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女揭秘慈禧私生活

發佈: 2016-5-28 22:33 | 作者: myplus | 來源: ihao部落格

  如果許可我附庸風雅的話,第一件事應該給我的陋室起一個漂亮的齋名,可惜反覆思索,最恰當的莫過於叫「不登大雅之堂」。因為我寫的都是吃喝拉撒睡,所謂「高人雅士們不屑一哂者也」的東西。現在又要寫慈禧怎樣洗腳怎樣洗澡和怎樣泡指甲了。
  有一次,我問老宮女:「您說旗人和漢人最明顯的區別是什麼?」
  她低頭沈思一會兒說:「男的我說不清楚,女人很明顯,旗人是天足,漢人是纏足。」
  我生下來的時候,已經是袁世凱當皇帝了。你們旗人已經不興盛了,但你們的生活習慣我還能覺察出點兒,你們旗下女人的風俗習慣,對於腳也是諱莫如深的吧!
  您很敏感,確實是這樣,尤其是上等的旗下女人,對腳很講究。
  旗下人雖然是天足,也並不放開了讓腳隨意擴張,用一句簡練的話說要底平趾斂。就是腳板兒要平,五個腳趾頭要收斂在一起。所以雖不像漢人的纏足,也是從小就要受到約束,用包腳布緊緊地把腳勒住。切記,絕對不要大哥背二哥,若是二趾疊在拇趾上,將來穿鞋時,鞋前鼓起一個包,多難看呀。底平不僅要求腳,更要求走路的姿勢,既不許邁裏八字,也不許邁外八字。裏八字像羅圈腿,外八字容易腆肚子。旗下女人走路,要求舒胸收腹,展揚大方,羅圈腿或腆肚子,多好的體型也淹沒了。本來梳上兩把頭,穿上旗袍,腳下蓮花盆底的鞋,最容易走外八字步。走路腆肚子,好像懷孕幾個月似的,多讓人笑話呀!
  旗人雖然是天足,但也和漢人同樣,對於腳卻也要隱蔽的。洗腳換襪子都不讓外人看見。當媳婦的都是關上屋門,睡覺前才洗腳,兒子年歲大了,媽媽洗腳,全不讓兒子看見,更不用說光著腳走出閨門了。老太后為了顯示自己的教養,為了顯示自己的高貴,為了顯示自己的尊嚴,對於這些事是非常注意的,向來不許太監沾手。有人瞎編,說老太后腿痛,把腳放在椅子上,伸著腿讓李蓮英給按摩,這純是胡說。退一百八十步說,李蓮英是個醜八怪,驢臉,長下巴,大鯰魚嘴,編瞎話的人也不會挑選對像。他們以為李蓮英還像唱戲裏的風流小生似的呢。所以我不願意說宮裏的事,除了費話還惹氣!
  不生閒氣了,還是談咱們的吧。老太后對於襪子也是非常考究的。用老太后自己的話來說:「對鞋襪子一點也不能委屈,稍微不合適就全身不舒服。」老太后穿的襪子的原料是純白軟綢。需要知道,綢子是沒有伸縮性的,所以做起來必須合腳,最困難的是當時的襪子在腳前腳後有兩道合縫,前邊的縫像脊樑一樣,正在腳背上,這可是關鍵,如果線掐得不直,線又縫得有鬆有緊,襪子就容易在腳上滾,襪線就歪歪扭扭,因此要求裁縫技術非常高。
  再說腳的迎面襪子上有條縫,像條小蜈蚣似的,那有多難看呀,必須讓能工巧匠沿著前後合縫繡上花,掩蓋住合縫造成的缺陷,這樣一來,每雙襪子花費的工就大了。老太后的襪子不管多麼精緻,也只穿一次,決不再穿第二次。算起來,每天至少要換一雙新的。就算繡工是非常熟練的能手,也要七八天才能繡成一雙,算來一年要用三千個工供老太后穿襪子,加上採買原料工匠的膳宿生活等,光穿襪子一項,老太后一年就需要一萬多兩銀子。
  襪子腰要高出鞋牆三四寸。襪子口是毛邊,不縫,為的穿時沒皺褶。穿的時候,先把襪線繃直,兩邊向後一攏,紮上襪帶,就齊了。然後把褲腿籠在襪前頭,再紮上和褲子同一個顏色的腿帶,旗人的褲腿都是要綁紮起來,散褲腿是民國以後才時興的,旗下人當時沒有散褲腿的。
  該說說老太后洗腳了。前面我說過,侍寢等於老太后的侍衛,這必須在侍寢的監視下進行。很明快地說句話,老太后洗腳不僅是為了衛生,更重要的是為了保養,說穿了,有點小病小災的,洗腳比吃藥還便當。
  在宮廷裏幾乎每天要由當差的禦醫敬獻一付保平安的藥方,俗稱'平安帖子'。大都是根據節氣的不同,時令的寒暖溫涼,老太后的飲食起居,即按氣候的變化與體質的強弱而酌量開的保平安的藥方。每天由太醫院的蘇拉送來,獻給門神爺陳全福,在宮門外向上請跪安,就算公事完了。其實這是官樣文章,只表明太醫院的人在這裏敬謹當差罷了。光開藥方不取藥,當然更提不到吃了。可太醫院的人一定要仔細知道老太后的貴體的詳細情況,吃東西怎麼樣?睡覺怎麼樣?心情怎麼樣?他們講究望聞問切,但每天望和切是辦不到了,只能在聞問上下工夫,一來表示忠心,二來給自己留後手,最主要的還是給老太后斟酌洗腳的藥物。
  別的宮的情況我不知道。儲秀宮裏把給老太后洗腳看成是很重要的事,洗腳水是極講究的。譬如:屬三伏了,天氣很熱,又潮濕,那就是杭菊花引煮沸後晾溫了洗,可以讓老太后清眩明目,全身涼爽,兩腋生風,保證不中暑氣;如果屬三九了,天氣極冷,那就用木瓜湯洗,使活血暖膝,四體溫和,全身柔暖和春。當然,根據四時的變化,天氣的陰晴,隨時加減現成的方劑,這也可以算是老太后健身的秘密了。不吃藥而能夠達到健身的目的,這樣的事是再好也沒有了,也算是太醫院的老爺們的正當差事。假如在盛夏三伏裏,老太后有點腸胃不和食慾不振,那就不能用清涼劑菊花引了。如果隆冬三九天裏,老太后上焦有火,身體發燥,就不應再用熱劑木瓜湯了。
  我不用說您也能猜得出來,洗腳用的是銀盆,是用幾大張銀片剪裁好,拿銀鉚釘聯綴而成的,中間是木胎,邊捲出來,平底,成鬥形。這銀盆比普通盆深,為的是泡腳方便,也是精心制做的。銀盆可以防毒;木胎可以不易散熱,又輕;邊捲出來,可以放腿;平底容易移放,鬥深為了泡腳。每次洗腳都用兩個這樣的盆,一個是放熬好了的藥水,一個是放清水,先用藥水,後用清水。老太后對於健身是從來不放鬆的,不論費多大的事。
  伺侯老太后洗腳和沐浴,專有四個貼身的丫頭,洗腳兩個,洗澡才用四個。平常她們也幹零碎活,但專職是沐浴,也是經過訓練的。怎樣用毛巾熱敷膝蓋呀,怎樣搓腳心的湧泉穴呀,有一套專名和技術。洗腳時,老太后往椅子上一歪,嘴裏不停地跟底下人說閒話,享受著洗腳人給搓揉的舒適,這是她老人家最鬆散愜意的時候,宮女常常在這時間裏得到意想不到的賞賜。腳洗完後,如果需要剪腳指甲,兩個洗腳的宮女中一個點起手提式羊角燈來,單腿跪下,手持著燈,另一個也單腿跪下,把老太后的腳抱在懷裏細心地剪。這要有個請剪子的過程。在老太后屋裏有嚴格的規定,不許摸刀子剪子。如果需要用,必事先請示。伺候洗腳的宮女向侍寢的人(監視人)輕輕地說句:請剪子。侍寢的轉稟老太后,老太后說句:「用吧,還在原地方!'這時侍寢的才敢取出剪子來,交給洗腳的宮女。完畢後,洗腳的宮女請跪安退下,才算完事。差不多天天如此。
  再說說洗澡。這也和時令有密切聯繫。天熱,洗得勤點,差不多夏天要天天洗,冬天隔兩三天洗一回,都是在晚上,宮裏白天沒有洗澡的。洗澡沒有固定的時間,隨時聽老太后的吩咐,一般大約在傳晚膳後一個多小時,在宮門上鎖以前。因為須要太監抬澡盆,擔水,連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監捧兩個托盤送來。太監把東西放下就走開,不許在寢宮逗留。司沐的四個宮女全都穿一樣的衣著,一樣的打扮,連辮根辮穗全一樣。由掌事兒領著向上請跪安,這叫'告進',算是當差開始。在老太后屋裏當差,不管幹多臟的活,頭上腳下要打扮得幹淨利落,所以這四個宮女,也是新鞋新襪。太監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盤由宮女接過來,屋內鋪好油布,抬進澡盆注入溫水,然後請老太后寬衣。
  這裏須要說明兩件東西。一是老太后坐的洗澡用的矮椅子,一是銀澡盆。老太后坐的是一尺來高的矮椅子。這個椅子很特別,四條腿很粗壯,共有八條小龍附在腿子上,每條腿兩條龍,一條龍向下爬,一條龍向上爬。最奇特的是活動的椅子背,既能拿下來,又能向左或向右轉,即椅子背可以換位置。因為椅背上兩面都有插榫,像門上的插關一樣,把椅子背放入插榫裏,用開關一扣緊,就很牢靠了。椅子很寬,但不長,為了老太后坐著安全,兩邊站人又方便,這是專為給老太后洗澡用而設計製作的。我記不十分清楚了,彷彿椅子下面還有個橫托板,是為了放腳用的。
  另樣東西是銀澡盆。老太后洗澡用兩個澡盆,是兩個木胎鑲銀的澡盆,並不十分大,直徑大約不到裁尺(清朝用的尺有兩種,一種是步尺,一種是裁尺,步尺大,裁尺小)的3尺,也是鬥形的,和洗腳的盆差不多,也是用銀片剪裁,用銀鉚釘包鑲的,外形像個大腰子,為了使老太后靠近澡盆,中間凹進一塊。空盆抬著覺得很輕。由外表看兩個澡盆一模一樣,但盆底有暗記,熟練的宮女們用手一摸就能覺察得出來,要切記:一個是洗上身用的,一個是洗下身用的,不可混淆。
  澡盆「最使人驚奇的是托盤裏整齊陳列的毛巾,規規矩矩疊起來,25條一疊,4疊整整100條,像小山似的擺在那裏。每條都是用黃絲線繡的金龍,一疊是一種姿勢:有矯首的,有回頭望月的,有戲珠的,有噴水的。毛巾邊上是黃金線鎖的萬字不到頭的花邊,非常美麗精緻。再加上熨燙整齊,由紫紅色木托盤來襯托,特別華麗顯眼。
  老太后換上淺灰色的睡褲,自己解開上身的紐絆,坐在椅子上,等候四個侍女給洗上身。要明確地說句話:這是老太后用第一個銀澡盆洗上身,與其說是洗澡不如說是擦澡。
  四個宮女站在老太后的左右兩旁開始工作了。伺候老太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迅速,要準確,要從容,這必須有熟練的工夫。四個宮女分四面站開後,由一個宮女帶頭,另三個完全看帶頭宮女的眉眼行事。由帶頭的宮女取來半疊毛巾,浸在水裏,浸透了以後,先撈出四條來,雙手用力擰幹,分發給其他三個宮女,然後一齊打開毛巾,平鋪在手掌上輕輕地緩慢地給老太后擦胸擦背擦兩腋擦雙臂。四個宮女各有各的部位,擦完再換毛巾,如此要換六七次。據說這樣擦最重要,把毛孔眼都擦張開,好讓身體輕鬆。
  光說屋裏不行,還有等候在寢室外面的宮女,這是幹粗活的,悄悄地靜候著屋裏的暗號。她們伺候的時間長了,也會估計時間了。聽到裏面輕輕地一拍,就進來四個人,低頭請過安後一句話也不說,先把使過的濕毛巾收拾幹淨,給澡盆換水添水,做活都輕巧利落。
  接茬還說洗澡的事。第二步是擦香皂,多用宮裏禦制的玫瑰香皂。把香皂塗滿了毛巾後,四個人一齊動起手來。總是撈起一條毛巾擰幹後塗香皂,擦完身體後扔下一條,再取再擦,手法又迅速又有次序。難得的是鴉雀無聲,四個人相互配合,全憑眼睛說話。最困難的是給老太后擦胸的宮女,要憋著氣工作,不能把氣吹向老太后的臉,這非有嚴格的訓練不可。
  第三步是擦淨身子。擦完香皂以後,四名宮女放下手裏的毛巾,又由托盤裏拿來新的一疊毛巾,浸在水裏,浸過三四分鐘以後撈出,擰得比較濕一些,輕輕地給老太后擦淨身上的香皂沫。這要仔細擦,如果擦不幹淨,留有香皂的余沫在身上,待睡下覺以後,皮膚會發燥發癢的,老太后就會大發脾氣。
  然後,用香水夏天多用耐冬花露,秋冬則用玫瑰花露,需大量地用。用潔白的純絲綿約巴掌大小的塊,輕輕地在身上拍,拍得要均勻,要注意乳房下骨頭縫脊樑溝,這些地方容易積存香皂沫,將來也容易發癢。最後,四個宮女每人用一條幹毛巾,再把上身各部位輕拂一遍,然後取一件偏衫給太后穿在身上。這是純白綢子做的,只胸口繡一朵大紅花,沒領,短袖,上面鬆鬆的幾個紐絆,彷彿是起現在背心的作用。外面再罩上繡花的睡衣,上身的沐浴才算完了。
  應該特別說清楚的,澡盆裏的水要永遠保持幹淨,把毛巾浸透以後,撈出來就再也不許回盆裏蘸水了,毛巾是用完一條扔下一條,所以洗完上身需用五六十條毛巾,而水依然是幹幹淨淨的。澡盆裏的水是隨時舀出一些又隨時添入一些熱的,來保持溫度,這是幹粗活宮女的差使。
  候在廊子下面專聽消息的幹粗活的宮女,聽到裏面的暗號,魚貫地進來,先把洗上身的澡盆和用過的毛巾收拾幹淨,抬走,再重新抬進另外一隻浴盆來。冷眼看這只盆和方才抬出去的一模一樣,可老太后一眼就看得出來是洗下身的。洗下身的工具絕對不能用來洗上身。這是老太后的天經地義:上身是天,下身是地,地永遠不能蓋過天去;上身是清,下身是濁,清濁永遠也不能相混淆我聽老太后這樣念道過,道理我也說不清楚。等洗下身浴盆抬進來的時候,老太后的下身已經赤裸了,坐在浴椅上等候著別人來伺候,大致和洗上身同樣的費事。等把腳擦完了以後,老太后換上軟胎敞口矮幫的逍遙屐,這是用大紅緞子做的專為老太后燕居時穿的鞋。做法和以前做布襪子相似,雙層軟底對緝在一起,上邊蒙上一層薄膈臂,白綢子裏,外罩大紅緞子面,繡花,真像我們旗下姑娘出閣時,踩轎用的紅繡花鞋。因為老太后年事已高,為了使老太后宴居時又暖和又舒適又吉祥,老神仙不是很多穿紅鞋的麼,所以做這種鞋。
  等老太后穿好鞋離開洗澡椅子以後,洗澡就算完畢。但我還要讚美幾句,油布上很少淋上水點,這不能不說宮女們工作小心謹慎和高超的技術了。室裏只留下司浴的兩個宮女了,廊下也只留幹粗活的兩個人,其餘的道過'吉祥'後都退下去了。司浴的兩個宮女重新給老太后舀水洗臉浸手。與其說是洗不如說是熨,老太后用很長的時間在額頭兩頰熱敷。說這樣能把抬頭紋的痕跡熨開,70歲的人了,臉上只略顯皺紋,身上的肉皮像年輕人似的白嫩,兩手非常細膩圓潤。這大概和她的駐顏術有關係。我不想說這些了,我再說說老太后浸指甲。
  老太后除去喜愛自己的頭髮以外,也特別喜愛自己的指甲。大概都看過老太后留下的影像吧(指美國女畫家卡爾給畫的像),手指甲有多麼長!尤其是大拇指無名指和小手指上的。養這樣長的指甲非常不容易,每天晚上臨睡前要洗浸,有時要校正。冬天指甲脆,更要加意保護。
  司沐的宮女留下兩個,給太后洗完臉浸完手和臂以後,就要為她刷洗和浸泡指甲了。用圓圓的比茶杯大一點的玉碗盛上熱水,挨著次序先把指甲泡軟,校正直了(因為長指甲愛彎),不端正的地方用小銼銼端正,再用小刷子把指甲裏外刷一遍,然後用翎子管吸上指甲油塗抹均勻了,最後給戴上黃綾子做的指甲套。這些指甲套都是按照手指的粗細,指甲的長短精心做的,可以說都是藝術品。老太后自己有一個小盒,保存一套專門修理指甲的工具:小刀小剪小銼小刷子,還有長鉤針翎子管田螺盒式的指甲油瓶,一律白銀色,據說都是外國進貢的。指甲又分為片指甲和筒指甲,大拇指屬片指甲,修大拇指時要修成馬蜂肚子形,片大好看。無名指小手指屬筒指甲,要修成半圓的筒子形。指甲講厚硬亮韌,這是身體健壯的表現。就怕指甲變質,起黃斑,若有跡象就要用藥治了。老太后有專盛指甲的匣,對剪下的指甲非常珍惜。
  最讓人奇怪的是老太后的睡衣睡褲。睡衣的前後襟和兩肩到袖口都繡有極鮮艷的牡丹花。說句眼皮子淺的話,就是大家閨秀的嫁衣也沒有那樣漂亮。兩條褲腿由褲腰到褲腳繡的也滿是大紅花。我們旗人一般的穿戴,有30丟紅40丟綠的說法。30歲開外的人就不要穿大紅的了,40歲開外的人就不要穿大綠的了,要給後輩兒媳婦姑娘們留份兒。可老太后快70歲的人了,睡覺還要穿大紅繡花睡衣,真不知道是什麼講究。睡覺躺在被窩裏還穿花衣服給誰看呀,又是個老寡婦!
  老太后是那樣愛美的人,而且年輕的時候又是色冠六宮,由頭上戴的身上穿的腳底下踩的,沒有一處不講究。旗人穿旗袍跟漢人穿裙子不一樣,腳是明顯地露在外面的。她的腳當然是底平趾斂了,現在老了,無須對腳進行控制了,所以晚上睡覺兩隻腳赤裸著,不再穿睡襪之類的東西。老太后日理萬機,不管有多複雜的大事,只要頭一沾枕頭,一會就酣然入睡,在門外值夜當差的人都能聽到老太后的鼾聲。
  我沒有伺候過老太后洗腳和洗澡。宮裏的事是不關己事不開口,好多的事都是憑眼睛看,靠耳朵聽得來的。從來也沒有人傳授過,所以全是一知半解。一開始我是小尼姑跟著大尼姑走,人家燒香我跟著燒香,人家拜佛我跟著拜佛。問一句為什麼,就許問出毛病來,最輕是吃白眼挨申斥:「就怕把你當啞巴賣了!」欠用火筷子把你舌頭擰下來!何必自討沒趣受這樣的搶白呢?後來當了侍寢,又當了掌事兒的,就不得不留心了。李蓮英時常向侍寢的宮女問老太后的貴體情況,有時太醫院的人也求老太監向姑娘們問老太后福體如何,這時我才知道宮女太監太醫院的人都互相通氣。李蓮英也藉著這些關係向各處賣人情。我記得民國初年,有一家浴池向我問老太后洗澡用的藥方,我說,老太后洗腳確實用藥,而且經常變化;洗澡,我沒看見過用藥,因為老太后洗一次澡要用五六十塊毛巾,用完的毛巾都是雪白雪白的,不變色,用過藥的毛巾則會變色。所以我的觀察是洗澡不用藥。但不久市面上禦用的洗澡藥就出現了。我猜那是假的。
  老太后洗澡確實是分上下身,而且分得非常嚴格,這並不是為了講衛生,而是迷信。據說上身乾淨,下身臟,上身代表紅運,下身代表黑運,決不能讓黑運壓紅運。老太后是一輩子萬事亨通走紅運的,哪能讓黑運壓下去呢?這樣的事,老太后是確信不疑的!我們是底下人,不敢估量老太后的心,大概因為牡丹是秀冠群芳即花中之王吧,所以老太后才喜歡它,睡衣要穿繡著大紅牡丹的,至老不衰。老太后確有天下第一人的思想,使的用的東西,都要自己占天下的獨一份,她自認沒有人比她更高貴的了。」
  老宮女這樣為我絮絮地談些往事,我聽了不禁低頭沈思:中國人硬把人的身體分為上下兩半截,大概是起源於宋代的理學家吧?根據所謂太極圖說,太極生兩儀,上浮者為天,下沈者為地,就把這種說法硬往人的身體上套,於是把人身份成兩半截,上身為天下身為地,天尊地卑,因此,洗澡也要分上下身了。不過理學家們還不至於墮落到迷信的地步,他們自認為是仲尼之徒,還遵守著孔老夫子的「子不語怪力亂神」的教導,對於神仙怪異的事,採取迴避不談的態度。但一旦傳到宮裏頭,這裏是等級思想封建迷信集大成的地方,於是就成了老太后洗澡要嚴格區分上下身,不許黑運壓紅運的講究了。這種思想和這類的事,不一定起源於老太后,也許早已有之。然由老宮女說出來這些屑微小事,也是值得深思的!

Google廣告

File :
html/t-2820179.html
Have no access to write!