墜入愛河吧》,而是《繁星☆威蒂梅爾爾》。
……可到底是什麼事情必須要帶上那東西去辦呢?這個問題已經超出了我的想像力所及。我還以為是去跟同學聚會呢,可是應該不會有哪個女中學生帶動畫DVD去聚會的吧。不過,是去跟朋友碰頭這一點應該是沒有錯的。
"……嗯--"
完全搞不懂。不管怎麼說,現在再把桐乃和面向兒童的卡通片扯在一起也太不配套了。是不是哪裡搞錯了呢?……不可能是那樣的吧。
雖然沿著"桐乃犯案"這一思路想了一下,這時我的心情卻仍舊是半信半疑。
……總之還是去試探試探吧。
"我吃飽了"
吃完飯後,我離開餐桌,回到自己房間。拿出錢包,故意在妹妹房間門前自言自語道,
"好,這就去便利店吧"
……看來我是沒有演戲的天分啊。也好,反正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會那麼順利。要是真會上鉤的話反而要讓人吃驚了。
咚咚咚咚,我故意發出很大動靜走下樓去,砰地用力關上了家門。
出門後,我朝著便利店的方向走了一會兒,但在來到拐角處時卻沒有選擇通往便利店的路,而是沿著另一條路繞到了家的後面。問我要幹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只是站在"犯人"的角度考慮了一下。如果桐乃是犯人的話,大概已經意識到是我撿到了那東西了吧。
那麼,如果我是桐乃的話會怎麼做呢?
上策莫過於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拿回那件東西,然後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一定是這樣。
剛才的桐乃失去了往常的平靜,明顯不對勁。那樣的話--就有可能按耐不住趁我外出的空子尋找那張光碟。因此,雖然她上鉤的可能性不大,我還是設下了一個簡單的圈套。
"不,再怎麼說也不會上鉤吧……怎麼可能……呢?"
一邊這麼嘟囔著,我就從後門返回了家中,踮著腳走上樓梯。然後猛然打開自己房間的門。
咦--!…。
"……喂……你在幹什麼啊?"
"……!?"
啊--!?不,不會是真的吧?竟然真的出現了啊……這傢伙。
有,有迫不及待到這種程度嗎?你這傢伙。
桐乃這時正雙膝和雙手著地,趴在我房間的中央。聽到我的聲音嚇了一跳,臉色蒼白地扭過頭來。
這臉色顯然是嚇壞了。但那依舊如同看垃圾一樣的視線卻像一把刀子刺在我的心頭。
"……聽到沒,我在問你幹什麼呢。"
"……管你什麼事"
桐乃咬牙切齒地說道,依舊是屁股朝著門口。或許是因為緊張的緣故吧,呼吸很急促。
"……怎麼不管我的事呢?隨便闖進別人房間進行搜查……如果你碰到這種事會怎麼想?"
而且你的手伸得也不是地方吧,什麼地方不好翻,偏要翻我的秘密藏書處。因為這難以啟齒的憤慨,我冷冷地反駁道。
"……"
桐乃則一聲不吭地轉過頭去。也許是憤怒的緣故吧,臉上泛起了紅潮。然後默默地緩緩站起身來,朝我走來。
"讓開"
"不讓。回答我的問題--你在這裡做什麼?"
"讓開!"
"……我知道,你是在找這個東西吧?"
面對近在咫尺怒目而視的妹妹,雖然有些畏縮,我還是慢慢地從腹部的衣服下面把藏著的《繁星☆威蒂梅爾爾》的DVD拿了出來。桐乃的反應則是戲劇性地大轉變。
"這是……!?"
"嘿"
妹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手來拿,幸好我靈活地避開了。
我故作一臉得意的樣子,一邊用手掌拍打著光碟盒背面一邊說道,
"哼哼,這個,果然是你的啊。"
"……怎麼可能"
妹妹極不高興地答道。喂,喂……我說,你的說辭和行動根本不一致哦。
"不是嗎?這個,我是傍晚時在玄關那邊撿到的。不是跟我撞到的時候,你掉落的東西嗎?"
"絕對不是。……不是我的。那……那麼小兒科的卡通片……我怎麼可能要看呢?"
妹妹絲毫沒有要承認的意思,這下事情可沒完沒了了。
"如果不是為了找這個的話,那你在我房間裡幹什麼啊?"
"……那是因為……是因為!"
"那是因為?因為什麼啊?"
在我的追問下,妹妹再次陷入了沉默。
"……"
桐乃的肩膀微微地顫抖著,似乎心有不甘地緊咬著嘴唇,低著頭。
很明顯,因為我的窮追猛打,使妹妹感到受了很大的屈辱。
也難怪嘛,這對我來說的話就相當於自己很討厭的傢伙得意洋洋地在面前說"喂,這本黃書是你的吧?嘿嘿"。那樣的話我一定是氣得不得了,而且羞愧得要死吧。
"……"
桐乃以看著殺父仇人般的眼神注視著我,雖然一言不發,卻是露骨地表現出對我的敵意。
……混蛋。為什麼妹妹要用這種飽含恨意的目光注視我呢。
可惡……事情發展得越來越荒謬了……。我明明早就不在乎這傢伙了,為什麼還要幹這種自討難堪的事情呢?
算了算了!不玩了!
"給你"
我順手將DVD的盒子塞到妹妹懷裡。桐乃的眼中依舊飽含著憎惡感,抬頭看著我。
"一定是很重要的東西吧?還給你,收好了。"
"說,說過不是我的……"
"那你就替我去扔了吧"
"啊?"
桐乃迷惑地望著我。
為什麼要露出這幅表情呢?我可沒有在欺負妹妹取樂啊,只是想知道這張DVD到底是誰的。現在既然已經搞清楚了就沒必要再跟你費事了。--我看出了妹妹表情中的疑惑,默默地在心裡這麼嘟囔著,卻絲毫沒有流露在外。
"不好意思,看來是我誤會了。我知道這個不是你的。雖然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是誰的,反正我拿著也沒用。給你道歉的同時順便拜託你一件事,你能替我把這個扔了嗎?"
都妥協到這個份上了,桐乃終於開了口,
"……嗯……那好吧"
說完,終於同意收下那張光碟。我閃到一邊,讓出了房門的位置。桐乃與我擦肩而過,走出房間,我則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唉……"
真是不可思議,最後一次跟妹妹這麼講話到底是幾年前的事了呢?
累死我了--我一屁股坐到床上,倒仰著頭看著天花板。
這時,我以為早已離開了的妹妹卻發話了。
"……那個,在聽嗎?"
"啊?"
這傢伙還沒走啊。真麻煩,快點走吧您。
我轉頭一看,發現妹妹正試探性地望著我,要是平常的她的話絕不會對我露出這麼和氣的表情。……什,什麼事啊……?……怎麼了?
"……還是,……覺得好笑吧?"
"覺得什麼好笑?"
"我是說……那個,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啦。……如,如果這個,是我的的話……是不是覺得很好笑……"
……切。
"還好啊,沒什麼好笑的嘛。"
心裡雖然覺得不耐煩,口頭上卻這樣回答了。因為我想快點把這傢伙打發走嘛,如果不這麼說的話大概又要爆發了。……真是的,為什麼還要跟我找茬呢。……我還不是顧及到你的矜持,不想把事情搞大才把東西還給你的。再怎麼說也是你自己笨手笨腳的把東西弄丟了才引發這一連串事情的吧……要感謝我才對,怎麼還能倒打一耙呢。
"……你是……這麼想的嗎?……真的嗎?"
"嗯。不管你的興趣是什麼,我都不會嘲笑你的。"
因為跟我毫無關係。
"千真萬確嗎?" "真難纏啊,你。我說是真的嘛,你就相信吧"
我完全是懷著敷衍的心情說的這話,可是桐乃聽了似乎很滿足。
"……是嗎。……原來如此"
桐乃點了點頭--如獲至寶般地抱著《繁星☆威蒂梅爾爾》跑了出去。這一場景不知怎地勾起了我的無限還念,記得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有過類似的情景。……不過已經記不清了。
"……走的時候就不能關上門嗎"
我一邊發著牢騷一邊仰面躺倒在床上。
之後的兩天裡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和桐乃還是跟往常一樣,既不說話也沒有目光交流,保持著形同路人的距離。我雖然得知了妹妹不為人知的一面,卻並沒打算要怎麼樣,倒是想要快點忘掉。
說實話,確實有過好奇,這樣一個妹妹怎麼會喜歡那種東西呢?
但也不想為此去窺探別人的秘密,因為嫌麻煩嘛。
但是……
就在某天深夜,正熟睡著的我突然感到面頰上襲來一陣疼痛。
"!?"
這麼被弄醒真是不爽啊。好像面頰被扇了一巴掌似的。
怎,怎麼回事!?入室搶劫嗎!?我嚇了一跳,急忙睜眼查看。
"……"
好刺眼。似乎有人打開了房間裡的燈。雖然肚子上感到有重物壓著,手腳卻沒有被綁起來。這要是強盜干的的話,還真是粗心大意…… 喂!
"是,是你!"
看清了襲擊者的身份後我更是目瞪口呆。因為是在半夜突然遭受襲擊,心臟到現在還怦怦直跳呢。
"……別出聲"
襲擊我的人竟是身穿睡衣的桐乃。我直起上半身來,桐乃則是雙膝和雙手撐在我的床上,壓在我身上,沒化妝的臉就近在眼前。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