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許浚劇情

許浚劇情

許浚{全光烈飾}
在《醫道》中,全光烈從二十歲落拓不羈的浪蕩子,因緣際會見識到絕頂神妙醫術而發奮學醫,其間經過許多挫折打壓,在母親、妻子及知交、師友的支持下,醫術屢屢精進,本著濟世的精神救人無數,雖然後來在復雜的政治情勢下成為犧牲品而被流放,卻靜心寫下畢生所學「東醫寶鑑」,成為韓國漢醫經典,流芳百世。最後,因韓國爆發瘟疫大流行,全國上下群醫無策,皇帝急召他入宮研究,終於成功研製出抗病處方,控制住疫情,卻因疲憊過度,不察自己也已染上此病,未來得及施以藥石,便死於妻子懷中,舉國哀慟扼腕……全光烈演出精彩感人,深入人心!

 睿珍{黃秀貞飾}

飾演醫術高明的才女睿珍,與許浚相識時,許浚早已有了家室。她和許浚相互欣賞,可惜命運的捉弄,兩人最終無法結合,徒留憾恨…

 柳義泰{李順才飾}

朝鮮先祖時期的名醫,以仁心仁術為大夫的最高道德的針灸和湯藥大家,性格怪僻,卻是許浚最尊敬的師父。

 柳道知{金炳世飾}

 柳義泰的兒子。醫術高明,但是對醫術的價值觀念與許浚不同,性格冷靜、傲慢。因為睿珍與醫學競爭的關係,一直與許浚有心結。


分集劇情:
第1集
許浚進行秘密交易時因對方開出的條件令他不滿意,因此立刻放火欲燒掉所帶來的東西,船長不但付出了額外的錢,甚至對許浚的大膽刮目相看,並希望往後繼續進行秘密交易,許浚將這樣賺來的錢帶去賭場,但是卻因對方動了手腳而輸掉所有的錢,許浚在巷子口,以俐落的身手將騙徒打倒並拿回他的錢袋,許浚在此時,遇到平常替父親醫病的張大夫,張大夫有事請求許浚處理,因此許浚跟隨他來到家中,並在這遇到帶父親來醫病的李多喜…

第2集

張大夫得知義州鎮管正在追捕進行秘密交易者,深怕許浚抖出他是幕後主謀,因此前往義州鎮管告密,企圖陷害許浚,裴天壽審問許浚與大逆罪人李政燦的關係,並逼問其女兒的下落,但是許浚始終守口如瓶,裴天壽認為許浚和大逆罪人有關連,因此決定第二天將他押送平壤監營,許浚的生父許綸,偷偷將兒子救出牢房,並交給他一封信,要他前往慶尚道的山陰去找當地的縣監,這時許浚才明白父親許綸對他的愛…

第3集

許浚決定將閔慈憲逆謀一事告知從事官,不料從事官身邊赫然站著一直追捕他的義州兵馬度義裴天壽,許浚驚慌的逃走,當晚他看到閔慈憲被捕,而多喜已經恢復了身分,許浚聽從母親的話,對多喜死心,並前往可以展開全新人生的山陰地區,許浚抵達山陰之後,帶著父親許綸的書信去拜訪當地的縣監,然而縣監早已辭官回漢陽,目前換了新的縣監,許浚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就在此時一個名叫具一書的獵人告訴許浚可以替他買假號牌(身分證)…

第4集

帶著母親的叮嚀許浚開始在柳義泰大夫家中擔任打雜的工作,然而就在前一天和他大打出手的傅山浦,為了故意刁難而派許浚去挑水,許浚不疑有詐直接到附近的溪流將水挑了回來,之後山浦又派許浚前往渡船頭接回「三積大師」和睿珍,並且在此親眼目睹睿珍以針灸救人的情形令他感到驚訝不已,柳義泰嚐了嘗許浚挑回的水大發雷霆,許浚極力替自己辯解,這舉動更激怒了柳義泰,因此將整瓢水潑在他身上。第二天清晨,許浚巧遇睿診,於是詢問她要到何處才能找得到可用做藥材的水,睿珍細心的告訴許浚藥材用水分為三十二種,每一種的用途各不同。

第5集

浚母為了維持生計,請求具一書之妻介紹針線活的乙作,原本對浚母的話不理不睬的具妻,一聽到浚母願意另外付酬勞,立刻將浚母帶往柳大夫家中,並將她介紹給柳夫人。柳義泰之子柳道知一心一意想考取內醫師將來成為一名御醫,柳義泰派許浚陪同兒子道知一同前往漢陽,許浚欣喜若狂因為終於可以再見到令他朝思暮想的多喜,但是浚母認為多喜和他們屬於兩個世界,希望許浚打消這念頭,然而許浚不願放棄這難得的機會,道知和許浚投宿客棧卻遇到前來參加料舉的士大夫子弟以詩詞挑釁,認為道知毫無學問可言,許浚忍無可忍當場以杜甫的詩還以顏色,道知對許浚的學識刮目相看…

第6集

許浚來到漢陽一心一意想和多喜見一面,但多喜早已不知去向。道知和著名的御醫楊禮壽見了面,楊禮壽稱讚道知非常出眾,令道知欣喜若狂,但是當道知說出父親是柳義泰時,在場的所有試官為之震驚。第二天當道知前去看榜時發現沒有自己的名字,於是要找楊禮壽卻被另一位試官鄭澯攔阻,道知從鄭澯口中得知十多年前楊禮壽和父親柳義泰之間所發生的陳年往事,當年柳義泰不服自己沒有錄取內醫院的考試,於是向擔任御醫的楊禮壽下戰帖較量兩人的針灸術,在那次的賭局中柳義泰打敗楊禮壽,而柳義泰極盡羞辱的言行使兩人從此結下樑子,於是只要楊禮壽在位一天,道知永遠不可能考取內醫…

第7集

具一書告訴許浚有人正在打探他的消息,希望許浚暫時找個地方藏身,但許浚卻說無法丟下病舍裡的病患不管令一書著急不已,遵照柳道知的指示許浚正式擔任採藥夫,對此安排憤憤不平的傅山浦等人,故意將他派往猛獸出沒的深山,許浚在山中迷路,並誤食含有毒素的藥草失去了意識,當他醒來時卻發現自已躺在淋瘋病患居住的山洞。多喜在睿珍的細心照料下逐漸恢復了體力,良太在柳大夫家巧遇前來幫傭的浚母,浚母得知多喜在病舍內,於是深夜前來探望,並要求多喜立刻離開山陰,許浚喝下三積大師調配的解毒藥劑,並說出了進入深山的原因…

第8集

睿珍告訴許浚多喜小姐即將離開山陰,許浚來到渡船頭並將多喜帶回家中,浚母看到多喜仍然不願意接納她,許浚和多喜在雨中跪了一整夜,浚母只好答應兩個人成親,睿珍聽到此事向許浚表達恭喜之意,並將多喜送給她的戒指謝禮交給許浚,請許浚拿給多喜。許浚和多喜成親當天,在門外目睹此一光景的睿珍內心有說不出的落寞。道知仍然因科舉失敗而沮喪不已,睿珍勸道知早點振作起來,道知卻藉著酒意向睿珍告白,希望睿珍接受這份感情,道知之母碰巧聽到兒子的這番話,決定請媒婆替兒子物色對象。管家交代許浚打掃道知房間,許浚看到屋內許多醫書而驚喜萬分,睿珍將自己所記錄的藥草書籍借給許浚…

第9集

道知被睿珍拒絕之後卻經常看到睿珍親切的教導許浚,因此道知開始將許浚視為眼中釘。許浚帶著睿診借給他的醫書上山採集藥草,不料當他回到醫院後,因為採集的藥草數量太少而被道知罵了一頓,這時柳義泰正好經過並看到許浚細心采回的藥草後對他讚賞有加,帶著良太入山打獵的一書,看到了動物內臟全被挖了出來的可怕景像,許浚為了查出真相而在山中追踪可疑的人,因而認識了扮相怪異的老人安光翼。前來醫院看病的人為了將順序提前用金錢賄賂許浚,許浚極力惋拒,卻被道知誤以為向病患家屬吭錢,於是讓許浚重新做挑水工作,多喜看到這種情況心疼不已。許浚知道安光翼對醫術頗有研究於是想拜他為師,安光翼卻罵許浚是瘋子…

第10集

浚母來找一書與良太,並告訴他們許浚每晚就像被鬼附身似的不知去向,直到凌晨才回來,因此兩人偷偷跟踪其後,許浚發現後將他們趕走。一書認為他已經發狂,但是許浚顧不得母親及多喜的擔憂,仍然努力向安光翼習醫。義泰巡視病舍時看到許浚對病患無微不至的照顧,但是兒子道知卻因生病的人是屠夫而蔑視,讓義泰感受到兩個人截然不同的性情。道知之母發現兒子始於不願打消和睿珍成親的念頭,於是找具一書之妻給她物色對象,具妻找了一個年紀大又是滿臉麻子的藥材行老闆,於是道知之母不斷催促睿珍盡快成婚,睿診請求義泰讓她隨三積大師一同前往深山照料罹患痲瘋病的病患,道知再三挽留,但是睿珍說服道知兩人要走的路並不同,道知目送睿珍內心難過不已…

第11集

一對夫妻帶著上吊自盡只剩最後一口氣的女兒請許浚救她一命,許浚表明自己並非大夫,但是這對夫妻苦苦哀求而浚母也說救人命要緊,於是許浚將病患帶進屋內經一番急救終於將女孩救活,許浚這時流下了感動的淚,許浚救活死人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山陰地區,道知之母得知這項傳聞,認為許浚是以柳大夫的名號做幌子招搖撞騙,因此將他找來讓山浦等人狠狠揍了他一頓,許浚被揍的偏體鱗傷,這時柳義泰和睿珍剛好從外面回來,義泰聽到許浚擅自替人看診而非常憤怒,並要求許浚將處方簽帶來讓他看,義泰看著許浚所寫的處方簽並問他消渴與腳氣病的症狀,大家都以為許浚會答不出來,不料許浚不徐不緩的詳細說明病症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義泰稱讚許浚看得出努力的痕跡並讓他擔任藥材倉庫的看守…

第12集

柳大夫將管理倉庫的工作交給許浚,這件事引發傅山浦等人極度不滿,於是不去山上採藥而是到客棧喝酒,並在閒聊中得知柳義泰有本世代相傳的秘笈,只要取得這書籍就能夠行醫,傳山浦在深夜裡潛入柳義泰房裡,用刀抵住頸部命令柳義泰交出秘笈,義泰否認有這種東西,傳山浦一不作二不休想要殺抑大夫滅口,許浚即使出現將傅山浦制住,柳大夫告訴許浚放走傳山浦,許浚認為發生這種事是因為自己接掌了不適任的工作,並請求柳大夫收回成命,柳大夫卻對許浚說不要辜負自己對他的期待,醫院來了罹患脫胱及痔瘡的病患,當義泰問如何治療時許浚與道知有完全不同的見解,而義泰比較認同許浚的方式,令道知氣憤不已。

第13集

許浚告訴娘和多喜將放棄醫術這條路,往後隨一書上山打獵或進入馬岩洞礦山擔任礦工養家糊口,雖然娘和多喜好言相勸,仍然改變不了許浚的決定,但是正當此時伍根前來將許浚叫了回去,許浚來到柳大夫家,正巧在門口遇到右相大人之子因娘中風病倒親自到醫院請柳義泰一同前往看診,柳義泰以必須照料病舍內病患為由派許浚出診,令道知等人感到一陣錯愕,許浚和睿珍帶著所需藥材出診前往右相大人家中,經過一番波折開始替右相夫人看診,許浚替夫人做針灸治療之後發現病情絲毫沒有起色反而更嚴重,右相大人下令將許浚關進倉庫…

第14集

由於貞敬夫人(朝鮮王朝時代對正一品及從一品文武官夫人的封爵)病情更加惡化,許浚被押入成大人家的倉庫,成大人的管家匆匆來到柳義泰的家中,但柳義泰已經隨三積大師前往三積寺,管家將許浚的事告訴道知等人,並強押道知一同前往成大人家中替夫人看病,成大人發現關在倉庫的許浚自行逃脫,令他非常震怒,派人四處尋找仍沒有他的縱影,不料許浚挑著水回到成大人家中,並再次請求替夫人煎煮湯藥,許浚的誠意說動了成大人,許浚細心照料夫人,夫人恢復了失去的意識,病情也逐漸好轉且慢慢走動,道知親眼目睹這光景內心氣憤不已,成大人為了答謝要蓋一間房子送給許浚卻被他婉拒,但是當大人得知許浚想參加醫科進入內醫院時,願意為許浚寫一封推薦信函…

第15集

許浚在母親和多喜面前拿出成大人所寫的推薦信,浚母是欣喜萬分,但多喜卻憂心忡忡,認為不該借助他人的力量考取內醫院,但是許浚不以為然,而浚母也認為多喜不該潑丈夫冷水。吾根對許浚不願幫忙一事耿耿於懷,因此將推薦信告知道知少爺,道知逮住機會向柳義泰告狀,柳義泰非常氣憤,並命令許浚把成大夫的信拿出來,當場在眾人面前燒毀書信,道知暗暗自喜,義泰甚至將許浚逐出醫院,睿珍替許浚向柳義泰說情,但卻絲毫不為所動…

第16集

許浚被柳義泰掃地出門,回到家中看到母親臥病在床,這時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他認為自己並無做錯事,然而師父卻拋棄他,於是他也決定從此拋棄師父,不再回去向他求饒,甚至為了再討一份介紹信而前往成大人家,但是成大人已被隨冬至使節團前往明國,許浚在萬念俱灰下整天與酒為伍,從此一蹶不振,不論多喜或一書等人如何勸阻還是聽不進去。咸安嫂終於有了身孕,但是吾根診斷出她懷的是女侄,一書只好帶咸安嫂求助名醫。

第17集

許浚和傳山浦一起前往韓進士家中替兒媳婦把脈,許浚告訴山浦韓進士的兒媳婦懷的是兒子,但是山浦為了詐騙錢財,因此謊稱懷的是女兒,但是可以運用轉女為男術讓兒媳婦生出兒子,韓進士信以為真,於是送給山浦一整箱金錢,許浚得知山浦的騙術氣憤不已,立刻決定離開韓進士家,但是為時已晚,咸安的衙門到韓進士家中將許浚和山浦押回衙門,柳義泰看到許浚接受杖刑,跪地請求縣監釋放許浚,許浚回到家中收拾行囊決定進入礦山。

第18集

許浚恍然大悟趕回柳大夫家中求他原諒,但是柳義泰絲毫不為所動,許浚一直跪在門外,睿珍心疼許浚的遭遇,因此請求三積大師收許浚為徒弟,當三積大師建議許浚一同前往三積寺照顧痲瘋病患時,許浚有些猶豫,但是經過一夜的思考決定前往三積寺,睿珍遠遠目送許浚然後生了一場大病,道知看到睿珍為許浚情傷內心難過不已,許浚好不容易找到三積大師並且在那裡遇到安光翼,並透過安光翼得知三積大師不為人知的往事。

第19集

三積大師為了贖罪,收養殺死尚華的痲瘋病患之子為養子,並替他改名為尚華,大師的妻子因失去兒子的打擊而上吊自殺,三積大師認為本身身為大夫卻殺死了三個人命不可原諒,於是決定離開內醫院,御醫楊禮壽極力挽留,但是三積仍堅決離開,許浚從安光翼口中聽到三積大師這些不為人知的往事,開始對尚華產生憐憫之心。睿珍生病,道知親自煎藥照料睿珍,道知之母忍無可忍,於是趁道知出診時要求睿珍離開,睿珍前往三積寺與許浚相遇。

第20集

許浚帶著藥材到市集街出售順便尋找尚華和秀延的下落,他在客棧聽到痲瘋病患出現在村子的消息,並在千鈞一發之際救出尚華和秀延將他們帶到三積寺,三積大師為治愈尚華等人的痲瘋病,決定親自服用並測試其藥效,尚華看到三積大師留下的遺書後,終於明白了大師對自己無悔的父愛。道知親自前來三積寺準備將睿珍接回家中並和她成親,但是當他興沖衝的趕到三積寺時卻到看許浚,道知帶著一顆受傷的心回到家中,下定決心從此忘了睿珍,專心準備參加科舉。

第21集

許浚為了參與醫科的科舉考試收拾了行囊回山下,並在多喜和良太的目送下前往漢陽,許浚來到一間客棧,剛好遇到等在那裡的安光翼,安光翼給了許浚路上所需的盤纏和睿珍給他的一封信,看完睿珍充滿情感的書信後令許浚感動不已,一天趕了一百里的路,當許浚抵達前往漢陽趕考的大夫投宿的客棧時,在那裡巧遇道知及吾根等人,入夜後有一群窮困的病患湧入客棧請求投宿在那裡的大夫幫忙看診,當大家都以科舉考試要去趕考為理由時,許浚自願一一看診。

第22集

許浚答應多留半天替村子裡的人看診,但是經過半天之後,在外面排隊等待看診的病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聚越多,自願留下來幫助許浚的大夫眼見這個光景大為驚訝,於是催促許浚快點離開村落和他一起上路,但是許浚不忍心丟下許多病患一走了之,因此再次決定留下來,為了照顧病人而耽擱多日的許浚,跟隨阿石走近路希望能早一點抵達漢陽,不料當許浚回過神一看,他正站在一間茅屋前,許浚這才發現阿石將他帶到自己家中,求許浚替自己的老母治病…

第23集

因為照料阿石之母,許浚再次延誤了前往漢陽的時間,在只剩下不到兩天的情況下,許浚將處方告知阿石匆忙準備上路,阿石得知只要準備一匹馬就能讓許浚趕得及應考之後,答應許浚馬上為他借一匹馬,許浚著急的等待阿石,卻看見阿石被士兵逮捕,許浚還沒有弄清楚狀況就被當成是教唆偷馬的原兇,被抓進牢房,這時村里所有受許浚照料的病患趕來衙門,並苦苦哀求放了他們的救命恩人,縣監知道許浚的善行之後不但釋放許浚還為他備了一匹馬…

第24集

許濬之母得知兒子落榜又失去了踪影,認為他可能發生意外,而擔心病倒,一書賭許浚能金榜題名,於是整天逃避深怕被人追討賭債。三積大師告訴睿珍道知已考取內醫院考試,但是卻沒有許浚的消息,令睿珍感到好落寞,就在同時,許浚已回到柳樹村繼續照料那裡的病患。道知之母為兒子的金榜題名而宴客,山陰的縣監特地前來祝賀,這時他接到鎮川縣監送來的書信,這時柳義泰終於知道許浚沒有應考的真正原因,他對兒子道知感到非常失望。

第25集

許浚來衙門並與柳義泰相遇,許浚不知所措正準備離去時,柳義泰將他叫住,並邀他一起進入廂房替縣監大人看診,許浚診斷出縣監罹患霍亂,此時柳義泰吩咐許浚繼續替縣監治病,然後先行離開,許浚不明白師父柳義泰的心思,於是替縣監看完診之後匆匆趕往柳義泰的家中,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柳大夫答應許浚進入屋內並要求許浚前去病舍替病患看診,許浚得知柳大夫再度接納他,感動的流下淚來,長鐵聽說許浚將重回醫院,決定辭去醫院的工作。

第26集

阿石一口咬定他的母親是服用了許浚處方的藥之後才會失明,許浚大為吃驚,並詢問阿石在他離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阿石告知因為母親服用許浚調配的藥之後病情好轉,於是沒有按照藥量的規定給母親服用了含有毒性的附子湯,許浚經過把脈發現已經太遲了,但是阿石仍然不死心,硬逼許浚治好他母親的病,甚至拿著鐮刀守在門口趕走所有前來看病的人,柳義泰和三積大師這時正好回到醫院,並得知阿石母親的情況,許浚在柳義泰的教導下開始治療,毒性擴散全身的阿石之母。

第27集

為咳血的柳大夫診斷病情的三積大師表情逐漸變的很凝重,睿珍這時才知道師父早在兩年前已經罹患胃癌,柳義泰囑咐睿珍不得把此事告訴許浚,免得他分心。回到家中的許浚對師父柳義泰的做法百思不解,而多喜聽到所有情形之後告訴許浚,柳大夫故意指導錯誤的方式,好讓許浚洗刷外面謠傳的污名,第二天柳義泰將家中醫書全部搬到義泰的房間,並讓許浚將此做為他的書房,義泰將內醫院的金應鐸大人邀請到家中,而金應鐸告知吳氏願意替道知作媒。

第28集

許浚得知柳師父和三積師父前往傳出瘟疫的村子,於是不顧睿珍的勸阻趕來幫忙,柳師父深怕許浚受到感染,命令他回到山陰,但是許浚苦苦哀求師父讓他留下來治療病患,柳師父備受感動只好答應,許浚發現師父的氣色越來越不好,因此詢問三積大師,師父是不是生病,但是三積大師並沒有告訴許浚柳義泰罹患絕症的事。管家漢尚回到漢陽,並告訴道知之母因傳染病使他無法進入山陰見柳大夫,而道知得知他的書信無從交到睿珍手中心,終於決定對她死心。

第29集

許浚為柳大夫上山採藥草,卻無意間發現稀有的山蔘,許浚欣喜若狂,認為師父終於可得救了,不料永達因一時才迷心竅,趁深夜將山蔘偷走,許浚帶著失望悲痛的心走下山時,剛好遇到被人打的遍體鱗傷的永達,永達告訴許浚山蔘已被其他採藥夫搶走,許浚唯一的希望破滅。睿珍來到漢陽的市集街,正巧被六月所看到,六月將此事告知道知之母,道知之母深怕睿珍阻礙了道知的婚事,於是派管家漢尚探聽睿珍投宿的客棧…

第30集

具一書帶著柳義泰向工匠訂製的小刀來找許浚,許浚完全猜不透師父的用意何在,就在此時尚華匆匆趕回來,並將柳義泰的話轉告許浚等人,許浚遵照師父的指示來到山洞,卻看到師父靜靜的躺在山洞內,安光翼發現他已經自殺身亡,許浚悲痛萬分,柳義泰在生前寫了一封遺書留給許浚,希望他解剖自己的身體,許浚在三積大師的鼓勵下,解剖柳義泰的身體,並畫出了五臟六腑以及經絡的圖案,許浚回到家中,為了將師父的死訊告訴道知而前往漢陽。

第31集

道知之母將藥房變賣之後帶著所有家當前往漢陽,許浚看著屋內凌亂的醫書及柳大夫的診療服心中無限感慨,千壽村大夫張萬壽成為藥房新主人,張萬壽得知許浚是鼎鼎大名的許大夫,立刻邀他留在藥房里工作,許浚婉拒並要求他盡心盡力照料病患,千萬不要使柳大夫的名譽朦羞,回到家中的許浚決定專心準備參加科舉。道知診斷出恭嬪娘娘懷有身孕,於是在湯藥內加入鯉魚為娘娘補身,楊禮壽大人看到藥材內有天門冬,立刻阻止娘娘喝下湯藥,並嚴厲斥責道知這會引起中毒,道知犯下大禍因而被派往湯藥房修練…

第32集

楊禮壽等人看到許浚所交出的答案感到驚訝不已,道知聽到金應鐸等人的對話,表情逐漸僵硬,當眾大夫走出去之後,他以顫抖的手拿起許浚的答案卷,並顯出了不安的神情,伍根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榜上而欣喜若狂,但許浚卻默默準備著第二次考試。許浚在醫科科舉中考上狀元,道知再三提醒許浚,不要將柳義泰門徒的事實說出去,以免勾起楊禮壽大人不愉快的往事,當楊禮壽親自將錄取證書交到許浚手中時問及是誰的門徒,許浚不加思索的告知是柳義泰,令在場的人大吃一驚。

第33集

負責擔任內醫院錄取醫生(這裡是指以中醫醫術治療疾病的人)之修練課程的柳道知自信滿滿的假藉登院遲到之名,讓許浚在內醫院里當班十天,許浚告訴道知家中有急事,並請求延後一天執行,卻被道知斷然拒絕,道知甚至為了抓到許浚的把柄派很多工作給許浚處理,但是許浚都一一完成。一心想離開山陰的一書假裝自己欠了賭債被人追殺,當咸安嫂擔心還不出錢時,故意向她提議不如趁夜逃離山陰,咸安嫂只好接受。

第34集

金萬慶看到道知派許浚及吾根送來的藥材之後,立刻衝到藥材倉向道知理論,許浚對萬慶留下極深的印象,重回惠氏民署的許浚在萬慶忙不過來的情況下替病患看診,並且豪不遲疑的替病患吸取膿倉,醫女彩仙看到此一情況後將此事告知睿珍,讓睿珍想起了許浚。趁夜逃離山陰的一書夫妻來到許浚家中,咸安嫂直截了當的說要住下來,多喜和許濬之母因而擔心不已。內醫院的大人按照慣例派醫生前往宮廷大臣家中替大臣看診,並且送上珍貴藥材,但是許浚認為大臣身體健康不必補身於是將藥材帶回。

第35集

許浚前來捕盜廳,卻在那裡遇到已成為醫女的睿珍,許浚和睿珍均大吃一驚,但是兩人在沒有機會交談的情況下,只能默默的看著睿珍離開。發布醫生的品階及職處一事被延期,而金應鐸及鄭租等人為了該將許浚派往何處而展開一場唇槍舌戰。許浚和睿珍在吾根及彩仙的幫忙下終於相遇,咸安嫂從吾根口中得知此消息立刻去向多喜告狀,多喜安慰自己這只是巧合。發布任命書的當天,許浚和學道被分發到惠民署,學道氣不過,直接去找楊禮壽報告金應鐸將藥材私下送給宮廷大臣一事。

第36集

睿珍和彩仙因藥材倉裡的當歸不翼而飛,於是被押入捕盜廳的牢房,許浚在偶然情況下聽到世希和紅春之間的對話,得知韓奉事經常假藉煎藥帶走藥材,許浚為了掌握確切證據而與吾根一起來到韓奉事經常出入的妓房,並從藝妓的口中得知韓奉事送當歸來的事實,許浚要求韓奉事說出真相,不然將此事告訴惠民署的所有人。睿珍和彩仙終於獲得釋放,許浚看到窮困病人因拿不出賄賂官員的錢無法看病死在惠民署門外,決定重整不良風氣,此舉得罪惠民署所有使吏…

第37集

楊禮壽得知許浚在外私下替病人看診,認為他違反國法,於是以朗讀一千次御筆匾額做為懲罰,萬慶得知此事氣急敗壞的來到御醫楊禮壽麵前,並將惠民署的情況告知楊禮壽,請求一起接受處罰,但是他的要求沒有被接受,許浚還是繼續受處分,當許浚做滿一千次隨即暈倒,楊禮壽看到這些情況,終於允許許大夫在不求利益的情況下,在家中看病患治病,睿珍細心照料許浚,許浚恢復了意識,就在這時李政明大人剛好走進病舍…。

第38集

道知親自來到醫生的住處並向約春求助,但是春紅仍然對背負冤屈被趕到惠民署一事耿耿於懷,德琴認為先救人比較重要,紅春就將解決方法告許道知,道知按照著紅春的所言替恭嬪娘娘下處方,恭嬪順利產下王子,楊禮壽稱讚道知為最大功臣,道知流下感動的淚,因為此事道知的階位升為主簿。許浚為了治療當初陷害他的使吏因而同樣感染了,但是仍然守在病患身邊細心照料,此舉感動的惠民署內所有的使令,並對自己當初行為真心懺悔。

第39集

在許浚值班當天,都藥使令老樸在湯藥房裡上吊自殺,雖然案子經過捕盜廳的調查以自殺結案,但許浚卻發現老樸的死有疑點。一書和良太瞞著咸安嫂準備進行秘密交易,吾根卻因為前晚看到有人上吊而開始些動搖,負責醫女修練的許浚前來醫女局當天,彩仙把此消息告訴睿珍,令睿珍興奮不已,根據醫女的修練成績會挑選出兩名醫女前往宮廷擔任內醫女,睿珍和小賢獲得最好的成績,但是內醫女深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因此決定由彩仙和世希擔任內醫女。

第40集

許浚將老樸包袱中發現的藥材斑貓拿給政明,並告訴他校里大人的死是被人謀害而非一場意外,政明請求許浚查出斑貓的出處,當他得知內醫院的藥材倉沒有此藥材,立刻連想到這是從中國走私而來,於是派一書和良太暗中進行秘密交易,許浚便裝與兩人同行,並詢問對方是否可以購得斑貓,對方無意間透露之前也有人購買此藥材,政明終於知道是鄭成弼吏曹判書的手下尹正浩,是殺害校理大人及老樸的兇手。

第41集

李政明背負逆謀之罪名被押往牢房,睿珍在不知情況下,到政明與她相約的地點赴約卻始終沒有等到人,睿珍在御醫女的指示下端著要給大逆罪人服用的毒藥來到義禁府,當她看到被賜死的人正在李政明時忍不住流下傷心的淚。世希趁著道知在內醫院中值班時,端著酒菜來到道知面前並向他表白愛慕之意,但是道知卻絲毫不領情。道知和楊禮壽接到通知恭嬪娘娘的處所有人生病,兩人匆忙趕往繽殿,這才知道生病的人是恭嬪娘娘的弟弟,經過診斷他所罹患的是口眼歪斜症。

第42集

恭嬪娘娘的弟弟(金禮直)罹患了「口眼歪斜」病(顏面神經麻痺),道知在恭嬪娘面前保證七天內將病治好,但是禮直的臉在三天內恢復了原貌,正當皇上稱讚道知立下大功時,禮直的臉再次扭曲變形,楊禮壽怒斥道知只懂得玩弄小把戲,成仁哲大人派人前往惠民署了解同樣罹患此症的病患情形,當他得知許浚確實三天內治好病患時,再次派人將許浚記錄的口眼歪斜病歷簿帶過來並拿給楊禮壽,同時召回許浚,由他負責照料金禮直,道知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以酒澆愁,不料當他醒來後發現世希睡在身邊,許浚面對個性暴躁又難纏的禮直絲毫不退縮,禮直卻處處和許浚作對,不願按照指示服用湯藥…

第43集

許浚雖然被禮直砸傷了腳,但是仍然盡心為他調配湯藥,令萬慶等人感動不已,道知看到許浚為禮直配藥所寫的處方大為驚訝,認為許浚所用的藥材並非是治療口眼歪斜的藥,這時許浚告訴道知,禮直罹患翻胃(胃癌),道知聽了大吃一驚,他要求許浚暫時隱瞞此事實,以免被追究相關責任,但是卻被許浚所拒絕,道知急忙將此事告知御醫楊禮壽,楊禮壽將許浚叫到面前當面告訴許浚,自己心目中的接班人選正在他,並提醒許浚若要成為御醫不但醫術要出眾,也要懂得判斷宮廷內的政事,因此希望許浚顧及前途,對翻胃一事三緘其口。

第44集

許浚承諾的第五天一到,包括楊禮壽在內的許多醫官,都迫不及待讓許浚受到處分,恭嬪娘娘也認為沒有才能,只會做出假承諾的大夫,如果繼續留在宮中會造成更多的傷害,因此要求御醫楊禮壽給予適當處理,楊禮壽在眾人的注視下欲斬斷許浚的右手,萬慶、命源等人都替許浚說情,然而楊禮壽仍堅持執行刑罰,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恭嬪處所的內官匆匆趕來,並告知病患的病已經好轉,皇上及恭嬪娘娘召見許浚,皇上甚至為犒賞一起努力的所有人,以賜饌(皇上賜予的豐盛筵席)表示獎勵。

第45集

許浚一家人穿上恭嬪所賜的布料做成的新衣進入宮廷拜見恭嬪,恭嬪認為許浚對她有恩,因此賜了一間房子,甚至邀請許浚擔任宮醫照料兩名王子,但是許浚婉拒娘娘的邀請,堅持留在惠民署繼續照料病患。楊禮壽將許浚叫到面前,並提及其二十年前和柳義泰之間所展開的九針之戲之對決,他認為那是這一生最大的恥辱,而當年他並不認同柳義泰是朝鮮第一名醫,但是如今他甘願承認這事實,許浚聽到這番話感動的熱淚盈眼眶。世希想盡辦法虜獲道知的心,然而道知只想擺脫她的糾纏,於是找泰恩商量。

第46集

因為道知和世希傳出了醜聞,被派遣擔任別遣大夫,隨使節團前往明國,而世希被趕回惠民署,道知之母和妻子淑貞聽說道知將前往明國,以為上級對道知極為器重而欣喜萬分,一書和良太趕來惠民署告知許浚,目前吾根大哥病的嚴重幾乎無法進食,許浚前去替吾根診脈,吾根說他得的是心痛,希望許浚能為他治療,如果不能治療就將他的心意傳達給紅春。許浚在柳義泰的祭日帶著祭酒來到柳道知的家中,卻目睹了多喜被道知之母欺辱光景,許浚要求多喜再也不要到道知家中幫傭。

第47集

當許浚替道知之母看診時,她卻絲毫不領情並將許浚趕了出去,許浚深怕在此情況下,如果激怒她會使她病情更加惡化,因此對治療疾病有所顧慮,但是淑貞(道知之母)告訴許浚村里的其他大夫都搖搖頭打退堂鼓,並哀求許浚救她一命,許浚經過考慮並決定去找紅春幫忙,紅春欣然答應,吾根聽說紅春前往道知家中幫助許浚,因此立刻趕到道知家中,不料河東嫂張開雙手跑了過來,吾根嚇的拔腿就跑,病情好轉的道知之母從屋裡出來,這才得知原來替自己看診的人是許浚,這時她大發雷霆並說寧可死也不願將身體交給許浚。

第48集

睿珍和小賢被選為陪侍明國使節的醫女,睿珍告訴尚宮,寧可不再做醫女也不願去擔任陪侍,但是尚宮嚴厲斥責睿珍並命令不得抗命,睿珍只好決定自盡,並請宮女將一封書信交給許浚,小賢到睿珍房間看到失去意識的睿珍立刻通知內醫女小菲,小菲將睿珍救了回來,尚宮看到睿珍寫給許浚的書信,警告她不得再輕舉變動,不然會讓許浚接受懲處,睿珍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答應尚宮前往陪侍使節。許浚被恭嬪引薦為擔任皇上出外狩獵時的隨行醫宮,不料卻在這裡遇到在龍川進行秘密交易時曾緝捕他的兵馬度義裴天壽。

第49集

裴天壽再次來到惠民署,並告訴萬慶,許直長就是以前住在龍川的許浚,萬慶對天壽的這番話半信半疑,天壽吩咐屬下調查許浚及其家屬的背景。德琴(御醫女大人)告訴彩仙,已將彩仙引薦給宮廷裡的御醫女所以往後可能有機會按摩皇上的龍體,彩仙興奮不已並到處宣傳。許浚將自己黑暗的往事告知萬慶,並打算為自己所犯的罪行付出代價,但是萬慶極力阻止許浚前往自首,甚至親自去找天壽請求他放了許浚,但裴天壽仍然堅持逮捕許浚,因此率領大批士兵直奔惠民署。

第50集

緝捕許浚的捕盜廳從事官裴天壽在黃海道與許浚碰個正著,許浚向裴天壽坦承自己就是曾在平安道龍川進行秘密交易,並與官之閨秀成親趁夜潛逃的許浚,並要求裴天壽暫時不要逮捕,到找出控制疫情的方法,裴天壽點頭答應。咸安嫂偷聽到老吳和許濬之母的對話,並得知黃海道傳出疫情,一書靈機一動決定趁此機會做護身符生意,所有計畫進行順利,但是正當一書及良太等人為賺到錢而欣喜若狂時,捕頭前來將他們逮捕。彩仙也感染瘟疫,許浚束手無策,彩仙的病迅速惡化。

第51集

道知從太太淑貞口中得知,當他擔任別遣大夫前往明國的這段期間,母親因罹患血崩生命垂危,但是泰恩因公事繁忙不能前來,最後經許大夫細心照料才得以康復,道知告訴許浚,願意為治療母親給報酬,許浚雖然婉拒,但是道知卻說不願欠他人情。許浚前往捕盜廳懇求裴天壽,讓他以照顧病患來為自己的過錯贖罪,天壽聽了這番話內心開始動搖,泰恩從捕盜廳捕頭口中聽到許浚的往事,因此將此事告知惠民署的金應鐸等人,最後御醫楊禮壽也得知此事,裴天壽不得已只好前來抓人。

第52集

萬慶到補盜廳找裴天壽,並質問為什麼要將許浚逮捕?如果真正為百姓和朝廷著想就該讓許浚治療更多病患,裴天壽告訴萬慶,自己原本也要放過許浚的過去,但是內醫院提調吏判大人下令逮捕,所以無可奈何,恭嬪得知許浚被關進牢房,於是請求皇上顧及許浚平息瘟疫及照料王子之功勞,赦免他過去所犯的罪,宣祖下令赦免許浚,但是朝廷眾臣不斷上奏皇上必須追究其罪行,於是許浚從捕盜廳被押送到義禁府,最後許浚被判削奪官職流放他地,裴天壽前來告知此事,並安排讓多喜和許浚見面。

第53集

恭嬪娘娘引起真心痛(心肌梗塞),楊御醫認為沒有救活的可能性,皇上在情急之下召回許浚替恭嬪治病,許浚回想起當年跟隨安光翼習醫時所經歷的往事並讓恭嬪度過了危機,眾大臣認為已經被判撤消官職的罪犯繼續負責宮廷安危,會危害王室的威嚴,於是再次被關進獄舍,恭嬪身體逐漸康復,當她得知許浚再度押回義禁府獄舍時,再次懇求皇上赦免其罪行,皇上知道向眾臣詢問意見必會再度引起反對聲浪,因此獨自決定赦免許浚,並告訴眾臣若有人再上訴將視為違抗命令。

第54集

恭嬪娘娘的病情時好時壞,小賢遵照許浚的囑咐,到藥材倉庫申請藥材,不料所有上質藥材都要做仁嬪娘娘的補藥,所剩下的只是劣質的藥材,小賢要求溫池分一些藥材做為恭嬪娘娘的湯藥藥材,卻被溫池所拒,服侍仁嬪娘娘的尚宮聽到小賢的話,認為區區一個宮女污衊了仁嬪而狠狠甩了一耳光,恭嬪得知仁嬪懷孕的消息,雖然重病纏身仍帶著補藥親自去問候,不料仁嬪以嚴重害喜為由拒絕恭嬪的面,恭嬪氣憤難耐,其真心痛(心肌梗塞)也越來越嚴重,恭嬪知道自己年壽將盡,因此請求許浚好好照料兩位王子的身體。

第55集

柳道知負責治療的仁嬪之子信城君的膿瘡已經蔓延至頸部,不但沒有好轉的跡象甚至越來越嚴重,道知深怕皇上最寵愛的信城君萬一有任何不測會使自己功虧一簣,於是每天戰戰兢兢,經過苦思之後,柳道知向楊御醫提議讓許浚負責照料信城君的病情,當學道看到信城君身上的膿瘡之後,立刻斷言柳道知為了自己活命故意引薦許浚,並且認為這是場陰謀,建議許浚不要接受這項任務,但是許浚認為還沒開始治療不能就此推辭,許浚發現化膿太過嚴重,因此決定利用水蛭。

第56集

許浚利用水蛭治療了信城君體內的化膿以及身上的褥瘡,於是宣組將許浚封為正三品堂上官並任名為御醫,柳道知為此因而黯然神傷,多喜得知此消息,認為謙兒終於有資格參與大科的科舉考試,感動的喜極而泣。這時傳來倭寇入侵,釜山浦已經淪陷的消息,朝廷眾臣拿不定主意是否該棄守都城立即逃難,仁嬪原本希望冊封信城君為太子,但是仁嬪之兄長認為目前遭逢患亂,先保住性命才重要,勸仁嬪退讓一步為將來做商討,朝廷決定播遷,而許浚堅持應帶走宮廷內的珍貴醫書及備忘錄。

第57集

許浚為了安排家人避難而前往家中時,卻被憤怒的百姓所包圍,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路過這裡的萬慶告訴眾人,他們所包圍的正在惠民署醫官許浚,並替許浚解圍。就在這當兒和良太一同去宮廷尋找父親的謙兒,卻聽到皇上及所有大臣已離開漢陽播遷的消息,謙兒回到家中並告訴奶奶和母親,父親根本不關心他們,所以不要再等了,必須盡快逃難,當許浚匆匆趕到家中時,只看到多喜為他準備的一餐飯及一封書信,宣祖、仁嬪、光海君等人在裴天壽及官員的護駕上,搭乘船隻先行逃難,百姓面對這一幕難掩心中的憤怒。

第58集

許浚等人為了躲避倭寇的士兵而藏身屋後,這時有一名士兵逐漸走近,尚華為了救其他人,故意往另外的方向逃走,卻被倭寇開槍射中,因尚華的犧牲,許浚、睿貞等人順利渡河並前往了平壤城,六月在逃難途中突然出現陣痛,並為良太產下一子,良太感動落淚,大家為戰亂中新生命的到來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良太和多喜一起到城內尋找許浚,道知卻出來告訴他們許浚可能臨陣脫逃,令多喜難過不已,許浚經歷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平壤城,宣祖得知許浚為了醫書沒有護從御駕而感到非常不悅。

第59集

宣祖及眾大臣一抵達義州城,仁嬪之子信城君就病倒,道知認為只要服用湯藥及施針很快就能恢復體力,泰恩提醒道知,王子可能罹患道知所不熟悉的水土病,但是道知卻極力否認,信城君的病情逐漸惡化,最後仍回天乏術。道知因此被關進了獄舍,到城外打探敵情的士兵背回了原本以為已經喪命的尚華,令許浚及睿貞欣喜不已。光海君接到信城君已死及父皇宣祖病危的消息,於是立即派許浚前往義州,抵達義州的許浚及睿珍細心照料宣祖的病情,而宣祖逐漸恢復健康,許浚為了救獄中的道知,要求由道知為皇上宣祖施針。

第60集

宣祖的身體康復之後,對許浚的功勞深表嘉許,許浚卻將所有功勞歸功於柳道知的施針,宣祖原本要以重刑嚴懲柳道知的過失,但是由於許浚的請求,宣祖決定赦免柳道知的罪,道知對過去自己對許浚的所作所為深表愧疚,兩人終於解開了長達十多年的心結。戰爭逐漸獲得了平息,而從全國各地陸續傳來擊退倭敵的捷報,宣祖將這次戰亂中立下功績的許浚封其為正一品輔國崇祿大夫,但是反對派人士為了翻案開始對許浚進行調查,當他們發現找不出任何把柄時,故意捏造許浚與睿珍的醜聞。

第61集

皇后為宣祖生下皇子,包括宣祖在內的部分大臣非常欣喜,但是光海君及光海君派的大臣對此消息感到極為失望,柳道知提醒許浚,皇后已生下皇子,后宮所生的太子光海君地位岌岌可危,朝廷也會陷入混亂之中,所以必須對大勢做出正確判斷並表明自己立場,但是許浚卻認為自己是醫官,不干涉朋黨之間的政爭。許浚接到通知,皇子永昌大君引起驚風(小孩子的癲癇)於是匆匆前往治療,不料卻在途中又得知光海君引起頭痛,許浚稍微猶豫了一會兒,然後決定先去替皇子看診,成仁哲及光海君得知此事都感到震驚不已。

第62集

許浚為了治療光海君的嚴重疾病,吩咐吾根利用砒霜、食鹽、雨水調製名為晨夕壽暮的藥劑,由於砒霜含有劇毒,因此當銀湯匙放入湯劑時立刻變成黑色,光海君及其他大臣看到極為驚訝,但是許浚告訴光海君,只要運用適當毒也能變成藥,並請求光海君信任他喝下湯劑,光海君不顧眾臣的勸阻喝下含毒的煎藥,光海君的病情絲毫不見有起色,而其他醫官看到這種情況開始擔心許浚,但是許浚仍然堅信光海君一定會好起來,光海君的反對派鄭成弼等人為了趁機暗殺光海君,而在湯刑裡偷偷加入更多量的砒霜。

第63集

擁護永昌大君想奪得權勢的鄭成弼等人,不顧許浚的勸阻仍然要求晉見皇上,並請求皇上廢掉后宮所生的太子,而冊封嫡系皇子永昌大君為太子,但是宣祖認為由三歲的永昌大君繼承王位會導致王權的動搖,整個朝廷陷入派黨之爭,於是下達傳位赦書由光海君繼承王位,鄭成弼等人認為若皇上就此駕崩,那麼除了內醫女世希及御醫許濬之外不會有人知道,皇上下達傳位赦書的事,於是想盡辦法要堵住兩人的嘴,皇上駕崩後隱瞞傳位諭令的事,並積極進行冊封永晶大君為太子一事,許浚不顧自己生命並將事實真相告訴成仁哲大人。

第64集

許浚來到流放地,被限制跟任何人接觸,但是村民早已經聽說許浚曾是御醫,因此要求許浚看診,而許浚在士兵的默許下替村民看診,道知認為編撰醫書是許浚畢生的大業,所以決定將醫書送往流放地由許浚親自完成收尾的工作,金萬慶、李命源、尚華、吾根及張學道背著醫書來到流放地,許浚終於親手完成了所有醫書,命名為東醫寶鑑,並將此獻給了皇上光海君,光海君將許浚召回漢陽要求再次擔任御醫,但是許浚以回師父的故鄉山陰照顧病患渡過餘生為由婉拒,光海君以萬般不捨的心情只好答應許浚的請求,許浚回到了山陰的柳義泰藥房盡心照料病患,但是鄰近的村子卻傳出了疫情。 (完結篇)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