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他們擁有日本血統,卻身著美國軍裝

他們擁有日本血統,卻身著美國軍裝

在二次世界大戰數千萬的部隊中,曾有著這樣一支鮮為人知的部隊——他們擁有日本血統,卻身著美國軍裝,這就是二戰時期的日裔美軍第442步兵團。這支部隊在組建前曾飽受歧視,卻也是二戰中美軍傷亡率最高的步兵團,也是美國陸軍歷史上獲得榮譽最多的團級部隊。

日裔部隊老兵接受美國國會頒發的國會金質勛章。
日裔部隊在戰時和戰後都屢獲嘉獎

美國參眾兩院領導層日前宣佈,根據歐巴馬簽署的第S.1055號總統令於2011年11月2日舉行儀式,向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歐洲英勇參戰的日裔部隊授予美國平民的最高榮譽—國會金質勛章。報導稱,獲得此項殊榮的是美國陸軍第442步兵團,及軍事情報機構(MIS)。在2000年6月,美國官方還曾經向這支部隊追授了20枚美國最高軍事獎勵——榮譽勛章。

美國陸軍史上獲獎最多的團級部隊

這時隔半個多世紀的褒獎將人們的目光引向這支與眾不同的部隊,那麼這個步兵團到底有何特殊之處呢?下面幾點可以勾畫出一個答案的輪廓:第442步兵團是二戰中美國陸軍唯一全部由美籍日裔官兵編成的部隊,是二戰中美軍傷亡率最高的步兵團,也是美國陸軍歷史上獲得榮譽最多的團級部隊。

先後有18143人次獲頒各種勳獎章

日裔第442團在二戰期間共有18143人次獲頒各種勳獎章,榮譽包括8次總統集體嘉獎(美軍著名的101空降師在二戰只獲得2次,陸戰1師在二戰僅獲得3次)。21枚榮譽勛章,52枚優異服役十字勛章,560枚銀星勛章,22枚軍團勛章,4000枚銅星勛章和9486枚紫心勛章等等。

因為猜忌和懷疑,有大約11萬日裔美籍居民被趕進拘留營。
二戰期間美國日裔成二等公民

19世紀60年代,隨著封閉的日本打開國門,有相當一部分日本人也加入了前往西方的移民潮,移居美國,到二戰爆發前期,美籍日裔大多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二代移民,除了外貌之外,他們與故國的聯繫已經不那麼密切,而從心裡將自己當作美國人。然而,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他們的日本血統卻招來了仇恨、猜忌和不公正的待遇。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後,所有美籍日裔居民都被當作敵國僑民受到敵視。1942年2月19日,羅斯福總統簽署了第9066號總統令,指示軍事部門對國內潛在的敵對分子加以監視和管制,儘管這條命令沒有明確針對日本移民,但在3月間,居住在美國西海岸各州的約11萬日裔居民被迫背井離鄉,前往政府建立的拘留營中。而在日裔人口眾多的夏威夷,雖然因為經濟原因,沒有建立拘留營,也採取了宵禁、燈火管制等措施。

不以種族為界限美軍仍組建日裔部隊

1942年6月12日,一千多名夏威夷日裔士兵(夏威夷駐軍司令埃蒙德將軍建議仍保留日裔部隊)抵達威斯康辛州的麥考伊兵營,三天後這支部隊獲得了正式番號:第100獨立步兵營,這就是二戰時期美軍日裔部隊的雛形,耐人尋味的是,該營的座右銘是「勿忘珍珠港」。

美軍日裔部隊在密西西比州的謝爾比兵營接受戰前訓練。
1943年初,官方在日裔移民中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以考察他們的忠誠度,其中包括兩個問題:你是否願意加入美國武裝部隊,在任何條件下都承擔戰鬥任務?你是否願意宣誓絕對忠於合眾國,並忠誠地保衛它不受來自國內或國外的任何攻擊,包括日本帝國或其他外國政府、勢力和組織?大約75%的被調查者給出了肯定的答覆,於是美國軍方決定徵召4500名日裔志願者入伍,組成了一支新的日裔戰鬥部隊——美國陸軍第442步兵團,羅斯福總統在批准這一決定時說:「美國精神不會,也從來不以種族或血統為界限。」

美軍戲稱日裔部隊為土撥鼠部隊

第442步兵團的訓練基地設在密西西比州的謝爾比兵營,第442團按照美國陸軍標準步兵團的編制編成,下轄三個步兵營、第522野戰砲兵營、第232工兵連、一個反坦克炮連以及其他後勤支援單位,該團的座右銘是「全力以赴」。在訓練營裡,美軍大兵戲稱這些身材矮小的日裔部隊為土撥鼠部隊。

軍方雖然允許日裔官兵志願參戰,但出於忠誠和民族感情的考慮,日裔部隊將被禁止派往太平洋戰場作戰,正如美軍中的德裔、義裔官兵不能派往歐洲戰場一樣。只有少數精通日語的日裔志願者加入了美軍情報部門,在受訓後被派往亞太戰場擔任翻譯、情報分析員或間諜,而日裔戰鬥部隊的戰場則是地球另一端的歐洲。


卡西諾戰役是二戰最激烈的戰役之一,圖為卡西諾山上的修道院在戰前和戰後的景象,修道院已經被炸平,山體也已鬆動。
登陸義大利,艾森豪威爾曾拒絕接納

在第442團尚在訓練時,形成戰鬥力的第100營已經做好了前線部署的準備,駐歐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威爾將軍起初拒絕接納這支日裔部隊,但在地中海戰區指揮第5集團軍的克拉克將軍則表示同意接受該營參戰,於是第100營於1943年9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登陸。第100營的初戰發生在9月29日,在薩勒諾附近的戰鬥中,該營在24小時內推進了24公里,並在隨後一週時間裡克服德軍的頑強抵抗,攻克了一處交通樞紐,他們冒著德軍密集的炮火和火箭彈轟擊,三次穿越潮濕泥濘的沃爾圖諾河谷,以自己的勇敢精神在敵我雙方都贏得了尊重。

卡西諾戰德國傘兵獲「紫心營」綽號

1944年1月,第100營奉命參加了著名的卡西諾戰役,強攻堅固的古斯塔夫防線,德軍依據險峻的山峰、深邃的溝谷、湍急的河流,佈置了鐵絲網、雷區和密集的掩護火力,令盟軍付出了慘重的傷亡,第100營也經歷了參戰以來最殘酷的戰鬥。在一次穿越河谷的戰鬥中,該營B連遭到德軍火力封鎖,187人中僅有14人抵達目的地,第100營很快因為傷亡過大而被撤下前線休整。2月初,該營奉命堅守城堡山陣地四天,打退了德軍多次反攻,最後因為兩翼暴露而被迫撤退。在盟軍對卡西諾山修道院進行轟炸後,盟軍的進攻依然沒有起色,第100營的一個排在血戰後僅有5人生還。在整個戰役期間,第100營傷亡過半,當初的1300人僅剩約500人,但是他們的英勇得到了一致讚譽,被戰地記者稱為「鐵打的小個子」,傷亡者眾多的該營得到了大量的紫心勛章,因此獲得了「紫心營」的綽號。

1944年3月26日,在得到來自本土第442團的補充後,第100營被調往安齊奧前線,在那裡登陸的盟軍與德軍陷入僵持狀態,進行著艱苦的塹壕戰。隨著5月中旬盟軍突破卡西諾防線,在安齊奧方向也準備展開攻勢,在此之前,第100營在一次敵後偵察中抓獲了兩名德軍戰俘,從而獲取了關鍵的情報,這是幾個月來盟軍在安齊奧戰場第一次活捉德軍。在隨後的攻勢中,第100營勇往直前,奪取了德軍前沿最後一處據點,打開了通往羅馬的大門。


至7月25日亞諾河戰役結束時,第442團在三週時間內推進了64公里,擊斃1100名德軍,抓獲331名戰俘。
用勝利來證明自己的優秀

第442步兵團於1944年6月初開赴意大利前線,在羅馬以北某地與經歷戰火洗禮的第100營會合,該營隨後併入第442團,成為該團的第1營,但允許保留原番號。

1944年6月26日,第442團在羅馬以北一處名為貝爾維德爾的小鎮上演了處子秀,德軍在此嚴密設防,作為整個亞諾河谷防線的關鍵陣地。戰鬥打響後,第2、3營展開正面攻擊,吸引守軍的注意力,而經驗豐富的第100營則隱蔽前進,佔領了城鎮東北方的高地,該營的A連和C連暗中封閉了城鎮的出入通道,B連居高臨下,向德軍側翼發起突襲,打得德軍措手不及,在正面友軍的配合下,一舉攻克這處堅固據點,第442團趁勝追擊,挺進到亞諾河畔,嚴重動搖了德軍的防禦。貝爾維德爾之戰證明了第442團的日裔官兵都是優秀的戰士,而第100營因為此戰的出色表現和之前戰鬥的功績而被授予總統集體嘉獎,這是美軍中最高的團體榮譽。然而,更艱苦的戰鬥和更多的榮譽還等待著第442團。

2個日裔營就攻克1營德軍陣地

從7月1日起,第34步兵師向亞諾河縱深地帶髮起攻勢,第442團被賦予進攻德軍防禦要點140高地和卡斯特里納的重任。德軍在140高地部署了一個整營,構築了堅固的野戰攻勢,並得到強有力的炮火支援,美軍的進攻在此遭到自卡西諾、安齊奧以來最為頑強的抵抗,因此140高地被稱為「小卡西諾」。第442團第2、3營奉命奪取140高地,戰鬥進行得非常艱苦,德軍以猛烈的炮火將日裔士兵們壓制在山腳下,他們一邊挖掘戰壕鞏固佔領的陣地,一邊在工兵連協助下排除地雷,打開進攻通道,儘管每天的進展都不大,但他們從未停止前進,反覆衝擊。在一週的苦戰中不斷從兩翼壓縮德軍防線,最終在7月7日控制了140高地,取得了顯著的勝利。

新的征程:第442團轉戰法國

在隨後的進軍中,第442團每經歷一座城鎮都要遭到猛烈的抵抗,但他們從未退縮,連戰連捷,至7月25日亞諾河戰役結束時,第442團在三週時間內推進了64公里,擊斃1100名德軍,抓獲331名戰俘,不過自身也陣亡239人。9月11日第442團被調離第5集團軍序列,轉隸第7集團軍第36步兵師,準備開赴法國南部作戰。

優異的戰場表現,讓日裔部隊無數次得到上級的授勳,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是土撥鼠,而是紫心之營了。
空降法國再獲總統集體嘉獎

早在7月15日第442團反坦克連就暫時調離前線,配屬於第517傘兵團,參加了8月15日登陸法國南部的「龍騎兵」行動,該連乘坐滑翔機攜帶車輛和火炮與傘兵一同在敵後空降,協助傘兵堅守橋頭堡陣地直到增援部隊從海岸趕來,他們還負責排雷、守衛道路和隧道等任務,直到10月底才回歸建制,因為這次戰鬥經歷,該連成為第442團中唯一獲得滑翔機戰鬥章的單位,還獲得了該團第二次總統集體嘉獎。

孚日山區與黨衛軍的苦戰

第442團主力於9月30日在馬賽登陸,在隨後兩週時間內一路向北挺進,抵達布呂耶爾城下,德軍在該城城外高地有重兵設防,其中包括黨衛軍部隊。第442團從10月15日開始強攻布呂耶爾,在這裡他們遇到了與意大利截然不同的地形,孚日山區崎嶇的丘陵、大片的灌木林、濃霧、泥濘和暴雨,與兇猛的德軍炮火一道給進攻造成了很大的困難,在三天激戰後,第100營和第2營先後攻克了城北的兩座高地,而第3營協同第34師第142團控制了城區,但城東的兩座高地,不斷發起逆襲。第442團又經過兩天的拉鋸戰才最終完全佔領了布呂耶爾。

在戰場上身材高大的德軍滿懷困惑的向矮小的日裔美軍舉手投降,戰鬥力只與勇氣有關和身高沒有關係。
發起萬歲衝鋒勇救被圍美軍

此時友鄰的第141團第1營約275名官兵在德軍的反攻中被圍困在敵後兩公里處,第442團奉命解救這個「迷失的營」。解圍行動於10月27日開始,擺在日裔戰士面前的不僅是德軍堅固的防禦陣地,還有惡劣的自然條件,濃霧和陰霾的天氣導致戰場能見度極低,雨雪交加,寒冷、疲勞、戰壕腳和致命的炮擊不斷折磨著前線的每一個人,第442團經歷了它歷史上最艱苦的戰鬥,但沒有人感到膽怯,不斷交替掩護,為爭奪每一個散兵坑拚死作戰,甚至在某些地段發起萬歲衝鋒,儘管大量減員,但德軍防線最終被突破了。

第442團於10月30日與被圍部隊建立了聯繫,在之後兩天內又進一步擴大戰果,佔領了更多的德軍陣地。拯救「失蹤的營」遂成為美國戰史上十大成名戰例之一。關於這場戰鬥的油畫至今仍懸掛在五角大樓。戰後,第36師子弟所在的得克薩斯州宣佈,每個442團的日裔士兵都是得州榮譽公民。然而,第442團為了勝利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在10月中旬時該團還有2943名官兵,到11月初只有800人還能戰鬥,在兩週時間裡該團有140人陣亡,1800人受傷,全團沒有一個連還建制完整。

經歷了孚日山區的苦戰後,第442團被調往法國南部的阿爾卑斯山區,負責守衛一段20公里長的法意邊境,值得一提的是,該團的一位哨兵在海邊巡邏時甚至俘獲了一艘擱淺的德軍袖珍潛艇,這可是整個美國陸軍中獨一無二的戰果。

日裔部隊保持了東亞人忍耐,刻苦的性格和打仗善於鑽隙滲透的特點。小圖為日裔部隊第一位榮譽勛章獲得者一等兵宗森貞雄。
現在是艾森豪威爾離不開日裔部隊

1945年3月23日,第442團從馬賽登船離開法國,重新被調回意大利戰場,歸屬第92步兵師指揮。第5集團軍司令克拉克將軍為了調回第442團還和艾森豪威爾將軍發生了一點小爭執,後者一改初衷,希望把這支日裔部隊留在法國戰場,這個小插曲可以說是對第442團戰鬥力的最佳肯定。

盟軍被德軍哥特防線阻擋5個月

在第442團前往法國的五個月中,意大利戰場的局勢沒有任何變化,盟軍的攻勢再度被德軍沿亞平寧山脈北麓構築的哥特防線所阻,克拉克將軍對第442團的回歸表示熱烈歡迎,並計劃以該團為尖刀在意大利西海岸進行一次強有力的突擊,牽制德軍部隊,為盟軍摧毀哥特防線創造條件。

第442團發動夜襲半小時打開缺口

第442團欣然受命,他們面前是十餘座連綿山峰構成的堅固陣地。該團於4月3日夜間秘密進入陣地,在4日晝間全團隱蔽待命,直到夜幕降臨才繼續向德軍前沿靠近,這一行動是如此成功,以至德軍根本不知道對手已經潛伏到眼皮底下。4月5日拂曉5時,隨著一聲令下,全團突然發起衝鋒,驚愕萬分的德國守軍甚至來不及組織防禦,僅僅半個小時就有兩座重要的高地落入美軍之手,日裔戰士們在當天又奪取了另外數個山頭,在哥特防線上打入了一個楔子。

榮譽勛章獲得者一等兵宗森貞雄

在4月5日的戰鬥中,第442團誕生了第一位榮譽勛章獲得者,他是來自第100營A連的一等兵宗森貞雄。在向德軍陣地衝擊過程中,他孤身一人逼近德軍掩體,用手榴彈摧毀了兩個機槍火力點。在向己方陣地撤退時,宗森發現一枚手榴彈落進旁邊的一座彈坑內,有兩位戰友正隱蔽在坑內,他立即飛身上前,撲向即將爆炸的手榴彈,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戰友。這種勇敢和自我犧牲精神使得美國軍方向宗森貞雄追授了最高獎勵,在此後一個月的戰鬥中,第442團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哥特防線土崩瓦解。

日裔第442團在整個戰爭期間共有18143人次獲頒各種勳獎章,這些勛章是日裔部隊戰功和勇氣的象徵。
戰爭終結,第442團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5月2日,駐意大利北部的德軍部隊向盟軍投降,六天後,歐洲戰場全線停火,德國正式宣告投降,從1943年9月第100營加入意大利戰場到1945年5月戰爭結束,第442步兵團的日裔士兵們在歐洲戰場作戰一年零七個月,先後轉戰薩勒諾、卡西諾、安齊奧、法國南部、意大利北部等地,大小戰鬥數十次,戰功卓著,但代價也高得驚人,據統計第442團人員傷亡超過9000人,傷亡率高達314%。

從義大利,法國到伊拉克用鮮血證明忠誠

第442團的英勇奮戰有助於緩解美國公眾的仇日情緒,並促使受到拘禁的日本移民在二戰結束前被釋放。

第442團作為一支現役部隊於1946年8月被解散,不過,第100獨立步兵營卻一直保留在美軍編制序列中直至今日,是美軍預備役部隊中唯一的步兵單位,基地位於夏威夷瓦胡島的沙夫特兵營,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至2006年間,第100營曾被部署在伊拉克,從事治安行動,期間排除了大量爆炸物,查獲了不下50處武器藏匿點,但也有4人在行動中喪生。如今,在加利福尼亞有兩條高速公路是以第442團和第100營的名字命名的,它們就像無言的紀念碑銘刻著美籍日裔戰士們在二戰中的豐功偉績。



在二戰的歐陸戰場,日裔美軍第442團以東亞人特有的忍耐,刻苦和勇敢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令人炫目的戰績。在卡西諾險峻的山嶺中他們面對德國傘兵,在布呂耶爾的丘陵灌木叢中他們勇鬥黨衛軍,在嚴冬積雪的孚日山中他們前仆後繼。哪怕面對哥特防線這樣的硬碰硬的攻堅戰他們依然無比犀利。21枚榮譽勛章就是他們勇氣的證明。

支撐他們強大心靈的是美國精神,羅斯福總統曾經說:「美國精神不會,也從來不以種族或血統為界限。」日裔部隊用他們的戰績獲得了無數的榮譽。直到60多年後的今天歐巴馬仍然發佈總統令向這些老兵頒發美國最高平民獎章—國會金質勛章。老兵永遠不死,他們再次接受掌聲。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