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遊樂園鬼屋

遊樂園鬼屋

「別人化妝是畫美麗,我們化妝是畫醜怪。」
長長的化妝台前,坐了一排『妖魔鬼怪』。

「立亭,妳說是不是啊?」游心瑀邊妝扮自己,邊碎碎念道。
「是啊。你說得對啊。」坐在她身旁的立亭應道。
「別抱怨了啦,你扮的只是貞子;黑眼圈畫深點、臉慘白一點。」一個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爛瘡的紅衣女子道:「哪像我,搞得自己跟個鬼一樣。」
「妳本來就是要把自己搞得跟鬼一樣啊。」心瑀大聲笑道,現場爆出一陣笑聲。

一個大光頭的領班,走進化妝棚內,對眾人喊道:「時間剩不多囉,二十分鐘內一定要入場完畢。」
眾『妖魔鬼怪』,化完妝後,各自的走入鬼屋。
「妳啊妳,永遠是最慢的一個。」立亭指著鏡子裡的心瑀。
「好啦,好啦,我知道自己是烏龜可以了吧。」心瑀抓了抓頭髮,苦笑道:「我的妝雖然簡單,但是要畫到很慘白很嚇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立亭走到化妝棚門口,回頭笑道:「真是藉口,那你這笨蛋就快一點吧。」立亭轉頭走向鬼屋。

走進鬼屋,各式各樣的『鬼』,已經各就定位。
有紅衣女鬼、穿著醫院病服的女鬼、吸血鬼、鐘樓怪人、殺人魔傑森、中國殭屍、惡靈古堡殭屍、滿身爛衣服的爛臉男鬼、豬八戒……
沒看錯,就是豬八戒。

「這……這什麼鬼啊?」心瑀第一次來鬼屋工作時,看到豬八戒的反應。
遊樂園鬼屋領班,拍了拍心瑀的肩膀,道:「妳不覺得在黑暗的鬼屋裡,看到豬八戒對妳衝過來,也是種驚悚嗎?」
「……」心瑀看著豬八戒,沉默的點了點頭。


鬼屋打工的錢很多,時薪是一百三十元到四百五十元不等;隨著資歷和扮演實力,薪資也會有所調整。
天下沒白吃的午餐。錢多,心酸自然也多。
除了時常化妝傷皮膚外……

「呀!」心瑀驚呼道。
心瑀摀著鼻子往後退了幾步,鼻血從鼻子緩緩流出。
「啊,抱歉!抱歉!」男遊客連忙不斷的道歉:「我剛剛是被嚇到了才作出的反應,對不起!對不起!抱歉啊!」
男遊客和隨行友人不斷向心瑀道歉。
心瑀連忙搖頭,道:「沒、沒、沒關係。」男遊客塞了一張千元大鈔給心瑀,隨即低頭離去。
「心瑀,先去休息!」在不遠處扮醫院病服女鬼的立亭,趕了過來扶著心瑀。
「好險流的鼻血不多,只有一點點。」心瑀用手抹了抹鼻血。
「先去休息吧。」立亭把心瑀攙扶出去。

「心瑀啊,今天真是辛苦妳了。」化妝棚內,領班憐惜的看著心瑀。
「沒事啦,鼻血早就止了。」心瑀看了看鏡子:「幸好不影響明天的化妝。」
「妳還真認真。哪,給妳的,讓妳壓壓驚。」領班拿了個紅包給心瑀。
兩張千元大鈔的紅包。
這一拳讓心瑀今天多了三千元的意外收入。
「以後乾脆都每天都被打個一拳。」心瑀心裡開玩笑的竊笑道。
對心瑀一個剛大學畢業的人而言,錢很重要,因為心瑀想多存點錢未來能夠創業,開個自己的飲料店。

翌日,心瑀照常上班。
化妝棚裡已空無一人。
「啊呀,還有十分鐘就要進場了,我又遲到了。」心瑀心裡焦急著。
一個禮拜二十幾天的班,心瑀有將近一半左右會晚到。
但也由於現在是淡季,所以領班和同事們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又是貪睡惹的禍!」心瑀捏著自己的臉。

迅速化完妝,趕到鬼屋後,心瑀和各就各位的鬼同事們打招呼。
「今天早上會有多少遊客,猜猜看。」立亭問道。
「可能不到一百個吧。」心瑀。
「妳錯囉,妳忘記了嗎,今天早上會有國中畢業旅行來這。」立亭笑道。
「對吼。」心瑀。

原本只有三三兩兩的遊客早晨,隨著鬼屋門口傳來一陣喧嘩後,人潮就開始不停歇的湧進鬼屋。
「好一陣子沒看到這種情景了。」心瑀心裡竊笑著。

三不五時的尖叫聲和鬼叫聲,在黑暗的鬼屋內激烈迴盪著。
「嗚……」心瑀邊呻吟,邊緩緩的從石柱旁邊露出了半個臉。
一群國中女生被嚇的破聲尖叫。
「哈……好久沒碰到這麼好的遊客了。」心瑀在心中狂笑著。
心瑀玩心興起露出半截舌頭,全身趴倒在地上,高高翹起屁股扭動著。像隻快死掉卻又不斷蠕動的蟲。
「哈哈……」一群國中女生爆出了笑聲:「這樣就不像鬼了。不可怕了,我們快走吧。」
一群國中生伴著笑聲離去。

「……死小孩。」趴在地上的心瑀,看著遠去的國中生暗罵道。

不遠處,爆出一陣吼叫聲。
「出來啊!吸血鬼快出來啊!」
「有種就給我出來!」
「不要裝死啊,有種出來啊!」
一群國中生對著躲著吸血鬼的地方,大聲吼道。
「真是白目。」心瑀心裡罵道。

「幹,我出來啦!怎麼樣?」扮演著吸血鬼的力傑,跳出來指著國中生罵。
一群鬧著玩的國中生,不知所措的愣在現場。
『眾鬼』紛紛聞聲,前去勸架。
「我出來啦!你們怎樣啊?說啊!」力傑仍指著國中生破口大罵。
到最後連領班都出來勸架,才平息紛爭。

化妝棚內,立亭正看著小說。
心瑀邊卸妝邊看了看立亭,邊瞄了一眼立亭的小說。
「這什麼小說?鬼故事?」心瑀問道。
立亭點了點頭,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轉頭看了心瑀:「心瑀啊,我們在鬼屋工作,妳有沒有想過我們這裡會不會真的有……鬼?」
「很多啊!我每天都看到一堆,連我們自己都是。」心瑀看著鏡子卸妝。
「唉呀,我不是說我們這種啦,我是說……」立亭忽然住了口,領班往她們走來……

「唉,立亭啊,在這裡不要提到鬼,也不要看鬼故事,這可是忌諱!」領班表情不悅,但仍維持著平日的溫和口氣。
「我……我知道了。」立亭把小說放進包包。
「去年就有人,因為……幹!」領班把頭偏到一邊去表情怪異,像是在懊悔說溜嘴什麼的。
心瑀和立亭心裡都同時泛起了一陣震撼……
「幹?領班會說幹?」兩人心裡同時都出現這樣的疑問。
一向脾氣溫和的領班會罵幹?
兩人雖然不方便追問什麼,但是心裡卻對這遊樂園的過去激起了好奇心……

「抱歉,沒事。妳們下班沒事也就快點離開吧。」領班對二人擺了擺手後,轉身離開。


翌日,破曉晨光照耀著還未開幕的遊樂園。
「哈!我今天早點起床,今天肯定不會晚到了。」心瑀笑道。
化妝棚內,所有人都化妝坐在鏡子前;有人畫好了在發呆,有人則還在化妝。
「大家早啊!」心瑀和大家打了聲招呼。
心瑀來到了自己的位子前,放下包包。


就在這時,包包的手機響起。
立亭來電。

「喂?」心瑀。
「妳有收到簡訊嗎?」立亭劈頭問道。
「簡訊?什麼簡訊?」心瑀問道。
「領班昨晚被人發現,在自己住所疑似一氧化碳中毒生命垂危,現在正在急診室裡急救中。」立亭焦急道。
「什麼?」心瑀驚道。
「所以……妳現在在哪?」立亭。
「我在化妝棚啊。」心瑀愣愣的道。
「化妝棚?今天停班了,大家現在都在這邊。」立亭。
「大家……都在這邊?」


心瑀轉頭看了看化妝棚內的『大家』。
『大家』都化好妝的看著心瑀……
『立亭』則坐在心瑀旁邊的座位,看著心瑀。


「……你現在到底在哪裡啊?」電話那頭依舊傳來立亭的聲音……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