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古代戰爭史上最為悲慘的一頁:長平大戰全揭秘

古代戰爭史上最為悲慘的一頁:長平大戰全揭秘

戰國時代,魏國是第一個霸主。魏軍身穿重裝鎧甲,作風強悍。可是,這樣一支勇猛的軍隊,卻成為秦帝國軍團的第一個犧牲品。公元前293年,秦軍斬首魏軍24萬,魏國從此衰落。
  秦軍團為何如此強大?或許,從長平戰役中,我們可以洞悉這支恐怖軍團的秘密。
  
  公元前262年,秦軍攻陷了大片韓國領土,韓國地方長官不但不降,反而將上黨郡送給了趙國。趙國的平陽君趙豹認為:在上黨問題上,「秦服其勞而趙受其利」,容易招致大禍。他不贊成接受上黨。
  平原君趙勝則提出相反的意見,他認為,出動百萬大軍也未必能奪得一城,坐收韓國上黨郡的17座城邑,大利益大良機,不可錯失。
  趙國孝成王採納了趙勝的意見,派他去接手上黨。
  這是一個極其錯誤的決定。為趙國的最終毀滅埋下了禍根。
  上黨,位於太行山西側。是韓、趙、魏三國的交界地區。居高臨下,一直威脅著秦國的南陽,早就是秦國的大患。因此,奪取上黨,對於秦帝國來說,勢在必行。
  趁趙軍在上黨守禦未穩,秦軍進行襲擊,趙軍不敵秦軍,退守長平。
  
  長平,今天的山西省高平縣。在這個地方,秦、趙兩國集結了100多萬人的軍隊,一場大戰即將爆發。這是古代戰爭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戰役,這次戰役將決定戰國時代的政治格局。
  這裡,有一個問題。據司馬遷的記載:長平戰役,秦軍曾經投入了60萬左右的兵力。長平離秦國的都城咸陽將近500公里。2000多年前,秦國的人口總數也不過500萬。60萬的一支秦國軍隊,遠離國土,連續作戰達兩年之久,秦軍是怎樣完成後勤補給任務的?一支規模如此龐大的軍隊,糧草和武器裝備的消耗是驚人的。秦國的國力又是如何支撐如此巨大的消耗?
  
  秦國必須要一個龐大的財政收入。
  幫助秦國實現這一目標的人是商鞅。他告訴秦人,生活中只有兩件事:耕田和打仗。只有強大的農業才能支持不斷擴大的戰爭。
  於是,商鞅為秦國制定了延續135年的國策:「耕戰」。其核心就是:富國強兵,而富國必須重農,強兵必須習戰。由此可見,富與強之間是互相依賴的關係:強者必富,富者必強。
  商鞅利誘三晉之民來耕耘秦國土地,而使秦民應敵於外。秦人為武士階級,晉人則為佃戶。秦人可專心追求軍功,晉人既獲田宅,又可三代免兵役。這種安排使雙方獲利,皆大歡喜。
  
  由此可見,在一個以自耕農為主的時代,秦國卻通過嚴謹的法律實現了對農業有效的宏觀管理。這種管理即使在今天看來,也是相當先進的。先進的管理最終造就了秦人發達的農業。秦國當時的農業建設,是六國裡做的最好的,數年之間,國富兵強。論富庶,只有齊國可與之比肩。
  然而,秦國儘管有發達的農業,有限的國土面積仍無法支撐一支規模越來越龐大的軍隊。為此,秦國的丞相張儀和大將司馬錯進行了激烈地爭論,爭論的焦點是應該奪取西面的巴蜀還是攻打東面的韓國。當時的秦王支持了司馬錯的建議,攻佔巴蜀。隨後的歷史證明,這個有遠見的決定為秦國最終贏得統一戰爭鋪平了道路。
  
  巴蜀,今天的四川盆地,兩千年前就是天然糧倉。秦國擁有巴蜀之後,軍糧儲備取得了長足的進展。《史記》中記載:幾十年後司馬錯攻打楚國,秦軍順長江而下,一萬艘船運載了600 萬斛的大米。
   然而,2000多年前的成都平原並不能穩定地為秦軍提供糧草。岷江經常氾濫,旱災也時有發生。在司馬錯之後,李冰來到巴蜀,出任最高行政長官。就是這個人,使成都平原最終富甲天下。
   李冰在最恰當的地方將岷江一分為二,洪水季節,江水漫過水壩,從遠處乾涸的河道瀉洪;乾旱季節,岷江水被李冰的水壩送進寶瓶口這個狹窄的通道,灌溉成都平原的萬畝良田。這就是古代水利史上最了不起的工程,都江堰。
  都江堰修成以後,食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也。四川叫「天府之國」,就是這個時候造就的。
  秦人天才的水利工程技術最大程度地保障了糧食生產,在都江堰之後,秦國的糧食產量已經遠遠高於其他國家。
  在當時的西方,偉大的亞歷山大有5萬人的軍隊;羅馬軍團最為強盛的時候也不過幾十萬人。在農業文明的時代,軍隊規模被限制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無法生產足夠的糧食。因此,在那個遙遠的年代,只有秦國負擔得起百萬大軍連年作戰。
  而且,農業發達僅是致使秦國富足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貿易。在今天四川留下的一些輸送鹽滷水的遺址。就是秦國當時從事井鹽貿易遺留下的,這筆生意做得挺大,幾乎壟斷到四川雲南地區。
  
  與擁有強大經濟實力支撐和保障的秦帝國軍團相比,趙國又是怎樣一種狀況呢?
  當時當時趙國的糧食產量,財政收入,只有秦國的三分之一。常備軍數量是秦國的二分之一。其產量最富庶的地區,基本是兵家必爭之地,根本無法進行生產。
  對於趙國來說,當時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要上黨,可惜趙國沒這麼做。這是趙國的錯誤戰略。
  當秦軍佔據上黨後,趙孝成王害怕秦國強兵緊逼國境,想與秦國談和。此時,趙大夫虞卿卻出了一個主意:「如今,決定是戰是和的權利掌握在秦國手中。秦集結重兵於上黨,目的就是要擊破趙國,故而不會答應談和。不如派人攜重禮去賄賂楚、魏二國。楚、魏若肯接受,則秦國懷疑諸侯又復合縱,才可能與我們談和。「
  孝成王聽後卻不以為然。仍派人去求和。
  這一求和,恰好給了秦國機會。秦國為了麻痺趙國,防止各國聯合抗秦,並爭取時間加強軍事準備,以便給趙國以沉重打擊。趙國來求和,秦國有意向各國宣傳,說秦、趙已經和解,而事實並非如此。楚、魏、齊國本來就懼怕秦國,現在又為秦國的外交手腕所迷惑,紛紛疏遠趙國。
  
  於是,秦軍在佔據上黨後,繼續向趙軍發動攻擊。攻勢極其猛烈。那麼,他們是如何作戰的呢?
  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恐怖!
  根據秦兵馬俑推測,主力部隊的最前邊,站著三排戰士,裝備的武器一律是遠射用的弩。直面趙軍。那麼,為何要站成三排?
  原因很簡單:弓弩的射擊有一條規律,因為臨敵不過三發,敵人往前衝了,這一支箭裝上以後射出去,你再裝一次,敵人還往前衝,三次箭射出去以後,敵人就衝到面前來了。時空關係就是這樣,所以古代射擊的時候一定要輪番射擊。
  因此,秦軍弩當第一排射擊的時候,後兩排拉弦搭箭,三排弩兵因此可以輪番射擊。在戰場上,形成密集、致命的強大殺傷力。萬弩齊發,蝗蟲般雨點般飛擊趙軍,刺穿他們身體的各個部位。
  這種經典的連續射擊方式。很有可能就是秦軍首創。因為在秦軍之後將近2000年,歐洲人才用類似的方法組織火槍手。
  而且,秦軍的弩所用的箭頭,和戰國時期其他國家不一樣,當時為了增大殺傷力,一般箭頭都是帶有倒刺和血槽,但是秦弩的箭頭沒有,都是三稜形的,完美的流線外形,擁有三個鋒利的稜角,流線的輪廓減少空氣的摩擦力,加快速度也增加射程,而鋒利的稜角可以穿透鎧甲和衣物深入肌膚!
  面對秦弩兵,趙軍根本無法前進,只能防禦,他們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然而,這只是秦軍的第一道攻擊波。更驚悚的還在後面。
  
  在弩兵後面,是秦軍團的長矛兵。他們手持的可不是一般的長矛。據考古證實,秦軍手中的長矛接近7米。如今的一層樓才多高?如此長度的刺殺兵器,端平拿穩都很吃力。秦軍是怎樣用來作戰的呢?
  若是單兵格鬥,7米的長矛顯然無法作戰。但是,在古代希臘,亞歷山大的軍隊就以7米2的長矛而聞名,由長矛組成的方陣曾經使他們戰無不勝。
  秦軍很有可能就是組成長矛方陣。經過嚴格訓練的秦士兵,挺著長矛,只能向前,無法後退,不管前方發生什麼情況,前排倒下,後排立即補上,方陣始終不變。形成幾千人、幾萬人的一個銅牆鐵壁方陣。槍頭如林,方陣如山、巨大的衝擊力不可阻擋。
  除秦長矛步兵外,還有手持戟和鈹的秦步兵,戟長2米80左右,這種兵器就是在戈的前邊加裝了矛頭,可以鉤砍,也可以直刺。由於兵器不長,持戟士兵可以做單兵格鬥,發揮自由搏擊的技巧;長柄兵器鈹,很像插在長桿上的短劍,長度界於戟和長矛之間,在3米5左右,從不同的殺傷距離來看,長矛、鈹和戟長短之間既有專業分工,又可以互相保護。
  那麼,秦國何以能製造出如此強勁的兵器?這要提到戰國時期的武器鍛造業。當時戰國盛產優質礦的只有兩個地方,一個是齊,一個是秦。關中盛產優質的銅礦,山東盛產優質的煤礦,特別是山東兗州,有一種藍火煤,溫度要比普通煤高一倍。因此,秦國,齊國,在武器上的精良程度,領先於其他諸侯國。
  
  情形就是如此,根據兵馬俑的佈局來推測:兩千多年前的長平戰場,趙軍首先面對的是秦弩兵,緊接著就是秦步兵的衝擊。步兵是秦軍真正的主力部隊。
  另外,在兵馬俑坑,有一隊士兵很特別。他們手持白刃格鬥的刺殺類兵器,卻不穿鎧甲。在整個地下軍團中,他們的形象顯得十分特殊。這隊士兵究竟是幹什麼的呢?據推測,很有可能是在戰鬥中有一些極其危險的任務,基本上是有去無回,重賞之下,這些完全不考慮生死的人站了出來。軍功授爵制度對一支特殊部隊規定了豐厚的獎賞,商鞅稱其為「陷隊之士」。
  商鞅制定的軍功爵位由低到高共有20級,而「陷隊之士」是砍一個腦袋,晉陞一級爵位。因此,秦軍兵士一上戰場,立刻就變成一頭頭飢餓咆哮的虎狼,看到敵人就紅了眼,勇猛無比地撕咬殘殺。割下敵人的腦袋,或別在腰間,或左手提著人頭,右胳膊下夾著俘虜,繼續追殺自己的對手,絕不後退,絕不手軟,除非戰死。
  
  然而,令這支恐怖軍團意想不到的是,他們遭遇到趙軍統帥廉頗的頑強抵禦。
  兩軍初次交鋒,趙軍損失慘重。趙軍統帥廉頗立即改變策略,他對於秦軍作戰特點深有認識,知道如何對抗。廉頗認為,秦軍遠來,利在速決,若況日持久,則後援補給不易,將陷於進退兩難的困境,並最終敗退。
  
  於是,廉頗率全軍全線撤退,憑借有利地形,構築壁壘固守。
  在趙軍長達4個多月的堅守中,秦軍團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極具毀滅性的沸騰巨浪,一浪高過一浪,席捲而來,又被趙軍頑強地抵擋而去。他們並沒有被淹沒,無論傷亡多少人,長平谷地終究是他們的陣地。無論魔獸一般的秦軍團如何兇猛進攻,他們誓死堅守到最後一個人。
  
  廉頗的堅守,使秦軍攻勢屢屢受挫,無法再進。秦軍久攻不下,又遠離國土,戰局反而開始對秦軍不利了。
  無數重大戰役告訴我們,在戰場上兩軍對峙、僵持、無法進攻時。往往是一個或多個計謀改變形勢。
  這一次,秦軍使用的計謀是反間計。反間計的關鍵是「以假亂真」,造假要造得巧妙,造得逼真,才能使敵人上當受騙,信以為真,作出錯誤的判斷,採取錯誤的行動。
  《史記》中記載:秦人用反間計使趙王上當。實際上,秦人能使用這一計謀,是趙孝成王給他們的機會。由於趙軍頑強堅守,傷亡者甚多,孝成王認為廉頗是因為膽怯而不敢出戰。此時,秦國派間諜攜帶大量黃金到趙國進行離間,聲稱:廉頗很容易對付,秦國最怕趙國派趙奢的兒子趙括為將。
  提出這個計策的人,就是秦相范雎。
  范雎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最早,范雎作為一名低級官員以隨從的身份和魏國使者出使齊國,倍受齊國國君賞識,暗里許以重金希望范雎能在齊國為官,被范雎一口拒絕,但是國君擺宴請他的消息傳到國內,宰相魏齊認為他一定是出賣了魏國,所以才被齊國國君這樣厚待。將范雎捆綁到眾官面前,嚴刑拷打,被打斷肋骨,牙齒脫落,范雎假死來躲避酷刑,魏齊命人將他拖到茅廁,下令所有官員和從者向那滿身血污的「屍體」撒尿,來表示對國家的忠誠和賣國賊的痛恨。
  范雎哀求獄卒將他救出,傷勢復原後逃到秦國,向當時的秦王嬴稷提出「遠交近攻」的外交政策,嬴稷被這麼一個從天而降的計劃刺激得歡天喜地,馬上將范雎拜為宰相。
  這個外交政策是非常可怕的,它使所有的國家都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以便於秦國各個擊破。秦國對一些距離遙遠的國家,如齊國、燕國和已經衰亡的楚國都修書和好,而對跟自己接壤的魏國、韓國、趙國大舉進攻。
  
  現在,秦軍進攻趙國,范雎使用反間計,孝成王原本就惱怒廉頗軍傷亡過多,又聽到秦國的離間之言,決定派趙括代替廉頗指揮。
  趙括是個怎樣的人呢?《史記》中對他有簡略的介紹:趙括自小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嘗與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軍者必括也!」
  這段話的意思是:趙括少時熟讀兵書,常於人前論兵事,以為天下無能及己也。眾人皆服其才,惟其父趙奢認為他誇誇其談,難委以重任。甚至說: 「我的兒子將來要是不做趙國的將軍,那倒是趙國的福氣,萬一不幸讓他當上趙國的將軍,那他一定是個敗軍之將。因為他從沒上過戰場,只會『紙上談兵』,一旦真的領兵打仗,絕對會出問題!」
  
  因此,孝成王做出讓趙括代替廉頗出任趙軍統帥的決定後。藺相如對孝成王說:「趙括只懂得讀父親的兵書,不會臨陣應變,不能派他做大將。」可是,趙王對藺相如的勸告聽不進去。
  趙括的母親也向趙王上了一道奏章,請求孝成王別派他兒子去。孝成王把她召了來,問她什麼理由。趙母說:「他父親臨終的時候再三囑咐我說,『趙括這孩子把用兵打仗看作兒戲似的,談起兵法來,就眼空四海,目中無人。將來大王不用他還好,如果用他為大將的話,只怕趙軍斷送在他手裡。』所以我請求大王千萬別讓他當大將。」
  孝成王聽後,只扔出一句武斷的話:「我已經決定了,你就別管了。」
  
  公元前260年7月,趙括領兵到了長平,請廉頗驗過兵符。廉頗辦了移交,回邯鄲去了。
  趙括會帶給趙國怎樣的命運呢?
  
  趙括統率四十萬大軍,聲勢十分浩大。到達前線後,立即改變廉頗的防禦部署,甚至更換了各級幹部。向秦軍主動進攻。
  然而,趙括預料不到,秦軍得到趙軍換將的消息,也立即更換了主帥。由戰國時最為傑出的軍事天才白起出任秦軍總指揮,為上將軍。王齕為副將,並嚴令保密,軍中有洩露者斬。
  白起粉墨登場,趙軍放棄防守,大舉進攻。白起和秦將們經過周密的思考和討論。一個大膽的計劃誕生了——他們一反與敵對攻的戰略,做出防禦姿態,在長平東南的有利地勢上構築壁壘,與趙軍作戰的部隊,按照白起的命令佯裝敗退。秦軍連打了幾個敗仗。
  這使趙括信心猛漲,他帥大軍離開大本營,義無反顧地撲向秦軍的營壘。
  見誘敵戰術成功,白起立刻啟動包抄計劃。派出兩支「奇兵」。這兩支部隊,共3萬人。悄然離開營壘。一支25000人,有可能是步兵或戰車兵,斷絕趙軍後方交通線,大白話:斷後路;另一支是5000騎兵直奔趙軍大本營。
  若拍電視片,你將看到在這樣一個畫面:在模擬的長平谷地戰略地圖上,秦軍的兩支「奇兵」部隊,是兩個粗壯鮮紅的箭頭,呈弧形無聲無息包抄伸向趙軍後路。將趙軍分割為兩部分。
  對於秦軍來說,這其實是一個相當冒險的舉措。秦軍要穿過一條將整個長平谷地一分為二的河流。如今,這條河流仍在潺潺流淌。而對當時的秦軍來說,奇襲行動,要麼全軍覆沒,要麼徹底改變相持局面。
  那麼,這兩支「奇兵」是如何作戰的呢?
  我們知道,秦軍有一支5000人的騎兵。他們是怎樣的裝備?眾所周知,騎兵的裝備在秦朝才有所改良,才配備有齊全的鞍韉,主要的武器裝備為弓箭以及矛、戟等長兵器與劍等短兵器、到了漢代,騎兵則增加了環柄長鐵刀的兵器配備。
  然而,在對兵馬俑坑考古研究中,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秦騎兵的戰馬沒有馬鐙。這就意味著,騎士必須兩腳懸空,很不便於衝鋒、格鬥,在很大程度上影響騎兵的戰鬥力。
  其次,馬背上作戰,長矛和戰刀都適合。考古學家卻找到了箭頭、弩這樣的遠射兵器。這確實有些出人意料,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正是騎兵處在發展階段時的形象。由此推斷,在長平戰場上,直撲趙軍大本營的5000騎兵,並不是揮刀舞槍衝擊敵人。他們的任務很可能是監視趙軍大本營的動靜,襲擊趙軍運送糧草的後勤部隊。
  這對騎士的騎術和馬匹的要求非常之高。
  秦騎馬縱隊使用的是什麼戰馬?2000多年後,在秦始皇兵馬俑坑,考古人員測量了100多匹陶土戰馬的身高,驚奇地發現:所有的戰馬高度都統一為133厘米。史書上說:秦軍選擇戰馬的第一個條件是馬的高度必須達到5尺8寸,5尺8寸正好是今天的133厘米。由此可見,秦人對戰馬的選擇十分嚴格。
  別忘了秦國的歷史。三千年前,秦人的祖先生活在今天甘肅東部的高原,那兒草場肥沃,最適宜養馬,秦人就是以養馬而起家。早期秦人與遊牧部落雜居,為了對抗牧人剽悍的騎士,秦人組建了自己的騎兵。這很可能是中國最早的騎兵部隊。
  因此,秦國的好馬多得數數不清。好到什麼程度?「探前蹶後」。就是說,前蹄子往前一拔就是探前,後蹄子往後一蹬,就是蹶後,「探前蹶後,蹄間二尋者不可勝數也」就是前蹄子和後蹄子之間,一縱一丈六。
  有了這樣的戰馬,秦騎兵又以什麼陣型戰鬥呢?
  考古證實:秦國的騎兵部隊井然有序。他們四騎一組,三組一列,八列共108名組成一個縱隊。這是迄今人們所知道,中國最早的騎兵編隊。
  可想而知,秦國的兩支包抄部隊,會給趙軍以怎樣的打擊。而此時,趙軍主力已進到秦軍預設的陣地之前,對秦軍發動進攻。由於秦軍陣地工事堅固,趙軍進攻無效,往後撤退,卻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
  這時候,趙軍意識到,他們已鑽進了秦軍的口袋陣。但,真正的毀滅性打擊,還未開始;真正悲慘的一幕,也遠遠還未到來。
  
  趙軍被圍後,立即建築工事,等待救援。根據司馬遷的《史記》記載,秦軍統帥白起並不馬上發起總攻,他準備用更加殘酷的辦法削弱對手的戰鬥意志,白起圍而不打,只出動輕兵反覆襲擊、折磨被圍的趙軍。
  秦軍連創趙軍的捷報傳到咸陽,秦襄王十分高興,親自到了河內,即今河南省沁陽縣。他把當地15歲以上的男丁全部編入軍隊,調遣到長平東北面的高地佈防,切斷趙國的援兵和糧道。
  
  趙軍的所有退路斷絕,長平戰役進入了最為慘烈的階段。四十萬趙軍被秦軍死死圍住,斷糧已持續了46天。46個悲慘的日日夜夜,成群飢餓疲憊的趙軍士兵,沒有糧食,精神肉體遭受雙重折磨,士兵們互相殘殺,活著的人把傷亡的戰友吞食掉。秦軍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發驚恐不安。絕望象瘟疫一樣蔓延。這,正是白起所期望的。
  趙括連續組織了四支部隊輪番突圍,企圖衝開一條血路,均被銅牆鐵壁般的秦軍擊退。合乎邏輯的推測應該是,趙軍主力應是往自己的大本營方向突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趙軍必須闖過一關,就是那25000人組成的奇兵,正是他們,關閉了趙括與大本營守軍會合的鐵門。
  這是怎樣的一支奇兵?
  我們先回到兵馬俑坑——這個凝固的地下軍團,6000多個兵馬俑組成了一個活生生的秦軍軍陣。排列在軍陣最前面的是三排弩兵,他們是整個軍陣的前鋒。在軍陣的最後面也有三排弩兵,它防止敵人從背後襲擊。
  在軍陣的右翼,有兩列士兵,一列朝前,另外一列面牆而立。在左翼,也有一列士兵面目向外,虎視眈眈。這樣佈置是提防大軍的左右兩側遭到敵人的突然襲擊。這些面壁的士兵正是整個軍團兩翼的護衛隊。
  有前鋒,有後衛,有兩翼,在這四面的圍繞之下,中間是個龐大的軍陣的主體。這是由38路縱隊組成的主力部隊,步兵和戰車相間交錯,浩浩蕩蕩、氣勢磅礡。
  它是個屯聚的陣勢,沒有張開,卻堅若磐石,一旦展開,如萬弧挺刃,好像一個刀一樣一下挺開來。
  這是古代戰爭史上極其經典的軍陣範例,它進可以攻,無堅不摧;退可以守,固若金湯。在這樣的軍陣前,趙軍難逃厄運。
  再說25000人的奇兵,在兵馬俑的第二個俑坑,騎兵部隊的邊上,考古人員發現了大量戰車的殘跡, 在秦時代,車步配合是最典型的作戰方式。在龐大的戰車後面,總有步兵跟隨,進攻時車步總是一齊向前推進。車弛卒奔的作戰方式曾經風行一千多年。
  然而,對兵馬俑的探測結果卻完全不同,在厚厚的黃土下,埋著一支由64輛戰車組成的部隊。
  這些戰車車體窄小,仍舊由四匹馬拉動。可以推想,由於沒有步兵跟隨,他們完全可以跟上騎兵的速度。戰車上的士兵配備著戈、矛等刺殺兵器,正好彌補騎兵無法近身攻擊的缺憾。
  可以推斷,襲擊被困趙軍的輕兵,應該就是這種獨立戰車,將趙軍一分為二的,最終擋住趙軍突圍的25000名奇兵很可能就有這種獨立戰車部隊。
  對於趙軍,死亡和失敗的結局已不可逆轉。
  趙括只能做最後的生死一搏,他親率精兵,披上厚甲,強行突圍。然而,當他出現在陣前,秦軍的弩兵,萬弩齊發,趙軍兵士一個個倒下。統帥趙括就是在最後一次突圍中被射死。殘餘的士兵驚魂未定時,秦軍青銅戈矛組成的方陣已經像一座座城一般壓了過來。絕望的趙軍最終被秦軍徹底摧毀。
  趙國全軍敗亡覆沒,都是趙括的錯嗎?不盡然。
  從趙軍的特點看,是戰國七雄中攻擊能力最強的。從趙武靈王開始,他打的仗主要是攻擊戰,野戰。趙括帶去增援的20萬大軍,相當多的是北方邊地精騎,換句話說,他們是來出差的,北方的戰線壓力同樣大。讓騎兵下馬去死守,不符合他們的特點。
  趙括只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被推到一個錯誤的位置上,做了任何一個天才的將領所能做的所有選擇,僅此而已。絕不是什麼紙上談兵,這一仗,換孫子來也得這麼打,主動出擊,是敗中求勝的一賭,賭輸了而已。
  趙國最大的錯誤,實際上從接收上黨的那一瞬間就種下了。
  這個錯誤,導致長平戰役失敗、受盡折磨後向秦軍投降的40萬趙軍,被白起全體活埋。
  40萬趙軍懇求、哀號全無效用,他們在強烈的飢餓和嗚咽中被深埋地下。
  白起為何如此凶殘?
  有三點必須說明:
  其一,這不是簡單的坑殺俘虜,而是戰略需要,就是要最大限度消耗掉對手的人口。
  秦國自從秦孝公以後,在征戰過程中,重要的擄掠目標就是人口。包括對楚國,魏國的戰爭,都抓大量的勞役為他們耕種。殺俘虜,就是滅絕他們的人口,讓他們無法生產,無法生產國力就會衰弱,最後面臨滅亡。
  其二, 40萬趙軍到秦國基本也是恐怖組織。放回去也不可能。
  其三,秦國之所以要屠掉40萬人,也是有前科的。在長平戰前,已經有了三次大規模的殺俘記錄。
  歷代文人,提及白起坑殺俘虜,就認為是殘忍,卻不知「殘忍」背後的實情。
  
  在長平古戰場的遺址上,考古學家們發現了成堆的白骨。屍骨的邊上還遺留著士兵們的兵器和隨身攜帶的錢幣。這是古代戰爭史上最為悲慘的一頁。

FB臉書網友討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