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非洲神秘“龍蝦”民族:人人只有倆腳趾

非洲神秘“龍蝦”民族:人人只有倆腳趾


在博茨瓦納境內弗朗西斯敦市以北64公裏的一個山谷裏,遍地蓋著非常原始的一種小泥屋,一小部分兩腳趾人就平靜地生活在這裏,這裏距離津巴布韋和博茨瓦納的邊境線僅2公裏左右。
  非洲龍蝦民族

  如果有外界陌生人來這裏,就會給這個小小的部落造成一點騷動。他們會謹慎地與陌生人交談。
36歲的貝姆巴是一個三口之家的家長,也是山谷中第一個出外謀生的兩腳趾人,每到溫暖的季節來臨,他就去弗朗西斯敦做雇工,偶爾才會回家看看。他不僅是腳趾分成兩瓣,手指長得也很奇特。

  他的左手有兩個大拇指,每一個拇指向骨節處歪過去,第二個和第三個手指是蹼指(即兩個手指中間有蹼狀物);他的右手只剩下了大拇指,第二、三、四個手指都不見了。和大多數兩腳趾人一樣,貝姆巴的腳非常有柔韌度,很靈活。他能用腳在地上揀起了一塊焦炭。

  雖然兩腳趾人出外做工已經有了像貝姆巴這樣的先例,但是部落中的大部分人還是非常地害羞,不願和外界接觸。
他們生活在這稠密的灌木叢林地區,過著一種完全與世隔絕的簡單遊牧生活。
盡管他們在其他方面都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他們每只腳卻只有兩個腳趾,而且整個腳的開頭看上去像鴕鳥的腳爪。
令他們困擾的是,他們中間有一些人還有蹼趾。

  兩個年輕的母親,32歲的愛塔烏克烏拉和27歲的恩都貝奇拉都是兩腳趾人,而且右手第二和第三個手指中間都有著很光滑的蹼。她們對自己的腳趾顯然不太滿意。而愛塔5歲的女兒海倫妮和她的好朋友、6歲的奧可曼特絲,卻因為彼此都是兩腳趾人而左手也都是蹼指,就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奇怪的。他們不會因為自己的腳趾而強烈地感到痛苦和不便,並且也沒有被五個腳趾的政黨人看成社會的底層。

  兩腳趾人並不覺得自己長得不正常,更沒有為此感到困擾或者痛苦。他們的腳從跖骨的部分就分成兩部分,每一部分長成一個巨大的腳趾,它的堅強有力絲毫不遜于正常人的腳。他們的身體也依然十分健壯。他們認為自己的兩個腳趾用起來絲毫不比五個腳趾遜色,柔韌度很好,也很靈活,能夠很容易地用腳夾住地上的東西撿起來。

兩腳趾的傳說

  一家正在討論兩腳趾人的津巴布韋官方信息報最近披露說:“根據18世紀葡萄牙對莫桑比克的殖民史記載,津巴布韋西南部的兩腳趾人是從莫桑比克的宛亞人中分離出來的。”

  “他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4世紀,但是由于他們極度膽小和害羞,總是避免和陌生人接觸,所以外界對他們一無所知。只是到了18世紀葡萄牙人統治莫桑比克時期,與宛亞人居住在同一地區的一個土著部落向葡萄牙當權者強烈要求對宛亞人進行鎮壓時,宛亞人才顯露出來。”“這種抱怨來自于宛亞部落中一種不愉快的成年儀式——他們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是成年男子,必須抓一個外來部落的陌生男子殺掉並毀掉他的性器官。

  這種殘酷的習俗不僅造成了其他的部落的不滿,也令白人社會出現了恐慌。”“葡萄牙政府先後派出了3支遠徵隊去懲罰宛亞人,他們當然大敗而逃。結果在1745年,這個部落的一小部分人逃離了莫桑比克遷居到津巴布韋的瓦杜瑪山谷中。”

貝姆巴的父親在世時曾經對他講述過:很久以前在津巴布韋西南的一個土著部落中,第一個兩腳趾的嬰兒誕生了。當時部落中人嚇壞了,都以為這個孩子是被神靈降罪,為了贖罪就很快殺死了他。之後一年,同一個母親又生下了第二個兩腳趾的孩子,他同樣也逃不脫被屠殺的命運。

  可是當這個不幸母親的第三個兩腳趾嬰兒降生時,人們開始覺得這不是降罪而很可能是上天的賜予,是神靈決定讓部落裏的嬰兒一開始就長成這個樣子,所以他們終于讓這個孩子活了下來。

  從那時起,越來越多的兩腳趾孩子出現在部落中,同族們便逐漸擺脫了不安和恐懼,認為這些兩腳趾孩子和五個腳趾的孩子沒什麼不同了。而且十分有趣的是,並不是所有兩腳趾家族的孩子都會是兩腳趾人。像貝姆巴的父親一共有5個孩子,頭2個男孩子都長著很正常的腳趾,其他的3個孩子才是兩腳趾人。為什麼會這樣呢?

  幾乎年復一年,兩腳趾人都在默默地追尋著他們的同類。而一些熱衷于兩腳趾人歷史的學者,也一直在為他們積極奔走。道爾森是一位曾經為津巴布韋的哈拉雷國家檔案館工作過的前編年史編撰者,從一次在津巴布韋西南部做郊遊時偶然發現了兩腳趾人起,他就一直對他們興趣濃厚。于是他有計劃地訪問了16個兩腳趾人,並把他們前七代的歷史都搜集整理起來。道爾森認為:這種變異現象首先是由遷徙和通婚造成的。

  若幹年前,一位有兩腳趾血統的年輕婦女從其他地方來到了西南津巴布韋,當她與當地的土著結婚之後,她的兩腳趾基因就開始起作用,讓她的部分後代成為兩腳趾人。這時如果在正常的風俗支配下,津巴布韋土著會只和其他部落和地方的人通婚,這樣就會使生成兩腳趾人的概率減少。可是該地區稀疏的人口使這種風俗得不到延續,兩腳趾人不得不和同部落的人結合,讓這種兩腳趾基因繼續繁衍下去。于是,第二代、第三代,就這樣兩腳趾人越來越多。

對自己四肢不太滿意

  雖然兩腳趾人外出做工已有貝姆巴作先例,但部落中的大部分人還是非常害羞,不願多和外界接觸。他們生活在這個有稠密的灌木叢林地區,過著一種幾乎完全與世隔絕的簡單的遊牧生活。盡管他們的生活和有5個腳趾的人沒有什麼區別,但他們實實在在每只腳只有兩個腳趾,而且整個腳的形態看上去像鴕鳥的腳爪。令他們困擾的是,他們中間有一些人還有蹼趾。兩個年輕的母親,32歲的愛塔‧烏克烏拉和27歲的恩都‧貝奇拉都是兩腳趾人,而且右手第二和第三個手指中間都有很光滑的蹼。她們對自己的四肢顯然不太滿意。而愛塔5歲的女兒海妮和她的好朋友6歲的奧可曼特絲,彼此都是兩腳趾人而左手也都是蹼指,卻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奇怪的,或許是年輕一代早已習慣了。

部落通婚“龍蝦民族”增多

  幾乎年復一年,兩腳趾人都在默默地尋找著他們的同類。而一些熱衷于研究兩腳趾人歷史的學者,也一直為他們積極奔走。

  道爾森是一位曾經在津巴布韋的哈拉雷國家檔案館工作過的前編年史編撰者,從一次在津巴布韋西南部郊遊時偶然發現兩腳趾人起,他就一直對他們產生濃厚的興趣。于是他有計劃地訪問了16個兩腳趾人,並把他們前七代的歷史都搜集整理起來。

  道爾森認為:這種變異現象,首先是由遷徙和通婚造成的。若幹年前,一位有兩腳趾血統的年輕婦女從其它地方來到了西南津巴布韋,當她與當地的土著結婚之後,她的兩腳趾基因就開始起作用,讓她的部分後代成為兩腳趾人。如果在正常的風俗下,津巴布韋土著只和其他部落的人通婚,這樣就會使生成兩腳趾人的概率減少。可是,由于該地區稀疏的人口,兩腳趾人不得不和同部落的人結合,這就使兩腳趾基因繼續繁衍下去。

  道爾森假定的這第一位婦女從何而來呢?盡管不能證實,他卻充分地假設了這位婦女來自莫桑比克的讚比西河谷。原因是目前其它地方對兩腳趾人的真實報道非常少,而在莫桑比克,大量翔實的資料證明了兩腳趾人的存在。

  他們的腳和龍蝦的腳爪形象十分相似,所以他們有時也被稱為“龍蝦民族”。

謎底

  菲利浦教授說:“這是一種簡單的顯性基因造成的遺傳變異。攜帶基因的本體不會發生變異,而父母中只要有一方攜帶這種基因,就會在下一代的身上造成遺傳變異。在非常早的胚胎形成時期,這種顯性的等位基因就開始幹擾了四肢分裂的普通形式,在四肢剛剛開始分裂時就形成了不是五個而是兩個腳趾。”

  對于越來越多的兩腳趾人的存在,除了部落內部通婚的范圍之大,別無其他原因。

  可是在部落內部絲毫沒有為此而改變婚姻制度的想法,他們也沒想去制止兩腳趾的出現。不管怎樣,目前沒有造成兩腳趾人生存的任何障礙。讓我們祝福兩腳趾人在這片寧靜的山谷中繼續繁衍生息。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