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3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I-03

"……我說你這傢伙啊……!?到底要幹什麼……"
"……不是叫你別出聲了嗎,你以為現在幾點了?"
我正要責問桐乃,她反而壓低聲音威脅起我來。
我總覺得"你以為現在幾點啊"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
……不對啊,現在是深夜……我是在自己房間的床上,妹妹壓在我身上,彼此如此近距離的對視著……這情景,究竟是?如果單把這一幕拿出來看的話,像是愛情喜劇裡的一幕。出於這一情況,我的心臟都快要裂開了。
"……總,總之先從我床上下去……"
調整了一下緊張的呼吸,我這樣命令桐乃道。桐乃明顯帶著一幅氣呼呼的表情聽從了我的要求。
如果是其他異性的話,我說不定還會因吃驚以外的理由而不安。可如果是妹妹騎在自己身上的話,只會覺得重。不管怎麼說這傢伙也劃不進異性的範疇。
有妹妹的人都應該會這麼說的。
"唉"
我用手捂著腮幫子嘆了口氣後問道,
"說吧?到底想幹什麼啊?"
"……有話要跟你說,來一下"
你生的是哪門子的氣啊……我莫名其妙地被扇了一巴掌才叫生氣呢。就算這樣還能耐著性子跟她一問一答,我這人實在是太好了。
"有話說?這種時間嗎?"
"對"
"不過我很困吶……明天不行嗎?"
我滿臉寫著"不願意"地答道,可是桐乃卻不答應。
反而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像是要說"你腦子有問題啊"。
"明天不行。必須要現在"
"為什麼?"
"……無論如何都要現在"
知道啦知道啦。不說原因也不肯讓步,真是個任性的女生。
這些牢騷話姑且不管,我剛才的確是困得不行啊……可現在,煩了半天大腦清醒過來,睡意都沒了。沒辦法,雖然嫌麻煩還是答道,
"……你叫我去什麼地方啊?"
"……到我房間裡來"
桐乃用看著殺父仇人般的眼神看著我,一個勁地拽著我的袖子。
無耐地搖了搖頭,我放棄了抵抗。
"我去還不成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妹妹的房間就在我房間的隔壁。是前年桐乃升初中的時候老爸給她騰出來的。原本是根本沒什麼人使用的破破爛爛的日式房間,為了迎接桐乃才特意裝修成西式房間。我是至今一次也沒進去過。
原本以為以後我也不會進那個房間的吧……可竟偏偏大半夜的被招呼去做客。就是今天早上的我,也絕不會相信有這種事的吧。不管怎麼說,現在我還在懷疑桐乃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沒關係的,快進來"
"……嗯"
桐乃走在前,先進了房間。在她的催促下,我第一次踏進了妹妹的房間。也沒什麼特別的感慨,只是覺得房間很女孩子氣。
……哎,比我的房間還大嘛。
得有8張榻榻米的面積了。有床、壁櫥、寫字檯、書櫃、還有穿衣鏡和唱片架……等。
裝修倒是沒比我的房間好到哪去,但整體是偏紅的色調。
要說還有什麼不同的話,就是還有一張電腦台。
這房間雖說缺乏個性,卻相當時尚。跟我對桐乃的一貫印象完全吻合。
"……鬼鬼祟祟地看什麼呢?"
"沒看什麼"
難以置信,明明是自己把我帶來的,還這麼說話。
桐乃輕輕地坐到床上,指了指地板。
"請坐"
說得倒是那麼輕鬆,我的妹妹啊,奉行(相當於捕快)和罪犯之間才這麼坐的吧。
"……喂,至少給我個坐墊吧"
"……"
桐乃很不耐煩地皺了皺眉頭,把一個貓臉造型的坐墊扔了過來。
我盤起退,把貓的臉枕在屁股下面坐在了地板上。
……這傢伙似乎是不喜歡我碰她的東西的樣子嘛。是怕沾上細菌嗎?這年紀的女生都這樣子的嗎?啊,真是麻煩,麻煩。
"說吧"
我若無其事地問道。桐乃悶悶不樂地視線游移了片刻,終於做了個深呼吸,嘟囔道。
"我有……要……"
聲音太輕啦,我聽不見。這麼一反問,桐乃的視線一下子變得異常嚴肅。
"……我是說有事要商量"
真是聽到奇怪的話了,是我聽錯了嗎。我再次反問道,
"你說什麼?"
"……有重要的事要商量"
"……"
相當長一段時間我呆呆地沉默著,一邊不住地眨著眼睛。
可不是嗎。偏偏是這個把我當蛆蟲一樣討厭的妹妹竟然對我說了什麼?說有重要的事要商量。怎麼想也像是做夢一樣。就算有人說貝吉塔攻到城裡來了我都不會那麼吃驚吧。
終於,我從喉嚨裡擠出幾個字來,
"你是說……你……找我商量?……"
"嗯"
桐乃明確地點了頭。喂喂,不是真的吧……
"……你不是說過的嗎?"
"說過什麼?"
"就,就算我有……那種東西,也沒有什麼好笑的。"
桐乃似乎很消沉地口齒不清地說道。
"那種東西?……你指的是我讓你去扔掉的那東西嗎?"
"……嗯"
話題怎麼突然轉到這件事上了呢?
我納悶地答道"嗯,是說過啊"。
"那又怎樣呢?"
"那個……你真的……不笑話我嗎?"
我看出來了,她似乎是要確認跟我這種傢伙攤牌到底要不要緊。
面對桐乃期待的眼神,我答道,
"別讓我老重複說過的話嘛。我不是說了絕不會笑話你的嗎?"
因為我是打心眼裡覺得你的興趣是什麼完全跟我無關。這傢伙就為再確認一下這種事還特意把我叫到這裡來嗎?
"絕,絕對嗎?真的肯定嗎?"
"一萬個絕對,千真萬確啊。"
"要是撒謊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的哦"
"好啊,隨你便"
唉--你也適可而止一點好不好啊,到底要說什麼啊……。
正當我被她弄得疲憊不堪的時候,她似乎是下定了決心,站起身來,走到了書架的前面。
……嗯?到底打算幹什麼啊?
正當我完全摸不著頭腦時,桐乃把兩個書架中的一個挪到了我的面前。我還納悶她搬個書架怎麼那麼輕鬆呢,仔細一看,原來裡面的書早被她取出放到床上了。
佔據一整面牆壁的書架被挪走了一個,露出很大一片牆壁。
"喂喂……你……這是要幹什麼呀?"
桐乃根本不理會我的問話,用肩膀頂著剩下的那靠牆的書架(裡面大概裝了一半書),把它朝著剛空出來的地方推去。
嘶,嘶……寬寬地書架一點點地移開了。出現在那面牆上的是跟西式房間極不協調的日式壁櫥的拉門。原來是一個隱蔽的儲藏室。
"哇,厲害……"
桐乃喘了口氣之後說道,
"……記得嗎,當我升初中有了自己房間的時候……不是把這房間改造成了西式房間了嗎?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猜這個壁櫥是那時遺留下來的吧……。因為被書架擋住了,我也是去年大掃除的時候才發現的。"
"是這樣啊……"
估計是老爸為了省錢偷工減料了吧,反正用書架一擋也看不見。
"那麼……你說的要商量的重要的事,莫非和這裡面放的東西有關吧?"
桐乃點了點頭。雖然伸手放在拉門上,卻不見她打開。
"……"
桐乃面帶愁容,凝視著我。
從至今為止的這些事情來看,就算是愚笨的我也基本能夠猜得到那拉門的另一頭放著什麼了。也大致可以猜到她猶豫不決的理由了。
--重要的事情要商量。……為什麼是找我商量呢?
的確,我最近是說過無論她的興趣是什麼都不笑話她的……
"嗯--……"
如果我是桐乃的話會怎麼做呢?
嗯--……大凡有重大的事要商量,一般可以分成兩種情況吧。
一種是最常見的情況。就是找瞭解內情而又靠得住的人商量。這種情況的話當然是希望對方能一起思考怎樣才能擺脫自己的煩惱或解決所面對的問題。
然後,還有一種嘛就是找根本不知內情的局外人商量。
後一種情況嘛,打一開始就沒有期待能得到什麼有效的建議,只是想找人傾訴罷了。
那麼,對桐乃來說我是"瞭解內情又靠得住"的人嗎?不會,絕對不是……那麼說來是?
如果桐乃的煩惱跟我猜想的一樣的話,那的確是難以找別人商量。
因為那樣做恐怕會破壞自己的形象,所以根本不能挑肥揀瘦。
現在桐乃能夠敞開心扉傾訴的對象也就只有一個。
那就是已經知道了她要說的是什麼,並且說好之後無論對方怎麼看,她自己都無所謂的那種人--對,就是我。
啊--,原來是這樣啊……。已經大致猜到了妹妹所要說的事,為了快點結束這麻煩的事情回去繼續睡我的覺,我說道,
"別擔心,無論這裡面冒出什麼來我都不會笑話你的。如果你說要保密的話我也絕對不會對別人講的……所以,放心好了。"
聽完我精心盤算好的話後,桐乃再次點了點頭。
"……說定了啊"
像是確認般地嘟囔了一聲以後,桐乃打開了這禁斷之門。
啪嗒……
噗通……
"……嗯?好像有什麼……掉地上了哦。"
我還沒來得及細看壁櫥裡的東西,注意力就被掉在地上的東西吸引過去,伸手把它撿了起來。
又是一個DVD光碟的盒子--
標題是《跟妹妹墜入愛河吧 妹妹makerEX Vol.4》。
"呃呵呃呵呃呵……!?"
差點沒把我嗆死。
真傢伙出現啦--!?細細一回想的確如此,不止那個動畫片,這個東西的主人也是她。
我已經驚呆了。要說是因什麼事驚呆了,就是這超乎我想像的低俗包裝。上面畫著一個半裸的女孩子羞答答地將雙臂抱在胸前。而且這竟還只是某系列中的一部。
"這……這是……什麼啊……"
"啊,這個啊。這個原來是PS2上的,後來被移植到PC上,變成一個新的系列。雖然是個名作,但是有點老了,難度也太大,不推薦新手玩。"
我問的不是這個。再說什麼叫"新手"啊?這麼說你還是"老手"?玩這個的"老手"?
可惡,該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憑我的水準已經顧不過來了!
到……到底還會發生什麼呢?
我,我到底闖入了一個怎樣的異常空間啊?誰來告訴我啊?
我的大腦已經在《跟妹妹墜入愛河吧》這第一股衝擊波的摧殘下昏昏沉沉了。但對桐乃來說,這種東西只是小菜一碟。
"啊……"
我腦門上直冒著汗,抬起頭來,朝開放在我面前的這禁斷的無底深淵望去。
拉門的另一面乍看只是個極普通的日式壁櫥。壁櫥裡分隔成上下兩層,黑洞洞的。
但裡面放的種種貨色卻是個個都了不得。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上層許多疊在一起的盒子。
"……那些……盒子是……?"
"這個嗎?這是PC遊戲的盒子"
桐乃用有幾分得意的口吻回答道。然後"嘿呦嘿呦"地把一個盒子搬到我面前。
其中大多數都是《妹妹makerEX》系列的作品,舉例說一下的話,有《超義妹》、《跟妹妹們玩耍吧》、《天元突破12姐妹》、《最終兵器妹妹》……等等。
雖然想說的話有很多,但說不好的話可能就會演變成可怕的情景,暫且還是挑個不痛不癢的問題。
"為什麼……這些盒子這麼大呢?"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反正遊戲盒子就是這樣子的嘛"
桐乃一本正經地道破了這一世界級謎團。搞不懂了……我搞不懂了……我什麼都搞不懂啊。
咕咚……在緊要關頭,我把險些要從嘴裡滑出來的危險的吐槽又嚥了回去,將視線投向壁櫥的下層。
下層還是擺放了很多大個頭的箱子。
比PC遊戲的盒子還要大,規格各不相同。有的箱子上畫著女孩子,有的則閃耀著金屬般的光澤,各有特色。
"這裡的……這些……是什麼啊?"
"動畫DVD的盒子。這裡的都是特別版套裝"
"DVD盒子?特別版的套裝?"
雖然顯得很沒出息,我還是只有鸚鵡學舌地反問的份。
"沒錯。對原先的正篇加以修正的完全版,還有追加視頻啦,特製小冊子啦等各種各樣的特典。……哼哼,厲害吧"
"就是……繁星☆威蒂……那類東西嗎?"
"嗯"
不知何故,桐乃的興致似乎異常高漲。
能夠有機會展示引以為豪的收藏就那麼高興嗎?高興到都忘了我是她最討厭的人,向我露出笑臉來了。不知為什麼,我倒變得不放心起來了。
不過還是很好奇啊。
"這些東西……很貴吧?"
"嗯?還好,一般啦。比如這個,41790日幣,這個嘛55000日幣,還有這個嘛--"
"好貴啊--!?哪裡'一般'啦!?"
"是麼?……不就是一兩件衣服的錢嗎?"
"你哪來那麼多錢啊!?明明還是初中生嘛!為什麼14歲就對金錢的感覺那麼麻木了呢?"
話音剛落,覺得大事不好。
……糟了,也許這個問題是踩到地雷上了。甚至都不想聽她的回答……
我獨自瞎操著心的時候,桐乃卻輕描淡寫地說道,
"什麼地方來的?……那還用問,當然是我的片酬嘍"
"原,原來如此……"
嗯--……是片酬啊,那就好……
不對,等等。不行不行不行!?好個頭啊!?
我驚異地問道。
"片,片酬嗎……?"
"嗯"
"哦,……我沒跟你說過嗎?我在做雜誌的模特。"
"雜,雜誌?模特?……封面女郎嗎?"
"……完全不對。耳朵聾了嗎?我不是說過是模特了嗎?雜誌專屬的讀者模特"
桐乃那鄙視的眼光像是刀子一樣刺痛著我。我還是沒搞清楚模特和封面女郎有什麼不同,不過看來是我說錯話了。
也許是歪著腦袋苦思冥想的我讓桐乃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吧,她從書架上拿來一本雜誌交到我手中。
這種雜誌俗稱"teen志",就是指面向十幾歲少男少女的一類雜誌。手中的這本雜誌,白色的封面背景上用閃閃發光的字體寫著一行標題,下面還羅列著幾行諸如"搶佔流行前沿"之類的宣傳用語。
"……"
嘩啦啦地翻看了一下雜誌,裡面隨處可見我這熟悉的妹妹的身影。她穿著各種服裝擺出種種造型。雖然我不甚瞭解什麼流行趨勢,但據說照片裡妹妹穿著的都是流行最前沿的服飾。
--不可思議啊。我的確是一直覺得妹妹很像模特,不過沒想到她真的在做模特啊。
這傢伙跑哪去幹什麼事明明不關我的事,我卻還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些許不快。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也說不清。還是一不小心把這種心情表現了出來。
"--這穿的算什麼啊。你腰痛嗎?"
"……你是傻瓜啊?"
是我多心了嗎,似乎感到在妹妹鄙視的眼光裡夾雜著失望的神色。
看到妹妹一下子低頭不語,我感覺更不是滋味。為了彌補剛才說的話,我說道,
"……不過……還是很可愛的嘛"
在妹妹面前,我說什麼啊。……雖然說的的確是真心話。
"……話說回來,這可是相當出名的雜誌吧?連我都知道這本雜誌。……這麼看來你還真了不得啊。"
"哼,還好。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點小事。"
雖然是從我口中說出的讚美之詞,妹妹好像還是很高興,一幅得意洋洋的表情。
籠罩著房間的緊張氛圍總算有所緩解,我便趁此機會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問道。
"那麼賺到多少錢啊?"
"嗯--……我想想"
聽到從妹妹口中說出的數字,我無奈地垂下了肩膀。
……喂喂。……再怎麼說給這小鬼的錢也太多了吧。
"所以嘛,每天致力於使自己變得更可愛也是我的分內工作。"
"哼……還真能說"
不過……這本雜誌的讀者們恐怕根本想不到擺出這些可愛造型的可愛女生會用片酬去買《跟妹妹墜入愛河吧》、《跟妹妹們玩耍吧》之類的東西。
要是這傢伙的粉絲知道了她的真實面貌,恐怕都要絕倒吧。
這時,跪在壁櫥邊的桐乃張開雙臂擋住了我的視線。
"……今,今天只給看這些。"
"為什麼?"
其實我也並不是想看,只是一直以為不到全部參觀完她是不會放我走的。
桐乃往壁櫥的深處瞥了一眼後轉過頭來注視著我。
不是叫你別用那看垃圾般的眼神看我了嗎。
"因為……我還不能完全相信你。現在最多只能給你看這些。"
"啊?"
什麼?這傢伙說得是什麼話啊?照這說法,聽起來……似乎剛才看的這些都只是個開頭,還有更了不得的東西。啊?……說真的嗎?真的還有嗎?
"那個,……放在很裡面的東西有點不好意思的……所以,……不能讓你看"
"……是,是嗎……"
咦--?剛才還得意洋洋地在我面前炫耀《跟妹妹墜入愛河吧》呢,能讓她都感到害羞的東西啊?到底是多麼了不得的玩意啊……?由於深受刺激和驚嚇,我說不出話來了。
桐乃像四足動物一樣爬到我面前,探過腦袋問道,
"說啊,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
她在說什麼呢?有聽得懂的人告訴我一聲啊。
見我什麼也沒答上來,桐乃就支支唔唔地說道,
"我是說,那個……感想啊。對我的興趣的感想。"
"……嗯--,感想,感想……啊?……嗯--,吃了一驚吧"
"只有這點?"
"……你逼我也沒用嘛……有什麼辦法?太吃驚了,以至於沒有其它感想了"
我辯解般地說完之後,桐乃有幾分不快地撅起小嘴說道,
"……果然還是覺得我有這些東西,……很可笑吧"
"……沒有,說哪的話"
什麼"可笑"啊……早就超出"可笑"的水平了。
……鬧了半天,桐乃說的要商量的事就是這個啊……
這姑且不管了,也差不多該放我回去了吧,好睏啊,什麼都不願意想了。
因為我想盡快逃離這裡,於是就說了些我估計妹妹想要聽的話。
"我不是說了嗎?無論你的興趣是什麼都不會取笑你的。--這樣不是很好嗎?拿什麼當愛好是個人的自由。你的興趣又沒有給別人帶來困擾,用自己賺來的錢無論買什麼別人都不能說三道四。"
"……說得也是啊。……哈哈……你偶爾也會說兩句好話嘛!"
好的好的,這下子你滿足了吧?那我就差不多該告退了。
這麼想著,我就打算從坐墊上站起身來。可還沒站直,我又改變主意了,再次坐了下來。
其實,打從剛才起就有一件事讓我一直想對這傢伙吐槽,但是忍了下來。
如果吐槽指不定會聽到多麼驚天動地的答案呢,所以我還是想儘量不要吐槽算了……但我再也忍不住了。
"呼……"我深吸了一口氣。
好--……我要吐槽了啊。真的要吐槽了啊。做好心理準備了嗎?做好了就算得到最可怕的答案也要不慌不亂地應對的準備了嗎?
"桐乃,有個問題本來早該問的,可以問你嗎?"
"啊?很噁心唉,怎麼突然這麼一本正經的?"
你這傢伙,我如此寬大地全盤肯定了你的興趣,你就這麼對我說話的嗎?
不過照這樣看來的話,似乎事情不會發展到我想的那個最可怕的方向了。
呼……我再次深呼吸了一下之後鼓足勇氣問道,
"為什麼你有的淨是些妹控的H遊戲啊?"
"……"
喂,喂……為什麼在這麼微妙的關頭不說話了啊?快說點什麼啊……拜託
"……你覺得……是為什麼呢?"
"不,不知道啊……到底是為什麼呢?"
等,等一下。等一下……你臉紅什麼啊……!?
為什麼朝我爬過來啊……!?
難道,難道說……等等,您饒了我吧……我沒有那種興趣啊……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