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魔女的條件劇情

魔女的條件劇情

年輕、漂亮的女教師廣瀨未知的班上來了一名被列入“黑名單”的轉校生--黑澤光,在校操場旁邊的大樹上,未知見到了黑澤光,原來他就是一小時前飛車躲避未知因而摔傷了手臂的那個男生。未知被學生欺侮,光帶她騎摩托逃學去了海邊,彼此聊了很多,未知亦對光另眼相看;光以前的朋友經常來向他索錢,光每次都給他,但未知告訴他,補償已經夠了,不必再為以前的事而內疚,應和他說清楚,光照未知說的做了做了;未知和男友北井家為婚事而約會,未知因接了光的電話而放棄了這次約會;未知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愛其未婚夫,但她與學生和同事之間的關係,令她萌發以婚姻逃避學校裡一切的想法。光看到自己的母親和一名醫生偷情,感到很不是滋味,因而約未知晚上在學校見面,可未知被男友北井大硬拉到自己家中,未知為了去學校找光,奪門而出,在圖書館裡,她看到光睡在地上。那一夜,兩顆心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不久光和未知戀愛的消息不脛而走,可她倆無所不包顧及,依舊經常約會。光的母親鏡子得知自己的兒子愛上了比他大的老師後,開始以家族的勢力,對學校施加壓力,因此校方決定暫時免除未知擔任2C班的班主任一職,而此時,未知的父親又替未知向學校遞交了辭職信。未知做出最後的反擊,站在全校晨會的講台上,公開宣布她對光的愛。並聲稱她不會因此而辭職。

未知在晨會上的表白在學校裡掀起了軒然大波,光理所當然的成了眾人取笑鄙視的對象,班上的同學們對光冷嘲熱諷、故意欺侮他,光為了未知只能忍氣吞聲,從不反抗。光在學校受到同學的欺侮,未知為此而想辭職,但光說若她辭職他就退學,而這時,未知的父親因氣憤而昏倒並住進了醫院,未知決定兩人暫時還是分開一段時間。

母親鏡子試圖讓光辦理休學,想讓他到美國去留學。光因誤會未知已不愛他了而決定去美國讀書,在學校,在光臨走的那一刻,未知終於拋開一切顧慮同光一起跑出了學校;兩人決定去郡山找光的叔叔,但在他們到郡山後不久,未知的男友大就找了過來。

未知和光在擺脫了北井大後,在海邊租了一間小公寓,開始了兩個人的生活。光因一根肋骨被北井打斷而在家休養,未知則在魚場找了一份工作;未知得知以前的學生純被其父親使用暴力而去東京想幫助她,但在回來的時候卻被警察帶走了。原來是光的母親鏡子以誘拐未成年少年之罪報警逮捕了未知。

光為了未知的前途,決定與她分手,答應了母親不再和未知見面的的條件,到美國留學,鏡子也誠諾撤消了對未知的起訴,在純的幫助下,未知和光又見面了,但由於被未知的朋友桐子出賣,未知再次被警察拘捕;為了救未知,光忍痛在機場對未知說了一些絕情的話,並脫下了兩人之間的訂情戒指,然後搭上了去美國的飛機。

未知知道光要到美國去,受到很大打擊,意識不明而昏倒,被送到醫院時,進醫院之後才發覺自己已經懷上了光的孩子,井前來請求未知讓他來照顧她和腹中的孩子,但被未知拒絕;未知決定離家出走,然後獨自一人將孩子生下並養大,而在美國的光從純處得知這一消息後飛回了東京,來找未知。但這時未知已經離家出走,決定要一個人將孩子生下來,扶養長大。光不斷地尋找未知的行踪,希望能再度見她一面。

光又回到了未知的身邊,未知有流產的跡象,為了照顧未知,與她住在了一起。兩人決定不再逃避,面對現實勇敢生活。黑澤醫院被奸人奪走,而鏡子也被罷免了理事長一職。鏡子知道未知懷上了光的孩子,受很大打擊。未知放心不下,於是未知要求光去見見鏡子。鏡子本來想在光的葡萄酒內下毒,把光毒死後自殺,但鏡子最後仍不能痛下狠心下毒,於是獨自到海邊準備投海自盡。

未知因不想讓光痛苦而決定離開他,在另一所學校又當上了老師,一次,未知在畫廊與光偶遇,在光說了一些不理解她的話後,未知暈倒並住進了醫院,醫生說若不做流產手術的話未知將有生命危險,但未知堅持要生下孩子,廣瀨夫人只得去請光來勸解未知;經母親的開導,光終於明白未知依然愛著他;光跑去醫院勸未知做人流,但未知卻逃離了醫院,後來光找到了未知,並答應她將孩子生下,但最終還是未能保住孩子,醫生告訴光:未知因受了很嚴重的傷害,可能永遠都不會醒來。光痛不欲生,時間慢慢過去了,光每天到醫院來陪未知,希望可以可以看到奇蹟的出現……


分集劇情:
第一集
早晨,未知從男友北井家中離開,在路上遇上車禍,而差一點撞上她的是騎摩托車的少年光。未知由於遺失了男友送她的訂婚戒指而四處尋找,光不顧自己流血的手臂,終於找到了那枚戒指。當光將戒指交於未知時,未知被他臉上所展現的笑容所深深地吸引。

可是,光騎摩托車離去時卻遺失了自己的手提電話,未知望著他的背影悵然若失。

原來光是未知班上的新轉來的學生,在不知不覺地相處中,兩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光更是經常在遠處眺望老師的背影。

在學校中,未知經常受到壞學生的騷擾,當她情緒低落時,光建議她逃課一天和他去騎車兜風。

在海灘邊光和未知感到無限自由和舒暢,光的母親鏡子的電話使光不厭其煩,他把電話扔進了海裡,可未知卻把它撿了回來,光被深深地打動了。

在接到光的電話後,未知放棄了和男友父母的見面,來到海邊,看著光受傷的臉,她輕輕地拭著光臉上的傷痕有一些情不自禁。在海邊未知告訴光應該勇敢面對過去的事,不應該逃避。

第二集

第二天,未知高高興興地去學校,在校門口她碰見了光,光也被她的情緒所感染。但很快未知翹課同一個年輕男人騎車出去的傳聞,便在校內波及開來,使未知不得不面對同事及班裡學生的質問。

“老師,您昨天去了哪裡?”面對學生的質問,光勇敢地站了起來為未知辯解道:“老師昨天身體不適,是我騎車送她去的醫院。”

教務室的同事也收到了關於緋聞的匿名信,未知被教務主任叫去訓話,她同時也得知自己的學校接受光的母親的捐助。未知開始刻意地避開光,光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久,他從純那裡得知未知是壓力越大逃得越遠的那種人以及自己母親贊助學校的事。因此,他極力使自己變成一個壞學生,反正他也不會給學校開除。

他和純一起偷書,被抓進了警局,還離家出走,在酒吧狂飲。未知在酒吧中找到了他,試圖帶他回家。光說:“讓我走” 。未知答道:“讓我帶你回家”“為什麼你要去你未婚夫那裡”“你怎麼知道的”“他最擅長的是在工作的時間裡在學校門口遊蕩”

“他是一個好人很成熟而且我的父母也很喜歡他”“現實雖然如此,但你一直在努力扮演一個好老師,好未婚妻,好女兒的角色,其實你自己什麼事也做不成”在超市中,光告訴未知他從不依靠父母,說完他便把貨架上的東西往口袋裡塞,未知一把搶了過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光想要阻止她的時候,被超市僱員看見,兩人只得逃走。

  “你在幹什麼?”光問道。未知突然哭了起來,說道:“我一直不知道我現在究竟在幹什麼?”光遞了一塊手帕給未知,並上前試圖親吻她。

第三集

未知和她的未婚夫北井大一起喝酒,大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同事,並當眾表示未知再也找不到像他那種好男人,並希望和未知早日完婚。可未知卻有些心不在焉,她仍然在記掛著光。

在未知和光受緋聞困擾的同時,一些平時對未知不懷好意的學生假借問老師題目的名義,騙未知去空教室,企圖強姦她,幸好未能得逞。

光由於暗戀老師的緣故,在學校中備受欺侮,在籃球場上和同學打了起來,教科書也被人濫畫,校服被人撕破掛在校內的圍牆上。

光只能通過校內圖書館的電腦和未知交談“你在看什麼書”未知問。光舉起了手中的畫冊。 ”“你是否去過羅馬?看過那幅畫,也許你只顧著買名牌而忘了去了。 ”兩人愉快地交談著。

光在電腦上輸入的最後一句話是:“想見你,今天放學後,我在停摩托車的地方等你,等到你來為止。”

由於未知臨時有一個教研會議,使她不得不很晚才離開。她在路上猶豫著是不是該給光打個電話,並沒有註意到未婚夫大在後面跟踪她。當她打完電話想要離開酒吧時,大一把拉住了她,並要未知跟他走。大把未知推倒在自己家的床上並問她是不是和其他的男人也上過床。未知終於擺脫了大的糾纏,四處找尋光。

在學校的圖書館裡,未知發現了靠在書架旁熟睡了的光及掉在他身旁的畫冊。光醒來後,含淚望著未知,說道:“老師,我是不是還在做夢,不管我再怎麼等,老師還是沒來,正想放棄不等時老師又來了,告訴我你不會喜歡我,你是來說同樣的話吧。”“不對,喜歡,非常地喜歡你”未知說完,便緊緊地抱住光和他接吻。

第四集

清晨光從睡夢中醒來,不敢相信昨晚的事是真的,他用手輕輕地觸摸著老師的臉龐.而後未知醒來,卻發現光在一旁裝睡。

未知希望光將兩人的事保守秘密,光抱著未知說如果時間可以暫停就好了。

他們在學校裡暗暗地談著戀愛,不敢正大光明地約會。第一次約會,在電影院中光想牽未知的手可有點害羞,而未知卻緊緊握住他的手。

 在路邊光買了一對戒指。

未知和光在拍貼紙照片,兩人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在一個摩天輪的廣場光送了一隻戒指給未知。聽說戴了柏拉圖裘格斯的戒指後會讓人看不見身影,就不必在乎外人的眼光大方地在一起,光說道。未知戴上了它哪知光真的假裝看不見她著急地找著。未知感動之餘,從後緊緊地抱住了他。不料這一幕恰巧被鏡子的醫師男友看見。

約會的事被全校的人得知,未知被撤下教師崗位,她的父親要她結婚並辭職。鏡子也表示決不會把光交給她。在學校的早會上主任在全校的師生面前宣布未知辭職,未知卻在台上表示她不會辭職的,她深愛著黑澤光同學。

第五集

未知在早會上的那一席心裡話在學校裡引起了轟動,也使他們遭受了別人好奇的眼光。

未知和光極力想要不去理睬那些閒言碎語,可兩人仍然遭受到其他人的欺負。

未知的父親由於女兒的事情而病到了,未知望著病床上的父親,猶豫是否真的該辭職?她告訴光,兩人都該冷靜一下。光在失望之餘,又發現自己的摩托車被母親鏡子燒毀了。在心灰意冷之餘,他決定去美國留學。

未知來交辭職信的時候,恰巧碰見了光。

光說道,再見了老師,我要去美國留學,不會再回來了。

未知望著光遠去的背影,終於說出了心裡話,一定會有自由的地方,她向光伸出了手。

第六集

光的母親從後面追了上來,可未知和光還是毫不猶豫地離開了。未知在和母親通完電話後,知道自己今後將失去一切只有光時,她情不自禁地擁住了光。在旅館未知和光相擁在一起,光將自己父親的事告訴了未知,他們決定去郡山尋找光的叔叔。未知向光錶示,她想知道他父親的事,更希望加深對光的了解。光深受感動,把未知抱在懷中。光和未知在郡山找到了光的叔叔,雖然叔叔並不贊同他們私奔,但他希望他們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勇敢地活下去。可惜他們的行踪很快被鏡子及大發現,大追踪而至,並準備帶未知回去,光和他扭打在一起。他們和大一番糾纏後,好不容易才開車逃脫。

第七集

未知和光在開車途中遇到車禍,光在路邊采了鮮花給未知安慰她。光受傷在醫院就醫,鏡子報告了警察到處搜索光和未知,兩人被迫再度逃亡。

未知和光決定在海邊定居,兩人在超市中選購生活用品。未知和光在海邊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可是未知擔心木下,決定回東京。臨走時,光問她是不是自己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團糟。未知告訴他,自己生活一團糟的時候,就是光離開他的時候,並希望光答應她一直留在她的身邊。

第八集

未知從東京回到海邊時就見到兩位警察和站在不遠處的鏡子。儘管她大聲地呼喚光的名字,可她還是被警察強行帶走了。在警車中未知發現了被鏡子帶走的光,兩人只得看著所愛的人離開。

未知被帶回了東京關押,警方控告她誘拐,光被母親軟禁在醫院中兩人不得見面。在木下和桐子的幫助下,光和未知又在摩天輪廣場見面了。

在摩天輪中未知和光決定再次逃跑,可由於一直嫉妒未知的桐子的告密,未知有被抓進了警局,她被送去做精神鑑定。她告訴醫生,如果愛上了一個17歲的人是有病的話,她寧願一輩子生病下去。

光為了救未知向鏡子表白他不再愛未知了,鏡子將未知帶至飛機場。光錶示他要去美國留學,他已不再愛她了。未知表示她不相信光所說的話,他一定在說謊。光無情地丟下戒指,轉身走了。

第九集

光的母親鏡子告訴未知光很快便就會把她給忘了。未知憤怒地告訴她,她是一個瘋狂的母親。

未知在路上突然暈倒了,醒時她從母親口中得知自己懷孕了頓時又感到了希望,她不顧父親的反對執意要把孩子生下,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離家出走,並在飯店裡洗碗打工。

木下打電話告訴光老師懷孕了是他的小孩要光立刻回來。翌日,光從美國回來和木下四處找尋老師的下落,可惜沒有半點收穫。

未知打工處的店長貪圖她的美貌試圖對她非禮,未知從宿舍逃到附近的公園後,才發現自己不小心遺失了掛在脖子上的光的戒指。光漫無目的地走到公園,發現一個小女孩脖子上掛的他的戒指,可惜他趕到時未知已離開。

當晚未知和光都回到當初約會的廣場,雖然兩人近在咫尺可都沒有發現對方。當光上了出租車時,未知發現了他,她拼命地追趕,但車子仍然沒有停下,未知不支倒地。可就在此時,她聽見了光的呼喊聲。光和未知緊緊擁抱。未知求光不要再讓她一個人了。光說道,他很笨,他再也不會放下老師不管,他會一輩子保護老師和他們的孩子。可未知卻在此時暈倒了,光緊緊抱住他她呼喊著她的名字。

第十集

醫生告訴光未知差點流產,光作為父親應該好好照顧她。在回家的途中,光向未知求婚,並表示他以後是為了未知和他們的孩子而活,他會去打工賺錢。而未知則希望他能完成高中的學業。醫院被侵占的鏡子得知未知有了光的孩子。知道鏡子失去一切的未知讓光回去探望她,萬念俱灰的鏡子想要在葡萄酒中下毒和光一起死,但最後心軟無法下手。光擔心母親留下過夜,但醒來發現不見了鏡子。他打電話告訴未知。未知在海邊救下了想要自殺的鏡子。

鏡子醒來後發現未知情緒十分激動,為了避免母親受刺激,光請未知暫時不要出現在鏡子的面前。未知要光拋下一切和她一起走,並告訴他,他們只有孩子和未來。光沒有答應。未知說她不能和光一起生活了,她收拾東西離開。光追了出來,問道未知為什麼不問他就離開?未知告訴他,她會將和光在一起的美好回憶永遠埋藏在心底。說罷未知她轉身離去。

未知和光分開後暫住在桐子家裡,她又找到了老師的這份工作。一次她又在畫廊重遇光,她向光錶示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光也表示他和未知分手是對的,他不在未知更自在,而且未知明明說過要自己拋棄一切。光還說,未知已經不愛他了。未知回答,我還愛著你。光反問道,那為什麼非和我分開不可呢?老師還是認為現在的學生比我重要吧!我在的話會礙事。

第十一集

 未知說道,不是這樣的。光答道,我知道了我會忘記老師的事情,然後去喜歡其他的人。說完便掉頭走了。未知望著他的身影走遠,肚子突然一陣疼痛,昏倒了。當她醒來時已經躺在醫院,醫生說他曾出現過流產現象,身體支撐不下去,若不拿掉小孩生命會有危險。未知堅持不拿掉孩子。

未知的母親去找光,求他救救未知,但光說他和老師已經沒有關係她已經不在需要他了。鏡子看著不開心的光也知道他是強忍著離開未知,她向光錶示她已經輸了。老師現在還是愛著你的,她比我更愛你,去吧光。

醫生告訴光要保住母體必須放棄孩子,你是父親請做決定。光告訴未知明天要做手術,未知十分激動。趁光不注意的時候未知跑出了醫院,可是在醫院外就被光找到了。她痛苦地求光不要拿掉小孩。

 她們回到昔日的圖書館。未知表示她沒事她會生下小孩的她因為有光才變得堅強,她不是在等待奇蹟,她不認為奇蹟會有,如果有的話那是因為愛、意志和勇氣三種力量所結合的奇蹟,所以她不想失去希望。光握住她的手說道,就照老師的意思去做吧!我會保護小孩我會呆在老師的身邊不會離開你的。他們把原本戴在右手的戒指換到左手。未知拜託光不要再叫她老師。光抱住她叫了聲未知,未知就昏倒在光的懷中。

醫生向光錶示沒有保住孩子,未知因為小產失血過多很難恢復意識。光本打算和未知一起自殺,欲關掉未知的呼吸器,幸好從木下手中接過未知給他的信,未知要他活下去,因為自由的國度要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一個月後,光到醫院來探望未知,光告訴昏迷的未知說,我決定要當醫生要治好你的病,讓你幸福,所以請放心睡吧!就這樣睡在我身邊吧!

 光握住未知的手躺在她的身邊。未知漸漸地清醒了過來,她看著光並用手輕輕地撫摩著他。光還以為在夢中,但未知親吻著光的額頭,兩人微笑著睡著了。未知和光手牽手飛奔出校園,開始找尋屬於他們的自由地方。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