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馬超的真面目

馬超的真面目

馬超(176年-222年),字孟起,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東北)人,漢末及三國時期蜀漢的著名將領。馬超屬於漢羌混血,出生於軍事世家,《三國志》裴注引用《典略》注解其祖為東漢伏波將軍馬援。馬超的祖父字子碩,曾官至天水蘭幹尉。後因失去官職,流落隴西與羌人居住,家貧娶不起妻子,只好娶羌女為妻,生下馬騰。其父馬騰為東漢末年群雄之一,曾在西北疆域建立起傲人的獨立勢力。192年(初平3年)馬騰與韓遂率兵前往長安朝晋,在朝廷的任命下,韓遂敕封為鎮西將軍,返回金城駐守;馬騰被任命為征西將軍,於郿縣駐紮。後來馬騰出兵襲擊長安,兵敗後逃回涼州。朝廷因地方動亂,派令司隸校尉鐘繇坐鎮關中,鐘繇到任後,寫信給馬騰與韓遂,陳述其中的厲害禍福。馬騰有感於鐘繇的勸說,命馬超跟隨鍾繇帳下。曹操任丞相時,曾想將馬超召進京,但馬超不接受。後來馬超出任司隸校尉的督軍從事,討伐平陽的袁紹將領郭援、高幹。他雖被流箭所傷,卻只以布袋裹住傷勢,依舊奮勇殺敵、力戰不退,最後大破敵軍,其部下龐德更斬殺郭援。在朝廷的詔命下,馬超出任徐州刺史,隨後又被任命為諫議大夫。此時馬騰與自己的義兄弟鎮西將軍韓遂不和,向曹操求為衛尉,離開涼州進京為官,馬超的胞弟馬休被任為奉車都尉,馬鐵為騎都尉,與家人都搬到曹操所在的鄴縣定居,惟獨馬超留守涼州,被封為偏將軍、都亭侯,代領其父的部隊。
    211年(36歲),曹操不聽諫議,堅持派遣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試圖經過馬超等涼州軍閥的領地進攻漢中的張魯。馬超等人都懷疑這是針對自己用兵,於是馬超對韓遂說:「之前司隸校尉鍾繇曾命我謀害將軍,關東之人已經不可以相信了。現在我放棄我的父親,如父親一樣對待將軍,將軍也應該放棄你的兒子,如兒子一樣對待我。」之後,閻行進諫韓遂,不希望他與馬超聯合,韓遂回答:「現在諸將不謀而合,似乎有天意啊。」馬超並聯合楊秋、李堪、成宜等,率領十萬人馬(包括漢兵、羌兵、胡兵)進兵至潼關前。在一次馬超、韓遂與曹操會談時,馬超見曹操兵少,暗中欲突擊捉拿曹操,曹操身旁部將許褚怒目瞪視馬超,馬超因而不敢輕舉妄動。後來韓遂和曹操單獨交馬談話時,閻行跟在韓遂身後,曹操望著他對韓遂說:「要顧念這個孝子。」戰爭剛開始時,曹操停駐於蒲板,欲西向度河,馬超對韓遂說:「因該在渭河之北與他們對抗,我估計不超過20日,曹操的糧草用盡必定撤退,我們再趁勢擊敗他。」韓遂卻說:「就讓他們過河後在正面擊敗他,靠著河水獲勝,實在不名譽。」馬超的計策因而無法施用。曹操聽聞後說:「馬超小兒要是不死,我就無葬身之地了。」之後曹操聽從賈詡計謀,使用離間計,令馬、韓內訌,加上曹操戰術成功,馬超大敗。曹操想乘勝追擊,不過因田銀、蘇伯於河間作反,所以退兵。但其父馬騰及家人卻因馬超起兵,遭受牽連,被曹操誅夷三族。
  213年(38歲),馬超再度起兵反曹,圍困冀城八個月,迫使涼州刺史韋康投降,佔據冀城,自稱征西將軍,自領并州牧,督涼州軍事,並在冀城外二百里擊敗了曹操派來的夏侯淵的救援軍隊。可是他挾持名士賈洪、殺死投降的韋康、潛出城外求救的閻溫等行為令他失去人心,不久便被楊阜、姜敘、梁寬、趙衢、趙昂等十幾人聯合設計,誘馬超出城後發動叛亂,占據冀成,並趁機殺害馬超妻兒,且將其擊退。馬超惟有帶著堂弟馬岱、部將龐德投奔漢中的張魯。馬超求張魯發兵給他進攻涼州,但每次也無功而還。張魯並不信任馬超,派手下楊柏監視馬超,馬超便從武都逃入氐中。
214年(39歲),馬超與張魯相處不合,加上知道劉備正將劉璋圍於成都,於是殺死楊柏並密書於劉備投降,劉備大喜說:「我一定會得到益州。」馬超投降劉備的消息令成都內人人震驚,還不到十日便開城投降。劉備成功佔領益州後,封馬超為平西將軍,駐於臨沮,封為前都亭侯。後又參加北伐漢中,但不成功,與張飛先撤退。

   219年(44歲),劉備稱漢中王,封馬超為左將軍,假節。當時,治中從事彭羕不滿劉備對其疏遠,置其為外郡官員,因而主動接觸馬超。馬超先問彭羕:「你有非凡才幹,主公(指劉備)亦曾十分重視閣下,說你能與孔明(諸葛亮)、孝直(法正)等人並駕齊驅,如今卻封你外郡之職,似乎很令人失望呢?」彭羕一時忿怒,衝口而出:「老傢伙這麼荒悖,我還可以說甚麼!」更挑撥馬超:「你領兵在外,我輔助你於內,天下不難平定。」其時馬超剛投奔劉備,結束流浪生活不久,本身曾為一方軍閥的他,經常自懷危懼之心,怕有人疑其心懷異志,所以他聽到彭羕的話後嚇了一跳,默然不答。彭羕走後,馬超便將彭羕的言辭上呈劉備,不久彭羕下獄待罪,並遭到誅殺。
   221年(46歲),劉備稱帝,馬超遷任驃騎將軍,領涼州牧,進封斄鄉侯。馬超於222年去世,死時47歲,臨死時曾上疏:「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曹操)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託陛下,餘無復言。」 去世後,他被諡為威侯,故後世亦稱其為「馬威侯」。

傳聞

  在中亞的亞美尼亞,有一個姓馬米科尼揚的名門望族,自稱來自中國,根據亞美尼亞古籍的考據,有可能是馬超的後裔(亞美尼亞發現三國名將馬超後人大紀元書)。

墓園

  中國現有兩個馬超墓,一個在四川成都市新都區,另一個在陝西勉縣。位於新都的馬超墓,歷代均受到重視,據說明代四川按察使楊贍、成都知府王九德、新都知縣邵年齊等官員,均曾於馬超墓前立碑,又於道旁立華表。清代雍正、道光年間,當地知縣亦保持修繕墓地的習慣。四川提督馬維祺就曾親自拜謁馬超墓,寫下「英風常振」匾額,更撰《馬公墓誌》命人刻石放存墓旁,以示敬慕之情。文化大革命期間,新都馬超墓遭到嚴重破壞,墓石全被取空,僅存土丘碑刻等頹垣敗瓦。詩人尤俊就曾寫下一副長聯,當中兩句提到「官莫尋謝知縣,將莫遇馬威侯」,說的就是馬超。解放後,當地居民更在當地營辦馬超村小學。1985年,新都縣人民政府將馬超墓列為縣內重要文物遺址,並且立碑加以保護。

特徵

  馬超勇猛善戰,曾大敗曹操,被曹操部下楊阜說其有如韓信、英布一般勇猛。甚得羌人、氐人之心。可是,馬超的一生,家庭緣極薄。馬氏一族先在許都慘遭滅門夷族;馬超敗走涼州,曹操又「詔收滅超家屬」;據《典略》記載,後來張魯收馬超,想以女兒許其為妻,但由於馬超有害父命、滅宗親的劣跡,結果有人進言道:「有人如此不愛護自己親人,又怎麼能愛護別人?」張魯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可見馬超在當世名聲之差。
  根據《山陽公載記》所述,劉備對馬超十分禮遇,但馬超總是直呼劉備的名諱,引起關羽和張飛的不滿。有一次馬超與劉備晤談,見關羽、張飛持刀挺立,服侍於劉備兩側,不禁對自己的失禮而慚愧,從此改正態度對劉備極為恭順。但為正史作注的裴松之認為這是子虛烏有之事,他提出當時關羽正坐鎮荊州,又怎會於成都服侍劉備,因而情願相信馬超是劉備忠貞的部屬。
  馬超入蜀之時,他的妻子董氏及兒子馬秋留依張魯。後來張魯兵敗,馬超家人落入曹操手中,曹操把董氏賜給閻圃,把馬秋交給張魯,張魯便親手殺掉了馬秋。馬超常對家族彌夷唏噓痛心,在馬超未反之時,他的婦弟馬種留在三輔,後來馬超戰敗,馬種先入漢中,所以幸得保存性命。在馬超依附張魯的第二年元旦,馬種到馬超家中拜賀,馬超卻搥胸哀道:「全門百口人,一同喪命,今日我二人還有什麼好相祝賀的呢?」悲傷乃至於吐血,可見對當初自己的所作所為已極感後悔。在馬超臨死前向劉備上書中也說道:「臣宗族共二百餘口,被曹孟德所誅殺殆盡,只有堂弟馬岱存活下來,可以承繼臣衰微的宗族血脈,臣為此深深請託陛下,其餘已無什麼可說。」一代名將,就是沒落得如此孤獨悲楚、蕭瑟苦痛。


家庭


馬騰,(?-211年),字壽成是東漢末武將,東漢初名將馬援之後。父親為馬平(字子碩)是天水郡蘭干縣縣丞,因事失去官職,所以在隴西(甘肅省南部)和當地羌族人一起生活,並娶羌族女子,生下馬騰。馬騰因為少年家貧,沒有產業,所以做砍柴工作。成年後,馬騰身高八尺多,容貌雄偉,許多人都敬重他性格溫厚賢明。靈帝中平元年(184年),涼州刺史耿鄙信任佞吏,氐族和羌族遂發起叛亂。其後,北宮伯玉、李文侯、王國、韓遂、邊章也發起叛亂。耿鄙為了鎮壓叛亂,從郡裏徵召英勇之人,馬騰於是被召入伍。上司認為他不是泛泛之輩,故提拔他帶領軍隊。果然,馬騰累積軍功,漸升至軍司馬(將軍屬官)了。以後耿鄙被殺,馬騰投奔了韓遂,但被皇甫嵩打敗。全部被授與偏將軍(將軍的最低級位)之職,後來馬騰升至征西將軍(高級將軍,在長安裡駐軍)。當時,呂布殺死董卓,被李傕和郭汜擊退,佔領長安。馬騰和韓遂與李、郭結盟,擔任了征東將軍和鎮西將軍。但是,他們與李、郭關係惡化,聯合益州劉焉一起攻擊長安,聯軍被擊敗而退回涼州。返回涼州後,馬騰和韓遂結義成兄弟,但後來反目成仇,互相攻擊,甚至互相殺害對方妻兒。曹操當時剛戰勝袁紹,為他們之間斡旋。召馬騰任衛尉,馬騰於是舉家遷往鄴城。馬騰子馬超和韓遂接掌西涼,直至建安十六年(211年),起兵反叛曹操,曹操便把在鄴城之馬騰一家殺死。
兄弟
  馬休,(?-211年),三國時西北方將軍馬騰之子,馬超之兄弟。曹操以衛尉名義徵召馬騰,進京當官,馬超也被封為偏將軍以及都亭侯,馬休也隨家族搬到曹魏都城鄴。但後來在211年,馬超起兵叛曹,曹操將馬超的父親馬騰及家人兄弟誅殺,馬休也卒於此時。
  馬鐵,(?-211年)是三國時西北方將軍馬騰之子,馬超之兄弟。曹操以衛尉名義徵召馬騰,進京當官,馬超也被封為偏將軍以及都亭侯,馬鐵也隨家族搬到鄴。但後來在211年,馬超起兵叛曹,曹操將馬超的父親馬騰及家人兄弟誅殺,馬鐵也卒於此時。
馬岱,(生卒年不詳)字伯山,扶風茂陵人,馬超的堂弟,馬岱跟隨馬超投靠劉備。據《三國志》載,馬超死前上疏請劉備讓馬岱繼承家業,後來馬岱位至平北將軍,進爵陳倉侯。在諸葛亮死後,楊儀命其追斬魏延。三國演義中『誰敢殺我』的劇情為杜撰。

  董氏
,馬超庶妻,馬超投靠劉備時,留於漢中。曹操打敗張魯後,曹操將其賜給閻圃。
子女
  馬秋,馬超之子。馬超投靠劉備時,留於漢中。曹操打敗張魯後,曹操將其交給張魯處置,張魯親手殺了他。
  馬承,馬超之子,東漢末年三國時期人物,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東北)人,馬超死後,嗣馬超爵位。
  馬氏,馬超之女。嫁給安平王劉理(劉備三子)。


評價
三國志評曰:「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窮致泰,不猶愈乎!」
楊阜:「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軍還,不嚴為其備,隴上諸郡非國家之有也。」
楊阜:「馬超背父叛君,虐殺州將,豈獨阜之憂責,一州士大夫皆蒙其恥。」
曹操:「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
荀彧:「關中將帥以十數,莫能相一,唯韓遂、馬超最彊。」
張魯部下:「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諸葛亮書與關羽:「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傑,黥、彭之徒,當與益德並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
劉備下策:「朕以不德,獲繼至尊,奉承宗廟。曹操父子,世載其罪,朕用慘怛,疢如疾首。海內怨憤,歸正反本,暨  於氐、羌率服,獯鬻慕義。以君信著北土,威武並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颺虓虎,兼董萬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 懷保遠邇,肅慎賞罰,以篤漢祜,以對於天下。」
楊戲的《季漢輔臣贊》中贊馬孟起:「驃騎奮起,連橫合從,首事三秦,保據河、潼。宗計於朝,或異或同,敵以乘釁,家破軍亡。乖道反德,託鳳攀龍。」

孫盛:「是以周、鄭交惡,漢高請羹,隗囂捐子,馬超背父,其為酷忍如此之極也。」(《三國志‧高柔傳》裴注)
楊侃:「昔魏武與韓遂、馬超據潼關相拒,遂、超之才,非魏武敵也,然而勝負久不決者,扼其險要故也。」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登場於第十回,當時他輔助父親馬騰於涼州起兵,打算攻打長安,殺李傕、郭汜以勤王。馬超其時十七歲,勇猛莫當,連斬李蒙、王方二將,可惜該次起兵因為內應密泄無功而還。
後來曹操將馬騰誘入京師加以殺害,作為長子的馬超便領兵攻曹,展開了著名的潼關之役。其間馬超大戰曹將許褚,即為有名的「許褚裸衣鬥馬超」,在渭城七戰更殺得曹操割鬚棄袍。此戰西涼軍本來初佔上風,後來卻中了賈詡的離間計,內部崩潰,將士離心,馬超只能帶領族弟馬岱、部將龐德投靠羌族。不久,馬超再次起兵,然而很快便被夏侯淵、楊阜等人擊退。馬超帶領餘眾投奔張魯。
  當時,劉備正攻打益州的劉璋,馬超奉命赴援,並與劉備軍大將張飛進行大戰,此戰被稱為「張翼德夜戰錦馬超」。劉備甚欲收攬馬超,於是在諸葛亮的設計下,賄賂張魯部下楊松,迫得馬超進退不得。最後派遣辯士李恢,說服馬超歸降。劉備進受漢中王後,封五虎大將,馬超是第四名五虎大將。劉備死後,魏國在司馬懿的調度下分五路大軍伐蜀。諸葛亮知道羌人以馬超為「神威天將軍」,所以命馬超率軍對付羌兵,果然令羌兵不戰而退。諸葛亮征討南蠻回國時,馬超已因病去世。


三國志‧馬超傳

   馬超字孟起,右扶風茂陵人也。父騰,靈帝末與邊章、韓遂等俱起事於西州。初平三年,遂、騰率眾詣長安。漢朝以遂為鎮西將軍,遣還金城,騰為徵西將軍,遣屯郿。後騰襲長安,敗走,退還涼州。司隸校尉鍾繇鎮關中,移書遂、騰,為陳禍福。騰遣超隨繇討郭援、高幹於平陽,超將龐德親斬援首。後騰與韓遂不和,求還京畿。於是徵為衛尉,以超為偏將軍,封都亭侯,領騰部曲。典略曰:騰字壽成,馬援後也。桓帝時,其父字子碩,嘗為天水蘭幹尉。後失官,因留隴西,與羌錯居。家貧無妻,遂娶羌女,生騰。騰少貧無產業,常從彰山中斫材木,負販詣城市,以自供給。騰為人長八尺餘,身體洪大,面鼻雄異,而性賢厚,人多敬之。靈帝末,涼州刺史耿鄙任信奸吏,民王國等及氐、羌反叛。州郡募發民中有勇力者,欲討之,騰在募中。州郡異之,署為軍從事,典領部眾。討賊有功,拜軍司馬,後以功遷偏將軍,又遷徵西將軍,常屯汧、隴之間。初平中,拜徵東將軍。是時,西州少穀,騰自表軍人多乏,求就谷於池陽,遂移屯長平岸頭。而將王承等恐騰為己害,乃攻騰營。時騰近出無備,遂破走,西上。會三輔亂,不復來東,而與鎮西將軍韓遂結為異姓兄弟,始甚相親,後轉以部曲相侵入,更為讎敵。騰攻遂,遂走,合眾還攻騰,殺騰妻子,連兵不解。建安之初,國家綱紀殆弛,乃使司隸校尉鍾繇、涼州牧韋端和解之。徵騰還屯槐裏,轉拜為前將軍,假節,封槐裏侯。北備胡寇,東備白騎,待士進賢,矜救民命,三輔甚安愛之。十(五)年,徵為衛尉,騰自見年老,遂入宿衛。初,曹公為丞相,辟騰長子超,不就。超後為司隸校尉督軍從事,討郭援,為飛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戰,破斬援首。詔拜徐州刺史,後拜諫議大夫。及騰之入,因詔拜為偏將軍,使領騰營。又拜超弟休奉車都尉,休弟鐵騎都尉,徙其家屬皆詣鄴,惟超獨留。
    超既統眾,遂與韓遂合從,及楊秋、李堪、成宜等相結,進軍至潼關。曹公與遂、超單馬會語,超負其多力,陰欲突前捉曹公,曹公左右將許褚瞋目盻之,超乃不敢動。曹公用賈詡謀,離間超、遂,更相猜疑,軍以大敗。山陽公載記曰:「初,曹公軍在蒲阪,欲西渡,超謂韓遂曰:「宜於渭北拒之,不過二十日,河東穀盡,彼必走矣。」遂曰:「可聽令渡,蹙於河中,顧不快耶!」超計不得施。曹公聞之曰:「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超走保諸戎,曹公追至安定,會北方有事,引軍東還。楊阜說曹公曰:「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軍還,不嚴為其備,隴上諸郡非國家之有也。」超果率諸戎以擊隴上郡縣,隴上郡縣皆應之,殺涼州刺史韋康,據冀城,有其眾。超自稱徵西將軍,領並州牧,督涼州軍事。康故吏民楊阜、姜敘、梁寬、趙衢等,合謀擊超。阜、敘起於鹵城,超出攻之,不能下;寬、衢閉冀城門,超不得入。進退狼狽,乃奔漢中依張魯。魯不足與計事,內懷於邑,聞先主圍劉璋於成都,密書請降。典略曰:建安十六年,超與關中諸將侯選、程銀、李堪、張橫、梁興、成宜、馬玩、楊秋、韓遂等,凡十部,俱反,其眾十萬,同據河、潼,建列營陳。是歲,曹公西徵,與超等戰於河、渭之交,超等敗走。超至安定,遂奔涼州。詔收滅超家屬。超複敗於隴上。後奔漢中,張魯以為都講祭酒,欲妻之以女,或諫魯曰:「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魯乃止。初,超未反時,其小婦弟種留三輔,及超敗,種先入漢中。正旦,種上壽於超,超搥胸吐血曰:「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後數從魯求兵,欲北取涼州,魯遣往,無利。又魯將楊白等欲害其能,超遂從武都逃入氐中,轉奔往蜀。是歲建安十九年也。
    先主遣人迎超,超將兵徑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典略曰:備聞超至,喜曰:「我得益州矣。」乃使人止超,而潛以兵資之。超到,令引軍屯城北,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潰。以超為平西將軍,督臨沮,因為前都亭侯。山陽公載記曰:超因見備待之厚,與備言,常呼備字,關羽怒,請殺之。備曰:「人窮來歸我,卿等怒,以呼我字故而殺之,何以示於天下也!」張飛曰:「如是,當示之以禮。」明日大會,請超入,羽、飛並杖刀立直,超顧坐席,不見羽、飛,見其直也,乃大驚,遂一不復呼備字。明日歎曰:「我今乃知其所以敗。為呼人主字,幾為關羽、張飛所殺。」自後乃尊事備。臣松之按以為超以窮歸備,受其爵位,何容傲慢而呼備字?且備之入蜀,留關羽鎮荊州,羽未嘗在益土也。故羽聞馬超歸降,以書問諸葛亮「超人才可誰比類」,不得如書所雲。羽焉得與張飛立直乎?凡人行事,皆謂其可也,知其不可,則不行之矣。超若果呼備字,亦謂於理宜爾也。就令羽請殺超,超不應聞,但見二子立直,何由便知以呼字之故,雲幾為關、張所殺乎?言不經理,深可忿疾也。袁、樂資等諸所記載,穢雜虛謬,若此之類,殆不可勝言也。
    先主為漢中王,拜超為左將軍,假節。章武元年,遷驃騎將軍,領涼州牧,進封斄鄉侯,策曰:「朕以不德,獲繼至尊,奉承宗廟。曹操父子,世載其罪,朕用慘怛,疢如疾首。海內怨憤,歸正反本,暨於氐、羌率服,獯鬻慕義。以君信著北土,威武並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颺虓虎,兼董萬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懷保遠邇,肅慎賞罰,以篤漢祜,以對於天下。」二年卒,時年四十七。臨沒上疏曰:「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托陛下,餘無複言。」追諡超曰威侯,子承嗣。岱位至平北將軍,進爵陳倉侯。超女配安平王理。典略曰:初超之入蜀,其庶妻董及子秋,留依張魯。魯敗,曹公得之,以董賜閻圃,以秋付魯,魯自手殺之。

喜歡嗎?分享這篇文章給親朋好友︰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