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隔壁床的弟兄

發佈: 2014-12-11 01:35 | 作者: Sopa | 來源: ihao部落格

躺在雙層床上鋪,阿志兩眼直瞪著天花板看,想睡卻睡不著.這是他分發到部隊的第一晚,
或許是因為離開了新兵訓練中心那已熟悉的環境的緣故,剛換新環境的他頭一晚便鬧失眠;
看著天花板,阿志腦中不斷回憶著新訓中心的點點滴滴,他真覺得兩個月的時間好像一場夢.
"算了!別想了!"他朝右翻過身,右邊上鋪睡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弟兄,瞧他睡的四平八穩的,
"處變不驚"挺適合當兵的,再看其它床的弟兄,大概只有他在失眠吧!?不過阿志看了那弟兄的臉半天,
就是想不起來連上有這人,而且他記得今天白天好像都沒有人在這床位.
不過轉念一想:"他大概是老鳥吧!?"於是便沒再多想,就不知不覺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入睡前他的眼睛依稀看到那弟兄的臉...
隔天早上起床號一響,所有人立即朝浴室衝去,胡里巴嘟打理完自己的臉和一口板牙,
大家就得整理自己的內務.阿志一邊滿頭大汗的的摺自己的軍毯,一邊朝右邊上鋪望去,"咦!?
怎麼他動作這麼快,一下子就弄好了!?"他看著摺得四四方方像豆腐乾般整齊的軍毯,
心想:"一定要找到他,請他傳授些秘訣,他這可真是位標準革命軍人!"
但是今天一整天,他都沒找到那位老鳥,而那個床位自那晚之後就沒人睡了.
"奇怪?他到底到哪兒去了?"問遍其他同期弟兄,但似乎沒有人意識到這個老鳥的存在.就這樣找了幾天,
始終不見那老鳥的下落.阿志心裡越想越不甘心,忽然他想到了:"對呀!!連上不是有老士官長!?
問他不就得了!?他一定知道的!"這天晚上吃過晚飯,阿志跑去找老士官長聊天.
起初他們天南地北隨便聊,只聽的老士官長用他那帶著山東腔的國語,細數從東征北伐,
勦匪抗戰到國共戰爭多少事,簡直給阿志上了一堂"中國近代史"!好不容易老士官長滿意的停口,
倒上一杯開水潤喉,阿志趁機抓住空檔問:"士官長,連上是不是有個眉清目秀的老鳥,眉毛淡淡的,
鼻子有點挺,下巴圓圓的......"阿志精彩的描述還沒完,老士官長手上的茶壺已經到了地上跟他說拜拜了.
他驚恐的瞪著阿志:"你在哪看到他?"
"在我右邊隔壁床啊......"阿志不解的答道.
"在你右邊床位?"老士官長喃喃自語:"對!他就是睡那張床的!!"
阿志一聽精神一振,說:"士官長您知道他呀!?那請您告訴我他在哪,我想見他."
老士官長的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神情,似笑非笑,似迷惑似嘲弄的把阿志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問道:"你真不知道他是誰?"阿志搖頭.
"那你為什麼想見他?"老士官長帶著懷疑的眼光又問.
"我見到他的隔天早上,內務整理的時候我看他的床位很快就整理好,於是想向他請教一些秘訣.
我想只要是老鳥,士官長您應該都知道,所以來請問您."阿志把原因說了一遍,
然後他見老士官長看著桌子發呆,便沒好氣的將聲音提高十幾分貝道:"請士官長告訴我,他人現在在哪?"
老士官長沒料到阿志會這麼大聲,冷不防顫了一下.接著,他看著阿志,伸出右手食指指天,
阿志不解,也用奇怪的表情跟著指指天.
"傻孩子,他早上蘇州賣鴨蛋了!"老士官長搖搖頭道:"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那個兵看起來人蠻斯文的,
誰知道到這兒過沒幾天,好好的人不知為什麼竟發起神經病來.有一晚他發病發得厲害,
大伙制不住他被他跑了,結果當晚他發生意外,於是他便到蘇州賣鴨蛋去也."
阿志一聽,整個人都傻了,那天晚上睡他右邊床位的竟然是......
"他去了之後,魂還常回來看看.所以他的床位沒人敢睡,一直空在那裡...
"老士官長幽幽說著,但阿志已經沒有在聽了,此時的他心裡正在想:改天弄個鮮花,素果,清香,
紙錢什麼的,好好拜一下"他"吧!?

Google廣告

File :
html/t-1237567.html
Have no access to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